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口气比脚气还大。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269

  端辞凝眸瞧着,勾人的桃花眼绪暗潮涌动。

  “好一个万死不辞。”他轻拍手掌似有赞赏之意。

  他身体前倾,手肘支着矮几慵懒万分。

  “鸿风你肯定知道西朝整个被屠有多凄惨可怜,我依稀记得有一门上古禁法,用同等数量的人可以转借复生。鸿蒙乃第一大派人多势众,一定人数够齐可以帮我西朝子民转身归来。”

  此话一出,鸿风脸当即一怔心若死灰。

  “对了,不用你去召集弟子,我来时已经把你鸿蒙派所有弟子拘在一起。我这也歇够了,是时候半点正事。”

  “殿下,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小的还有刚出生未满周岁的孩子,如此年幼若没了……”

  “那又如何!”

  他忽的变脸,一掌劈碎茶几。

  那工笔描摹细腻精致的眉目间,火焰花钿似乎要燃了起来。

  “你答应帝喾成为幕后黑手屠我西朝时可有想过那些还在襁褓中的孩子,上到耄耋之年的老人,下到嗷嗷待哺的幼子,你鸿风,诸衡国的铁蹄可有想过!你们要的不过是我一人,为何伤害无辜众人血洗我一国!他们何其无辜,何其不甘怨恨。”

  叮铃铃——叮铃铃——

  他撑伞下来,眸中是蓄满的杀意。

  “鸿风,就算用你整个鸿蒙派去陪葬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他单手掐过去,拔出鸿风灵识,打了个响指从虚空引来的业火淬炼着灵识。

  “当年,你鸿蒙派的无相可是这般烧我长姐灵识,朱雀族最贵无比的公主被你鸿蒙一界凡人百般折辱,若不是我师父灭了鸿蒙我长姐——”

  他忽然深吸一口后退两步,去了一趟九幽被戾气侵蚀,体内的东西不安躁动还影响着他。

  他在后退一步,结印启阵。

  “潜藏在地狱深渊的不死亡灵,我以心头热血召唤献上绝望的祭祀,完成与我的交换。亡灵归界!”

  九幽地狱下的恶灵发出无尽的哀嚎,它们给予了端辞回应,用邪恶的方式拿鸿蒙一派的人去换取西朝百姓的重生。

  被结界保护起来的西朝亡民随着祭祀阵法在一点点苏醒。

  天空在嗡鸣。

  瑶台境上空,数扇转界门同时开启。

  其中一扇出来的正是现在掌管九重天掌管刑法的帝喾。

  帝喾穿着那身最钟爱的金色长袍,白玉束冠,样貌俊美绝伦,有一双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特别傲慢自负盛气凌人。

  他手里那把长剑,剑身干净,剑柄处镶着几颗宝石华贵非凡,那是帝喾父亲的佩剑轩岿。

  端辞侧身,傲视回望。

  “你果然来了,帝喾。”

  “本座执掌刑法你触犯刑法本座岂可不来。端辞你叛出六界甘愿放弃仙位轮为妖道,而今在人间大肆屠杀还不尊法度召唤邪恶的上古禁法,像你这样的叛逆应该拘往极寒冰狱受灵识撕裂之苦!”

  “恶人先告状,你可真是条了不得的恶狗惯会咬人!”

  帝喾没恼怒是真,可一声轻嗤眼中是翻腾的杀意。时机难得,他要不趁今日踩着端辞痛脚的机会给予致命一击,让他翻过身来就后患无穷。

  “大妖端辞从我九重天叛出,今日理应由我仙界清理门户,若众仙家愿意合力法灭这孽障本座感激不尽。”

  帝喾的话引来其余四界不少人附和。

  不说端辞是不是引来众怒,就是他身上的几件宝贝也足以令人趋之若鹜。

  有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端辞轻轻一笑,撑着时曦伞来了虚空。

  “我端辞何德何能让六界齐心协力来对付我,本殿下这些年也闲得手痒,单挑六界这种壮举试一试又何妨!”

  话音一落,齐齐环绕的众人亮出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镗棍铄棒,拐子流星真是应有尽有。

  端辞点点头,笑道,“豁,还挺齐全。”

  “少废话端辞,你这孽障万年前就应随着朱雀一族被诛灭,若不是帝师一意孤行保你哪儿轮到你今日到处为非作歹。”

  端辞慵懒的点头,“说的好,擒贼先擒王。帝喾你当年同王母领头屠我朱雀一族,这笔账搁置万年我也该找你讨回。”

  语毕,他收起时曦伞,瞬发到帝喾面前一个投机的刺杀,割破帝喾的长袍。但是,他未跟帝喾纠缠,像一道影子穿梭在人群里。

  “风漩,绞杀。”

  “咒缚。”

  “火殺,破!”

  端辞利用速度优势占得先机,天罚在他手中宛如神兵利器,上一刻还在做兵器抵挡,下一刻就消失从远距离拉近法术相对,可忽然的下一秒天罚又出现快速简单的捅穿一个人。

  即便如此他占据上风,帝喾也是不慌不忙的退出来。

  端辞怕雷,这事其实帝喾不知道,不过有高人指教他占了个便宜。不过却是意想不到,大妖端辞多意气风发却怕一个小小的雷。

  帝喾退出以端辞形成的一个中心点,结印那刻虚空乌云阵阵雷霆滚滚。

  “天罚,雷亟。”

  咔嚓。

  闪电落下就打在端辞脚边。

  他刚想要退出,雷龙从乌云里盘踞而出。他上当了,中了帝喾暗算被简单咒缚缚住。

  “六翼雷柱。”

  六道带着雷电的柱子落下,盘踞在云层的雷龙俯冲而来,立在柱子上巨大的身躯形成一个圆。

  端辞当即动弹不得,因为恐惧身体一直在发抖。

  雷亟,又是这雷亟,当年杀了月舒的就是这雷亟,万年前法灭他长姐梦笙的也是这天罚。

  帝喾步步紧逼,一道法术打在端辞眉心。

  “破!”

  他的神识正被分离出来,让雷龙抓在掌心。

  六翼雷柱上空雷霆之力正在聚集形成一柄长矛的形状,别人不识得这是什么可仙界的人却一清二楚。

  九重天刑罚,可破其神识的审判之矛!

  “审判,我以刑罚长老的名义命令你,立刻裁决!”

  又一道暴雷落下,直接从端辞神识的眉心劈进去,裁决之力每劈一下修为骤降千年,多高的修为就要挨多次裁决之力。

  看着端辞被雷霆之力困住帝喾应该很开心,可是现在时间紧迫耽搁不得,就算现在端辞被审判折磨让他身体每个肌肤都叫嚣着大快人心,但不得不加快速度。

  他再次结印,“本座命令你,立刻裁决。”

  端辞艳美的脸褪去血色,身上没任何外伤,可神识被创比身体受伤还要严重。

  “姐,救救我,姐,师父,师父救我师父……”

  审判之矛聚集完毕,利刃端处的雷霆之力是雷亟的数十万倍,至今为止九重天只有两个人被审判之矛裁决过。

  一个是帝师时曦,一个是西王母。

  “立刻裁决,立刻裁决不要在耽搁,立刻裁决!”帝喾在盛怒的边缘来回走动,他不断反复来回结印催动审判之矛。

  虚空里,月御穿过虚空而来,祈绯立在月御上透过重叠的光影看见被锁在六翼雷柱中的端辞。

  那雷龙掌中的是他神识!

  绯赫捏紧扇把,亦是脸色阴沉,“好个帝喾,利用职权召唤审判之矛,这是要把小狐狸置于死地!”

  “立刻裁决!”

  帝喾大吼一声,审判之矛长驱而下!

  “黑棺。”

  黑棺与审判之矛撞击在一起,一阵超强的法力散开,阵散围绕在结界周围的人。

  祈绯已经到跟前手持蔽日一剑劈下,随着他精纯强大的法术神识回归端辞体内,而头顶的黑棺已经裂成蜘蛛网。

  被重创的端辞急速下跌,祈绯追下来扣住白皙的手腕稍稍用力把他抱在怀里。

  “端辞,端辞。”

  审判之矛破了祈绯召唤出来的黑棺,依旧不依不挠的追着端辞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传来轻轻的低吟。

  “万物之力化为虚无。”

  轻轻的,宛如和风细雨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聚拢,短短几个字带着无上法力,巨大的雷电形成的审判之矛顷刻归于虚无。

  “帝喾,你这卑鄙下贱种口气比脚气还大,谁给你的胆量敢对我徒弟用审判之矛,西王母还在极寒冰狱受苦你接管刑罚自视甚高了,对我家小端辞穷追猛打,你信不信我一掌把你劈成豆腐渣!”

  祈绯抱着端辞回到月御,用他强大精纯的法力修补神识。

  “小师叔。”

  他疼得眉梢紧蹙,妍丽的桃花眼蓄着水雾,冰凉如冰的手指抓着祈绯凝着法力的指尖不明所以却暗暗用力。

  “我,我好疼,小师叔。”

  端辞这一生总在经历别离,从离开时曦后就再没人护着他。

  历劫四世,前面三世总是众叛亲离最后往死,来到第四世他累了不想在历劫更不想回到九重天,索性叛出不在六道轮回被冠以大妖名称。

  他以为,就这身扮相扮猪吃老虎可以用驻颜术,长生术过一个普通的凡间殿下的生活,可是他又错了不仅害死了月舒,逼得赫连莜疯癫,甚至还害了整个西朝。

  端辞,真的很痛恨自己。

  祈绯的脸紧绷,削薄的唇紧抿。

  良久,握着他寒冰一般的手揉在掌心,“别怕,我会护你周全。”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故酌只与故人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