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永琪
颜柔2019-12-10 19:131,688

  弘历前来赶到。

  钟粹宫传来女子的惨叫声,诗晨,纯妃在外头等候,宫人们忙碌的身影在外头穿梭着,里头则是接生嬷嬷指点的声音。

  正逢嘉嫔午睡时间,嘉嫔躺在榻子上,她似乎听到了愉贵人的嘶吼声,难以合眼,但她又看了看熟睡的永珹,才安下心来翻了个身,带着困意道:“钟粹宫要是生了个阿哥呢。”这话语不单单是通常后宫嫔妃之间不满的一种控诉,更是一种发自心间的“羡慕”

  “主子,现在还没生,许些是个公主呢,再说皇上也很喜欢四阿哥啊。”书琴唱和着。作为陪伴嘉嫔从李朝来的陪嫁侍女,怎么不明白嘉嫔的心意?主仆两人知己知彼,情深谊厚。

  诗晨不由自主地担心起来:“怎么还没生?”她前脚刚想踏进去,后脚又被门前侍卫拦住。

  “皇后娘娘,产房血腥,您在外等候为好。”

  一阵寒风吹来,人心惶惶,诗晨突然忆起了潜邸时生大公主难产的情景,最终损了身子,公主一生出来就断了气,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多么惨痛的经历!诗晨不免想起来都感到有些阴影。她目光低沉了下来,手冰凉冰凉的。

  纯妃看了看诗晨的眼色,道:“皇后娘娘,现在也到了午休时间,不如您先回去休息?臣妾在这就好了。”

  “不,本宫不乏,愉贵人……” 一声婴儿的啼哭打断了诗晨的话。

  哭得可响了。

  “生了!生了!”

  宫人们喜笑颜开,等着接生嬷嬷出来报喜。

  愉贵人早已累坏了,绾丘端了一碗人参汤过来,奉着愉贵人补元喝下。

  没等愉贵人问,绾丘就回答道:“恭喜主子,是个小阿哥。”这令愉贵人流满汗水的脸上添了一丝笑意。

  嬷嬷领着宫女抱着襁褓中的五阿哥贺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愉贵人生了个小阿哥。”

  皇上欣喜地走过去,看了看五阿哥:“瞧,他在朝朕笑呢。“

  “五阿哥真可爱。”

  “白白嫩嫩的可讨人喜欢呢。”

  ……

  诗晨与纯妃相视一笑,便告辞,各回各去了。

  宫女抱着五阿哥跟随者皇上到偏殿,愉贵人弱弱地道了个礼:“皇上万福。”

  “靖妤,你还好吗?”

  “靖妤”二字从愉贵人耳边传来,这就够了,虽然她平日得宠,但未曾听皇上唤过她的小名,无论怎么问候,怎么安慰,都没这两个字珍贵。她望着五阿哥白白胖胖的小脸和一旁笑逐颜开的皇上,心里美滋滋的,她顿时忘记了生产时的疼痛。

  “皇上,嫔妾……没事,嫔妾很好。”

  皇上抱了抱五阿哥,又将五阿哥放在愉贵人身旁,慢慢道:“朕和朝廷大臣们商量过给五阿哥起名的事,若是个阿哥,便叫‘永玥’如何?”

  愉贵人想了想,问道:“永玥是挺好听的,是哪个玥?”

  “哦,是王字旁一个月亮的月。”皇上回答。

  愉贵人蹙眉:“玥……”她又眼色泛红,“这一玥与嫔妾儿时薨了的姐妹是同个玥。不如换成王字旁加上其乐融融的‘其’如何?”

  皇上唇角浮起薄薄的笑意,赞同道:“甚好,朕依你。”

  “多谢皇上。恭送皇上。”愉贵人开心地笑了笑,见皇上起身离去,恭送道。

  皇上临走之前,还特地交代道:“来人,晋珂里叶特氏为愉嫔,赏锦缎百匹。”

  屋里奴才马上替主道礼:“多谢皇上恩典。”

  “永琪,永琪。”愉嫔念着这个名字,也欣喜着。

  愉嫔喝着参汤笑而不语,整个钟粹宫都在为五阿哥的诞生欢喜着,庆祝着。愉嫔坐月子时还特意帮永琪做了几件小衣裳说是打发时间,内务府不定期地送去一些月里的滋补品,还给五阿哥用竹子做了个摇篮,连乳母都说“钟粹宫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夜晚钟粹宫的暖阁宽阔良深,白天是五阿哥“咯咯咯”的笑声。六宫妃嫔时不时就来钟粹宫问访送礼。相反,长春宫暖阁却是冷清的,永琏一咳嗽仿佛惊天动地,诗晨忙着处理宫务,永琏就交给忠厚老实的陈瑛琦,让陈瑛琦搬到长春宫抚养。陈瑛琦平日朴素打扮也不争不抢,借着这个机会,诗晨晋了她为婉常在。

  “永琏,婉娘娘帮你做个纸老虎可好?”婉常在逗道。

  “好!”永琏天真一笑,因为身体不适,他很少笑得这么开朗,今儿有了乐子,一定要好好笑一笑。婉常在手把手用布折了一只老虎,看着永琏开心,自己也很欣慰。

  永琏玩着玩着,突然眼圈发了黑,倒了下去。

  婉常在一惊,急忙喊道:“来人呐,快来人,二阿哥不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