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缘灭
肥鱼君2019-07-07 07:444,546

  xx14年9月,车站角落两男一女,两个行包裹。面面相对的男女十五岁左右,而女孩身傍的青年二十四岁,和女孩是表兄妹。

  “你真的就这么走了吗?”男孩在再次问道。

  “花宇,回去吧!回去好好学习,等你有出息了,就…”女孩傍边青年劝说道到一半的话止住了。

  青年缓了一会儿道:“放心有哥在,过年回家小英少一根汗毛,你就拿大舅哥呃……”他本想缓解一下气氛,结果出言又止。在场的三个人心情都很复杂,青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虽然和男孩相差近十岁,但两年来的相识,他真的把男孩当成了亲弟弟一样,此时离开,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说自己带着表妹弃学打工?表妹才满15岁啊!而且学习又好。要不带,回家又没法向苏英的后妈交代。他又不是不知道读书对自己表妹有多重要,他是过来人,因为自己小的时候没读多少书,出门没多少文化,只能在流水线拼命加班干活挣钱。可是自己要是不带表妹走,他回家也没法和苏英的后妈交代,而且苏英也不好过,苏英的后妈二年前才嫁给苏父,由于生了个儿子后,苏父什么都听她的,苏父长期外出打工,根本就不着家,由于重男轻女的现象在农村根深蒂固,苏父也不着么感冒自己女儿。于是苏英的后妈对苏英也没什么好脸色,常常针对苏英,苏英也没一天好日子过,街坊邻居们常常都能听到后妈骂苏英以及苏英的哭泣声。带走苏英,可能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小宇你回学校去吧!我只是去大城市生活而已,也不是不回来了,你好好上课,过年我就回来了。”苏英解释道。当然关于自己家的事,苏英一句话也没和花宇提。

  “那…那…”花宇想对苏英说很多,但总是开不了口,每次总是支支吾吾的,就算是现在即将要分开了。

  “那你一定要保重哦。别瘦了…”花宇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此时。乘坐客车的旅客朋友们,你们好!从紫城到莞城Z**45*的客车即将发车,请旅客朋友们做好准备。

  “走啦!”苏英低声细语一句转身要走。

  “那个,你在哪边一定要好好的。”花宇大声道。

  “嗯!花宇,我们都要好好的。”

  “再见了,英!再见了,苏大哥!”花宇挥手告别道。

  当客车缓缓驱动时,花宇才对大叫道:“苏英,我想说~”

  苏英头伸出车窗问道:“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想说——”

  “你想说什么?”车子已经出了站,苏英大声问道。

  “我想说,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好好~”距离慢慢变远,花宇的声音也慢慢消失。

  苏英在座位上,眼泪流了下来,声音有些沙哑的笑道:“傻瓜。”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离开了花宇难过,还是因为花宇到头来也没说那几个字难过。

  花宇有何常不好呢?当车慢慢的消失在眼前的时候,他才细声道:“我想说,我喜歡你。”可这句话他从始至终都没勇气说出来。这一瞬间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脑子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仿佛是长梦一样,他无法分清自己是心得还是在梦里。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苏英的一切,当然一切都是苏英的表哥说的。一到后来他才明天,有的东西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他的这一句我喜歡你也只能藏在心里,直到忘记。可是十年后的日日夜夜,他常常都会梦见苏英,甚至不知不觉的流出眼泪。

  苏英和他初一认识的,两人是同桌。开始两人都不敢说话,可能是因为他们家庭情况相似,慢慢的就无话不谈了,有时上课都在聊天、传纸条,由于两个人的成绩都不错,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两人分开后,花宇也整天心不在焉,学习也下滑了很多,不过最终他还是考上了高中,班主任觉得他的学习成绩很危险,叫他父母最好送他去读中职。他想起了和苏英一起谈过的梦想,也不管不顾的上了高中。其实中职对一般人家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因为高中学费太高,就算他上了高中,花钱方便父母也从来没有大方过。每次周六周日,一包方便面他都要分两次泡。最终时隔两年,他刚好高时,苏英回家了。

  当然苏英回家的第一就是叫他到自己家玩,这时苏英十七岁,村里拆二代的儿子李二拆上门求婚。李二拆家也小有几十万存款,在当地可没有几个人有这么有钱。苏英父母也十分赞同这门婚事。虽然李二拆没什么本事,还比苏英大了八岁,但是人家有钱啊!

  父母一次次强迫她出嫁李家,她打死都不同意,她说她有男朋友了,可父母不相信,就算是真的也不一定同意他们在一起。他父亲最后还是选择相信女儿,但叫她把人叫回家看看,她就说人家读书不方便什么的。后来过年放假了,她一直叫花宇到她家去,可不想花宇一直拒绝她,最终无奈之下她嫁给了李二拆。

  其实花宇不是不去他家,而是自己的根本去不了,高二第一学期快结束了,花宇下晚自习回出租屋时,碰上那几个吸毒分子。由于没有钱给他们,他们就打花宇解气,结果没想到花宇还敢还手,而且身手还不错。自己哥几个都吃了亏,于是就动了刀子。花宇身中几刀,由于被几人殴打,极力反抗下很快也体力不足倒地不起。几人看着倒地不起的花宇,第一反应就是跑,其中一个人去了又反回来,是乎是不解气?不知从何处找到的铁杵,恨恨的堆了几下躺在地上的花宇,几下都砸在右手臂上,砸完后才安心离开。

  花宇本来要昏睡过去的,结果被砸了这几下清醒一些,当然让他保持清醒的只有疼痛,他冷汗直冒,右手直接是挂在身上的,全身湿漉漉的,根本就分不清是汗水还是血。他流着眼泪,喘着粗气,咬牙往街道走,虽然他流出了眼泪,但他没有哭,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路过很多行人,没有一个人帮忙,他感觉自己快不行了,他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报了警。当警察找到他的时间人已经昏迷不醒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医院了,父母在一边。自己还没有说话,自己老妈就先哭了起来。最后他才知道,自己右手断了,头部也做手术,自己除了一身绷带之外,唯一能用的只有左手。直到苏英叫他到自己玩,他都还不能下床。最后因为警方什么都没查到,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可这事很快就在校园内传开,怎么胡编乱造,这件事被编成了几十个版本,由于他右手断了,对他本身就是一个打击,在加上同学们的流言蜚语,他吃饭都难,人们还嘲笑左撇子。什么也做不到,直接被人们捏稳住残疾人的行列,由于医疗费花了很多钱,父母也借了很多钱,对他的态度也不是很好。第二学期开始报名,由于脑震荡的后遗症,没有老师敢收他。在极端的情况下,他选择了离家出走。

  花宇离开家,到了莞城父母才知道,了解到情况后,父母不但不叫你回家,反正银行卡转了200元给他,叫他找个工作好好干。也许父母在他身上看不到希望了吧!以其花钱在他的身上,还不如给他弟弟好好读书。这也是小弟弟成为当地恶霸的原因,一是父母不在花钱到哥哥身上,自己生活费就翻了近一倍,父母把一切希望放在他身上,于是就过上了娇生惯养的生活。二是,自己哥哥被打之后放弃了学习,很多人都说他哥哥没出息,是个窝囊废,他不想和哥哥一样,但是自己成绩总是没法提高,于是压力大之后,脾气和胆子也大了起来。

  花宇离家出走时正处于3月,工人多如浪潮,自己也是第一次出门,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什么经验,书包里也就一双鞋以及几件衣物,手里也就二百多块,很快就花光了。到莞城三天没找到工作,大好青年只能睡公园度日。

  没办法,只能借钱用,亲戚朋友都问遍了,也就凑了四五百,还是他几小姑你五十我一百的给的。别的亲戚,有的不理他,有的各种理由,有的答应的爽快,但是十天半个月没见一分钱。他有什么办法?自己右手是保住了,但是灵活度还不如左手的四分之一,别说体力活了,就连手上活他也作不了啊!更何况以前只是抱着书本读书呢。

  他天奈之选择去中介求职,交了介绍费,但总以他年龄小,没人敢要为理由,一直没反应。他还得生活啊!不可能坐着等死,可工作还是没找到,钱也没了。露宿街头的他一日就一餐,有时还不管饱,这是他第二次借钱,也是他和亲戚朋友们关系破碎的时候,为了活下去,别说一元了,就总是一分钱,他都厚着脸皮去借,哪怕只能换了一瓶矿泉水。

  但最终他还是找到了工作,也是这家新工厂急需要人,才勉强要他。他最事也不二话,老板安排什么就干什么,可是老板安排的事,他可没有一件的做好的老板也没有辞退他,一来,是厂里招收不到人,二来,还可以义正言辞都扣他工资。

  后来时间长了,老板也看好了他,想让他当管理员,管理新人以及教他们做事。这是一次机会,反正也是一次灾难。新老员工可没这么给他好脸色,常常自己都事,却想方设法的让他帮忙干,有时上个厕所都要花半个小时才出来,偶尔针锋相对就算了,很多时候下班吃饭,自己就检查一下设备工作几分钟,连饭都没吃。老板也总是让他多学习、努力的工作等一些励志的话,让他加班。平常加班到晚上十点还好说,有时要到深夜一二点才下班。他多次向老板请求休假都无果。甚至生病了虚汗直流,老板都死活不同意。他一气之下旷工一天,老板也不客气,扣了他半个月天工资,理由是没有领导员工完成公司交付的工作。几个月下来,原本一米七三,体重百斤有余的他,体重也降到了七十多斤。多次请求辞职,老板都不放人,想走,自己每个月三分之二的薪水都被老板压着。最后自己累到住院了,老板才发工资让他走人,肯定他生气的是,工资除了没有他理想的多以外,一半确都交了住院费。

  他出院第一的想法就是见到苏英,他也疯狂的从各方面的打听,想方设法最终找到苏英的时候,一切都晚了,苏英怀中已经抱着一个孩子了。

  到了苏英家门口,没有窍门直接推门而入。看着高了不少,身体消瘦不少的绝美女孩,花宇声音略带沙哑的叫出了声。“阿英~”

  看着门外脸色苍白,衬衫包裹着骨瘦如柴的男孩。女孩沉默了,一言不发。她现在是又爱又恨花宇,常常会想念着他,又常常怕在次遇见他。恨他当时没有找自己,让自己嫁给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爱,就像一棵种子,从他们认识的时候就种下了。想见到他,恨不得一直跟眼前的这个人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怕见到他,如今自己都结果了,孩子都出生了,又哪来的敢气在见到他?

  花宇也从苏建哪知道了一二,但还是不相信这一切。脸上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道:“你弟弟啊?真可爱。”

  苏英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孩子哭了都没回过神来,但从她眼睛中可以看出些许泪花。苏英不想原谅花宇,但又想和花宇能继续着什么,看着花宇的模样有生出一丝丝同情。两人相见时间不长,在就好像过了几个世纪,苏英回过神来时,眼泪忍不住已经流淌了下来。

  两个人其实有很多话想说,很多问题想问。两人一另三年了,要不是现实如此,怎么可能两个人都沉默呢?花宇不知道该说什么,苏英也是,可能是因为两人都是双子座吧!可能是想说的太多了,一下子无法开口。

  苏英看着孩子,于是就卷起来了衣服喂奶。这一下花宇崩溃了,读书时两个连qian手都不敢,现在苏英确当着自己面给孩子喂奶?就连回避的意思都没有。

  花宇也是明白了什么,静悄悄的走了,顺便关上了门。

  这时两人的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苏英带着沙哑的抽屉声哭泣。而花宇确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嘶吼声。

  路上,花宇对着一睹无辜的墙,疯狂的殴打。直到他累了才停下来,强势没有什么反应,但花宇的手已经布满了血痕,惨不忍睹。就这样,花宇无精打采的回到了家。躺在自己的床上,一睡就睡了整整一天。就这样,上天开了一个无法让人接受的玩笑,可能就是那句话吧!有的人,注定有缘无分,最终变成陌生人不再过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屌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屌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