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接头
断梦2019-12-07 11:322,872

  1940年的十里洋场,天空阴霾,春寒料峭,仿佛身处迷雾中的江南少女,朦胧迷离。

  绍复中坐在霞飞路的一家咖啡馆,静静地望着落地窗外一排排从寒冬中苏醒的梧桐,嫩黄的新叶如同鹅黄的少女的轻纱,一层层在未散的晨雾中披散开来,也给这个终于该起涟漪的春晨平添了几分异样的味道。

  邵复中父亲邵金雄,年轻时凭借着一双拳头和两把斧头,在冒险家的天堂上海闯出了一片天地。邵复中和弟弟绍兴华自幼便在码头帮派的拼斗中长大,看惯了血雨腥风的兄弟俩,原本以为今后的生活也将是为了争夺地盘而打打杀杀。然而就在两年前国人耻辱的11月12日,父亲在一声爆炸声中离去,而弟弟绍兴华也在混乱中不知所踪,只有自己背负着一个耻辱的称呼和一个光荣的使命,在上海滩蛰伏了整整两年半的时光。

  他没有接到任何命令,也没有组织关心,只有每天跟在看着自己长大的钱叔身边,带着所谓的手下四处寻找抓捕抗日分子。而昨晚在米高梅喝的半醉时,冬眠的自己终于得到了将在初春的今天苏醒的消息。

  邵复中坐在咖啡馆,不知道自己的接头人几点会到,也不知道接头暗号是什么,更不知道接头人会是谁,唯独知道的是,只要自己坐着,便会有人来找自己。

  就在他不动声色,焦急地搅拌咖啡时,发现马路对面擦皮鞋的男子眼神漂移不定,而坐在男子面前伸着一只脚,一身名贵西装的高贵公子哥,腰间却别扭地鼓出一个包。邵复中知道,那是钱叔派出来所谓保护自己的人,然而今天的自己,并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服务员,结账。”邵复中从怀中掏出唯一一张百元钞票拍在桌上,起身便出了咖啡馆。

  “先生,请问有火柴吗?”

  刚刚走到门口,一名身着长衫的中年男人挡在了邵复中面前,口中叼着一支香烟,微笑着望着愕然的邵复中。

  “抱歉,火柴没有,火机行吗?”邵复中只是微微一愣,掏出自己金色的打火机递到男人面前。

  男人微微点头致谢,接过打火机点燃香烟,将打火机递还给邵复中便转身走进了咖啡馆。邵复中斜眼瞥见,此时咖啡馆中的一名服务生,低头正在手中的一个小本上快速记录着什么。

  他明白,钱叔对自己并不信任,因为自己的父亲邵金雄,身前是一名支援抗日的爱国帮会把头,而自己和弟弟也一直与前线抗日将士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自己跟随他加入了新政府76号特工总部,但是信任在那个老狐狸的眼中,只不过是收买人心的口号罢了。

  绕过街角,邵复中在一个烟摊前驻足,摸了摸裤兜,又摸了摸上衣口袋,苦笑着叹口气,转身快步走向了马路对面树坑前背对着自己的青年。

  “大头,借我点钱。”邵复中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伸手便在他的衣兜中毫不客气地摸索起来。

  被称作大头的青年一脸无辜,一边捂着口袋,一边一脸哭相讨饶道:“中哥,跟着你的又不止我一个,干嘛每次总得我掏腰包啊?这个月都五十块了!”

  邵复中掰开大头捂在右边裤兜的手,一脸赖相:“回去跟钱叔要,昨晚喝酒喝多了,钱也不知道是花了还是丢了。”说话间,他已经从大头的裤兜里掏出了一沓零钱。

  他随便挑了两张十元的,将剩余的小面额又塞回了他的裤兜。此时,周围负责跟踪邵复中的特工,见到大头的苦相,不由得捂嘴偷乐起来。虽然他们每次都听大头私下埋怨,但是亲眼目睹之后,一个个都下定决心,以后跟踪邵复中绝不能带超过十元钱。

  然而就在这时,进入咖啡馆的男人趁着众人不察,快速走出咖啡馆,绕进一条小路便不见了踪影。

  邵复中买了一包樱花香烟,掏出金色的打火机时,发现上面黏着只有指甲盖大小的一个纸团。他斜眼看看自己身后,发现跟踪自己的人正在慌乱地四处寻找什么,他顾不得看纸团上写着什么,随手取下,借着叼烟的机会,将纸团丢进了口中。

  “复中,可以看看你的打火机吗?”突然一名年约三十出头男人,右手握着一把快慢机,左手紧紧地扣住了准备离去的邵复中肩膀。

  邵复中有些不悦,头也不回地一把将男人粗壮的手掌打开,转身盯着男人,轻笑道:“何队长,要请功也得找对人吧?别忘了,你我平级。”说着,他打着打火机,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将一个烟圈吐在了何队长脸上,这才将打火机递到了他面前。

  何锋,76号特工总部行动处二组组长,算是钱叔的心腹。从混码头起他便一直跟随着钱叔出生入死,曾经在帮派火拼中救过钱叔一次。自此之后,没有成家的钱叔像对待亲儿子一样照顾着他的救命恩人。投靠了76号,钱叔一跃成了行动处处长,何锋顺理成章做了行动处一组组长,而钱叔自幼看着长大的邵复中成为了行动处二组组长。

  何锋左右看了看那个他熟悉的金色打火机,并没有什么异样,便递还给了邵复中,意味深长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去。

  邵复中拿着打火机,望着何锋离去的背影,心中却有着自己的担忧。对他而言,自己一旦苏醒,面前这位钱叔的心腹便是自己行动的大患,必须先行除掉。可是想要解决从刀尖上过活的他,硬来是不明智的选择,最好的办法,只能借助日本人的手。

  他招手拦下一辆黄包车,上车说道:“往前走。”

  车夫一愣,无奈地拉起车,不紧不慢地沿着马路径直向前走去。而邵复中此时用舌尖将压在舌头下的纸团顶了出来,打开纸团,上面写着:米高梅晚八点,樱花香烟。

  他看罢,将纸团抵在了还未烧尽的烟头上,深吸了一口,随着微微的红光明亮起来,纸团缓缓成为了一点灰烬,随着他轻弹烟身,秘密便随着冷风飘散进了寒春的空气之中。

  “劳驾,极司菲尔路76号。”邵复中靠在黄包车上,翘着二郎腿慵懒地说道。

  车夫一听,高喊了一声‘好嘞’,缓慢的脚步骤然加快起来。

  极司菲尔路76号,汪伪政府特工总部行动处处长办公室。邵复中一脸纵欲过度的模样,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向坐在面前一脸和蔼笑容的钱叔打着哈哈。

  “钱叔,我一个月的这点钱真不够用。要不您看看有什么来钱的路子,也让我多赚点?要不欠您的钱怕是还不上了。”邵复中一脸的贪婪,这和76号出名的小开哥名头相辅相成。

  钱叔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拍在桌上,不等邵复中伸手拿钱,一把将钱压住,神神秘秘地说道:“我就没想着你会还。不过赚钱的路子倒是有一条,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要不你来做?”

  邵复中顿时双眼冒光,慵懒之态顿时一扫而空,立即坐直身子问道:“什么?”

  钱叔松开钱,身子前倾,压低声音说道:“今晚九点在吴淞码头有批货要出,你来负责。二十根小黄鱼,你四我六。”

  “成啊!”邵复中一拍桌子大呼起来。

  然而此时的他明白,从米高梅到吴淞码头,一个小时的时间是不够的。而两件事如果要全部完成,只有找一个可靠的兄弟掩护自己才行。而且这批货,应该也不是普通货物,否则也不会有二十根小黄鱼的出货费。

  想到这,邵复中心生一计,一脸谄笑道:“钱叔,这笔生意除了你我,不会有别人知道吧?”

  “有,还有一个。”钱叔微笑着指了指邵复中手中的钞票:“不过这个,只有你我知道,毕竟别人不是自己人,可别给我捅出去。”

  邵复中坏笑着将手中的钞票揣进怀里,起身出了钱叔的办公室。果然,看来自己晚上去吴淞码头出货,何锋一定会暗中跟着自己,要做两件事,何锋还真是不可或缺的帮手。

继续阅读:第二章:轩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