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哦哟,战神的腰让人搂了。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446

  端辞从门缝外客栈看了眼,也不知怎么滴,冤家还心有灵犀了,祈绯也透过那门缝在瞧他。

  静谧,聚满冷月华的眸子就这么不动如山的看着。

  像探究,度量,疑惑,审视怎么看怎么感觉不对,端辞后脖颈一阵凉意悻悻的收回目光。

  荷华在一旁听得来劲儿了,“那另外那位白衣公子呢。”

  “豁,什么白衣公子。白衣卿相,祈绯上君你们都没听过还是修仙者丢不丢脸。”

  端辞回味这几个字。

  白衣卿相,祈绯!

  “祈绯是凡人得到成仙?”

  “岂止是凡人,祈绯上君是……”星雀突然停住。

  端辞忽然双眉一蹙莫名其妙一个转身,他赶忙掏出故酌猛灌几口,眉心那蹙艳红的火形印记才消退。

  除了他感觉到酆都内传来的异动,屋里的祈绯和绯赫也注意到了。

  端辞回头之际祈绯已经在门边,深邃异样的目光在看他。

  绯赫收起吊儿郎当把折扇一收,“等不到丑时一刻,我们现在就进去。”

  祈绯落眸,冷白细长干净的手指替星雀抹去唇边的污脏。

  字字都是温柔,“把月御唤来。”

  星雀乖巧的噢了声,捻着法决,半刻功夫鬼栈门前就有一辆华贵的马车。

  端辞心里一个咯噔。

  前帝和帝君座驾月御。

  帝和是何许人也,三皇五帝之血脉,在九重天地位高于天帝青华,上一代战神,也曾做过代理帝师,更别提手持若木斩杀过帝师。

  但如今是前帝师时曦的丈夫,也就是端辞的师丈。

  这月御居然在祈绯手里,所以现在九重天的战神就是他,而且他就是法力高深精纯强大修行直逼帝和的——下一任帝君!端辞好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些年喝酒把脑子喝糊涂了。

  谁不好招惹,偏偏招惹了祈绯!

  这关系往近了说,祈绯跟帝和是同辈也就是他小师叔,按远了说一个叛出九重天六界的叛徒,一个九重天杀伐决断的战神,师从上古大神黎,绝对是那种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特别遵循法度的人。

  他要是暴露身份,说不定下一秒就被发灭。

  “殿下,殿下。”

  荷华的声音把他拉回残酷的现实,望着眼前的月御背脊一阵阵发凉。

  月御什么车,不需转界门想去哪儿就去那儿,但有一个要求必须由灵界的灵者来驾车。

  灵界者,修的就是各种无视空间法则,各种禁制法术,两个六阶灵者就能困住一个上仙。

  一个资历好的上仙,也得修个几千年。更别提眼前这孩童能驾驭月御,这得是八阶或以上的灵者的吧。

  祈绯负手而立,垂眸看来眸色依旧淡漠,却似乎有点零星笑意。

  “西朝公主似乎知道月御。”

  “我听……端辞提过。”

  “如此,端辞对你倒是知无不言。”

  端辞拨了拨耳发,挽唇浅笑,“上仙莫不是不知道,大妖端辞是我西朝太子殿下,如此算来我还是他姐姐。”

  “你是大妖的姐姐。”星雀长着大嘴表示很惊讶!

  “我就是一凡人,端辞在外做的什么事我都不知晓,别把我跟他混为一谈。”

  荷华瞄了眼端辞,这人还带跟自己撇清关系,殿下果然是好戏子。

  荷华搀着他上马车,这月御无需任何动物,也没有轮子全凭驾车灵者操控,但月御有灵也不知是不是感受他体内的东西,所以端辞上车时摇晃了几下。

  他刚站上去还未站稳摇晃两下,下意识去拉祈绯垂下的胳膊,祈绯似有意扶他刚刚抬手很不巧的避开。

  所以,他就非常顺手的抱住祈绯的腰。

  这就……很尴尬了啊。

  战神祈绯的腰,第一次让人给搂了,还是个叛出者且是个男人!祈绯眸色一凛,法术落下烫得端辞急忙收手。他拉开距离,侧头翘着眼尾刮了下识趣的钻进里面。

  荷华后面上来,不敢看祈绯的脸随端辞躲进去。

  祈绯沉默好一阵,薄唇抿了又抿这才捏了个净身诀。

  “去酆都。”

  “是,上君。”

  端辞:???

  什么意思嫌他脏不成,他这么爱干净在西朝一日要沐浴几次!

  绯赫憋着笑见端辞脸色不好与他解释道,“这六界,哪个仙子神女不想搂祈绯的腰,这下可好让‘公主’你捷足先登。他这是心里有气,跟自己较劲。”

  端辞扭头不看外面,“矫情。”

  整个西朝不知多少男女等着他多看一眼,难得‘投怀送抱’一次还让人嫌弃。

  月御破虚空,自由的穿行在虚空,看似一眨眼就进到酆都其实穿越了好几千个位面。

  月御停在酆都上空,下面就是酆都城黑色障雾覆盖一切,不见任何阴兵巡逻,也探不到半点法力波动宛如一个死城。

  绯赫探头出来看了眼,“这酆都罩着结界,看这法术不像阎王手笔。”

  祈绯也探了下,“是十殿阎罗。”

  “十殿一起出手?”

  祈绯拧着眉峰,侧身,衣袂飘飘风姿超然。

  “上古禁法,不是结界是禁制,是要困住什么东西。”

  绯赫瞬间联想到九幽禁制下的那个人。

  “是他!”

  祈绯往前一步,“别打破这禁制 ,穿进去。”

  “是上君。”星雀在祈绯面前乖得不行,说东不敢往西。好一个听话的小尾巴根。

  荷华是凡人,在这月御里无任何不适,端辞有些担心等会儿离开月御荷华要怎么办,这邪念气息这么强下去荷华撑不了一刻,时曦伞不能用,故酌也无济于事。

  祈绯不知什么时候进来,捏了个法决过来荷华就晕过去。

  “你!”端辞挑眉,非常不爽!

  “这酆都不适合他留,星雀会送他回鬼栈。”端辞抿抿唇,沉吟片刻也捏了个法决保护荷华,然后才傲娇又别扭的说了个谢谢。

  下车的只有三人,端辞,祈绯,绯赫。星雀依然听话载着荷华直接离开。

  “西朝公主凡人身躯竟然遭受得住这瘴气,看来端辞很是照顾你。”

  端辞懒得搭理他,多说多错还是少说为妙,虽然‘月舒’这个身份很好用,可这是酆都的随便让阎王翻一翻生死簿就知道是假的。

  “话说,西朝公主你来酆都做什么,端辞也太不厚道他自己不来让一个凡人来,可是来寻什么东西的。”

  端辞眸子一转,特别真诚的看向绯赫。

  “上仙,这酆都城有什么是端辞想要的还请告知,若是可以我一定替他拿回去。”

  绯赫轻笑,“公主可真是聪明伶俐。”

  “上仙过誉。”

  祈绯没理会他们俩的嘴上斗劲儿,用灵识探查一番,整个酆都成空空如也,连镇守的十殿阎罗不知去向。

  “如何?”

  祈绯摇摇头,“直接去九幽。”

  端辞没说话紧跟在后面,还没走出一段距离,就听黑色障雾中一声嘶吼,声音扩散出去又至四面八方而来。

  这难闻的气息,是前几日出现在神女峰的尸鬼,当然除了尸鬼还有别的。

  祈绯侧目看了端辞一眼,端辞很上道佯装有些惊惧的模样往他身后躲,祈绯也没都说身形依旧挺拔,虚空一抓银尘色长剑在手。

  见此剑,端辞终于确认他身上。

  他就是三皇血脉之一的人皇,秘境里白启国诞生,自降生之初就可判定三皇转世,然后三皇需经历六道轮回方可修行得到直接飞升成皇。

  祈绯手中这把避日,与帝和手中那把遮天相辅相成,都是由黎亲自炼化。

  绯赫撑开折扇往前一踏,一阵法力横扫。

  “诛!”

  障雾散开而后卷土重来,这次除了尸鬼还有魇魂兽,疟鬼已经统统魔化。

  一场屠杀在所难免,祈绯离开前留下一句话。

  “站着别动。”

  端辞‘乖乖’点头,可祈绯前脚离开他后脚就跑,跑的方向是左侧没使用上邪也没有法术就用灵活身形左躲右逼,出了这个圈子马上拿出时曦伞。

  时曦伞一撑,六界没人能在寻找到他踪迹。

  祈绯和绯赫是来公干,他又不公干,而且离九幽越近他身体里的东西越不安分,受九幽影响一直控制不了显出真身。

  “慌慌张张去哪儿,大妖端辞。”

  一道箭矢从障雾而来,端辞没躲一折扇把箭矢打断,“死缠烂打,又是你诡巳。你怎么这么像我养的狗,在哪儿都能闻到本殿下的味。”

  这看似一句玩笑话,其实端辞也很纳闷,时曦伞下还能认出来这不正常。

  “少废话,留下时曦伞,作为交换我不暴露你身份,你要去九幽寻的可是地棺端辞?”

  地棺是何物。

  万年前,帝师掌控六界和天地,维系天脉地脉,是天地之师尊为帝师。

  六界中无人不跪拜帝师,但帝师三千年会转世一次归来,归来时就在地棺中。地棺乃混沌之初开天辟地生出神树若木的石头,里面有若木树根是最好的镇邪之物。

  后来,帝师生了心魔导致万年前那场浩劫。

  帝释天是浩劫诱因的罪魁祸首,在后来浩劫平定帝释天被练手镇压,各种上古禁法,加上地棺,十殿阎罗,地皇照看着九幽,而五界每一千年会去加固禁法,这样一阵压快一万年。

  端辞撑开折扇,桃花眼冷煞聚满。

  “诡巳,你还知道我跟地棺的关系,这消息从何处听来。”

  诡巳哈哈大笑没理他直接持剑冲来,端辞不动如山待他逼近一个侧身,折扇在诡巳手臂留下一道血痕。

  “我知你是如何认出来,神女峰上那道箭矢。”

继续阅读:第六章:大妖真正法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