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西朝被屠。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419

  雷亟过去,前一刻吓成狗的端辞这会儿就恢复意气风发。

  “好说,祈绯上君。按理说,我还得叫你一声小师叔,不知道小师叔翻天覆地的找我可是要指教一下我的法术修为?”

  祈绯收剑逼来,他们俩掌心对撞分开,端辞那及腰的散发末端从他好看的指尖一扫而过。

  祈绯负手而立,藏在背后的手捏成坚硬的拳头,脸色是从未见过的冷辣肃然。

  “跟我回九重天,我保你在历两世天劫必然重回仙界。”

  “呵——”

  “抱歉,本殿下不稀罕,就是不稀罕才叛出九重天。”

  两人位置对调,端辞拎着伞轻叹一声,“时曦伞啊时曦伞,护我的是你,暴露我身份的也是你,你叫我怎么说你好。”

  他侧头看来,桃花眼俏丽邪魅,“小师叔,我还有事恕不奉陪。待哪日你不捉我回九重天,我请你喝故酌。此酒可是只与故人对酌。”

  祈绯眸色幽深,指尖凝着法力。

  “九弥牢!”

  端辞:……

  这下把自己玩儿脱了,祈绯上君的九弥牢可是参照上古禁法自创,除了灵者还真没人能离开。

  端辞焉了一刻,马上就虚弱倒地。

  可怜巴巴的瞅着祈绯,“小师叔救我,刚刚遇到魔尊那个卑鄙挨千刀的千欢,直接怼我一记亡灵六道杀伤了我灵识。小师叔,求你看在我师父和师丈份上救救我,这亡灵六道杀把我肚子戳出一个洞来。”

  祈绯站了好一会儿,蹙着的眉头不知几时蹙得更深。

  端辞在九弥牢里独角戏好一阵祈绯才抬步过来,收了九弥牢握着他细白的手腕正要查探。

  无数的萤火虫朝他飞来,端辞就顺势趁着这功夫脚底抹油,溜了。

  荧惑守心对着把他牵绊了好一阵,没攻击力就缠着他,等端辞到了安全地方才把荧惑守心叫回来。

  小狐狸端辞,是出了名的诡计多端。

  端辞逃脱了心里正高兴要喝上两口故酌小快乐一番,可酒壶到嘴边突然停下。

  他心神一怔,吐了口血。

  西朝所有禁制链接着神识,结界被破神识受创,西朝有难!

  他现在什么都顾不了,直接在酆都接近九幽边缘不得不心有不甘的回到鬼栈。

  “嗳?西朝公主你怎么回来的,上君和绯赫仙上呢。”星雀在啃荷华帮他烤的红薯,正吃得津津有味呢。

  “殿下。”荷华跑来,担忧的把他打量一番。

  端辞什么都没说,抓着他手臂点了莲花灯就启法阵,可是好半晌游龙那边未有响应。

  星雀下地慢悠悠的过来,“西朝公主你们要走啊,上君同绯赫上神呢?”

  端辞未作答,一直在等西朝那边游龙与他同时启阵。

  可是,半晌未有回应。

  “怎,怎么了殿下。”

  端辞绷着脸皮,摇曳的烛火中他的轮廓迷糊不清。

  穿界术失灵不可能,但游龙未做反应只有一个原因,西朝出事了,出了很大的事。

  “退远点。”

  荷华往后退开,端辞捏着法决在鬼栈外直接开了转界门,然后抓着荷华闪身就进去。

  星雀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西朝公主原来法力这么高强!”

  五界来探查的人已经聚拢在九幽。

  忽然的,端辞的法力波动所有人都感受到的。

  马上的,众人开始议论纷纷,不乏就以当前情况猜测就胡言乱语者。

  “果然,果然帝释天跑出去与大妖有关,是他放跑了帝释天。叛出九重天的端辞跟帝释天同流合污要涂炭六界!”

  “留不得,大妖端辞留不得,管他是不是帝师徒弟应该法灭!”

  “对,法灭,一定要法灭!”

  这些吆五喝六的声音端辞已经听不见,他此刻已经回到西朝,从穿界门出来时看见的是西朝国都,皇宫,大街小巷淹没在一片火海和满地尸首。

  在他离开去酆都的这几日,整个西朝被屠!

  荷华吓傻了,双腿一软倒地跪下,“殿,殿下,西朝这是怎么了。”

  好一阵,端辞才咽了口口水猛的转头看向皇宫。

  “父皇,母后!”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西朝大军被杀尽杀绝,皇宫里血色弥漫,到处都是重叠的侍卫,宫女的尸体。西朝里养着的修士也是摆满了皇宫每一个角落。

  两人赶到千岁殿,如预想的那般,千岁殿剩下的只有断壁残垣,而桦阁已经倒塌难怪游龙不能启阵。唯一所幸的是,端辞没发现赫连莜和游龙的气息,而在重重叠叠的尸体中也没找到西朝陛下元术的尸体。

  “你,你,你这个扫把星妖异还敢回来!”

  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在端辞后背,他缓缓转身眼中,脸上只有一片悲戚。

  王氏抱着元睿幼小的尸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元端辞你这个天煞孤星的狗屁命格,你这混账王八蛋害人精,不仅害死了月舒,现在还克死整个西朝。我儿才十一岁才十一岁啊元端辞。要不是陛下执意留你,整个西朝有谁喜欢你愿意看见你。像你这种害人精就应该死在雷劫里,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那个人不是你是月舒。”

  荷华找了圈跑了,“殿下,没找到皇后娘娘和陛下,游龙也不再他们……”他被哭声打断,好半晌才认出来。

  “庆,庆王妃?”

  荷华跑来,看着小世子元睿的尸体也不知该说点什么。

  “庆,庆王妃您,您让我瞧一眼世子。”

  王氏哭得昏天地暗,悲伤殆尽。她恨毒了端辞,不仅是她所有往死的西朝皇族,百姓是都恨毒了他。

  因为敌兵来犯时,口口声声要杀的就是元端辞。

  可是,这些人很迷茫,西朝殿下元端辞在十五那年就因为飞升历劫不成功死了,前皇后赫连莜和西朝陛下只留下一个长公主还活着。

  端辞因为月舒的死内疚自责,这十多年一直以扮作月舒的身份的活着,只有皇族几个少许人知道长公主就是他。

  西朝众人皆知,皇宫里有位能文能武,人在西朝便可指点江山保西朝无虞的长公主,他就像是西朝的保护神一直护西朝太平盛世。

  周边邻国屡次来犯都叫西朝的士兵驱逐回去,而各国上门提亲的皇子也被西朝陛下果断拒绝。

  西朝百姓把‘月舒’公主当做西朝的降世神女,保护神。

  荷华检查一番,小世子元睿已经回天乏术。他红着眼回头,无奈的叫了声,“殿下。”

  端辞神识受创,心神被刺激后退半步又吐一口血。

  “伯母,是谁屠戮西朝。”

  这一声伯母叫的王氏停止痛哭,她扭头看去咬着唇连连摇头,忽的拾起地上的短剑刺过去。

  他能躲,但没有躲,反而捏着她双肩泣然愤怒。

  “是谁屠戮西朝!”

  王氏没有回答,拔出短剑又刺一剑,“你这个祸害,我要你替我儿,替整个西朝偿命!”

  “殿下,殿下。”

  荷华扑过来撞开王氏,“殿下,殿下您怎么样。”

  王氏还是这般执迷,被撞得头破血量依旧要杀端辞。

  荷华只能用法决困住王氏,手忙角落想要把端辞扶去宫殿。可是端辞却拨开他的手,转身朝王氏走去。

  王氏现在已成疯癫状态什么都答不上来,所以他必须亲自看她的记忆。

  荷华的叫声就在耳边,可端辞眼前的看到的却是西朝被屠画面,敌军兵马中迎风而立的战旗,兵甲上的图腾。

  是西朝旁边屡屡进犯的诸衡国。

  那战旗上翱翔的雄鹰图腾,让他联想到万年前南古天被屠的眷族。

  由西王母帝喾母子领头,五界联手,数万的朱雀族民,他的姐姐朱雀族公主为保眷族力战五界死在王母天罚下。

  而他朱雀族殿下,如果不是族人拼死保护逃不出万仙大阵。可是即使逃出,他们还是被赶尽杀绝。

  他重伤在身,灵识被重创后来被一个……

  “荷华!”

  “殿,殿下,我在。”

  “带伯母离开,我父皇母后与游龙未死,西朝被屠我能信任的只有你。荷华,请你务必把他们找回来。”

  “殿下你呢。”荷华紧紧拉着他衣袖似有预感。

  被血腥弥漫的微风里,端辞瞧着天界某一处笑了笑,“我有身为西朝殿下该做的事,上邪给你,它会护你们安全。等我报了这血海深仇就来找你。”

  “殿下,殿下。”

  荷华同疯癫的王氏被困在结界,让他直接用转界门送离。

  身为西朝殿下一日就得保西朝一日,西朝被屠由他引起,虽不知道真相但并不影响他此刻胸腔里翻滚肃杀之意。

  灭国之仇,必然由灭国之灾来偿还!

  端辞发狠了,对着天空一个跪拜之礼,他希望时曦不要来阻拦他。

  他起身之际摸过被血浸湿的腹部,深吸一口在结手印。

  上古禁法,令人深恶痛绝的邪恶禁法,他修为很高但上古禁法不一般需要结印和吟唱加持。

  “万古恒存之万物,将生化死,将万化一,将有化无,飘流於世间的灵魂,游走於人界的亡者,一切有形之物皆归本初。”

  他的低吟在西朝国上方回荡,随着结印的加快和他高深的修为。

  忽的睁眼,桃花眼一片冷煞。

  “亡灵大军何在!”

  “众将在此。”

  端辞笑了下,下一秒笑容沉寂成了邪佞冷煞的鬼魅。

  “转界门。”

  一扇巨大,古老的大门打开。

  端辞往前,西朝的亡灵大军随他一道进入转界门。

继续阅读:第八章:祁绯说:六界动他不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