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哭诉
颜柔2020-08-05 19:211,727

  竹舫清静,怡贵人陪舒贵人在这喝茶,凉风吹过二人嫩脸,拂过眉间,彼此一笑,怡贵人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缓缓道:“你我姐妹二人是同个宫的,以后常来,有个互相照应。”

  “当然了,怡妹妹,本小主上回领了些绸子,正打算分给妹妹一些呢。”舒贵人想了想,道。

  “还是姐姐有妹妹的心,以后都是自己人,可千万别像翊坤宫,主次相厌。”怡贵人嘲讽,如今高贵妃的事都流传开了,都被各宫当笑话。

  舒贵人轻声:“原来妹妹也知道此事,可万万别在其他人面前提起,尤其是皇上皇后,这宫里呀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怡贵人羞涩:“姐姐说的我当然知道,姐姐弹古琴一直是紫禁城里数一数二的,皇上也喜欢听呢,姐姐若闲时可否教教妹妹?”怡贵人又转移话题。

  “可以,妹妹有着嗜好也是缘分,姐姐当然愿意教妹妹了。”舒贵人非常乐意,毕竟宫里会弹古琴的也不多,若是多一人会弹,自然有共同语言的就多一些。

  “是吗,姐姐真好。”怡贵人露出了真心的笑容,她又八卦了一回:“在这宫里呀,皇上除了皇后娘娘和嘉嫔娘娘之外最宠爱的就是姐姐您了,妹妹好生羡慕。”

  舒贵人听完摆了摆手,正儿八经地回答道:“妹妹可别说这些,否则伤了和气。什么帝王宠爱啊,我才不稀罕呢,我才不像嘉嫔那般,成天上日媚惑皇上,争宠。”

  “姐姐说来也是,不过当嫔妃讨不了皇上喜爱,欢心就跟当奴才没什么区别。”怡贵人蹙眉。

  舒贵人笑了笑,她本就是个只看重情义,与世无争的人,要得到那么多干嘛,叶赫那拉自古进宫的女人也不少,她就是被奉命送进来的,亲娘想留住她都留不住,也很无奈。她一边赏着美景,一边道:“嫔妃本来就是皇上的奴才,生杀予夺全在皇上一念之间,既然自己本就不喜欢皇上,为何还要强迫自己去套皇上喜欢呢,我可没这真心,更是怕白费力气。”

  舒贵人顿时流下眼泪:“怡妹妹,你看我平时在皇上面前伶牙俐齿,阿谀奉承地讨好皇上,可心里,真的想吗?既然已经来了,就成为叶赫那拉的表率,唯有维持好皇家与母族的关系,才能让母族后代更好地生存,没法子,只能这样了。”她又抹了抹眼泪。

  怡贵人也拿出帕子替舒贵人擦擦,一边感同身受:“姐姐心里的苦,妹妹懂,姐姐别哭,不然有损容颜,相比姐姐,妹妹也有苦衷,你可瞧瞧,同样是为了母族而来,相比之下,我不过是个汉军旗出身,但我是家族的希望,家族翻身也要靠我,阿玛对我唯一的寄托,就是送我入宫,我明白,阿玛以前最疼我,送我入宫也是有目的的,我一个入宫的女儿家,只能靠提升家族名誉,为家族争气来报答家族,报答阿玛。你我是同道中人。”

  两人抱在一起,互相倾诉着痛心,总有一天,她们一会成为枯萎,凋零的花朵,怎样做,才能使这一生变得更加值得呢?

  钟粹宫,永璋刚回撷芳殿,落雁端来一碗红枣汤,奉上道:“主子,这是小厨房新做的红枣汤,本想半个时辰前让您喝的,只是三阿哥在,看您忙着照顾他,奴婢就没端上,所以一开始凉了,后来奴婢又吩咐小厨房重新热一热,现在刚刚好,您快趁热喝,别一会儿又凉了。”

  “行,本宫这就喝,刚才永璋来的时候你也没早说,本来还可以让永璋也尝尝呢。不过无妨,本宫要是尝着味道不错,下次永璋来时,命小厨房给永璋做一大碗便是。”纯妃断过红枣汤,嘴里还是念叨着三阿哥,一字一句流露着对三阿哥的牵挂。

  “是,奴婢下次提醒,如今钟粹宫已有两位阿哥,咱三阿哥不能输给五阿哥他们。”落雁坚定道。

  纯妃坦然一笑:“比起永璋,愉嫔那儿的差远了呢。”说完,她又咳嗽了两声。

  “主子这是怎么了,用不用叫个太医来看看?”落雁重视细节,她问道。

  “不用,本宫就是上火,没大碍。”纯妃丝毫不在意。

  落雁想了想:“那奴才命人采些鱼腥草来,红枣汤就先不喝了吧,红枣药性偏热,容易引起上火,都怪奴婢不了解主子的情况,随意吩咐厨房煮汤。”

  “没事,本宫也没告诉你,你这丫头做事倒是挺省心。”纯妃听了心安,夸赞道。

  “主子谬赞,奴婢这就派人去采些鱼腥草来。”落雁道。

  大约过了两三时辰,终于有新消息,几个侍卫好不容易采摘了一些鱼腥草回来,这味道腥,有些难闻。这种药,在太医院不多,甚是罕见,但有些医书里讲过,鱼腥草擅长治疗上火,咳嗽,对纯妃的病情很有帮助。

  “纯妃娘娘,鱼腥草已经采来了,山上甚是难采,好不容易才采来这些。”一个太监把包裹好的鱼腥草送到钟粹宫,递给落雁。

  “好,辛苦了,来人!赏!”纯妃欣喜,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