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献祭。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562

  殿外。

  紫薇刚要迈步让绯赫拦下。

  “你作甚?”

  紫薇一脸杀意,“宰了帝释天。”

  绯赫面容少许嫌弃,“嘁,有咱们九重天战神在,何须你动手。这六界,如今能与祁绯打平除了帝君夫妻,就是神域那位从不现世的大神王,帝释天如今只有三魂一魄,虽然借用舍利子修得法身,但依旧不若全盛时期我对祁绯有信心。”

  青华点头附和,如今的祁绯就是全盛时期的帝释天也能斗一斗,战神祁绯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主殿内被两人的打斗弄得一塌糊涂,帝喾中了咒缚老实巴交做地方,只能眼睁睁瞅着头顶上两人飞来飞去,不断有东西落下。

  他好歹掌管天罚,还是五皇血脉,如今受这等欺辱怎么忍得了!

  帝喾在祁绯和帝释天强大的灵力下得了一丝喘息。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救我。”

  殿外的人充耳不闻,天帝青华不下令谁敢往前迈一步。

  祁绯跟帝释天依旧在缠斗,不相上下的试探,来回,打得难分难舍。

  可是忽然的——

  祁绯表情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惊愕。

  “分身?”

  ***

  九乌。

  祁绯离开时设下的禁制,陌楠同星雀都进出无异,唯独端辞出不去。

  他想遍了所有能够解上古禁制的方法就是没用,九乌虽然离瑶池仙境很远,可他还是感受到帝释天强力的法力。

  端辞想去看看情况,最好能够拿下帝释天,否则——

  九乌外,所有保护禁制突然消失。

  星雀在走廊外逗鸟,忽然的感受到不对劲儿。

  “大妖,大妖。”

  他急匆匆的跑进来,指着外面,“九乌禁制没了,有人闯进来。”

  “陌楠和寒晚在哪儿。”

  “我不知道,刚刚他们就……”

  “殿下,星雀。”

  陌楠最先出现也有些慌张,“你们没事吧。”

  “没事,陌楠师兄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突然禁制就没了,不知道是哪界来的高手。”

  端辞蹙着眉,忽的心神一动瞪眼看着门外。

  “我知道是谁。”

  “谁,大妖,厉害吗。”

  他咬紧牙关,心中怒气上涌,“帝释天!”

  时曦受伤迟迟不能痊愈,或者说这个伤时曦永远都不会痊愈,而让时曦受伤的就是帝释天!

  全盛时期的帝释天可谓是在六界无任何对手,就是帝和也弱上几分,当年的乱世如若不是时曦强行用上古禁法镇压,哪儿换来六界太平。

  星雀同陌楠傻眼了。

  帝释天?

  可帝释天不是在瑶池仙境,怎么会出现在九乌。

  祁绯亲自过去,难道是祁绯也出了什么事?

  “大,大妖。帝释天,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你是不是认错了。”

  “不会认错,他的灵力波动我记得很清楚,你们不要硬碰硬。帝释天要找的是我,跟你们没关系快躲起来。”

  话音刚落,回廊里做好戒备的陌楠就被震飞当场晕厥。

  就是帝释天只有三魂一魄,他法力也足够强悍,因为这几千年里帝释天被镇压于九幽下,早就偷偷炼化一部分地棺。

  “端辞,你让我好找。”

  极强大的灵压镇压下来,三人相继神识受创。

  端辞绷着脸皮,冷艳的眸子杀意翻涌,“你骗了祁绯他们,这是你真身,在瑶池仙境的是你法力投射的分神。你去找帝喾除了是圈套,更想要帝喾身上刑法之力。”

  回廊外的虚空里,帝释天漫步而来,衣袂飘飘也是风姿俊朗。

  听了端辞的话勾唇轻笑。

  “端辞,你果然我与心神想通。那一块残缺的地棺在你身体不是好事,终有一日你会坏我大事,如当年时曦一般!”

  “住口,你不配提我师父名讳。当年师父在须弥山开山讲法,你与千欢受益匪浅,但谁能想到你这叛逆竟敢斩杀佛主强行炼化法身来提升修为,更敢大逆不道,厚颜无耻成为六界之尊。”

  “帝释天,你都不撒尿照照自己是如何恶心吗。”

  帝释天轻轻一哼,并未因为端辞的辱骂而生气。

  “你这骂人的功夫同时曦比还是差了些。端辞,你是时曦唯一的徒弟,我自会顾念旧情留你一条性命,何况朱雀一族有一门秘法……”

  端辞呼吸一滞,虚空一抓天罚在手。

  他看着门外,眯着眼,桃花眼煞气冷寒,唇角却蕴着滟涟动人的浅笑。

  “帝释天,就凭你知道的这些秘密,今日就要把你斩杀。”

  可是,很可惜,祁绯的禁制很克他。

  帝释天已经落在回廊,慵懒的表情环视一圈,“呵,连祁绯的禁制都解不了,还敢口出狂言。大妖端辞,自你离开时曦,她就把最好的东西送你。时曦伞,莲花袍,千欢以魔骨给你炼制的上邪扇,时曦以神树若木为主帝和帮你炼成的天罚。”

  “帝师徒弟,果然得天独厚,所有好东西都给了你。不过,这些年,时曦的伤还好吗。”

  说完,特别挑衅的扬起下巴,衣袖一挥破了禁制。

  那一瞬,端辞就到了跟前。

  帝释天也小小的惊讶一下,下意识的躲避,可没想到正面冲过来的端辞也是一个投影,他已经转到背后手持天罚正要捅进去。

  咔擦——

  天罚的枪忍刺着什么坚硬的东西。

  帝释天后退两步,慢悠悠的拿出背后的东西,慢条斯理的撑开。

  “熟悉吗,端辞。”

  熟悉,他当然熟悉。

  这是他在西朝交给荷华的上邪扇,他的法器认主而且有器灵,若非端辞应允旁人都拿不得。

  看见上邪扇时,端辞心尖一抖。

  “帝释天,这扇怎么会在你手上,我父皇母后,荷华游龙怎么了,你把他们怎么了!”

  “帝释天,你这该死的东西,若我师父,亲眷为你伤了分毫。我必然将你拘在极寒冰狱犹如今的王母一般,分离神识日日以裁决之力重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端辞,我怎么舍得伤时曦。她可是,我这生唯一爱过的人。”

  “住口!”

  端辞一怒,眉心花钿就异常艳红。

  “呵——”

  他突然冷笑一声,修长的手指慵懒的抚过眉峰。

  舌尖抵着腮帮,颇有深意的模样。

  “恭喜你帝释天,你彻底将我激怒。还记得,万年前我师父让你尝过的审判轮回吗?”

  帝释天怔了下,“时曦连这门秘法都教给你?”

  “我师父对我可是毫无保留,除去我姐姐梦笙,我师父是六界唯一护我,待我,疼我的人。但你却伤了她,让她以永生代价来审判你!”

  审判轮回,只属于帝师的秘法。

  而端辞会用,除了时曦,而今帝释天是第三个知道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习得这秘法,要从当年朱雀一族被屠,还是朱雀殿下的他被一个天外来客几乎法灭讲起。

  “端辞,你可知这审判轮回伤敌一万,自损八千?”

  他往前一步,这时反而是他步步紧逼,“怕了?”

  “端辞!”

  “若是怕了,就滚回九幽待着,我向你保证你回到九幽,直至陨灭都不会在尝到审判轮回的威力,否则这一次……”

  帝释天在万年前是何等恣意风光。

  从佛界叛出的叛逆却是六界第一人,行事狠辣大胆,野心勃勃竟然想与帝师齐平,更想独占帝师。

  最终引来众怒,被六界,时曦,帝和等合力镇压,禁锢。

  帝释天三字就是放到现在也让很多人心中畏惧,躲避不及。

  “放肆!”

  帝释天怒斥一声,右手握着拂尘。

  帝释天这把长剑,就是前前佛主的拂尘,后来被他炼化成神兵,剑身弯曲通体银白十分悦目。

  两人很快就碰撞在一起,只可惜端辞只接了帝释天两招就被打到。

  他从虚空下坠,直接掉在院里。

  一树的梨花被撞得纷纷落下,满天的白色花瓣儿中,把那抹鲜红衬托得更为惊艳。

  “殿,殿下!”

  殿门外不知是谁大喊一声,因为帝释天已经逼近,并杀机腾腾。

  端辞就看着那抹黑影逼近,被鲜血晕染的红唇微微一笑。

  风华绝代。

  尔后,听得他轻轻的低吟,“审判轮回!”

  审判轮回一开,任何人都抵抗不了。

  帝释天落地一瞬当即就被审判之力给禁锢起来,与此同时九重天轰鸣,地壳轰鸣,这种轰鸣更像一声声的哀叹。

  “端辞,你疯了!审判轮回需要祭品,当年时曦以永生献祭,你有什么能够献祭。”

  端辞从地上爬起来,擦掉唇边的血迹。

  “我有活生生的凡人身躯,听师父说,献祭的东西越珍贵得到的回馈越多,上一次你姑且留着性命,这次我必然让你没有在活下去的机会!”

  端辞丢掉天罚,盘腿坐下双手结着复杂的印记。

  “吾以吾身为祭品,吾以吾血为祭品,吾以吾命为祭品,吾以召唤者之名召唤审判,以吾换取帝释天……”

  “黑棺!”

  祁绯赶来的时刻千钧一发。

  倘若端辞念完,审判轮回马上审判,帝释天同端辞绝对马上身死。

  “万物化为虚无。”

  审判之力散去,祁绯急速而来一剑劈下要了帝释天一条胳膊。

  “黑棺,散。”

  他落地的一瞬,刚好接到身体发软倒下的端辞。

  “端辞,端辞,端辞!”

  “小,小师叔?”

  祁绯捏着他胳膊,眼中盛满怒火,“你好大胆,谁让你用审判轮回,时曦竟然把这个教给你,我看她是疯了!”

  “帝,帝释天呢?”

  祁绯呼吸急促,胸腔好像染着一团无法熄灭的火!

  审判轮回啊,换言之就是一种献祭,献祭人拿最宝贵的去换取天所需,若是端辞真的念完献祭之词。

  这六界,没人能在救回端辞。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献祭不会就此终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