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亲子视作仇人。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233

  神女峰巅,各种法术波动,扰了这一贯的清冷幽静。

  “我……咳,我是西朝公主,你是哪方修士可能救我母后,你若救得我母后本公主自当重赏!”

  祈绯一个抬步到了跟前,这动作突然吓得他呼吸一滞,祈绯刮了眼慢慢蹲下来,两指覆过来指尖凝着法力。

  一小蹙亮光,足以双方看清对方。

  他有几千年未涉足六界,到不知如今的六界居然生出这般风姿卓越的仙友出来。

  忽然,祈绯一个眼风刮来,眼尾丝丝凛冽。

  “看什么。”

  端辞没骨气的又吞咽了下口水,别开头,艳红的唇在微光里色泽妍丽诱人,他抿了抿唇。

  “看一下又不会死。”

  祈绯的目光未做停留,拂了下衣袖起身,“你母后魂魄受创需要救治。”“你能救?”他扭回头看来,此时,神女峰上的煞气已经除,冷白的月华露出来。

  祈绯负手而立,玉冠束发,身姿挺拔修长,面色矜雅倨傲,棱角鲜明流畅。

  端辞自诩六界第一美男多年,不过此刻却觉得这样夸自己有点言过其实,眼前这人似乎更适合这称谓。

  一个法术打他眉心,他没防备疼的嗷了一声。

  “你……”他伸手指向祈绯,欲言又止,真有点受气小媳妇娇恼样儿,“你,你莫要以为你是修士就可对本公主放肆无力,我西朝有的是奇能异士,小心惹恼了本公主叫你难看!”祈绯侧头不看他,凝着不远处的摘星观,“大妖端辞在哪儿。”

  果然!

  他就知道,这人一定是来找他麻烦的,辛亏今晚一身女装打扮得很隐秘,防备工作做得很好。

  端辞看着别处,理了理发丝不大耐烦。

  “谁,谁是大妖,本公主不认识。”祈绯似乎轻哼了下,不过稍纵即逝,端辞也没听得仔细。

  “大妖,端辞。”祁绯再说一遍,力道加重。

  端辞眸子转了圈,不露痕迹在摸赫连莜的脉,脉象微弱不能再耽搁下去。

  “你,你若救了我母后就告诉你。”“当真?”端辞偷摸笑了下,仰头看他小可怜劲儿,“我以西朝公主殿下名誉起誓,如有违背……一定变成个丑八怪,一辈子嫁不出去。”这个保证,还真是一点诚意没有。

  祈绯凝眸看他,面色差不多也是这么个嫌弃的意味。

  端辞急眼了,“嘿,你到底救不救,是你不愿意救还是没这个能力救,你要是没这个能力我这就……”

  话音未落,一道法力已经打进赫连莜体内。

  他小小的惊讶了下,这么纯净高深的修为绝非一般人。

  可他认识的人不多,而他知道的又没有这号人物,难道是这千年才起的新秀后辈,既是后辈为何对他这么穷追不舍。

  这边,正忙着在救人,摘星观里却乱作一团。

  诡巳强行解开禁制用千年法力来换,什么都没做到跟丧家犬一般回到魔界。

  仙界,神域,妖界派来的人把神女峰都要翻过来都没找到六界重犯——大妖端辞。

  细微的法力波动,便有人带着一身星河赶来,“仙上,只怕这次我们又白跑一趟了,端辞那腿跟兔子似得跑的贼快,人毛都没看到一根。”

  端辞心里正偷乐,不用暴露身份也能救赫连莜,正沾沾自喜,可听这声音忽然一个激灵。

  四方大帝,紫薇?

  这老酒鬼居然出山了,而且居然跟这么个小辈唤,仙上??

  约莫是他也老了,居然出现这种幻听!

  **

  赫连莜的脉象暂时稳定下来无性命之忧。

  祈绯停手,依旧迎风而立,这动作,神态像个严肃刻板的老头真真没劲儿。

  他已经没什么耐心,语调冷煞。

  “大妖在哪儿。”紫薇意味深长的目光端辞脸上,这小狐狸多年未见,除了酿出故酌时差个人拿酒其余时刻一概不露面。

  端辞一个眼风回过去:看什么看,老酒鬼。

  紫薇也回:小狐狸,在跑一个看看。

  一道煞气的眼风刮来,祈绯摩挲着指尖的小圆珠子,“紫薇上神认识‘她’?”

  “怎会,只是有些眼熟罢了。”紫薇回头稍显严肃认真,“听仙上刚刚的话,这位‘姑娘’知道端辞下落?”“我……”端辞琉璃的眸子转动,在赫连莜背后送入一道法力,强劲而刚猛凡人之躯受不住赫连莜原本惨淡的脸色愈发苍白。

  “母后,母后。”见状,他俯身在赫连莜旁边‘垂垂哭泣’,“你,你是哪方修士竟敢害我母后,等我回到西朝禀告父皇定要拿你偿命。”祈绯不动如山,转珠子的动作停下。

  “端辞在哪儿!”轻言细语四个字,却叫人听出凛冽杀意。

  “仙上!”紫薇侧身过来拦住,“仙上莫急,我且看看。”

  紫薇装模作样的蹲下来号脉,脉象混乱但不伤及性命,他睨了眼还在装哭的端辞,“姑娘莫急令堂无碍,只是这神女峰上夜深寒冷容易邪气侵体还是早些离开为妙,姑娘若知端辞下落还请告知。”

  端辞‘抽泣’两下,桃花眼尾湿润这眼尾一翘流转的都是风情。

  “端辞走了,他救下母后就捻法决离开。”

  紫薇起身眉目沉沉与祈绯对视一眼,祈绯未言一个拂袖便从神女峰离开。紫薇转头给他使眼色,然后下一刻跟着离开。

  端辞这才收起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收回法术在号脉确认赫连莜没事才从神女峰离开。

  神女峰事发两天后赫连莜才醒来。

  这千岁殿在宫中,却是他近两年令辟出来的,虽然在皇宫范围却不与皇宫纠葛。

  侍女换了一轮赫连莜神志不清虽有质疑但没作反应,荷华脚步急促的赶来,端辞躺在莲花池边的躺椅上喝酒。

  “殿下,娘娘醒来正急着要见您。”他没回头又酌了口,“是找我还是找月舒。”

  荷华知道失言垂首,“是,月舒公主。”

  端辞坐起来,丢下酒杯直接抓起酒瓶一阵灌,自从月舒过世,赫连莜就把他这儿子当做凶手怎么会找他。

  “殿,殿下。”端辞还是没说话,手臂撑着下颔看了眼满月,自嘲从他唇角晕染,一个响指他就换上月舒最喜欢的艳红长裙出现在殿内。

  婢女还在安抚赫连莜,只听背后细语浅浅,“母后。”赫连莜回头,见到‘月舒’蹙着的眉心散开,“月舒,月舒母后总算见到你了,这月十五为何没来探望母后,可是你父皇不允许。母后做了你最喜欢的桂花糕一直在等你。”赫连莜拉着端辞到床边坐下,心疼爱怜的摸着小脸。

  “我的乖女儿,母后可是日日都在念着你,小舒你似乎又清瘦了些,可是许皇后苛责了你?”端辞拉着赫连莜的手细细摩挲。

  十五那年,月舒十七。

  那一晚遮天闭月,端辞修行期满正要遇飞升劫,三道雷劫落下他的骨骼经脉修为挣扎发生变化,可四道天雷落下时却不在是飞升劫。

  西王母之子帝喾,趁他飞升之际把飞升劫换成天罚万雷诛,如果不是在一旁的月舒替他挨过只怕凶多吉少。

  但他第三次转身凡间的姐姐却因此殒命,万雷诛,神仙都扛不住岂是她一个凡人能经受的。

  西朝长公主月舒,十七芳龄香消玉殒,赫连莜痛失爱女把儿子看做仇人,悲伤殆尽成了疯癫。

  端辞看着身旁胡乱吃着桂花糕的赫连莜,揉唇一笑暖玉般的手指拂过掉乱的头发,“母后慢些吃,还有很多。”

  赫连莜胡乱应了声吃得依旧慌乱着急。

  很多年了,访遍各地名医就是没能治好这疯病,并且赫连莜的心结永远都解不开。

  亲生儿子,终究成为她这一生最厌恶,憎恨的仇人。

  “母后。”

  赫连莜停下动作,温和慈爱的看着他半刻把桂花糕递过来,“小舒也尝尝,你最喜欢吃桂花糕母后都留给你好不好。”端辞笑了笑张嘴咬了点,一边吃一边夸奖,“母后的桂花糕真好吃。不过母后,如今月圆夜过女儿得回去。这西朝万万不能落在他人手里,母后从小就教导女儿,而女儿如今所做也是按照母后教导。母后乖乖住在这儿等下月十五女儿在带着桂花糕来看您。”赫连莜表情一下怔忪,桂花糕掉在地上都没发觉。

  她望着不知哪一处频频点头,“是了是了小舒,这西朝是元家耗费几代心血打下的江山,切莫不能落在别人手里。元端辞那个孽障,畜生妄图抢夺江山,小舒你一定砍下他头颅来见我!”

  他桃花眼里闪过刹那阴鸷,他会妄图抢夺江山……

  身旁的婢女被赫连莜的疯话下到惊呼一声,端辞一个冷眸看去厉声道,“滚出去,别在这儿惊扰母后。”“是,是,公……”端辞捏了个法决,婢女张不开口万分惊恐的跑出大殿。

  “小舒,梓卉怎么了。”

  梓卉是之前在摘星观侍奉她的婢女,年纪轻轻却非常机敏,这么多年一直把赫连莜照顾的很好。

  只是,梓卉已经死在魇魂兽利齿下。

继续阅读:第三章:鬼栈开门迎贵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