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医疗器械?害人不浅?
璟涵醒醒与拾离枫2020-01-02 09:213,256

  文老太太似乎从王明苦闷的眼神里读懂了什么,叹了口气,扭头看向文常林说:“这有我呢,你们就先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指不定孩子都哭闹成啥样了!”

  文常林点点头,知道母亲真正的意思是,不希望文家的这些丑事被马青看见,毕竟她还只是新过门的媳妇,也不好让王明在这颜面扫地。

  “行,爸,妈,那我们就先走了。”

  跟二老告别后,文常林又同情地拍了拍王明的肩,表示安慰,才带着马青一起离开。

  等小赵送走文常林把门关上后,文老太太才焦急地拉着王明坐到沙发上,担忧地看着他,“来,先坐下,慢慢说。”

  王明心里有莫大的心酸和委屈,禁不住兀自叹了一大口气,犹豫半晌,还是咬着牙说:“妈,这日子没法过了……”

  俗话说,恩爱夫妻长不了,打打闹闹一辈子。老文家能配上这句话的,除了文聪和王明绝无第二对了。

  不知道文聪是不是遗传了文老太太爱动手的毛病,把“能动手绝对不吵吵”这个基因发挥得淋漓尽致。

  连文敏都常常感叹:很是佩服文聪和王明的相处方式,一不高兴就打,打完了就好了!

  毕竟文敏跟高天的相处方式,是相敬如宾的。

  王明这次带着一身伤像逃荒一般急急忙忙地跑出来,手机和钱包都没来得及拿。而自己现在鼻青脸肿的,又不好意思跟其他人讲,毕竟他也是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老板,实在是无处可去了!每每这个时候,他就想回文家老宅,仿佛听文家二老数落文聪,是他能得到的最大安慰。

  见他这副模样,文家二老多少也能猜到是什么情况,只是摸不准他们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吵起来了。

  听完王明的一番诉苦,文老太太才忍不住拍着腿苦怨道,“作孽啊,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怎么就跟泼妇一样啊……从小家里穷把她放在老叔家养着……好吃好喝的都可着她来……这都是学了些什么啊……她哥哥姐姐为了她……”

  说是迟那是快,文老太太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扑扑簌簌地往下掉。

  这也不按套路出牌啊!王明这下可慌了,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好赶紧安慰文老太太,试图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恶狠狠地骂了文聪一阵后,文老太太才转过身拉着王明的手安慰道,“王明啊,真是让你这孩子受苦了!我不知道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孽障东西,明儿我让你二哥把她找来,我们文家一定给你一个交代……你放心……我……”

  “咳咳咳——咳咳——”

  一说到这,文老爷子使劲咳了几声,示意文老太太不要再说下去。

  老爷子心里清楚,这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王明能被打成这样,想必文聪气得也不轻,这吵架的缘由一定不是小事,老婆子怎能不弄清缘由就直接断案?退一万步讲,要真是王明的不对,他们却帮着王明骂文聪,那岂不是要冤死自己的女儿了?

  文老爷子看向王明,心平气和道,“王明啊,是我们没教育好聪聪,你今天晚上就留下来住吧,明天我们叫聪聪过来,问问怎么回事,等事情解决了你再回去。”

  仅凭王明的片面之词是无法解决问题的,文老爷子的安排目的已经很显然了,这事必须得让他俩面对面谈。

  如此主见的做法让文老太太不免一愣,她很是意外,从前老头子可是不管这些事的!怎么突然就……

  还没等文老太太想明白,院外响起了汽车的轰鸣声,没一会儿功夫,文常峰和小梅便开门走了进来。

  “爸,妈,我们回来了。”

  文常峰刚要放下衣服,船长就扑了过去,兴奋地冲他挥舞着尾巴,黄色的眼珠放出了异样的光彩。

  船长这回可是找对人了,文常峰是出了名的爱犬专家,曾经养过的狗不在少数,萨摩、藏獒、哈士奇等各个种类都有。虽然后来都因为种种不得已的原因送了人,也却丝毫不减他对狗的喜爱。

  这不,在回去的路上文常峰还跟小梅说,改天要再弄一只大狗养,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文常峰立马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了一边,像抱小孩般横空抱起了船长,“哎?哪来的狗啊?!”

  “我的狗。”文筱雅此刻半倚在沙发上,冲他挑了挑眉。

  “哟!真不愧是我大侄女!这么好的狗都能弄到手!绝对遗传了我招人喜欢的社交基因了!这可不是一般的狗啊,这是部队里出来的吧!”文常峰兴奋得哈哈大笑,又对船长从头到脚地称赞了一番。

  他见过的猫狗无数,可是这种气质的德国牧羊犬,可真是极为少见,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极品。他忍不住地对船长做了各种亲昵举动,才想起来回头跟小梅说,“你快看,媳妇,以后这就是咱俩的亲儿子了!”

  小梅此刻的眼神到没停在那条狗身上,她不像文常峰那样大大咧咧,因为她从进门开始就注意到坐在沙发上伤痕累累的王明了。

  小梅打量了一下王明身上的西装,虽是名牌,却布满了褶皱。她犹豫了再三,还是上前小心翼翼地问道,“王明,你这是跟聪聪……”

  王明别过脸去,这副落魄的样子,实在是无颜见人。

  文老太太冲小梅使了个眼色,小梅会意地点点头,直径走到文常峰身边,拍了拍他的肩低声提醒道,“你别玩了!王明在客厅里坐着呢!”

  文常峰这才抬起头来望向王明,看他这副模样,文常峰眼里除了同情,似乎还有种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文常峰松开船长,站起身走到文老太太跟前,挤了挤眼睛,“妈,我先去跟小明谈谈。”

  转身,文常峰又拍了拍王明的肩,“走吧,小明,咱们到楼上说去,正好我也有事情跟你谈。”

  二人上了二楼客厅,文常峰招呼王明在茶几前坐下,自己沏了杯茶给他递过去。

  王明觉得后背直冒冷汗,这可是火眼金睛的二哥,与大智若愚的大哥不同,更不同于帮理不帮亲的文家二老,仿佛他的小心思,在文常峰面前总是能暴露的一干二净,让他甚是惶恐。

  文常峰抿了一口茶,低声说道,“说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王明没敢抬头看他,只是搓了搓手,一五一十的说出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原来是前段时间国家下达了医疗器械的补助支持政策,作为战略性的新兴产业之一,也是被多方预言出下一个世界首富的产业,生物医药突然变成了各地竞相发展的热门,王明和几个朋友都很是看好。

  只要他们获得医疗器械注册证和CE证书,就可以得到地方财政部门数额不小的资金奖励,弄个几千万都不在话下。

  王明等人认为,这是发家致富的好机会,便回到家跟文聪商量,准备合伙弄一家医疗器械公司,获取政府的高额研发补助。

  可没想到文聪却不同意,她不仅说自己没钱给王明,还说他干的是打扒取巧的买卖,接触的都是三教九流的人,自己绝对不会支持也不会同意的。

  二人一句不合便吵了起来,文聪说话难听,句句诛心,把王明数落得仿佛活着就是浪费空气,死了还浪费土地。

  王明一时气不过,说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这个家好,不想看文聪太累,自己也想实现一点价值,便赌气摔了杯子,发誓要给文聪弄出点名堂看看。

  文聪觉得恨铁不成钢,便抄起手边能拿到的东西,一件两件三件,照着王明的脸就砸了过去。

  王明苦闷地抹了一把眼泪,“二哥,我真的就是不想让聪聪那么累,我跟聪聪结婚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在外面挣钱打拼,我听她的话,让我干嘛我干嘛,我总是受人指指点点,我也是个大老爷们啊……”

  文常峰喝了一口茶,并没有开口安慰他。 因为王明这字字句句都透露出了他的小心思,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王明这个人什么都好,脾气算随和,对长辈算孝顺,就是小心思颇多,总是不安分地想证明自己,却又不想走正道。他要开公司绝不会这么简单,说白了就是想从这笔国家补助资金里获利。别说文聪,就连文常峰也不会同意他这么干的。这可是医疗器械,弄不好就害死人的买卖。

  文聪虽然为人暴躁,内心却很正直。文家的儿女都随老文太太信佛,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在老文家真是想都不要想。

  更何况是医疗,那可不是旁的东西。就王明这初中毕业的文凭,耳根子还软,没有什么是非公德心。他要弄这个,非得弄出事不可。

  文常峰知道,文聪一定是看透了这几点,才不同意王明干这事。

  可文常峰毕竟是外人,他也不好直截了当地像文聪那样数落、指责王明的不是,他只能换个法子让他断了开公司的念头。

  他思考半晌,故作忧愁地叹了口气说:“我今天刚从你大姐文敏那回来,她和你姐夫高天也是因为钱大吵了一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故十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故十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