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纸信
颜柔2019-11-16 14:041,457

  “朕当初命人搜长春宫,只是为了皇后和永琏的安全,看看能否抓出哪个鬼混的狗奴才在那叛主造孽,和卢绯之事毫无关系。”弘历说着说着,就把这些话写到了纸上,托人送去。

  嘉嫔知道皇上没兴致召幸她,倒也没闲着,不是陪太后礼佛就是千方百计讨太后欢心,她有时还会到钟粹宫“沾沾喜气”,这样愉贵人也不会太无聊。

  这信传到了长春宫手里,诗晨看了之后收藏了起来。有时弘历挂念着她却没时间见她时便会在纸上留言给诗晨,诗晨有时也会回信,但很少,因为她知道了就好。

  诗晨在寝殿看书,突然外面传来消息,慧心一听兴奋地跑来:“主子,是三公主来了。”

  从丝绸布帘里一个十一岁姑娘的身影渐渐映入眼帘,瑜欢有些羞涩地走上前来,身边是照顾她的图嬷嬷。

  “儿臣给皇额娘请安。”

  诗晨兴喜地看了看瑜欢,这几年来长高了不少。

  “快起来,娴妃待你可好?”

  瑜欢:“回皇额娘,娴姨娘待我很好,就跟您以前待我一般好。”

  慧心端详着瑜欢:“三公主真是长大了不少,娴妃也把她调教得规规矩矩。”

  “慧心姑姑过奖了。”瑜欢谦虚道。

  诗晨命人端来了绿豆糕,道:“听你娴姨娘说,你爱吃绿豆糕,来,快来尝尝长春宫小厨房做的。”

  瑜欢脸色一变:“皇额娘,儿臣害怕。”说着,她默默地推开了眼前的那盘绿豆糕。

  诗晨一瞧不对劲,便问:“怎么了?”

  瑜欢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反倒是一旁的图嬷嬷突然跪下:“皇后娘娘恕罪,奴才有一事皇后娘娘还不知……”

  “说!怎么瑜欢无缘无故会害怕呢。”诗晨既有些担心又有些愤怒。

  “皇后娘娘息怒,昔日娴妃就告诉过奴才,千万不得让公主尝到绿豆糕,公主之前尝过一次,就不舒服,太医说是过敏,因为娴妃喜吃绿豆糕,所以后来一有绿豆糕还是会给公主吃,只可惜奴才不忍心再看公主过敏时的难受,只好背着娴妃偷偷把绿豆糕扔了……”

  图嬷嬷不敢再说什么了,她看着诗晨的脸色,瑜欢在一边默不作声。

  慧心道:“娴妃怎么会这么疏忽?”

  诗晨缓了缓气,低声:“明日咱们去承乾宫坐坐。”

  “是。”

  望着瑜欢长大的足迹,诗晨因不能把瑜欢抚养在身边而自责却又不得不把瑜欢从自己手头交出,瑜欢临走之前还去暖阁向永琏问安,永琏自然好些,但依然不适,为了不让瑜欢沾了永琏的病气,到了门口就被请出来的。

  娴妃一心是为着瑜欢好,而瑜欢过敏的事她却忘得一干二净,诗晨隔日一去问访就把娴妃心里的警钟给敲响了,娴妃一时爱女心切,有些糊涂,经过一番道歉,诗晨原谅了她。

  翊坤宫也不知过了多少个月了,主殿依然冷冷清清的,璟璇一个不慎染上了风寒,连敬事房的绿头牌都给收了。她只能在宫里吟诗作画,图自己开心。

  “春往秋来盼君笑,一心只想把君报,来日还愿与君伴……”璟璇还没念完,就拿起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这首诗是她写给自己的,本想一表豪杰,却情不自禁地落泪。

  她可不想成为后宫第一个落魄的女人,于是,她又跳起了皇上喜欢的春日舞。

  身体不如以前了,舞姿和气魄却从未改变。

  芳菲在一旁捧场着:“主子跳的真好。”

  璟璇穿着素白上绣着牡丹的衣裙,舞着,舞着……

  “哎呀!”

  璟璇一不小心摔倒在地,芳菲连忙过来将其扶起。

  “主子,您没事吧?”芳菲问道。

  璟璇被扶到了椅上:“芳菲,你说,本宫是不是老了?”

  “当然不是了,主子青春永驻呢。”芳菲回答。

  “可本宫比起那些近日刚入宫的新人……”璟璇话正说一半,突然四肢无力,卧在了地上。

  “主子!主子!快扶主子到床上!传太医!”芳菲叫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