第十章奔跑的少年郎
清月等闲人2019-07-24 12:113,454

  “我就不信邪!”叶寒对着铁剑大喝一声,显然是拔不出此剑便誓不罢休,哪怕是吐吐沫星子也要把剑淹下来。逗得一旁的魂老哈哈大笑,只道是这小子着实有趣。

  叶寒取来几根大腿粗的木杆,将石壁上的一个滚圆的千斤巨石翘起,对准了铁剑再次砸下去。

  这一次,终于是将铁剑从石壁上砸了下来。虽然剑是掉下去了,但他也累得够呛,大汗长流,气喘吁吁,嘴里忍不住骂了一句:“奶奶个熊。”

  走到石壁下又与那铁剑较起了劲,拼死命才将铁剑的握把抬起了半寸,而这半寸竟就是他的极限。回想山中打老虎的雄姿英发,叶寒都傻了眼。

  狠狠的踢了铁剑一脚,疼得龇牙咧嘴,终于是体验到了什么是踢在钢板上的滋味。

  从清晨到黄昏,铁剑只在地上挪了五寸,看得魂老都惊呆了,弱弱的问:“你忙活了一整天,就挪了这点距离。”

  “嗯。”叶寒垂头丧气,毫无违和感的点头应是。

  魂老捂住眼,不忍直视:“当我没问。”

  “嗯。”

  魂老差点被气的驾鹤西去。

  第二天一早,魂老还在石壁上揣着好梦,熟料下方传来杀猪般的惨叫。

  “起,给我起,啊……起……”

  吓得魂老差点从石壁上摔下去,气得他是吹胡子瞪眼。

  叶寒终于是将铁剑的一头抬了起来,果然是一日之计在于晨。

  “唉!”魂老叹了一口气,继续享受着清晨的风,好不自在。

  叶寒这一日最大的收获是将铁剑竖起来。

  翌日,叶寒继续和铁剑较劲,他尝试着将铁剑抱起来,这铁剑是没抱起来,倒去先把自己摔了个狗吃屎,灌得一嘴的泥沙。笑得魂老是前仰后合,一缕魂魄,做些人的动作,总是出奇的怪。

  这一日,魂老教了叶寒一些简单的吐纳之法,帮他顺去筋脉走乱或者逆流的气。若非如此,叶寒还未将铁剑拿起来,人就要和西边的太阳一同落下去了。

  魂老不会练气术,但他毕竟是存在了千万年,耳濡目染,也听得一些条条款款,零零总总的记得一些简单的练气法诀,刚好拿叶寒验验记性是否还好,是否记岔了。

  事实证明,魂老人老心不老,叶寒吐纳几日,只觉浑身飘飘然,如若升仙,有用不完的劲,魂老拍拍胸脯,“幸好没记岔!”。

  有了此等变化,叶寒对那吐纳之法更是辛勤,每日一早一晚便要找个气流顺畅的好地方闭目吐纳几个时辰。

  照此又练习了几日,再加上平时的努力,他终于是撼动了那柄铁剑,将其抱了起来,鼓着两腮,紧锁着眉头,面红耳赤。

  两条腿抖的厉害,想要尝试着走上一步,却是绝无可能,约莫站立了片刻,终是放弃了。

  又过几日,叶寒终于抱起铁剑行走,可也是举步维艰,走了十几步便支撑不住。

  半月后,叶寒不再是抱着铁剑,而是将其扛在肩上,每日已经可以行上小半里路。可即便如此,魂老也是忧心忡忡,这要猴年马月才能走过十万里,到达天雨山龙宫,

  再过半月,叶寒已经可以扛在铁剑步行近十几里,进步如此神速倒让魂老夸赞了一回。

  眼看已经入冬,天气越发的凉,呼呼的北风吹来如刀刮面。

  叶寒不紧不慢的走,魂老却是悠闲万分,不是站在这个枝头说几句闲话,就是躺在那个枝头嘲讽几句。

  “你行不行啊?你是不是男人?”

  “你倒是快点,若是如此下去,等你到天雨山龙宫我都成老头子了,还修什么行?炼什么道?找块棺材板把自己盖了得了。”

  “你干脆放弃吧,我们回老地方等死好了。”

  刚开始,叶寒恨不得把他打下来入味,但每一次扔石头过去,魂老就化作一缕青烟飘散,随后出现在另一棵树上。

  再后来,叶寒只当是只耳边叽叽喳喳的小鸟。

  最后,完全忽略魂老的存在,自顾的扛着铁剑往前走。

  ……

  一年后。

  深山幽谷间有呼呼声响,一个黑影在极速的飞奔,惊得林中无数飞禽走兽拼命逃窜。

  黑影速度极快,只留下一道残影,但隐约可见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

  十几丈宽的天堑,黑影无所畏惧,一跃而起,想要直接跳过去,奈何还是差了几分,双手握住铁剑的剑柄,用力插在石壁上,左手攀扶着岩壁上的裂缝,用力一拉,整个人翻身向上而去,跃上了险口,就像是只长臂猿。

  如此其险,竟毫无惧意,离去时头也不回,不管不顾,直冲山下而去,那些稍微小一点的树更是被撞的七零八落。

  突然,黑影双脚猛然刹住,身子向后倾斜,在森林中划了四五丈远,卷起一堆落叶,刚好停在了一条大道上。

  一个人,肩上扛着一柄铁剑,肩一耸,单手将剑插在地上,只听见嗤的一声,铁剑一半已经没入了地面。

  此人不是叶寒又是何人?

  叶寒左看看右看看,不知要往哪里走?

  突然,远处传来驾马车的声音,很快就看见一辆三匹骏马拉的华丽马车出现,他向那车挥挥手,见那车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只能是挡在了路中央。

  “吁……”

  “喂,野汉子,你不要命了?”车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车夫,见有人拦车,大声骂道。

  “野汉子?”

  叶寒瞧了瞧一身行头,外面披着虎皮,里面衣衫褴褛,条条柳柳,头顶还带着几根野鸡毛,一根七彩斑斓的羽毛插在腰间,看起来好生怪异。

  叶寒不记得有几日头没梳脸没洗了,这幅模样,就是个疯子,骂他野汉子都算是轻的了。

  “那个……”叶寒刚要问话,车内钻出一个黑袍的中年男子,问道:“何故停车?”

  那车夫恭敬道:“林总管,有人拦车。”

  车夫说话的时候,被称为林总管的中年男子已经看到了马前的“野汉子”,问道:“是你拦住了我们的那车?”

  叶寒向四处看了看,心想:“这里还有别人吗?”

  但既然被问道,总是要搭上话,于是说道:“正是。”

  “为何拦住我们的马车?”中年男子平静问道。

  叶寒回道:“我想问问,天雨山龙宫怎么走?”

  “天雨山龙宫?”声音是从那车内传出来,显然有些惊讶,接着便钻出一个十来岁的少年,面露喜色。少年着一身锦绣华服,长得眉清目秀,一看就算大户人家的子弟。

  看着马前的“野汉子”,邋遢、不堪入目,少年竟没有半点厌恶之色,而且还多看了叶寒几眼,觉得这样的装束甚是稀罕,心问道:“你要去天雨山龙宫?”

  叶寒点头,“是的,请问天雨山龙宫怎么走?”

  少年一跳,喜道:“哈,你算是问对人了,上车,我带你去。”

  “少爷,不可。”少年身边的中年男子急道。

  对方来路不明,而且穿的奇奇怪怪,虽然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波动,但中年男子还是小心得紧,毕竟他的任务就算保护自家少爷前往天雨山龙宫。

  少年一笑,道:“林叔,没事,我们不远万里来此,一路上连个伴都没有,现在总算是遇到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就让他上车吧。”

  少年道:“这位……公……”少年本想说一声公子请上车,但见对方一身行头实在有些异类,实在和“公子”二字相去甚远,一时竟不知如何称呼对方。

  憋了半天,终于是找到了合适的词。“这位猛人,请上车,我们一同前往天雨山龙宫。”

  叶寒头一甩,将遮住眼的几根发丝甩到后面,说道:“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你只需要告诉我怎么走就行了。”

  少年奇道:“难道你要走路去天雨山龙宫?”

  叶寒点头。

  少年更奇了,问道:“你可知此去天雨山龙宫还有多远?”

  叶寒摇头。

  少年大为奇怪,道:“此去天雨山,还有近六千里路,若是步行,你得走多久?”

  叶寒一喜,道:“只有六千里路了吗?”

  听到叶寒的话,少年惊得目瞪口呆。

  叶寒有些好奇,道:“六千里很远吗?我已经走了近十万里了。”

  “什么?”少年惊为天人,满脸的不可思议。就连一旁中年男子和马夫都是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随即一声冷笑,十万里,以为是走个村,窜个门吗?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只有那华服少年,眼里满是小星星,满脸的崇拜之色。

  那中年男子道:“顺着这条大道一直走,就会到达一个城池,到了那里,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天雨山龙宫。”

  “驾车。”中年男子对着马夫吩咐道。拉着华服少年走进了马车中。

  显然他对一个说大话的疯子很是厌恶。十万里,开玩笑,就算是府中的赤焰神驹也未必能跑这么远,更何况是人。

  问了路,叶寒自然让开了道。只是他有些好奇,那个中年男子好像对他有些敌视。

  待马车刚过,那华服少年掀开帘子,大声道:“猛人,你叫什么名字?”

  还未等叶寒回答,马车已经飞奔而去,隐隐再次传来少年的声音,“猛人,我叫刘墨羽,记住我的名字。”

  “刘墨羽。”叶寒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不管他,等到了天雨山龙宫再说,不过现在先补充一点能量。”

  待吃饱喝足,叶寒扛起铁剑,微微躬身,“嘭”一声,地面被踩出两个足有两寸深的脚印。叶寒朝着马车离去的方向飞奔而去,一阵尘土飞扬,就像是屁股上夹着把扫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舍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舍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