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顾寻涅槃重生
十二斓2019-07-11 19:272,859

  叶家靠开超市为生,吃住与超市一体。

  当叶容抵达这里时,叶芸正跟杨春花整理杂乱的超市。

  叶容刚准备进入超市,便听杨春花骂不咧咧的声音传来。

  “当初如若不是你,哭着闹着非点把那扫把星留下来,咱们家至于落到现在这个样子吗?”

  “妈,说话可是要凭良心的!是叶磊赌博用超市抵的债,你们不情愿就拿小容抵账,你们当她是什么?抵债工具吗?”

  “我拿她当什么?我养了她十八年,我用她抵点债怎么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费朗狗五十,小容才十八!”

  “她十三岁都学会勾引你父亲。

  十五岁勾引你弟弟。

  照我说啊,就算我不拿她抵债,她也会去自己岔开大腿卖!”

  “妈!

  你积点口德好不好!

  毕竟如若不是小容,咱们现在还在下水道里关着!

  你,你简直太过分了!”

  姐姐,这哪里是过分?

  是良心被狗吃了啊!

  叶容笑。

  这就是她的所谓的‘家人’!

  一起生活了十八年的‘家人’!

  简直畜生不如!

  当下,叶容沉下脸,眸中闪着阴狠!

  抬脚,粗暴的将房门踹开。

  -嘭-!!

  突如其来的一声闷响叫二人吓了一跳,望去,见……

  叶容依靠在门槛,双手环胸,脸上笑盈盈的。

  “杨春花,如若不是怕坐牢的话,我真想挖出来你的心,看看它究竟是黑的还是红的?”

  叶芸见到叶容,很是激动。

  只是,她未开口,杨春华便率先撒泼。

  “你想挖我的心?你能耐了你呢!

  你以为费朗狗睡了你,你就是费朗狗的女人了?

  人家不过是玩玩你罢了,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啊呸!”

  杨春花说话间已走到叶容面前,一口吐沫吐在了叶容脸上。

  叶容眼睛一眯,甩手朝杨春花脸上扇去。

  -啪-!!!

  这一巴掌叶容下了十足的力道。

  以至于,让杨春花一头栽倒在地,脑袋磕出了个血窟窿来。

  叶芸吓呆,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叶容。

  叶芸是看着叶容长大的,虽然她从小性子倔强性情怪戾不按常理出牌,但无论受到多大委屈,都不曾动手,这半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叶芸暗自疑惑时,跌倒在地的杨春花扯着嗓门喊道:“叶国栋,叶磊,你们快出来啊!叶容要杀人了啊……”

  叶容喊叶芸回来为的看她是否安好,却不想闹出这事,于是疾步上前。

  “你先走,去找你姐夫,后面我再跟你联系!”

  叶容却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只是看着她笑。

  叶芸急了,“小容,快走啊,去找春茂去,要是等爸爸跟叶磊出来,你就走不了了!”

  说话间,叶家父子已是凶神恶煞的冲了出来。

  一看杨春花捂着脑袋躺在地上,便知发生何事。

  叶国栋指着叶容破口大骂:“你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你妈妈把你养这么大,你就是这么对她的?我今天打不死你!”

  叶国栋说话间抄起一扫把便朝叶容冲去。

  然,他脚步刚迈出,叶容便掏出手枪对准他,扣动了扳机——

  砰!!

  这一枪并未见血。

  但子弹的爆破声,足以将所有人吓傻。

  叶容一脸色冷酷决绝。

  她看向叶芸,“姐,我回来是跟这个家做个了断的。”

  叶芸愣,“小容,你在说什么?”

  “姐,我这条命是你给的。

  这些年,如若不是你在这,我早就走了。

  但我始终欠这个家一份养育之恩,这次我也还清了。”

  叶容看着叶家这些财狼虎豹,冷笑道:“从今往后我叶容和你们叶家一刀两断!”

  叶容说完,毅然转身离去。

  却在转身的刹那,红了眼眶。

  叶芸高喊紧追一把抓住叶容的胳膊道:“小容,离开叶家你又能去哪里?”

  “去哪里都行,只要离开这里,姐,我受够了,保重!”

  叶容强有力的声音说罢,拿掉叶芸紧抓她胳膊的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当姐姐的身影,在后视镜逐渐变得模糊直至消失不见的那一刻,叶容那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这才流淌而出。

  但眼泪刚流出,她便用手抹掉。

  可这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任凭她怎么抹都抹不干净。

  最后,叶容索性放声大哭。

  18年前,她被亲生父母丢在叶家超市门口。

  如若不是姐姐叶芸哭着闹着要将她留下,她怕是早已是冻死在那大雪纷纷的寒冬里。

  这份恩情叶容一直记得。

  即便是在养父叶国栋,跟弟弟叶磊多次*的情况下,她都未曾离开。

  因为她欠叶家一个恩情、欠姐姐一份恩情!

  三个月前,叶磊染上赌博,被费朗狗设计欠下高额赌债,不得已之下叶家用超市抵债。

  这家超市可是叶家的唯一资产,叶家人又怎么舍得?

  于是他们看费朗狗对她有意,便拿她去抵债。

  可费朗狗五十有余,她才十八啊!

  姐姐不忍,在大婚前一天协助她逃跑。

  费朗狗一气之下,将叶家人全部抓起,逼她现身。

  叶容知,她该还叶家恩情的时到了。

  她近乎是带着毁灭的心找上费朗狗的。

  去不想费狼狗竟把她转手送给了白墨。

  在叶容这份想着这些时,司机发出一声惨叫……

  当她抬头看去时,看到一辆油罐车朝她所乘坐的车子直冲而来。

  伴随着她瞳孔一圈圈的放大,只听——

  -嘭-!!

  -轰-!!

  一声闷响过后,冲天的火苗将叶容所开的车包围。

  叶容想过千万种解脱的方式,但从未料想过结果会是这样。

  ……

  七年后。

  华国、A市。

  郊区,一所陵园大门前聚集了不少人,因为今天这里有葬礼举办。

  一辆缓缓驶来的出租车在大门前停下,车门打开。

  一女人带着一孩子从车上下来后,便气势汹汹的朝陵园里冲去。

  女人约莫二十三四,马尾高扎、穿着白T、牛仔裤、帆布鞋,巴掌大的鹅蛋脸上是一双倔强通红的眸。

  由于女人走的极快,所以她身后那约莫六七岁大的孩子只能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他粉雕玉琢的脸颊上散发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沉着。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叶容。

  只是这张脸已与七年前不同,因为她在那场车祸中大面积烧伤毁容,进行手术时从新做了面部重塑,并怀了双胞胎,只是大儿子生下时夭折,好在小儿子平安无事。

  涅槃重生后,为跟过去的一切一刀两断,她改名顾寻。

  一小时前她接姐夫常春茂电话,说姐姐叶芸三天意外落水窒息而亡。

  今天是她的葬礼。

  对于顾寻而言,叶芸如同她的再生父母。

  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除儿子外,唯一的一个亲人!

  现如今说她死了?而且在三天前?

  开什么玩笑!

  毕竟三天前她才刚见过她,而且她俩相约今天带丞丞去游乐园的。

  所以顾寻当时就疯了,挂了电话带着儿子丞丞便冲到这里,为的就是一探究竟。

  但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绝不相信姐姐死了。

  她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

  就在顾寻内心疯狂嘶吼时,身后传来一声呼唤。

  “小寻!”

  顾寻驻足,转身。

  在看到这人是常春茂后,几个健步冲上前一把紧抓他的胳膊问:“我姐姐在哪儿?”

  “小寻,你冷静点,你听我……”

  常春茂话未说完便听顾寻一声嘶吼:“回答我,我姐姐在哪儿???”

  常春茂面若死灰的说了三个字……

  “停尸房!”

  三字落下的刹那,顾寻疯一般朝停尸房跑去。

继续阅读:第3章:顾寻大儿子没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胎二宝,妈咪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