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损失惨重
三生随风2019-07-26 06:092,571

  赞克斯一声令下,谢慕语等人迅速向远处撤去,没有任何人有拖泥带水的行为,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在用生命和时间赛跑,本来一只灰彖,就需要赞克斯、谢慕语二十几人协同作战才有可能将其击杀,再加上一只实力不下灰彖的布蓝提司,再想击杀灰彖只能是痴人说梦。

  远处已经悄无声息,谢慕语知道不仅是他们这一支小队中了敌人的埋伏,其他四支小队同样在错误的情报基础上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那十几辆蓝色魔狼运输的板车上也不会是魔粮,至于是什么,便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魔物竟然有如此高超的潜伏能力,而且这条错误的情报是如何被侦察队获得的,又是如何传到新兵队的,如果说一切都是巧合,那便太不符合逻辑了,更何况从魔物有所准备的埋伏上来看,这一切显然都是蓄谋已久的。

  一方是临时起意,一方是蓄谋已久,战斗之前,狩魔队就输了,而且输的十分彻底,无论是高端战力还是低端战力,狩魔队新兵所组成的这一支小队都绝不会是数百只蓝色魔狼的对手,更何况魔物的埋伏还不仅仅如此。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全身而退,队长赞克斯已经拦住了追来的灰彖,不过谢慕语知道队长赞克斯并不是灰彖的对手,更何况后面还有布蓝提司。任务执行三十分钟后,执行任务的新兵已有三分之一的伤亡,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伤亡数字还在不断扩大。

  虽然以赞克斯为首的数人十分悍勇,却依然不能阻止更多的魔物令新兵们遭受重创乃至死亡,就连注射过强化剂的谢慕语都逐渐感觉到了自己体力已经到达极限,即使新兵们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在实力这样悬殊的战斗下依然只能步伤亡者的后尘。

  地面上红色蔓延流淌,红色不仅来自一只只倒在地面上的魔物尸体,更来自一个个倒在地面上的新兵尸体,尸山累累,血流成河,战况愈发惨烈,谢慕语的灰色新兵披风上已经斑驳浸染,在红色的映衬下显得愈发妖艳,那是一种有些恐怖的妖艳之色。一刻钟前,谢慕语的体力本已透支,不想在绝望的压迫下他竟然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将他身边的蓝色魔狼消灭了一只又一只。像谢慕语一样突破极限的新兵还有很多,然而面对魔物的庞大数量,依然只能苦苦坚持。

  赞克斯已经与灰彖鏖战许久,依然没能分出胜负,一人一狼身上满是伤痕,谢慕语趁灰彖将注意力放在赞克斯身上,偷偷地绕向灰彖的身后,谢慕语并没有看到灰彖的狼眼中一丝戏谑一闪而过,被灰彖战力压制的赞克斯亦没能注意到。

  “狩魔,撼地剑”将半武学【撼地拳】发力技巧应用于新兵剑上,再以高速将新兵剑挥出,其威力是谢慕语拳力的三倍之高,虽然他没能用这一招和自己的训练师索菲交手,却依然对自己这一招充满了自信,自信往往来源于实力。

  三尺白刃击中灰彖的脊背,却如同击在金属上一样,火星四射,一股巨力由新兵剑传到谢慕语握剑的右手,谢慕语右手青筋暴起,狠狠握住新兵剑的灰色剑柄,握了一分钟后才堪堪将那股想要崩飞他右手的巨力抵消掉。灰彖的防御力远超蓝色魔狼,自己的攻击穿透力和攻击力都略显不足,不过如果是队长的话那便不一样了,看来自己要为队长制造机会。

  谢慕语与赞克斯目光交汇,之后二人同时看向灰彖,附近的蓝色魔狼或被新兵队成员引走、或被新兵队成员击杀,为二人一狼留下了一个真空地带,二人引着灰彖,逐渐远离附近的尸体、更远离那一只只活着的蓝色魔狼。

  随着一个个身影、一只只蓝色魔狼不断倒下,灰彖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然而谢慕语和赞克斯却没有给灰彖进攻的机会,二人不断和灰彖拉开距离,并将距离的远近掌握的十分巧妙,既不会太远,令灰彖放弃追杀他们,又不会太近,令灰彖随时都能展开攻击。灰彖虽然清楚那两个人类的意图,却依然毫不在乎的踏入陷阱之中,它有它的骄傲,一如人类有自己的信仰一样。

  “这个距离应该可以了。”赞克斯对身边的谢慕语说道,“希望我们还来得及赶回去。”

  谢慕语右臂不断旋转,将新兵剑旋转了一个又一个圆圈,最后向灰彖投掷而去,新兵剑破空袭向灰彖,剑柄的后方便是疾奔的谢慕语,“撼地拳,八方震。”

  灰彖很是轻易的避开谢慕语投掷的新兵剑,却没能躲开谢慕语接下来的八拳,这八拳本应击向四面八方,谢慕语却将其改成一面八点,八声爆响传出,八拳一拳未空,通通击在灰彖身上,愤怒的灰彖一爪将谢慕语拍飞。

  赞克斯并未看倒地之后生死不知的谢慕语,只是完美的利用了谢慕语为他创造的这个机会,“暴牙击”赞克斯手中新兵剑恍若一分为二,变成了两柄新兵剑斩向灰彖的胸口。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灰彖胸口破绽被赞克斯一举抓住,“暴!”斩中灰彖胸口赞克斯不进反退,一声暴喝。

  嗙!一声巨响从灰彖胸口传出,嗷,灰彖一声惨嚎,狼目中红色血液涌现,怒视赞克斯,恰在此时,谢慕语挣扎着爬了起来,左右摇晃似在搜寻什么东西,一抹白光从不远处照耀过来,谢慕语缓步走向白光所在,白色的剑刃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辉,谢慕语十分艰难的将新兵剑握在手中,他的目光逐渐坚定,“自己还不能倒下,起码现在还不能倒下。”

  “狩魔!”谢慕语用尽全身的气力高声呼喊。

  赞克斯很是赞赏的看了一眼谢慕语,他已经打从心底开始认同这个和他协同作战的队友,“狩魔!”

  “狩魔!”远处此起彼伏的传出一个个断断续续的声音,这不仅是少年们的梦想,更是他们如今为之行动的动力,为了这个目标他们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是高于他们生命、高于他们生存的崇高目的,即使只是为了复仇。

  声音逐渐连成片,汇成海,音海之下,魔物的嚎叫都恍不可闻,新兵剑绽放着璀璨的光辉,除魔务尽。谢慕语与赞克斯从灰彖的两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正巧此时布蓝提司不缓不急的出现,并看了一眼谢慕语和赞克斯……

  “水,水——”谢慕语恢复意识后低声说道。

  “蒂娜队长,这个新人醒了!”一个女声十分喜悦地说道。

  带着眼镜的长发女队长怒视着自己的下属,“你不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小了么?”

  “队长又在说反话了。”

  “不好,队长又要爆发了。”

  “那个,报告队长,换岗时间到了,我先走了。”

  “报告队长,副队长刚刚给我发布了新的任务。”

  一道道修长的身影急速向外走去,转眼之间谢慕语身边的十几个莺莺燕燕便只剩下几人。

  “你们这群混蛋,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我这个队长的厉害的。”眼镜长发队长恶狠狠地说道。

  “恩,恩,知道了。”一个刺耳的尖锐声音传出,“你们几个还不快走。”

  “副队长,辛苦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进化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进化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