骁骑将统兵万人队,小奇丐巧过皇宫门(2)
脸之大世界装不下2019-07-24 15:022,067

  那汉子一路往皇宫奔去,守门的侍卫早已接到命令,纷纷抬刀放他过去,一路上倒也畅通无阻,没些时候便已来到皇帝等他的未央宫前。

  那汉子一到门口便跪倒在地,忙声道:“在下来迟,请陛下恕罪!”只见一高一矮的两人缓缓走出宫门,高的那人身穿沧海龙腾黄袍,头戴虎焱发冠,脚踩玄黑凤靴,便是当朝圣上汉武帝了。那矮的那人手执拂尘,一身宦官打扮,一看便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中语行中公公。

  汉武帝哈哈大笑,扶起他来,道:“李爱卿还是喜爱混迹在市井之中啊!”常说“伴君如伴虎”,武帝登基以来又对官员十分严厉,处死了不少朝中大官,这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听的那汉子心中冷汗直冒,赶忙道:“小人该死,四处游荡,险些误了大事。”武帝“哼”了一声,问道:“你可知为何今日寡人传唤你来?”那汉子答道:“小人愚钝,猜不到陛下的心思。”武帝叹了口气,道:“寡人知道,你的心思似乎并不在长安。”那汉子冷汗直流,不敢答话。武帝又说道:“寡人明白,所以寡人也不愿看你在长安郁郁寡欢啊!所以寡人有一要务必须要交付于你”那汉子忙问道:“不知陛下要以何等要是托付于小人?”武帝随便把手一挥,叫了一声“中公公”。

  中公公上前一步,从衣袖里抽出一个卷轴展开来,朗声念道:“未央宫卫尉李广接旨!”那汉子“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中公公便继续大声念道:“近些日子,匈奴人日渐猖狂,若不加以戒备,日后必成威胁我朝的心腹大患。眼下朝中无良将,特封未央宫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率万人骑即刻出京,火速前往雁门一带,坐镇边疆,抗击匈奴。钦此!”原来那汉子便是李广,那时正值景帝驾崩武帝即位,局势不甚稳定,武帝便召李广这个两朝功臣从北境回长安,出任未央宫卫尉。而李广却志不在此,只想回到自己熟悉的边塞,所以整日浑浑噩噩,混迹于市井之间,借此麻痹自己,也盼望皇上看到自己的荒唐样而又发配自己回边疆去。而眼下自己的生平第一大愿就要实现,李广激动得不能自己,他狠狠地磕了几个响头,大喜道:“谢陛下,小人无以为报,只能在北地肝脑涂地以报……”武帝挥挥手,打断道:“好了李爱卿,万人队已经在城门外等候多时,兵不可一日无将,速速去罢!”李广又重重地磕了几个头,便站起身来,向城门奔去。武帝望着李广的背影,喃喃道:“切莫堕了你那先祖李信的威名啊……”

  话说那小乞丐离了酒馆便一路运起轻功在京城逛了起来,不知不觉间,已溜到皇宫大门附近,那乞丐心下欢喜:“小爷爷找你半天不见踪影,瞎胡逛却给我撞到了,天意啊天意。”大门外两个侍卫见他衣裳破烂,神色怪异,直道来者不善,大声呵斥道:兀那乞丐,这是皇宫禁地,你来做甚!”那小乞丐笑嘻嘻的,只是不答。那两个侍卫见他呵斥不走,但也只是站在原地不动弹,只是“哼”了一声便也不作理会。谁料那小乞丐竟席地而坐,从怀里掏出一个破葫芦拔开塞子自顾自的捏着鼻喝起酒来,稀稀糊糊地洒了一地。两个侍卫正欲上前阻止,却被地上残酒散发的阵阵酒香吸引,不禁一阵眩晕,只想去舔那滩酒水,放佛那酒便是玉露琼浆一般。其中一个侍卫猛然醒悟,大呼道:“这酒里掺了毒!”可还哪来的及,他们的身姿不由自主的扑向那滩酒。那乞丐捏着鼻子走向那两个趴在地上的侍卫,大笑道:“小爷的这个‘无骨摄魂香’如何?凭你们这定力也配当侍卫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那两个威风堂堂的侍卫竟沦为癞皮狗一般,那乞丐忽得童心大起,故作认真道:“小爷这毒,七天之内必令你们浑身筋骨断裂,死相极其难看,不然怎称得上‘无骨’二字?但也不是没有解药,想要解药也不是不可,你们得告诉我这个中语行中公公在这皇宫何处?”那两个侍卫一听大惊,抢答道:“中公公主管膳食司,居所想必在膳食司附近。”那乞丐怒道:“去你奶奶的,小爷我看着像天天往皇宫里跑的人吗,谁知这‘膳食司’还是‘善食屎’在哪里?”那两个侍卫惊恐不已,生怕那小乞丐一怒之下对他们置之不理,七天之后毒发身亡,忙道:“就是那个像极了他妈的胡人住的的破屋子的地方。”虽然皇宫侍卫都是出身望族,但从小不喜读书喜学武,个个都是粗人,情急之下,口里说的全是粗鄙之言。但那小乞丐常年生在塞外,对那些酸臭文人的话也不得要领,听到这些个粗话便甚感亲切。那两个侍卫见他神色稍缓,便争先恐后地说道:“小神丐,是不是该解一下我们身上的这个什么‘无骨毒’啊。”那小乞丐神色狡黠,故作深沉道:“我这个毒甚是奇怪,只得用我独门功夫‘黄龙神功’才得解毒,你们闭上眼睛罢!”那侍卫闻言大喜,慌忙闭上双目。那乞丐嘿嘿一笑,脱下裤子,露出他那活,‘滋滋’地朝那两个侍卫撒了一大泡骚尿。那侍卫以为这温热的黄液是什么灵丹妙药,张大口了生怕漏吞了一滴。那乞丐哈哈大笑道:“好了,你们喝了我这由‘黄龙神功’逼出的精粹,往后七天你们须得每天朝南跪地磕头,大喊一声:“伍子胥老先生万岁!”才得已把毒彻底清干净。”伍子胥作为楚国亡命臣子,早年在逃亡吴国的途中做过乞丐,所以被众乞丐奉为祖师爷。两个侍卫面面相觑,要知道在古代,‘万岁’二字只能对皇上说。小乞丐“哼”了一声,面色一沉道:“爱拜不拜,死了就死了罢。”说着运起轻功,跳上宫门,扬长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漠群豪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漠群豪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