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密谈
断梦2019-12-17 13:082,946

  到了傍晚,十里洋场已经沐浴在了夕阳的霞光之中。连日来的阴霾,今日好像终将散去一般。

  邵复中坐在办公室,静静地望着透过玻璃窗投在地板上的光斑。他不知道自己成为行动处两个行动组组长后,将要做出哪些违背自己良心的行动,才能彻底取得金川英浩和山田纪雄两人对自己彻头彻尾的信任。又该如何除掉当年出卖自己父亲的钱叔。

  虽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华子的身份远比自己要安全的多。至于轩辕的身份,显然在整个军统上海站,依旧是一个谜,而知道这个谜底的吕博彦,已经将这个秘密永远保守了下来。而至于自己,代号已经被金川英浩得知,虽然他只知道其中的一部分,可是自己却面临着随时暴露或是被出卖的威胁。

  想到这,邵复中的头再次隐隐作痛起来。这是当年上海沦陷之时,为了救青梅竹马的她时,被一枚炸弹近距离爆炸后留下的后遗症。自己在医院醒来时,从钱叔口中得知,她已经跟随她的富商叔叔去了香港。临行前,她来过医院,给自己留下了一块古旧的银色怀表,自此之后,便再无音讯。

  曾经邵复中利用职权之便,也通过各方渠道打听过关于她的消息,但均无任何结果。她去了香港,在邵复中看来,她更像是随着阳光,蒸发进了空气。

  “哥……”

  突然,华子没有敲门就冲进了办公室,邵复中的思绪也就此被打断。他手中摩挲着那块怀表,有些不解地看向华子。因为自己对华子一年来的观察,他不是一个容易冒失的人。可是此刻,看着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显然是遇到了什么大事,也许是危险。

  “哥,吕博彦的死因不是用刑。”

  邵复中听完华子的这句话,立即站起身,惊讶地问道:“那是什么?”

  华子端起邵复中桌上的茶杯,大口喝了两口水,稍稍平复了一下剧烈起伏的胸膛,说道:“是这样,在特高课,我认识一个审讯室的日本兵。刚刚我在路上遇见他,他说对吕博彦的死因鉴定,是心脏破裂导致的内出血。而且在他的胸口上,有一个很薄利器造成的伤口。”

  邵复中心中感到有些惊讶。特高课的审讯室,除了日本人之外,就连特工总部的高层,在没有山田纪雄的同意下,也无法进入。可是吕博彦为什么会被人杀死在审讯室?难道是日本人中有自己人?或者王渝道的情报处有自己人?

  不……这种可能绝对不会……

  突然,他想起了一幕。当时自己同山田纪雄等人离开审讯室时,擦肩而过了一名日本兵。此时回想起来,他才发现那名日本兵给他的熟悉之感源自何处。

  没错!是他身上的味道,那是长年使用中药浸泡身体,药液渗透皮肤留下的特殊气味。虽然他身上使用了香水遮盖,但是对于嗅觉灵敏的自己,那股子淡淡的药香,绝不会有错。而在邵复中的记忆中,整个上海滩身上飘散药香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同胞兄弟——绍兴华。

  想到这里,邵复中的心顿时有些激动。当时擦肩而过的那种熟悉感绝不会错。可如果是自己的弟弟,他为什么要潜入特高课?又为什么要杀吕博彦?又是何时学会了那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手法?而这三个为什么,都是要冒死完成的。一旦有一个环节出错,行事之人只能是死。

  “华子,你再去打探一下,看看吕博彦在临死时,看守吕博彦的日本兵有没变动,还有山田纪雄对此事有什么看法。”邵复中说罢,从抽屉中拿出了三把飞刀插在腰间:“我出去一趟,晚上米高梅找我。”

  华子点点头,便快速出了办公室。邵复中也穿起自己雪白的大衣,手中依旧摩挲着那块怀表,不慌不忙地出了特工总部的办公楼。

  他没有开车,而是在特工总部门口拦下了一辆黄包车。站在门口的两名警卫,看到邵队长做黄包车,相互挤眉弄眼,满脸淫笑。等到了黄包车远去之后,才相互背地里对邵复中惯例一般的出行方式展开了一番调侃。

  邵复中没有直接去米高梅,而是让黄包车将自己拉到了虹口日租界。他下了车,点燃一支香烟,向着四周熙熙攘攘的日本侨民张望了几眼,这才缓步向着马路对面的一家艺伎馆走了过去。

  这家艺伎馆是一个东京的侨民开设的,里面的艺伎,除了日本本土的少女之外,还有日本军队从东南亚抓获的少女,韩国、朝鲜、越南居多,而偏偏没有一个是中国的女子。

  邵复中作为上海滩有名的开哥,这里自然成为了他经常流连的娱乐场所之一。而且他在艺伎馆中有一间长包房,而且每次去,服务自己的都是一名韩国少女。但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肉体接触,因为那名叫做李金善的少女,是他一手调教出的杀手。

  “邵公子又来了!”

  站在艺伎馆门口兜售香烟的汉子,一见一身白衣的邵复中,连忙迎了上去,一脸谄媚地将一包大前门递上前:“邵公子,有些日子没见了。大前门就这一包了,我可给您留了些日子,就等您了。”

  邵复中接过香烟,掏出一叠对折整齐的票子,将最里面的一张抽了出来递给汉子:“谢了,以后有货,记得给我留着。”说罢,便走进了艺伎馆。

  而那名汉子,看着邵复中进了艺伎馆,将那张钞票随意地揣进了怀中的口袋,口中吆喝“卖香烟火柴”的熟练口号,沿着街道向着阴暗的角落走去。很快,他的吆喝声和他健硕的身影同时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在日式风格的包房里,李金善给坐在席榻前的邵复中斟了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不时发出一阵娇笑。然而她秀丽的面容上,却挂着一层冰霜,与交至在屋中的娇笑声,此刻在昏黄的室内,形成了一副诡异的画面。

  邵复中看了看紧闭的木门,反手将留声机的音量调大了不少,这才低声问道:“码头是你们几个吗?”

  李金善微微点头,右手伸进宽大的和服衣领摸索了一会,空荡荡的手抽出时,多出了一把漆黑崭新的手枪。枪身比普通的枪支要小巧的多。这种枪,在整个上海滩也算是稀罕玩意,邵复中接过,在手中把玩了一会。

  “掌心雷,袖珍版勃朗宁。”邵复中说着,抬头看着李金善:“哪来的?这玩意可不多见。”

  李金善此时冰霜般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如同寒冬过后暖春般的微笑:“是铁柱哥发现的。”

  李金善的中文说的很溜,在不知道她真实出身的人听来,一定会认为她是一名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李金善拿过掌心雷,重新揣回了自己胸前的衣领中,好像生怕被邵复中将自己的宝贝抢了去。

  “铁柱哥半个月前在青浦码头给日本人搬货,发现了一批军火。从成色来看,有新有旧,新的都是普通货色,但是旧的,都是德式和美式的自动武器,应该是前线收缴下来的。那天在码头,我们使用的就是那批武器。不过宋姐怕我们吞了这批武器引起日本人怀疑,害了那群码头的搬运工,在存放武器的仓库角落挖了一个地洞。我们每次使用完之后,武器原封不动放回。这把枪是我偷偷拿出来的。”

  听到李金善如此说,邵复中连日来的担忧也稍稍平复了一些。

  他端起眼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说道:“现在76号和特高课对码头枪战还没有定性。不过你们使用了自动武器,所以我把黑锅扣向了帮派身上。而整个上海滩,能够使用上自动武器的帮派,除了青帮汉奸索玉龙外,就连日本军部也很少有。”

  李金善会意道:“明白,今晚我会和铁柱哥他们把小部分武器藏到索玉龙的码头仓库。”

  邵复中点点头:“还有,查查最近有没有军统新派往上海的行动组。这支行动组中,有人使用一种极其薄,类似小刀作为武器的杀手。如果有,让雨蝶给我传消息。最近我的尾巴可能会很多,行事有些不便。”

  然而就在邵复中和李金善密谈之时,一队头戴黑色礼帽,身着黑色中山装的人,已经将整个艺伎馆悄悄包围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