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算计
十二斓2019-07-11 19:272,911

  “叶丫头,听好了,今晚是你的最后期限,若你还未成为白爷实质性的女人……明天,你和你们叶家就会消失在华人街!”

  “若我成了白爷的女人,我要你立刻放了我全家!”

  “做到再说!”

  “你……”

  叶容话还未说完,华人街黑帮老大费朗狗已先一步掐断电话。

  她放下手机,看着面前的棕色小瓶。

  稍作犹豫,倒出一个白片。

  投入到面前刚冲好的咖啡里。

  轻轻搅动后,端起朝二楼书房走去。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后,一满含威慑力的字眼传来——

  “进!”

  叶容在推开房门那刻,本紧绷阴沉的脸颊勾起一抹盈盈笑容。

  白炽灯光下,一男人正聚精会神的坐在写字台前敲打着电脑。

  他穿着黑衬衣,乌黑的发丝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熠熠光泽,微垂的眼睑上睫毛根根分明、直挺的鼻、削薄轻抿的唇组成一张刀削般冷峻分明的侧脸,右手大拇指上的黑色戒指如他一般散发着森冷儒雅的贵气。

  叶容抬脚上前,将咖啡放在男人面前道:“白爷,咖啡是我刚煮好的,趁热喝!”

  她话音刚落,白墨突然抬头。

  以至于她毫无防备的对上了一双冷峻如冰的眸,同时……

  将他整张脸颊尽收眼底!

  虽不是第一次看到,但依旧是一阵头皮发麻。

  因为与他那惊为天人的半张右脸相比,他左边的脸颊可谓是丑陋如鬼魅。

  上面坑坑洼洼不说还布满了纵横交错、深可见骨的伤疤。

  叶容虽内心掀起波澜,但脸颊依旧保持着姣好的笑容。

  “白爷,还有事吗?”

  白墨阴冷的眸一沉,“出去!”

  “是!”

  叶容说罢,抬脚离开。

  随着房门的关闭,笑容消散。

  恐惧的释放,让她端着托盘的手一阵颤栗,小脸更是煞白的厉害。

  她与那男人同住这个屋檐下已有半月之久,但每次见他内心的恐惧都没有减少半分。

  他就像是本该活在天界的天使坠落地狱,成了魔鬼。

  招惹魔鬼的下场是什么?

  答案,可想而知。

  但叶容没得选择。

  就在叶容想这些时,书房内突然一阵躁动。

  叶容刚躲起来,便见白墨疾步从书房走出,进了自己房间。

  叶容猫步上前,将虚掩的房门推开,便听‘哗啦啦’的水流声传出。

  好快,药效已经上来了。

  思及此,叶容将药瓶从兜里掏出,倒出一个白片。

  吞下后,快速的褪去衣物,进了浴室。

  白雾缭绕的浴室里,白墨正冲着凉水澡。

  190的身高、漂亮的腹肌人鱼线,以及直挺的两条大长腿都无比惹眼。

  如若不是那如魔鬼般狰狞丑陋的半张左脸,这男人可真是完美到不可挑剔。

  可显然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因为这是她最后一次机会……

  当低垂在两侧的双拳被叶容紧攥时,她抬脚上前,搂住他那结实的腰身。

  但近乎她刚触碰住他,他便触电般转身攥着她的脖颈。

  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她被他摁在冰冷的墙壁。

  剧烈的撞击,让她的脊柱近乎断裂。

  脖颈的力道更是让她近乎一命呜呼。

  她痛的小脸紧皱、眼睛紧闭。

  “女人,你想死吗?”

  白墨冰冷的声音将叶容思绪拉回。

  睁眼,对上一双没有丝毫情感的眸。

  从他眼中,她看到的是厌恶跟恶心。

  更知此刻在他眼里她是何等的卑贱,可她别无她法。

  短暂对视后,小脸上扬、倔强的声音道——

  “不,为了活!”

  “你跟费朗狗的恩怨,我不感兴趣,今天我就放你一条活路,别再让我看到你!”

  白墨说罢毫不做怜惜的将叶容推了出去,伴随着‘扑通’一声,她狠摔在地上。

  当冰冷的水流顺着叶容的头顶流淌而下时,她‘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这笑声有几分诡异跟癫狂。

  本抬脚离去的白墨驻足,转身看着叶容问:“你笑什么?”

  叶容说:“白爷,费朗狗前前后后给你送了不少女人,你看都不看一眼,该不会是不行吧?亦或者说是……GAY?”

  “激将法在我身上可不起作用!”

  白墨一声冷嘲抬脚要走,但脚步刚迈出便听叶容道:“这种药,服下后,三十分钟之内找不到解药便会七窍流血暴毙而亡,你想活下去只能去找个女人做解药,就算你不用叶容,去找别人,可时间也不允许……”

  白墨眼睛一眯,顷刻间,杀气四溢。

  “女人,招惹我的下场你承担不起!”

  叶容又痴痴的笑了两声,从地上站起上前,如蛇的臂膀勾住了他的脖颈。

  刹那间两具身躯紧贴,诡异的因子在空气中穿梭。

  叶容说:“白爷,我也不想招惹你,但我走投无路。

  所以现如今白爷你有两个选择…

  1、 委曲求全下,用了叶容这味解药;

  2、 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不过,白爷您别怕孤单。

  因为叶容也吃了这药,为的就是白爷您黄泉路上有个伴。

  只是……叶容,死不足惜,可白爷您就不一样了,您身份娇贵着呢!”

  叶容说话间,用小手触碰过白墨那健硕的胸膛。

  叶容的触碰无疑加剧了体内药物的发作。如岩浆的血液在白墨的身体里,如野兽般肆意宣泄。

  显然他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个表面如白兔般天真无暇的女人算计。

  他一把将她的下颚紧攥,如恶魔般宣誓的声音道:“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猎物!”

  语落,将她摁在墙上——-

  “啊——”

  白墨毫无怜惜的冲入,叫叶容叫出了声。

  而那本怒气恒生的白墨,在擦觉到自己冲破的那层阻隔时,也是眉头一挑。

  “第一次?”

  叶容强忍疼痛,露出无所谓的笑容道:“意外?”

  “就怕是补的!”

  白墨一声冷嘲,没有丝毫怜惜的撞击了起来。

  在白墨的刺激下,叶容体内的药物也被点燃,当她的理智被情欲吞没时,她疯狂的迎合着他的动作,二人都恨不得将彼此吞噬。

  一夜旖旎,当叶容再次醒来时白墨已不在。

  但房间里所残留的靡乱气息,以及她两腿间的疼痛,提醒着她昨晚的战斗多么的激烈。

  叶容抓起手机准备给费朗狗电话,手机却先一步响起。

  见打来的人是姐姐叶芸后,心头一喜,急忙接通。

  “姐,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费朗狗放了你们了?”

  “你跟费朗狗做了什么交易?我告诉你叶容,你如若敢做伤害自己的事,我一定不放过你!”

  叶芸斥责的话语叫叶容红了眼眶,她故作轻松的道:“伤害自己,我怎么可能会伤害自己,我……”

  “回来,现在立马给我回来,否则一辈子都别回来了……嘟嘟嘟……”

  叶容还未开口,电话已切断。

  凝望那一点点黑掉的手机屏幕,心道:“是时候该与叶家做个了断了!”

  叶容拖着那疼痛的身子快速的冲了个澡后,利索的换上衣服下楼。

  找了一圈,发现白墨并未在。

  于是直接给白墨去了电话。

  电话接通,叶容还未开口,一冰冷的字眼便率先砸了过来。

  “说!”

  “我想请两个小时假,我要回家处理点事情。”

  “一个小时。”

  “我……”

  叶容话还未说完,那边已先一步挂断。

  虽说一小时有点紧,但抓紧点,问题不大。

  她没敢磨叽,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出门了。

  只是在出门前,她去了一趟白墨的书房,拿走了一样东西,他的……

  手枪!

  【作者题外话】:ps:十二后宫群325442181,欢迎读者们进来喝茶探讨内容,敲门砖随便一人物名字,新文首发,需要大家伙支持哈,踊跃留言、投票是对十二最大支持,爱你们喔~~~~

继续阅读:第2章:顾寻涅槃重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胎二宝,妈咪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