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庙会
白摁2019-08-01 14:292,802

  “开封大相国寺的庙会每月举行五次。”

  分别是初一、初三、初八、十五、十六。

  这五天允许老百姓在寺内做生意。

  “大殿前还会临时搭建乐棚,上演各种歌舞、百戏、杂耍、傀儡戏,吃、游、玩、乐、买卖,在这里一条龙解决。”

  善男信女们进香朝拜、许愿求福,受到了民众的追捧。

  香橼非常高兴的跳跑到娘身边。娘,明天初一会有庙会,我们一起去逛逛,顺便祈福。怎么样啊?

  好啊!正好为娘也想去给你爹祈福,保佑咱家。再找大师给你求个签。

  香橼撒着娇透着可爱气息。围绕在母亲身边,来,娘,我给您捏捏肩捶捶背。

  哎哟!我们香橼真是越来越乖,懂事了。

  嗯!捏的真好!闭着眼睛躺椅在摇椅上,捏捏这边!

  隔日,白府门口。

  爹,我和娘去世庙了,晚上就回来了,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娘的。

  嗯!香橼你们多带些小斯丫鬟,出门在外还是以安全为主,照顾好你娘!

  知道啦!爹,放心就好啦!

  香橼和夫人上了马车。

  这去个市庙,“队伍还挺壮观!像条龙一样。”

  白老爷目光直视直到看不到踪影才去店铺做生意。

  庙会上,“人山人海,叫卖声、叽叽喳喳的说话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随处可以听见人们的欢笑声和优美动听的音乐,”可真是热闹。

  除了小商小贩还会有各种民俗表演,“如舞龙舞狮演出、戏曲、花会等。等。”

  “村落庙会能够数百年甚至千年传承,民间信仰起到了巨大作用。庙会上祭拜祖宗和神灵,既有敬畏自然、敬畏祖宗、敬畏神灵的成分,更有感恩自然、感恩祖宗、感恩神灵。”

  香橼掀开马车莲布,伸出个小脑袋,瞧了瞧,哇,今年庙会格外热闹啊!

  娘,我们到了,我扶你下车,娘,您看这庙会比往年热闹多了啊!

  夫人慢慢下了马车。

  嗯!是啊!这人可真多,香橼你跟在娘旁边,别走散了!我们先去拜拜神灵。

  香橼挎起娘的胳膊!

  知道了,娘!我会寸步不离的跟在娘旁边!

  “走进大佛堂高高耸立的佛祖,看着让人有一种和蔼可亲,可敬的感觉!”

  “我和娘双膝跪在婵垫上,手里拿着香,默默在心里许愿望,我希望娘身体健康,爹身体健康,家和万事兴。”

  香橼睁开眼问:”娘你许了什么愿望?

  说出来就不灵了。

  走,香橼。“去求个签让大师给瞧瞧。”

  “香橼手里拿着签筒晃晃!掉落在地上一支签!”

  大师您看我女儿此签是好还是坏?麻烦大师给解说!

  大师说道:“此签也是上上签,“永老无离别,万古当团聚。“

  “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本签示之于君尔之意也。君之运也。红而紫者。永老无分离。万古常生活团聚在一起。天下之情人成卷之后。都愿伊人百年和合。琴瑟和鸣。白头偕老耶。”

  “简单来讲,您女儿日后的真命天子虽不是什么门户子弟,但对您女儿是真心之意,也算是一段好姻缘签!”

  夫人默默的哦了一声!

  大师此姻缘对方若是寒酸之人,可不会苦了我的女儿?

  夫人,“很多事冥冥之中有注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莫不要想的太多!”

  阿尼陀佛!

  香橼拽着娘亲安慰着语气!

  好啦!娘,我现在还不想嫁人,大师也就是这么说,我们听听就好了嘛!不要去想这些了。咱们去凑凑热闹去!

  香橼拉着娘就去人多的地方去了!

  “一队队高跷会,在腰鼓、小铴锣、大小钗的打击乐中穿街而过。一拨儿高跷人数不定,一般十几人。身量高的踩低跷,身量矮的踩高跷。”

  表演者是传统戏装打扮。

  “由开路棍打头儿,随之便出现肖恩、白蛇、唐僧、丑婆、姜子牙等艺术形象。由于诙谐有趣、粗犷喜人、声情并茂、时有乐哏,一向为人们所喜爱。”

  “沿途的大商号在门前设八仙桌,摆上茶水、点心,放鞭炮道辛苦,表示慰劳。高跷队在此稍做逗留,或表演答谢。”

  “高跷的队列在街头行进中,一般采用一字长蛇阵的单列,在繁华拥挤地段采用双人并列队形。步子变换为走八字。在表演时有小旋风、花膀子、鹞子翻身、大劈叉等难险动作。”

  “ 土地公土地婆有求必应嘛!”

  “在庙会上这一天就会来庙会打点这里的一切,看看有没有作恶的人。看看这里求福的人。属于仙家的一种处理方式!”

  这时,“土地公土地婆也现身出来看热闹,他们当地的百姓真是安居乐业,民风朴素,真是太好了。”

  “土地公说:“老婆子,看咱们这庙会多热闹。”

  “是啊!”

  这时有一个猛汗在求福。

  “土地公说:“你看这人求发财是为了给家人幸福呀,他对家人这么好,就答应他好了。”

  “土地婆说:“不行呀,第一、你要把自己的福份换给他。第二、你以为帮了他,实际上只是让他养成不劳而获的心理,增加他的贪心,反而害了他。”

  “土地公说:“好吧,你说的有道理。那么你看这人替父母求长寿,是不是很有孝心呀,帮他吧。”

  土地公又说。

  “土地婆说:“唉!一个求两个求,我们自己也不过是小神而已,又有多少福份可以分给人呢?但是如果我们越份的去做这些事,会不会扰乱老天爷的安排呢?”

  很多事,不是求求就能得来的!所谓是只要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就一定会有好报!

  “香橼指着这些表演节目,娘,您看这阵容可真壮观!”

  是啊!真好看,好久没这么高兴了!

  香橼,娘有些乏了,去后堂歇会,你跟小桃在这溜达会。

  嗯!娘那我送你过去休息!

  娘自己去就行,你玩去吧!注意安全。小桃,好好照看小姐。

  是!夫人。

  香橼拉着小桃就跑!去那看看去。

  小师傅,“这是在放生吗?”

  嗯,是的施主!

  那我可以试试吗?

  小师傅说:“可以!

  “放生,即赎取被捕之鱼、鸟等诸禽兽,再放于池沼、山野之中。”

  香橼双手开怀仰望天空,小桃,你看这些小鸟自由自在飞翔在天空上这么自在真好啊!

  嗯,是啊小姐。“这些鸟儿还是在大自然飞翔更是一种幸福!”

  哎!哎!大哥,瞧!那不是那天那个小姐吗!

  寒羽瞟了一眼,继续在这表演杂技。

  “香橼双手碰肩。”哟!“这不是那天在大街上耍猴儿的小子吗?”今天也来逛庙会啊!

  “寒羽跳下表演台无所谓的样子!”

  这位小姐难道你看不到么?我们在表演赚钱,不像你有那么金贵的身子,就有一大推人来服侍你。

  喂!你说谁呢?香橼狠狠一脚踩到寒羽脚上,哼,怎么样!香橼得意说道。疼不疼啊!让你犟嘴。

  寒羽一把推开香橼,疼的抱起脚就乱跳,天哪!还有没有天理了,这世界怎么会有你这种人,我真是领教你了!

  “寒羽嘴里小声喃喃细语,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的整你一顿!”

  你嘴里嘟囔些什么?嗯?香橼疑惑。

  寒羽懒懒散散的笑着流泪,大小姐,你听错了吧!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你这个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就这样就流眼泪了!真是女子都不如!

  开玩笑嘛!何必那么认真呢!

  “香橼追着寒羽就打!”

  此刻!

  “有一个妇人大喊,有贼偷我钱袋了,快来人啊!小贼把我钱袋抢了,这位妇人边追小贼边喊。”

继续阅读:第五章陷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橼非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