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祁绯说:六界动他不得。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435

  他终于脱下厌恶的红色衣衫,穿上那身放了许久的黑色长袍,黑色的外衫上从金线勾勒的边角慢慢的生出一朵朵血色红莲。

  这是帝师给他的第二件东西,血色莲花袍。

  帝师曾经屠戮过西王母在人间的眷族,他那时年幼未曾亲眼所见,不过常听人提过。

  半个九重天,半个天地脉都被鲜血染红。

  西王母给时曦下毒,利用万人诛仙阵杀得时曦千疮百孔,这莲花袍上的血就是帝师的血浸染的。

  从此,有了帝师的法力,时曦伞隐藏踪迹,莲花袍护她脆弱的身体,时曦在凡间躲了近千年在卷土重来。

  帝师时曦我行我素,恣意妄为。

  而他端辞是时曦的徒弟,自然把这个优点学到手并发扬到了极致。

  ***

  诸衡国地域靠北,常年被冰雪覆盖国家并不富饶,所以诸衡国把主意打向西朝边境屡屡来访。

  但可惜的是来了一万次,被打退一万次。

  这次屠戮西朝俨然是蛰伏许久才得等到的一个最佳时机,西朝保护神不在而诸衡国士兵个个恶如狼虎,西朝兵马扛不住。

  诸衡国整个地界先是一阵低鸣,再是一阵震荡,祭台上的结界阵法刹那破灭。

  转界门在诸衡国上空打开,最先出来的是扛着西朝图腾的士兵,然后是兵马前立在风龙上衣袂飘飘的端辞。

  他撑着时曦伞以睥睨之姿傲视八荒。

  当当当——

  诸衡国的士兵紧急敲响警钟,国内养着的修士同士兵一同涌出来。

  端辞勾了勾唇,“好算计,居然猜到我会来。”

  诸衡国的修士并列成几排,全神贯注盯着正俯冲下来的亡灵大军。

  “启阵,启阵!”

  阵法相互链接形成一个巨大的屏障,第一波冲下来的亡灵军马上湮灭。

  “哟,修得不错,这伏魔阵法完美法力充盈,区区诸衡国修士能做到这般本殿下只当夸奖,可这移花接木之术尔等可是把本殿下当傻子戏耍!”

  端辞捏着法决,从裂开的地壳里钻出一条火龙,他身形一转随着消散的风龙跳到火龙头上。

  “破!”

  他驾着火龙直接穿过城邦,去到皇宫正殿。

  紧闭的朱红色大门像四面弹开,里面围城一个圆形这才阵法中心点。

  “小心,大妖闯进来了。”

  端辞落地一掌劈碎防御结界,冲到阵法中揪着一修士的头,“修为不错灵根尚可,你们是那个门派弟子竟敢伙同诸衡国屠戮我西朝!”

  火龙绕着端辞形成一个保护圈,这地壳引来的地火可与业火比肩万万触碰不得。

  “大妖放开我家师兄,否则必定诛灭!”

  “呵,诛灭?”

  他懒懒侧头,放下修士的一瞬一掌穿进修士身体,把修士体内的灵根和灵识硬生生的拔出来,不费吹灰之力捏碎。

  “你们屠戮我西朝给诸衡国助纣为虐时就应该考虑,锱铢必较的大妖必定让你们血债血偿!”

  叮铃铃——

  时曦伞下的铃铛不安的摇晃。

  刚刚在他说话之际不知从哪儿射出来一枚灵箭被时曦伞挡下。

  战战兢兢的修士退到一旁,马上腰杆便挺了起来。

  “恭迎无法长老。”

  一袭红袍的中年男子破虚空而来,长衫的边角,袖口是金线勾勒的花纹,端辞只觉得有点眼熟。

  无法长老负手而立,俨然大门派风范,“大妖端辞还不束手就擒,你这个叛出九重天的妖畜叛逆,就应该被废去修为锁在极寒冰狱直至元神消然。”

  “你是……”他稍稍蹙眉,盯着衣衫上的花纹在思考。

  无法长袖一挥,“本座乃是鸿蒙派执法长老。”

  “六合八荒第一修士大门鸿蒙,亦是西王母在人间眷族。我就说,是哪个不知死活的门派在背后出谋划策,偏偏选我去酆都之际灭我西朝。帝喾终于长大,离了西王母逐渐成长起来,把西王母那套惯用的卑鄙下流学到了其中精髓。既如此,万年前我师父灭了一次万年后我就来来灭第二次!”

  他瞬移逼近,沉声低语,“风漩,绞杀!”

  无法不慌不忙的躲掉,转身持剑劈来。

  端辞退开两步站定,舔过殷红的薄唇,“封天绝地,锁!”

  他把诸衡国这方虚空锁了起来,进不来,出不去。

  时曦伞下垂,他探手过去从伞面内拿出一把一丈二的长枪,枪体通体银白,枪刃锋利。

  这枪形状特殊,是照着当年重伤他天罚淬炼。

  取名,天罚。

  无法眯着眼打量,眼中不免露出贪婪之色。

  “好一把绝品宝贝,帝师唯一的徒弟果然得到的都是最好的东西。大妖,我等奉仙祖法令要为民除害,不过看在帝师的份上如若你愿意交出所有法器我可以放你一回,让你这只丧家犬逃回西朝给你哭唧唧去找你师父求救的机会。”

  鸿蒙派的弟子大笑起来,好像占得巨大上风,端辞已经在跪地求饶一般。

  无法说得心中欢喜,已经在幻想怎么处置端辞手里的宝贝,天罚的利刃已经刺过来。

  无法用剑挡下,可强劲的法力从天罚的利刃处灌进来当即就把无法震飞倒地。

  端辞握着天罚信步闲庭,“我已经让你一只手,怎的还这般弱。西王母的眷族就生出你这样的废物来,青黄不接真正可笑可悲。”

  一招对敌,无法一只胳膊直接被割断。

  他马上拉开距离捏着法决指向眉心,“仙尊助我,仙尊助我。”

  千钧一发之际,无法得到鸿蒙派现任掌门法力加持,这才勉强躲开端辞的第二下攻击。

  “孽畜,胆敢伤我门人。”

  两掌相对,端辞隔着虚空伤了鸿蒙派掌门鸿风。

  而他眼皮都没眨一下瞬间拧下无法的脑袋,灼热的血溅在脸上把他右眼下那颗泪痣染红。

  “火灵,诛!”

  鸿蒙派二十几个弟子包括一个长老直接被法灭。

  无法的脑袋他拎在手中轻轻一抛让火龙衔在嘴里,血色莲花袍上的莲花更加妖冶灼目。

  他转身过来,睨着地上瑟瑟发抖的诸衡国君主。

  倏地,挽唇浅笑。

  “这下怕了,你们灭我西朝时可是意气风发得很啊,国君。”

  “妖异,休要伤我父皇。”

  一个年幼的孩子站出来,剑眉星目,年纪尚小确已气韵不凡。

  端辞都没理他信步下来沾了血的手伸向国君的脖颈被一把利剑拦住,他眼尾的煞气睨过去揪着孩子的衣襟。

  桃花眼底蕴着丝丝冷刺的笑意,“我堂弟元睿似乎也如你这般大,可如今他已经成了具冰冷的尸首,黄泉路难走不妨你去陪陪他。”

  他还未动手尖叫声先传来,可最后他不仅没动手还让孩子咬伤了手背给逃了。

  “你,你想伤我父皇先过我这关。”孩子护在诸衡国君面前,一脸视死如归。

  端辞眸色凝重,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衣袂一飘已经消失在皇宫,消失在诸衡国。不过他唤醒的亡灵大军并未消散,继续像个杀人的傀儡一步步屠杀掉诸衡国的勇士逼向皇宫。

  当年时曦杀孽太重误伤许多无辜修士和百姓。

  因果有轮回,时曦立下一个誓言,当年被误伤的凡人转世时身上必有红莲印记,红莲者不可伤及分毫,黒莲者诛杀到底。

  刚刚那个孩子,左肩头有个红莲印记。

  ***

  九重天议事厅。

  天帝青华绕着祈绯在打转,摇头晃脑叹气连连。

  “祈绯,你在九幽动手伤了五界和气,你一向不理俗事怎的为了端辞的事儿这般上心。我知,按辈分他是你师侄也是时曦唯一弟子,但你未免护短太明显。战神祈绯杀伐果断可从未有过徇私枉法的事儿。”

  祈绯未言,蹙着眉目光落在指骨的圆珠子上。

  “祈绯。”青华又叫了声,无奈的喟叹,“你知道就算拘回端辞我也不会把他怎么样,九重天是他唯一可以躲避保全的地方,你为何在酆都将他放走。”

  绯赫站出来,特别义正言辞的模样,“天帝你可不能这么冤枉人啊。祈绯可没放走端辞,是端辞小狐狸脚底抹油溜了,你还不知道他德行一肚子都是坏水。”

  祈绯随着这话睨了眼绯赫,铿锵有力,“他跟帝释天逃离九幽没关系。”

  “我知道端辞跟帝释天没关系,可就是因为他在酆都跑了其余五界才会有诸多猜想,而你还动手这怎么看都像在包庇他。”

  祈绯负手,墨玉的眸子凝着早春外头的点点料峭。

  “六界,动他不得。”

  青川稍稍一愣拧眉疑惑的眼神跟绯赫挤眉弄眼。

  青华:祈绯这是怎么了,从未见他护短如此。

  绯赫:我怎么知道,许是时曦替端辞说情,祈绯别人的颜面不给时曦的颜面或许顾虑几分。

  青华:就这样儿,没别的原因?

  绯赫傲娇的白眼甩去:我怎么知道,我是他肚子蛔虫啊。

  祈绯垂眸在看了眼手上的珠子小心谨慎的收起来,“我会把端辞带回来安置在九乌,我也会让他继续历劫重回九重天。”

  “这个想法不错。”青华抱着胳膊,动作轻佻一点没天帝威严,“不过那小狐狸精得很,前前后后我派去多少说客都不搭理我,你可有把握?”

  “我会让他不得不这般。”

  青华突然的少了一件烦心事,端辞他动不得,碰不得,骂不得,当年他刚接任天帝之位,西王母与帝喾各种找麻烦是时曦力排众议护着他。

  如今时曦不问世,该他反过来护着时曦唯一徒弟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拜师?不,我是来灭门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