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奇怪的抓捕
断梦2019-12-25 11:092,836

  清晨的76号特工总部,一夜未眠的王渝道一手端着杯子,坐在敞亮的办公室中,望着初升的阳光,另一只手轻轻敲打着桌上的一份文件。

  “王处长?”

  邵复中将王渝道办公室的门推开一条缝,探头向里面张望了一眼,见王渝道此刻正在出神,便轻咳了一声,将门推开。

  “王处长,行动计划怎么样了?”邵复中走进办公室,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桌上的一个龙形玉石摆件。

  王渝道听到邵复中的声音,猛然回过神,怔怔地看着邵复中,半晌才语气不悦地说道:“邵队长,你不懂敲门吗?”

  他说着,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漠然的表情上露出冷笑:“邵队长难道呀!居然这么早。”

  邵复中微笑着,起身走到王渝道办公桌前,打了一个哈欠,慵懒地说道:“王处长是年纪大健忘吧?行动计划如果做好了,我也好给下面的兄弟吩咐不是?”

  他说着,玩味地打量了一眼王渝道浓重的黑眼圈,又看了看静静地躺在办公桌上的文件,打趣道:“看来王处长很是敬业啊!年龄大了,得注意身体啊!”

  王渝道盯着面前的邵复中,眸子中闪烁着丝丝冷意。他强压着自己内心的惶恐和被一个毛头小子打趣的怒火。

  此时的王渝道心中明白,自己的老对头钱善雄,已经被邵复中斩断了双臂,并且因此在特高课和梅机关失去了信任。而此时的自己,绝不能和眼前看似纨绔的邵复中为敌,毕竟自己的身份不同钱善雄。一旦被邵复中设计,下场绝不是失去信任那般简单。

  他将手中的杯子轻轻放在桌上,拍着那叠文件,笑道:“邵队长什么时候这么敬业了?计划已经有了,要不,邵队长先看看?”说着,便将文件拿起,递到了邵复中面前。

  邵复中看了眼文件,转身一屁股坐在了王渝道的办公桌上,掏出打火机,一边摆弄一边笑道:“王处长这是让我犯错误啊!这份计划,金川大佐没过目,我看了,万一出点纰漏,我可就惨了。”

  “邵队长,我怎么听着话里有话啊?”王渝道将文件放会桌上,望着邵复中的背影,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心思居然如此灵光。

  他此时不知道该不该将清洗计划的内容告诉邵复中。但是他心中明白,自己所接到的任务,加上自己的行动计划,很可能,也最终将把自己送上飓风队暗杀名单的首位。而自己也因此成为十里洋场最为恶名昭著的那一个人。而他,此时必须将这个烫手的山芋跑出去。而最好的人选,就是眼前的邵复中。

  “邵队长。”王渝道起身,将桌上清洗计划的文件和自己的行动计划拿起,走到邵复中面前:“这是清洗计划,我年纪大了,如此大功,就有劳邵队长了。”

  邵复中听王渝道如此说,心中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他很清楚王渝道此人,有功,他绝不会放过。可是今天,他显然是想把这份功劳拱手让给自己,这并不是王渝道一贯的行事风格。究竟这份清洗计划是什么?他微笑着打量着一改往日争功的王渝道,却对即刻能够到手的清洗计划犹豫不决。

  他明白,自己一旦看了眼前的整个计划内容,自己将要彻底粉碎这个计划。而眼下知道这个计划详细内容的,除了制定计划的金川英浩和山田纪雄之外,也只有王渝道一人。而自己一旦当着王渝道的面翻阅,那自己将成为泄漏计划的首要嫌疑人,身份也将彻底暴露。

  邵复中站起身,将王渝道手中的文件接过,仔细打量了一番文件袋,继而丢在桌上,冷笑道:“王处长,我不求升官发财。金川大佐说的明白,我现在就是你的枪,你老指哪我打哪。”

  他说罢,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行了,我和轩辕小姐约好喝咖啡。既然王处长没吩咐,那我先走了……”

  邵复中话没说完,王渝道的一名手下突然慌慌张张冲进了办公室。准备离开的邵复中,好奇地停下脚步。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王处长,你手下的人都这样?”

  来人此时也顾不上和眼前这位整日花天酒地的公子哥废话,喘着粗气对王渝道说道:“处长,电讯科科长卢嘉荣昨晚被抓了!”

  “卢嘉荣?”王渝道和邵复中几乎同时惊讶地问道。

  来人连连点头,解释道:“据说之前的三次前线作战计划就是他泄的密,他是内奸。”

  王渝道和邵复中彼此相视。两人没想到,深受李主任和山田纪雄信任的卢嘉荣,居然会是内?

  “谁抓的?”王渝道急忙追问。

  “是,是梅机关的人。”来人颤声答道。

  邵复中此时心中疑云丛生。一份清洗计划自己还未到手,而深受日本人信任的叛徒卢嘉荣,却成了内奸。这一切究竟是一个圈套,还是……

  想到这,邵复中再次揣摩起金川英浩昨天的话。难道说在特工总部真的还有自己人?而清洗计划,正是针对像自己这样的人而策划的?可当时前线作战计划泄漏,这件事不是查出是电讯科译电员马思思做的吗?而且当时她也承认了,可今天为什么会变成卢嘉荣?

  “邵队长,这……”王渝道的话没说完,便被匆匆走进办公室的钱善雄打断。

  “王处长,我听说卢嘉荣被抓了?”钱善雄望着王渝道,眼角蔑视地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邵复中。

  王渝道微微点点头,收起了惊慌地面容,说道:“钱处长,消息灵通啊!我和邵队长也是刚刚听说。”

  钱善雄半眯起眼睛,冷笑着盯着王渝道,问道:“不是你?”

  王渝道一脸坦然:“当然不是!”

  邵复中耸耸肩:“更不是我。你们慢慢聊,我去喝咖啡。”说着,他双手插兜,大摇大摆地出了王渝道的办公室。

  到了楼下,邵复中的脚步有些迟疑。此时的他不知道卢嘉荣知道什么?又知道多少?更加不知道一夜的审讯,卢嘉荣招了多少?他突然感觉自己有了一种史无前例的无力感。自己刚刚接到任务,梅机关便抓获了一名自己人。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金川精心设计的阴谋?

  思前想后,邵复中向着停在角落处的汽车走去。他决定,自己此时首先要将这个消息传递给轩辕,然后辨别整个消息的真实性。目前,自己行动没有受到任何限制,说明自己的身份眼下是安全的。

  然而此刻梅机关审讯室中,除了遍体鳞伤的特工总部电讯科科长卢嘉荣之外,还有已经奄奄一息的苏记洋装行老板苏柏。

  金川英浩和山田纪雄两人,坐在审讯室中望着垂危的两人,面色有些疑惑凝重。

  “山田叔叔,卢嘉荣供述的苏柏,可是苏柏并不在富士山的情报名单之上。这一切我感觉有些难以解释,是富士山拿到的名单有所遗漏,还是卢嘉荣……”

  金川英浩面色凝重地盯着刑讯椅上捆绑的两人。经过了一夜的审讯,自己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反而因为两人彼此口中不同的身份,让自己难以判断他们所说之言和自己得到的情报的正确性。

  这时,一名日本兵立正报告,邵复中此时在会议室等候金川英浩。

  山田纪雄闻言,眉头一挑,用日语吩咐了一句,日本兵‘嗨’了一声,便小跑出了审讯室。等他十多分钟后再次回来时,衣着笔挺西服的邵复中便跟在他身后。

  对于审讯室,邵复中曾经总是以各种理由逃避进入。而今天,对于进入审讯室而言,他有着另一种切实的目的性。也许金川英浩的清洗计划,在这里,他将不动声色地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金川大佐。山田课长也在。”邵复中站在审讯室门口,向金川英浩和山田纪雄鞠了一躬。

  “邵队长,来的正好!”山田纪雄急忙冲他招手:“进来看看,这两人你可认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谍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