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大妖真正法相。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575

  诡巳的那枚箭矢是灵气聚集,在尝过端辞的血味诡巳自然很容易辨认出来他来。

  所以,这六界除了去帝师,能够在时曦伞下认出他的多了一个诡巳。

  诡巳站定瞥了眼手背,戾着眉眼冷笑,“只以为大妖端辞修为高深莫测,没想到你这脑子也是挺好使的。难怪转世四千年除了帝师没人知晓你在哪儿,帝师传给你的法器这般厉害,叫本王怎么不觊觎。”

  “端辞,本王所求就一把时曦伞,只要你给我,你要的东西就是在神域本王也给你拿来。”

  “想与我做交易也不是不可以,诡巳你若能把你八辈祖宗的棺材板完好无损的给我弄来,这时曦伞——给你便是。”说完,他低声笑起来。

  似珠落玉盘,像雨珠砸伞,如清泉敲竹,更恰那和风细雨绵绵缠绕在耳际。

  “你!”

  诡巳磨了魔后槽牙,“妖畜就是妖畜冥顽不灵,难怪天帝青华亲自下令通缉,你这般不识抬举就算历劫转世归来九重天也不会接纳你!”

  端辞皱了皱眉,“呵,好一个妖畜。诡巳你一魔界兵马统帅,却一而再再而三对我一小小凡人用这卑鄙下流令人不耻的是手段。说来,神女峰上你召来魇魂兽,疟鬼杀我西朝百姓,伤我母后魂魄这笔账我还没来得及跟你算!”

  “你既这般不知进退,非逼我出手就莫怪我不顾与千欢的情谊,宰了你这兵马统帅!”

  诡巳长剑一挥,似有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放肆,魔尊名讳岂容你直呼,不识抬举的妖畜看我不捏碎你灵识!”

  诡巳挑剑逼来,要说上次交手还有留情,现下可是没半分留情。刁钻狠辣,剑剑都想要取端辞性命。

  端辞持伞拉开距离,殷红的唇逐渐弯曲。

  一股强横的灵力从他脚下炸开,精纯强大震得艳红的衣衫猎猎作响。

  淡弱的华光散去,变身诀下是大妖端辞原本法相。先露出来的是眉间中心似朱砂点的火焰花钿。

  诡巳眸色一沉,虽有料到也小小的惊讶了下,“你这眉心!果然是朱雀逆族,原来你这叛出六界的血脉是骨子里带的。万年前那场大战,朱雀一族被屠怎留下你这么个祸害!”

  “闭嘴。”

  两字低语,端辞从那方结界出来。

  叮铃铃——

  叮铃铃——

  他每往前迈一步就会有铃铛作响。

  黑色的时曦伞下有一枚红色铃铛,绿莹莹的萤火虫从伞面往外飞,成群结队把他脚下的黑暗驱散照亮。

  诡异后退几步,眉间惊愕没隐藏,“这,这是荧惑守心?”

  端辞不语,细白修长的骨指卷着绸缎般的长发,眉目间慵懒桀骜,借着萤火虫的幽光诡巳方把端辞看清。

  他肤若白玉,骨相极美美到发艳,一拢眉峰戾着,悠长的桃花眼微敛,细长的眼尾染了这酆都夜里的煞气,烟灰的眸子里蕴着萤火虫的翠绿浇灭了眼底桃花,鼻若悬胆,唇薄如脂。

  如真正降世的神子雍容华丽,本是男儿身却偏偏美得雌雄莫辩矜贵得不容亵渎侵犯。

  六界之大,不乏艳美妖姬,华贵神女却真真抵不过这叛出六界的大妖。

  那殷红的朱唇微启,引带出的笑容可令六界山河失色。

  “你,你……”

  诡巳又连连退了好几步直到退无可退,才惊觉不知几时四周已经设下结界。

  “怎的,怕了?”

  他下巴微扬,眼底融了些厌世的冷漠,和恣意的矜贵凉薄,“不远处祈绯,绯赫两位大佬在,避免我气息被探寻到方才立下结界。诡巳,想要破这结界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我死,要么我解,否则……”

  他敛眸又是一阵婉约动人的轻笑,但下一刻抬眼之际只有浓烈的杀伐之意。

  三招,短短三招,诡巳咚的一声倒地。

  他的长剑已经折断,全身上下都是血没一点好肉。

  端辞漫步过来,红色的靴子踩在蔓延过来的血上,垂下的眸子凛冽阴沉,“我的真身你看过了,为此经历六道轮回——一点不吃亏。”

  “端辞!”

  诡巳握紧拳头怒吼一声,他此刻有多愤怒心里就有多不甘。

  “诡巳,你应该知道我与千欢是旧交。你魔界魔尊有一手自创法术‘亡灵六道杀’这滋味你可尝过?”

  “你,你敢,你敢!”

  端辞蹲下来,桃花眼里带着矜冷的娇媚和三分煞气。

  “那便试试,魔界兵马统帅。”

  他细长冷白的手靠过来,点着诡巳的眉心轻言细语,“亡灵六道杀,斩!”

  一阵灼热滚烫的气息从他指尖聚集蔓延,然后形成一个红色的光圈聚满以后成圆柱形光速冲击出去。

  魔界遭遇内战改朝换代,魔尊千欢凭着一手自创法术斩杀无数叛逆方才重登王位。

  六界,能使出亡灵六道杀的只有千欢一人,但这法术却传给了端辞。

  端辞静默片刻低眉一笑,起身朝不远处看去。

  “灼枭,躲得很及时。”

  不远处,灼枭捞着半条命的诡巳正凝眸瞧他。

  萤火虫环绕着端辞,把他衬得邪魅妖异。

  “荧惑守心,时曦伞,你是……大妖端辞。”

  “好说,元帅枭王。”

  灼枭瞥了眼臂弯里的诡巳,始末已经猜到七七八八,“本王承你一个情,还请大妖绕过我这不成器的弟弟。”

  “千欢叫你来的?”

  灼枭愣了下,俊朗的面孔周身散着刚毅的逼人霸气,“魔尊在闭关不知晓此事,若不是大妖一击亡灵六道杀我也不会出手。诡巳年轻,急功近利,神女峰的事我也知道正待他返回重罚,想不到他辗转来了酆都。”

  端辞轻轻一嗤,“咦,枭王真是不懂人情世故。你没看出来,我就是要趁他年轻修为不够高才要斩草除根,否则等日后修得枭王这般。”他挽唇,这妖媚的一眼盯的人极其不自在,“那我就,杀不了了。”

  “这个情,大妖不卖?”灼枭捞紧诡巳,一手已捏成拳头。

  端辞玩儿萤火虫慵懒恣意,“你看我像是喜欢卖人情的吗?不若这般,我捏碎诡巳灵识,当然我会轻轻的留给他重新修炼的机会你带着他狗命离开。否则,我就多劳累一会儿,把你们俩灵识一起捏碎,在等我哪日空了一并带去魔界扔给千欢,如何?”

  灼枭一声冷哼,“好一个咄咄逼人的大妖。”

  端辞垂手,又是俏皮的一个眨眼,“好说,我这人最喜欢斤斤计较,别人捅我一刀我必还两刀。噢,千欢特别熟悉我脾性哪日空了你问问他。”

  灼枭刚毅的气息猛的下沉,“好,那就凭本事说话。”

  话音刚落,几尺外的端辞已经不在,下一刻已经在灼枭背后。

  “你刚刚说什么?”

  两道法力强势对撞,这结界顷刻化为粉末。

  时曦伞在开,叮铃铃——

  五招以后,端辞诡异的出现在灼枭背后,“神灭斩!”

  “雷亟!”

  巨大的暴雷在酆都上空聚集,顷刻间千万个雷劫开始下坠。

  这方地势里已经不见端辞,灼枭喘着大气,看了眼只有一层皮还黏着的右手臂,只差分毫,分毫的距离他今天就败在端辞手里。

  刚进酆都的祈绯和绯赫已经清理干净魔物,两人同时感受到灼枭的气息,和细微魔尊千欢的法术波动。

  这头,灼枭前脚刚离开,两人后脚就到。

  绯赫捏紧扇把,“千欢了酆都了?”

  祈绯环视一圈没下定论,“你先去九幽,我去找‘她’。”

  绯赫不明所以一笑,法决一捏走了。

  其实端辞离得不远,再次化身女装躲到附近巷道的角落里,他蜷缩在角落抱着头惊惧不安。

  王母掌管九重天刑法,被镇压后权利移交帝喾。

  雷亟的痛他尝过,飞升时只一道雷亟就伤了他灵识,而后他亲眼看见月舒替他挨了余下的九道雷亟灰飞湮灭。

  那时他还年幼,修为不高没有反抗的能力,虽然如今的他长大强横到可以横扫六界,可这雷劫他丁点不敢在挨,更是丁点不敢去回想。

  西朝时,每到落雷天他就龟缩在千岁殿,藏在被子里身边让荷华与游龙护卫,而遇到雷霆风暴的天他会像个年幼孩童被惊雷吓哭。

  他声名在外,驰骋六界,唯独这小小的雷是梦魇,躲不掉忘不了。

  “你在这儿做什么。”

  端辞仰头,身体都成筛子,上下牙口都在打颤。

  祈绯立在障雾中,一袭白衣似劈开重重障雾里清华的冷月。

  “救,救我。”

  他带着很大的冲击力撞来,撞在冷香缠绕的怀里。

  祈绯脸色一沉,捏着他胳膊要推,急切的哭腔传来,“我告诉你端辞在哪儿,别推我。”

  “在哪儿。”

  他的身体真的在瑟瑟发抖,要说一个‘女人’来酆都见识各种诡异惊惧害怕理所当然。

  但祈绯一直觉得‘她’不简单。

  大妖端辞的姐姐绝非什么善男信女。

  “在哪儿!”

  从话音来听祈绯没什么耐心,于是捏着胳膊直接甩开。端辞耍赖似的蹲下,揪着他长袍。

  “他,刚刚给了我这个就离开。”

  端辞拿出时曦伞,白色的伞面就在他脚边。

  果然是他来了,刚刚祈绯发现地面上有几只死掉的萤火虫,有萤火虫不奇怪。可这是酆都,障雾重重绝不可能。

  因为只有一个原因,时曦伞的荧惑守心。

  祈绯眸色在深几分,抿着唇隐晦深沉的盯着端辞发心,半刻才拿起时曦伞,刚要碰伞把一道法力把他弹开。

  时曦伞认主,能拿的除了时曦本人便是端辞。

  灼枭的雷亟已经散去,酆都恢复宁静障雾重新聚拢。

  祈绯看着指尖片刻,忽然虚空一抓蔽日在手一剑劈过去。

  咔嚓。

  锋利的剑刃砍在上邪上。

  祈绯戾着眉峰,墨玉的眸子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和少许凛冽的煞气。

  “端辞,果然是你!”

继续阅读:第七章:西朝被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