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顾寻决定回国寻子
十二斓2019-07-11 19:273,243

  常春茂说:“你姐姐得知你养母卖了你的孩子后,一直觉得有愧于你。

  所以这六年,她从未停止找寻你的孩子,但一直没有消息……

  直至三天前她和你分开后,和你养母去超市时,意外遇到了当年买孩子的买主……”

  听常春茂说到这里,顾寻面色动容,嘴唇蠕动,想说些什么,但却说不出。

  常春茂也未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道:“你姐姐给我打电话,欣喜的将这告诉我后,说打算跟买家谈一谈……”

  常春茂说到这里停下,转身看着叶芸,面露悔意。

  顾寻问:“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常春茂没再说话,而是将一个黄色的牛皮袋子递给了顾寻。

  顾寻接过,问:“这是什么?”

  “你不是想知道你姐姐怎么死的吗?

  你看了这里面的东西就会明白。”

  顾寻颤抖的手刚将这黄色的牛皮袋子接过,俩陵园的工作人员便进来道:“葬礼马上要开始,我们要将遗体运到大厅接受礼拜!”

  “有劳!”常春茂说完,为其让道路。

  顾寻走到叶芸面前抚摸上她那冰冷的脸颊道:“姐,为让你安静的走,葬礼我就不参加了。但不管杀你的人是谁,你都大可放心,妹妹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顾寻说完这才大步朝停尸房外走去。

  因走的太快,与路边一正在打电话的秦墨白撞在了一起。

  “对不起!”

  顾寻丢下这三个字,连头都没抬便直接抬脚而去。

  秦墨白看着顾寻远去的背影眉头紧锁。

  “叔叔对不起,我妈咪心情不是很好。”

  秦墨白回头看到的是小绅士气息十足的丞丞。

  丞丞说完,冲秦墨白微微点头,这才紧追顾寻而去。

  秦墨白看着这远去的母子二人,内心弥漫着一股子说不清的复杂。

  至于这股子复杂是什么,他一时说不清也道不明。

  就在秦墨白就此进行思索时,电话里传来苍老但却浑厚有力的呵斥……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

  “爷爷,我还有事,先挂了!”

  秦墨白说罢便要挂电话,但动作刚做出老爷子便怒拍桌子怒吼:“你敢!!”

  老爷子这话叫秦墨白眉头一皱,稍显烦躁。

  他没挂电话,也没开口。

  爷孙二人僵持几秒种后,老爷子这才率先开口道:“墨白,你自己说说,你多久没跟你儿子见面了,每次我说你,你都说忙,可是再忙,忙的连跟睿睿见面的时间都没有吗?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他身上流的可是你的血……”

  秦墨白听着老爷子的老生常谈不耐烦之余点燃一根香烟,这香烟刚点燃周祺便快步而来,秦墨白直接掐断电话,冲周祺道:“打听的如何?”

  虽然刚刚在停尸房,秦墨白已确定叶芸不是他所找了七年的猎物,但为进一步确定,他还是让周祺去找管事打探一番,所以这才在这等待。

  面对秦墨白的问话周祺没说话,而是将资料递给了他道:“白爷,您还是亲自看吧!”

  秦墨白接过资料快速扫阅后,丢给周祺率先转身而去。

  不是!

  不是他的猎物!

  这种结果已不是秦墨白第一次面对!

  这七年,他已面对无数次!

  可即便一次次的找寻都无果,他也从未想过放弃!

  因为他坚信自己会抓到她!

  因为,没有人逃脱他的抓捕!

  秦墨白一边想着这些一边朝陵园外走。

  他刚出陵园,恰好看到顾寻跟丞丞搭乘出租车离开。

  ……

  顾寻回到家里后,便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房间打开了那个黄色的牛皮袋子。

  袋子里是一份案宗和一个U盘。

  在查看了案宗后,继而得知了……

  这是一起谋杀案!

  警方根据犯罪现场调查,和尸检报告断定——

  死者叶芸是遭人先奸后杀弃尸白海的。

  血淋淋的真相如一把锋利的刀刃直戳顾寻的心脏,痛的她近乎晕厥。

  她强忍疼痛,抓起U盘*电脑。

  U盘里储存的是一段视频文件。

  随着视频的播放,她看到她姐姐叶芸影像呈现而出。

  当她看到她亦如三天前跟她分开时的穿着打扮时,泪目。

  她抬手抹掉眼泪,紧盯电脑屏幕。

  屏幕上姐姐不安的坐着,她不时张望,像是在等人。

  从周围环境来看,似乎是咖啡厅。

  而就在顾寻刚判断出这点时,一约莫五十多岁男人朝她姐姐走来坐下。

  视频是无声的,所以她听不到二人说了些什么。

  但她能看得出姐姐情绪很激动。

  二人说了一会后,男人起身要走,她姐姐拦着他不让走,男人一气之下把她推倒离开。

  视频在这里结束。

  时长满共三分十五秒。

  难道说这男人就是买家,也是杀害姐姐的刽子手?

  顾寻思至这里,拿起手机拨通了常春茂电话。

  电话刚接通,不等常春茂开口,顾寻便率先道——

  “那个男人是杀害姐姐的凶手吗?”

  常春茂短暂的沉默后道:“我不知道。”

  顾寻眉头一蹙道:“不知道?那你哪里来的这些东西?”

  “直觉告诉我,你姐姐死有蹊跷,所以我贿赂了一个*。

  他说,他们接手这个案子后不久,局长便亲自插手定案。

  他们之前的调查结果都被摧毁。

  这份仅存的资料,是他私藏的。

  顾寻,这件事我本不想告诉你……

  因为依照你的性格若知道定会为你姐姐报仇。

  可是对方竟然能够买通警署,定然不是一般的华人富商。

  这桩案子,你若查下去,无疑是以卵击石,这不是你姐姐所想看到的!”

  随着常春茂话音的落下,顾寻那紧攥成拳的手发出‘卡崩’一声脆响,鲜血顺着断裂的指甲缝流淌而出。

  她并未去接常春茂的话,而是问:“你知道他是谁吗?”

  常春茂犹豫了下,知事至此,无挽回余地,于是也没再隐瞒,道:“他叫陈全,华国安城人。”

  常春茂说罢,见顾寻久久不说话,问:“顾寻,你在想什么?”

  当顾寻那双倔强的眸落在‘先奸后杀’四个字时,没有丝毫犹豫的脱口……

  “我明天去安城。”

  常春茂愣了愣道:“明天,你……”

  常春茂话还未说完,电话里传来杨春花的声音:“春茂啊,你在里面给谁打电话呢?是不是小芸刚死,你就在外面有人了?”

  顾寻眉头一挑道:“杨春花在你那?”

  “嗯。”常春茂没有就杨春花的事多说,而是问:“你明天去安城会不会太仓促了?”

  “刻不容缓!”无论是姐姐的仇还是找寻大儿子的事。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那我就不多劝了,万事小心!”

  常春茂说罢,要挂电话,顾寻抢先道:“等等……”

  “还有事?”

  “叶国栋、叶磊也在你那吗?”顾寻问。

  “嗯,怎么了?”

  “没有!”

  顾寻说罢,率先挂了电话。

  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玩弄了一番后‘啪’的一声按下……

  橘红色的火苗窜出。

  火苗下,她那双漂亮的眸闪烁着狠辣的杀气。

  随即抓起外套出门。

  驾车一路朝郊区驶去。

  约莫三十分钟后。

  当他看到一家偏僻的便利店门口停着一辆车子后,这才在这辆车后悄然停下。

  她先是谨慎的将便利店一番打量,见便利店里除趴在收银台前打盹的服务员外,再无别的客人后,这才推门下车。

  从后备箱拿出一根软管和一个大塑料桶,走至这辆车的油箱前。

  拧开加油盖将皮管一端塞了进去,将另一端放进嘴里,用劲一吸,擦觉到汽油上来后,直接插进了塑料桶里,顿时涓涓如水流的汽油顺着皮管流淌进塑料桶。

  当她得知她大儿子被叶家人卖那一刻,她就恨不得将叶家人剁了。

  但碍于姐姐葬礼她不能动手。

  而且如常春茂所说,她现如今有丞丞,她可以无所畏惧,但是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丞丞怎么办?

  所以顾寻在得知常春茂一家今晚不回超市后,便起了放火之心。

  但为了作案不留痕迹,在不去加油站的情况下弄到汽油,只有将汽油从车里导出。

  她本想用自家车里的汽油,但奈何她启动车子时发现油箱里的油已所剩无几。

  所以她只能将车子开至郊区,寻找没有监控的区域,偷汽油。

  就在顾寻想这些时,不经意间抬头,发现一身材修长穿着白衬衣的男人正站在收银台前结账,当即眉头一蹙……

  这车,该不会是这男人的?

  顾寻低头一看,汽油才刚铺满塑料桶底部,根本不够。

  若现在撤离,她很难再去找到另一辆车。

  可若不撤离就会被发现。

  就在顾寻想这些时,一奶嫩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继续阅读:第5章:顾寻母子算计了白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胎二宝,妈咪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