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诗茹崩逝
颜柔2019-07-24 15:101,196

  “答应我……照顾好永璜。”诗茹握着诗晨的手,宣下了遗言。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自从生了两个孩子的诗茹身体越来越弱,病也越来越重。她明白,自己同是富察氏出身,诗辰却是名言正顺的嫡福晋,而她,只是一个低贱的侍妾格格。这么多年来,即使诗晨依然把她当族姐看待,她俩也始终逃离不了“尊卑之分”四个字。

  眼看四阿哥已被立为皇太子,但诗茹已时日不多,再等不及太子登基了。

  诗晨紧握诗茹的双手,半跪在床榻旁抽噎。生怕永璜伤心过度,这件事只能瞒着他了。

  “你放心,我定会照顾好永璜。”诗晨喃喃道。

  “诗晨……坚强下去…你是未来大清皇后……不能落泪……”诗茹憋出了最后几个字来。

  只听“呯”一声,诗茹的手滑落了下去,登时没了气。

  诗晨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几个婢女也陪着哭。直到一个时辰后,她才从诗茹寝殿离开。

  永璜还小,什么都不懂,他只知道自己的额娘外出旅行,再也不回来了,下来认嫡福晋为母,陪二弟永琏玩耍。

  这天,侧福晋和侍妾们来诗晨殿里请安。高璟璇一向仗着诗晨温柔老实,经常背地里拆诗晨的台。璟璇看了看刚丧母不久的永璜,叹息道:“多好的一个孩子啊,怎么额娘偏没了。”

  “你!……”诗晨瞪了璟璇一眼,道。

  “怎么……难道是我说错了吗?”璟璇抚了抚发髻,傲慢道。

  一旁玩闹的永璜突然回过神来:“你胡说!我额娘只是外出旅行不回来了而已,何时是没了?”

  诗晨示意了一下竹卿,带永璜回偏殿。

  “都是要做皇后的人了,如何这么虚伪?哈哈哈……”璟璇噗呲一笑,道。

  “你不懂,福晋这是怕永璜知道,伤心过度怎么办?”苏佩玖分辩。

  “呵,永璜迟早会知道的,总不能……一直瞒着他吧!”璟璇白了一眼佩玖。

  倒是金菀潼开口了:“诗茹妹妹这一去,永璜的嫡庶之别有了改善,真是有失有得啊。”

  “庶子始终是庶子,这是一生都改变不了的命运,怎么可能换了额娘就能一步登天了呢?”辉发那拉·文茵道。

  “文茵姐姐说的也是,不过一旦额娘变了,自然待遇就不同了。”菀潼回答道。

  诗晨最厌烦的便是听到在她与诗茹的情况下提起“嫡庶之别”“尊卑之分”等,虽然她俩位份相差遥远,但她俩骨子流的都是富察氏的血,这几个字,简直就是伤了她俩昔日的姐妹情深,当初要不是诗茹为了诗晨入府选秀前来打探,诗茹就不会被四阿哥弘历看重,也不会阴差阳错地被纳入王府。诗晨明白诗茹是为了她而牺牲自己的自由一同入府的,她俩终生决定相依为命。

  永璜本是诗茹所生,但生性老实孝顺,性子偏偏像极了诗晨。永琏本是诗晨所生性子耿直率真,偏偏像极了诗茹,这不是天赐的巧合,这是老天暗示她俩要同心一体啊!可绝情的老天为何又将她俩就此分开了呢?

  午时,紫禁城再次传来噩耗——皇帝驾崩!这是本朝以来的大丧,紫禁城民将为皇帝守丧一年。

  这个消息令人可悲又可欢,这当然意味着四阿哥即将继位,大清会有新君治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