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恭迎殿下端辞。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489

  他看着有了一丝人气的京都城,思绪千回百转。

  当日在鸿蒙刚起阵法帝喾就带着其余四界的人赶来,明显就是在等他触犯禁法,想要捉贼拿脏。

  他心知,就算这个阵启了也没法完成。

  有可惜,有后悔,但也有一丝侥幸。

  那时的他受邪气影响,以命换命这种禁法的确不该做。

  “你想做什么。”

  祁绯一步贴上来,冷月下那双墨玉的眸子又深又沉,“难道,如今还想利用上古禁法不成!”

  “不,不是。”

  他艳美的眸子暗下去,声音飘渺,“我答应过师父不在做这样的事,六道轮回这是法则我不能改变法则。我,我只是——”

  他扭头看去,眼里夹着无奈。

  “小师叔,我只是觉得应该去跟他们道歉。如果西朝殿下还是我,十五那年死的不是月舒公主如今的西朝不至于这般。耄耋之年的老人应该随正常西去,嗷嗷待哺的孩子经历几十载老去。”

  他敛眸勾唇笑了下,但皆是苦涩。

  “我母后不会疯癫,我父皇会正常传袭,西朝会一直一直存在。”

  “我陪你去。”

  他的手润了月华过来,替他捋了捋滑落的发丝。

  忽然的,祁绯也染了人间一丝烟火气,不在那般高高在上,冷漠不近人情。

  “端辞,我陪你去。”

  端辞一把握住他指尖笑的艳美无双。

  “好!”

  他拿出月舒最爱的凤凰长袍,金色的莲花冠。

  衣服他是换上了,可这莲花冠。

  “坐下,我替你束发。”

  “小师叔会?”

  祁绯盯着那个莲花冠,目光灼热热切。

  不知怎么的,似乎他眼底有着难得的温柔。

  “不会,我看过一人戴过。”

  端辞稍显惊讶,脱口而出,“女子?”

  祁绯未做解释将他拉着坐在石头上,修长白皙的手小心又温柔的穿过发丝,一缕缕,一丝丝缠绕在指尖,不太娴熟却认真用莲花冠束住。

  莲花冠精致小巧,固定的发簪两旁又两道金线下垂,末端簪着一朵莲花,小心的拨正以后收手。

  “好了。”

  端辞起身,摸了下莲花冠,眉眼染着清绝笑意。

  “小师叔真的什么都会。”

  端辞立在冷月下,一袭艳红长衫,散乱的黑发难得这般规矩的束着,肤若凝脂,明媚皓齿,桃花眼敛着藏着几许娇羞。

  身着女装,身穿红衣的他更添几分绝艳。

  祁绯勾了下唇,果然,能够艳压这一身红妆的只有他。

  “小师叔。”

  他伸手过来,指尖微微弯曲,“走,去西朝。”

  端辞已经站在山巅边,从他身后飞出好多萤火虫,直接架了一座桥到京都城内。

  祁绯犹豫片刻,自然的抓着他的手。

  端辞在前步子略快,带着急切,“一会儿如果他们骂我怪我你不要管,他们因我而死自然有这个责辱我的权利。”

  “不生气?”

  他挽唇,侧目看了眼,“怎会,只要他们不迁怒师叔你,我不会生气。”

  端辞这话,让祁绯握着他手的劲儿徒然加重。

  步子停了片刻,桥已经走过一半正在中心,端辞侧身挽着唇风华绝代,然,俏皮的一眨眼。

  “西朝是我的,我自是护你周全,如你护我一般。”

  “祁绯。”

  端辞第一次这般轻柔唤他名字,让他不自觉的眉梢一拢,紧绷的轮廓隐约有些锋利。

  却在端辞再次唤他名字时,被温柔和缱绻代替。

  “祁绯,自朱雀一族被屠,唯一对我好护着我的只有师父,而后我修炼长大必须历劫方可重回九重天。四世,四世的虚无皆是我在护着别人。你是,自师父后唯一一个愿意护着我,陪着我的。”

  端辞沉默下去,须臾在抬眼看他,似乎隐约的有几分羞怯和愠怒。

  “祁绯,我是男人,不应该像个女人生出这些不明所以的情绪。但,如果——”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京都城内有人发现了他。

  好多人聚在萤火虫桥的那一头,正在大声,热烈的呼喊着。

  “月舒公主,月舒公主。”

  端辞凝着他,迟疑了片刻在转头,转头之际已然是月舒的模样。

  祁绯喉结滑了下,圈过他腰际带着他直接飞向京都城。

  这是,端辞第二次搂祁绯的腰。

  城内的百姓全都聚拢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月舒公主,月舒公主。”

  好多人向他围拢争先恐后的来拉他的手。

  端辞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一下眼眶就红了,双腿一软跪下。

  “我对不起你们,你们是西朝子民但我未能护你们周全,让诸衡国的铁蹄冲进城邦残忍无道的进行屠杀。我是西朝公主,但如今苟活着的只有我这一个公主,我向惨死的万万西朝子民道歉。你们打我,骂我都可以,这辈子我欠你们,来世轮回必还你们。”

  “公主,公主你快起身我们不怪你。”

  “公主,您起来吧。”

  “公主,公主,公主……”

  在许多复杂聒噪的声音里,他听到一句:殿下。

  他身体一怔朝人群中看去,焦急的四处打量。

  “殿下。”

  这次他听清楚了,的确有人在叫他殿下。

  他的幻行术不至于被一个凡人看出,但这声殿下却是清晰异常。

  人群里终于出现一个矮小身影,是西桥口卖糖水的牛爷爷,耄耋之年却精神抖擞,但还是被年岁压弯了腰。

  端辞偶尔出宫时都会去那儿喝上两碗糖水,也会宴请那一群小孩子一起。

  “殿下,殿下。”

  牛爷爷脚步急促的过来,拉着他冰凉的手那一刻俯身跪下。

  “参加殿下,参见殿下。”

  端辞很心慌害怕,左顾右盼一番,“牛,牛爷爷,我,我不是,我是,是月舒。”

  牛爷爷忽然长叹一声,“殿下莫要在哄骗我们!殿下,我们已然身死不再是愚昧的凡人,我们都知道月舒公主死于十七年岁,这十多年一直是殿下您化作月舒公主的模样在庇佑着西朝。殿下,我们未曾怪您一分一毫,反而只有无尽的感谢。”

  “若不是您西朝不会家家富足,不会歌舞升平,这都是殿下您的功劳。”

  功劳,他哪里有什么功劳。

  所有的功劳都抵不过让西朝一夕被屠。

  “殿,殿下,殿下您快起来,快快起来啊,您这般跪着岂不是折煞我等。”牛爷爷激动万分,抓着他的手一直在颤抖。

  “殿下请起身,殿下请起身。”

  这音儿一波波传递出去,振聋发聩,也击打在端辞心里。

  噗嗤一声。

  他笑了下站起来,望出去是层层叠叠的人群。

  牛爷爷也站起来,还是紧紧拉着他的手,好多话堵在喉咙一时难以出口。

  “殿下。”

  “您说,牛爷爷。”

  牛爷爷后退两步,躬身拱手,“老朽斗胆想要见一见殿下真身,您是我们西朝殿下,是我们西朝真正的守护神,我们在这儿迟迟未离开就是在等着殿下,我们都相信殿下您一定会回来。”

  端辞怔住,看着眼前一张张熟悉的脸,有血有肉与活着根本没什么区别。

  身后的祁绯缓缓笑开,衣袖一拂华光一瞬,无数的萤火虫从他身上飞出来,那身长袍上的凤凰变成莲花,脸也恢复他真正的容貌。

  西朝殿下端辞本就如此,艳绝无双,无需遮遮掩掩。

  人群一下静默下去,无数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忽然的,有人哇了一声。

  “哇,这就是殿下真身。”

  “我们殿下真的太好看了,西朝殿下艳绝无双无人能及。”

  “我们西朝殿下是最好的最好的!”

  牛爷爷也震惊了下,不过随即而来的却是满意的点头,他后退一步整了整衣冠然后跪下,满是皱眉的手交叠,高于头顶在与胸齐平。

  “恭迎殿下端辞,恭迎殿下端辞。”

  从牛爷爷开始,周边的人一个个以西朝大礼跪拜。

  “恭迎殿下端辞”“恭迎殿下端辞”“恭迎殿下端辞”

  ……

  浩浩荡荡,排山倒海之势。

  西朝殿下端辞,十五那年害死月舒公主,一夕之间把赫连皇后逼得疯癫,一把青丝成了白发。

  月舒出殡那天,他被关在千岁殿,穿着孝衣不能去送长姐最后一程。

  从此,热闹的千岁殿成为无人问津的地方。

  西朝陛下元术废去他太子之位,责令永远关在千岁殿。

  而疯癫的赫连皇后也被废除后位,送往神女峰以治病为由不得再进皇宫。

  端辞降生时举国同庆,说他出生之际有祥瑞,将来必定承袭皇位,治理好西朝,保护好西朝子民。

  但端辞却一门心思扑在修行上,反而是大两岁的月舒更像未来储君。

  当皇宫里有消息泄露出去,好多人在责骂这个不学无术的殿下,因为他痴迷修行才害死月舒。

  端辞无奈,不得不化身月舒安抚民心,从此不在沉迷修道帮着元术更妥善的治理西朝。

  这样的身份一直保持十年,他一直以为西朝所有百姓是怨恨他的。

  直至今日,他才能以西朝殿下的身份见他一直庇佑的百姓。

  十年,不过弹指一瞬。

  但于端辞而言,却是凌迟的十年。

  “殿下,您给我们跳支舞吧。”

  “殿下殿下,我们好久没看您跳舞了,给我们跳一支舞吧。”

  月舒能歌善舞,而且一曲飞舞九天艳绝诸国,每当西朝有重要庆典祭祀时端辞都要去舞上一曲。

  舞一曲。

  ……

  端辞有点哭笑不得,明明刚刚蓄满了感动,此刻却是满心无奈。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结了发,便是夫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