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栽赃反目
断梦2019-12-21 14:072,737

  金川英浩好奇地拿起照片,左右看了看两人,这才一张张翻看了起来。

  片刻后,金川英浩拿着一张邵复中给一名中年男人递打火机的照片,惊讶地问道:“邵队长,你和吕博彦认识?”

  邵复中也是一脸好奇地接过照片,看了看,茫然地摇头:“不认识,他那天跟我借火。我就把我的打火机给他用了一下,之后何锋还检查过我的打火机。当时监视我的很多行动处的人都看见了。”

  邵复中说着,在桌上的照片中翻找起了何锋检查自己打火机的照片。然而翻找了好几遍,却没有找到。

  他立即瞪着眼,用质问的口吻向钱善雄问道:“钱处长,何锋检查我打火机的照片呢?为什么没有?”

  “哦……我明白了。”邵复中突然恍然大悟道:“你和何锋借用职权之便走私军火药品物资被我发现了,怕我举报你,所以你们合伙栽赃我……”

  “邵队长,你说钱处长走私军火药品?”金川英浩一脸惊愕。

  钱善雄惊恐地指着邵复中:“你……你……你个小狼崽子,你敢诬陷我……我弄死你!”说着,恼羞成怒的钱善雄一把拔出了腰间的手枪。

  而邵复中此时也抽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那把掌心雷。

  金川英浩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立即招来了卫兵,缴了钱善雄的械。然后他从邵复中手中拿过掌心雷,掂量了一会,疑惑道:“掌心雷,可不多见啊!邵队长,这个怎么说?”

  邵复中气愤地说道:“金川大佐,你还记得那晚在吴淞码头的枪战吗?我说过,对方有人使用德式司登冲锋枪,现场您应该有所发现吧?”

  金川英浩点点头:“没错,我们在现场的确发现了德式司登冲锋枪的专用子弹。但是邵队长不是分析,应该是帮派的人所为吗?怎么会跟钱处长有关系?”

  邵复中连连摇头叹息:“大佐呀,您难道忘了吗?现在整个上海滩,还有能力搞来这种自动武器的,除了青帮的索玉龙之外,还能有谁啊?而索玉龙的后台是谁?不就是钱处长吗?这把枪,就是当晚华子在枪战现场捡到的。”

  金川英浩狐疑地望着两人,又看看手中罕见的,被称为掌心雷的袖珍版勃朗宁。一时间,他对自己起初的计划有了些许质疑。但是仔细想想,钱善雄的确有着重大嫌疑,就在昨天深夜,青浦码头秘密仓库的守军汇报,一批从欧洲战场运来的武器被盗。难道真的是钱善雄伙同帮派的人做的?

  “钱善雄,当年你出卖我爹,害死了他,然后假惺惺地收留我。现在又准备故技重演,想借金川大佐的手弄死我,你想得美!”邵复中见金川英浩正在思考,急忙打断了他的思绪,伸手便想拿起自己拍在桌上的飞刀。

  金川英浩见状,急忙将邵复中按坐在了沙发上,语气也随之变得冰冷起来:“邵队长,你所说的可要有证据。”

  “证据?”邵复中此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略微思索之后,反问道:“金川大佐,这些货当时是谁负责搬运的?”

  金川英浩不假思索地回道:“是宪兵队菊英元队长负责搬运的,当时在青浦码头卸货,用的是码头上的脚夫。”

  “青浦码头?”邵复中想了想:“既然如此,让菊英队长抓了当时的脚夫,审问下不就知道了?如果我没猜错,一定是索玉龙的手下。”

  金川英浩听到这,眉头微微跳动了一下。因为他昨晚已经连夜审讯了青浦码头的几名脚夫。根据他们的交代,当时的确是索玉龙的手下搬运的货物,而仓库的位置,也只有那些脚夫才知道。

  他望着钱善雄,淡淡地说道:“钱处长,如果说真是索玉龙干的,你可愿意亲手抓他?”

  钱善雄此时老脸上密布汗珠。虽然这批军火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自己的确和索玉龙有烟土药品的交易。如果自己动手抓捕索玉龙,万一让他咬出自己,那自己这条老命也算是活到头了。不过自己如果动手抓捕,来个死无对证,兴许还能保住自己这条命。可如果不是索玉龙做的呢?又该如何洗清他的嫌疑?

  想到这,钱善雄义正言辞地说道:“金川大佐,我愿意带人前去索玉龙的仓库进行搜查,如果真是他干的,我一定亲手抓他,给您一个交代。如果不是,还请金川大佐还我一个清白。”

  金川英浩听罢,微微点头道:“嗯,钱处长说的不错。我们大日本皇军是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朋友的,但对于我们的敌人,也是不会留情的。”

  说罢,金川英浩命令宪兵队协助钱善雄的行动组,立即对索玉龙的三处码头仓库进行搜查。一旦遇到反抗,就地击毙。

  邵复中听到金川英浩的命令,提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万一抓活的,对质之下,自己的话必然会露出破绽。然而钱善雄一旦当场击毙索玉龙,这样一来,必然会引起金川英浩的怀疑。到时即使不给他落个杀人灭口的嫌疑,起码也会让钱善雄这个老家伙今后的日子难过。

  邵复中随着金川英浩,一同跟着钱善雄以及行动处的人向着码头仓库的方向赶去。就在他们的车经过万方茶馆时,邵复中向窗外看了一眼,只见铁柱此时站在茶馆门口,脖子上挂着他卖香烟的箱子,一个劲地大喊着“大前门货到”。

  他明白,看来昨晚李金善和铁柱他们已经得手。邵复中打了一个哈欠,一副慵懒地样子,靠在了车座上打起盹来。

  到了码头仓库,宪兵队菊英队长已经带人将索玉龙的仓库封锁,并且控制了索玉龙在码头上的所有手下。而索玉龙却一个劲地给菊英递着香烟卖乖。

  邵复中下车,看着索玉龙一副奴才相,打心眼里升起了鄙夷。在他的记忆中,当年的索玉龙,在码头上也算是一条硬汉子,却不想,在小日本面前完全是另一副嘴脸。

  此时,索玉龙见自己的大靠山到了,急忙迎了上去。

  他冲着钱善雄一个劲地点头哈腰道:“钱处长,钱处长,您赶紧跟菊英队长说说话,我这可是正经买卖啊!他们这……”

  “正经买卖?”金川英浩走上前,拍着索玉龙魁梧的肩膀:“要是正经买卖,钱处长为什么会带人来搜查呢?”

  索玉龙闻言,脸色立即一变,腰板也立即直了起来。他瞪着钱善雄半晌,用威胁的口吻说道:“钱处长,看来今天你老是非得至兄弟死地了?”

  钱善雄此时故作镇定,侧头看了看金川英浩面无表情的脸,正准备向索玉龙使眼色时,却被邵复中挡在了他与索玉龙的面前。

  “金川大佐,那咱们就开始吧?”邵复中说着,冲华子一摆手。

  华子会意,不等钱善雄反应,便带着自己手下的十来名兄弟冲进了仓库。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索玉龙见到华子带人冲进了仓库,他居然拔出手枪,对着钱善雄准备射击。

  “啪啪……啪……”

  接连三声枪响,钱善雄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缓缓将握着枪的手垂了下来。

  “钱处长,你也太心急了吧?”金川英浩语气怪异,双眼迸射着异样的光芒盯着钱善雄。

  “报告!”

  华子这时端着把德式司登冲锋枪从仓库中跑了出来:“报告金川大佐,钱处长,我们在仓库中搜到了三箱军火,都是自动武器。还有十箱烟土和一些紧俏的西药。”

  华子说着,又将一张货物免检通行证递给了金川英浩:“通行证是在仓库账房身上搜到的,是钱处长亲自签发。”

  钱善雄此刻呲着牙,手中的枪无力地落在了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