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牵连
颜柔2019-11-10 13:282,374

  卢绯跪在地上。他没开口,眼神回避着,旁边是一袋银子。

  “该死,真该死。”卢绯心里默念着,身旁连同跪着的是礼福。

  弘历才开口:“卢绯,你可知朕的玉器丢了?”他略略试问,那个从前一直在养心殿服役的奴才,他从来不曾对他起过疑心。

  纯嫔盯着卢绯身旁的银子,问道:“哪来这么多银子,你一个奴才怎会有这么多的宫份?”

  “说话呀,卢绯!”李玉小声地道。

  卢绯似乎被问傻了,他所做的一切正在违背着皇上对他的信任,不,宫里哪有信任这种东西,还不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哪个宫的?拖出去!”弘历看着礼福,没想到这事情的幕后不仅仅是卢绯一个人。

  李玉急忙劝道:“皇上息怒!这奴才是长春宫的,他也许只是……”

  纯嫔沉思,也许她的判断是对的,长春宫的人只是被收买罢了。

  礼福喊冤:“皇上饶命!奴才是受主使的,奴才冤枉啊!”

  “卢绯主使你的?”纯嫔问。

  礼福低头,吭了一声:“嗯。”

  养心殿静了片刻。

  “以前我视你如兄弟,现在连你也背叛我。”卢绯终于开口。

  “不是想要更多银子吗?不是想要带着银子逃走吗?弟弟我也只是看着情份上帮你,真正有这种事,弟弟我早就告发你了,这种事情,长春宫的人做不出!”礼福闭着眼睛,憋在心里的话像汹涌澎湃的大浪涌上心头,最后毫不犹豫地从口中吐出。

  “你……”卢绯气得说不出话,他只有死路一条。

  “来人!把卢绯拖去慎行司杖刑,打到问得出话来为止,日后带到辛者库,再不许踏进养心殿半步!李玉,你到长春宫搜搜,看看有无线索?”皇上下令。

  “嗻。”李玉应道。

  长春宫,那可是姐姐的宫殿,姐姐是清白的!纯嫔想着,长春宫奴才已经把事情告发皇上了,为何还要搜查?再说礼福并非真要与卢绯一伙······

  傅恒在长春宫等候凤驾,他此番到来是来传丧,诗晨一听连忙从宝华殿赶来,养心殿事件的进展,姐弟俩半分也不晓得。

  凤驾到来时,郑缅和几个人也在等候,本想进去查个一目了然,却听说富察侍卫在里头等候便没有进去,诗晨一看不对劲,脸色更加沉暗:“你们来这儿做什么?”

  郑缅行了个礼:“回皇后娘娘,奴才是奉皇上的命令来搜宫的。”

  “搜宫?”诗晨料到了有事情,关心道:“发生了什么事?”

  “主子,富察侍卫在偏殿等候多时了。”慧心提醒。

  “郑公公,本宫有要事找富察侍卫你们先等等吧。”诗晨有点手足无措,她也有点懵,不知皇上有何存心。

  “是。不过皇后娘娘,皇上的旨意,尽快为好。”

  诗晨进了偏殿,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仪态略有失雅。傅恒脸色阴沉沉的。

  “快说,是什么事情,郑缅一会儿还要搜宫。”诗晨又是着急又是无奈。

  傅恒清了清嗓子,道:“阿玛去了。”

  诗晨无奈的眼神中看不出一丝惋惜,仿佛是傅恒在自作多情罢,她叹了口气。

  “阿玛的功绩,皇上一定会有封赏。你可还有事?”诗晨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傅恒一惊,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无情的诗晨,想当年富察氏外祖母去世,诗晨哭了三天三夜。只好轻声道:“没事了。”

  傅恒走后,郑缅服从安排,进宫巡查,“到底发生了什么?”诗晨问。

  郑缅一说,诗晨才恍然,可礼福平时对长春宫忠心耿耿,这种事情,也许就是礼福为了告发卢绯的阴谋,郑缅凑到耳边偷偷告诉诗晨:“礼福和您,以至于整个长春宫,都是无辜的。长春宫至于被牵连,也是皇上的心事,皇后娘娘,奴才跟您说的这些话,您千万不可告诉皇上。”郑缅显得何等乖觉。

  “本宫知道了,你就老老实实服从任务吧,皇上的旨意,本宫也只能听从。”

  诗晨不知事大而无所谓,纯嫔都替她先慌,在陷入不知不觉中,长春宫都冷了半截。

  太后看嘉贵人育子又失宠,晋了个嫔位补偿她,愉常在的恩宠如春天怒放的花,每日弘历都让愉常在到宫里陪他吟诗作画,愉常在对皇上的恩典更是念念不忘,嘴边说只是福气,心里暖得很。

  娴妃哪里看得惯刚晋升的愉贵人傲娇的样子,凡是有茶会,娴妃不是请假就是有事,因此她也不得皇上召见。终于一日,后宫又有新的皇嗣将要诞生,只是愉贵人的喜事,令纯嫔也疏远了她,愉贵人闲着无事,就去长春宫陪着诗晨唠嗑,诗晨也渐渐习惯了,经常互帮着。

  “皇后娘娘不得宠,咱们现在去蹭长春宫的热饭也热不到哪去,再说了,现在后宫最得宠的妃子就是主子您了,又有什么事靠得了别人呢?”绾丘议论道。

  愉贵人无助道:“可纯姐姐也不理我了,现在谈什么都没有用,我们现在要做到,就是保住腹中龙胎,有皇上罩着我们。”她扶着绾丘的手缓缓步下台阶。有了养心殿的倚靠,她神色放松多了。

  绾丘:“娴妃膝下有着三公主却失宠,三公主可是皇后的骨肉,皇上怠慢了她们,不就是怠慢了皇后么?”

  “娴妃失宠都是她自找的,有了三公主又能怎样?现在皇后不也快失宠了,娴妃是靠不住的。”愉贵人犀利的眼神中透出嘲讽,她的眼神不像以前那般纯洁。

  永琏的病迟迟不能好转,诗晨这几夜衣不解带,日夜守在暖阁,她的艰辛,从她那黑眼圈中能流露出。

  “皇后娘娘为了二阿哥不顾惜凤体,日夜折磨着,母爱伟大啊!”这天,许久不见的舒贵人来长春宫送药材给永琏,见诗晨不辞辛劳地照顾着永琏,暖阁已经多打了一张床不禁感叹道。

  “前几日请了宫外的名医来看看,开了药方子,永琏马上就会好起来。”诗晨微微一笑。

  舒贵人明白诗晨的心思:“嫔妾这几日也会去宝华殿诵经祈福,保佑二阿哥快快好转。”

  “你有心了。”

  两人坐下聊了聊,又笑着告别。

  夜深,诗晨安顿好永琏睡觉,对慧心说道:“舒贵人虽没做过母亲,但心却能够体会到本宫,太后给她赐名‘君心’,不仅是皇上的心,也是本宫的心啊。”

  “是啊,舒贵人不是经常来往,但一见上面,就感到十分亲近,她又这么体贴,和纯嫔差不多。”慧心道。

  诗晨捏了捏慧心的小脸:“她俩比起来还不太一样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宫诗晨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