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师叔在上!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402

  祈绯回到床边,一罐故酌喝得七七八八,端辞也没什么讲究就,就着中衣打横一擦。

  “小师叔,您现在不想拘我了吧。”

  祈绯还是冷着脸,冷漠的那般不近人情,“我几时说要拘你。”

  “可你到处在找我,您是九重天战神可不是要斩了我这叛出者。”

  祈绯沉吟片刻,眸子柔了几分,“未曾。”

  端辞眨巴两下眼,他现在是个废物打不过,逃不了,过去那些不愉快就不提了免得破坏这‘友好’气氛。

  “小师叔,我在酆都跟您撞见时说过,若再见您不拘我我请你喝故酌。我这人特别言而有信,说过的话一定办到。”

  他眸子在松动几分,像夜空里的乌云散去,露出了被挡住的冷月和闪烁的星星。

  “任何话都认?”

  端辞点头点得痛快,“认,一定认,特别是跟您说的话。如若不认,您怎么惩罚我都行。”

  祈绯的脸没刚进来时那么紧绷,端辞嘻嘻哈哈的笑着,“要不,您在拿一罐故酌,我陪您喝上两杯。”

  “不必。”

  话音一落祈绯靠上来直接抢了他手里的酒瓶灌了口,这香气肆意的故酌既然这般苦涩,与他之前尝过一次的完全不同。

  端辞看傻眼了。

  他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就是想能多喝一罐,现在倒好多的一罐没了,就连剩下的那点也没了!!

  他瞅着空了的酒瓶受不了啊,酒虫作祟简直要人命。

  “看什么还不躺下?”

  “小师叔,我,在喝一罐成不。”

  “不行。”

  “那,一口,就一口。我跟您相认的时机不好都忘了行礼。”他翻身下来,推着祈绯到床边坐下然后特乖巧的跪下。

  “小师叔在上,受我一拜。从今以后,您就跟我师父一样,让我往东绝不往西,让我站着绝不坐着,让我躺着绝不趴着。嘿嘿,师叔您看我礼也行了,您看是不是可以赏我一口,就一口我发誓真的就一口!”

  他暗戳戳的贴过来,扯着衣袍边角要多可怜就多可怜。

  祈绯凝眸瞧了他一会儿,“只一口。”

  端辞马上乐开花儿,“一口,就一口。师父说酒除邪祟,我现在就身体弱了点不然得泡在酒缸里。”

  故酌白色的瓶子落在他掌心,将他白皙的骨指衬得越发精致好看。

  端辞心里频频咂舌,这六界第一美男真当是名不虚传。不过他更欢喜的是那瓶酒,吞咽口水的速度都变快了。

  祈绯拿着酒瓶很恶趣味的晃了圈,“只一口!”

  “一口就一口,保证一口!”端辞像个乖巧的孩子,还跪着可这眼神俨然是个十足的小酒鬼。

  祈绯帮他启了封口,故酌那味就飘出来真真馋人。

  端辞双手抱在一起小心接过,忽的狡黠一笑抱着酒瓶就灌,他的确是就喝一口可没说怎么喝啊。

  祈绯马上反应过来伸手去抓,端辞灵巧的躲开竖着一根手指跟他叽叽咕咕。

  “端辞!”祈绯轻喝一声。

  这脸厚的小酒鬼充耳不闻,麻溜的爬开没间断真的就喝了一口。

  祈绯站起来,摩挲两下指腹伸手过来,端辞半躺着用脚挡为了抢一瓶酒两人还动起手来。

  几招以后,端辞看似占据上风,不免有点小得意。

  祈绯薄唇轻抿,脚踝灵巧锁着他脚踝俯身而来,眼看酒瓶要被抢端辞急了,特别不厚道到的勾了祈绯另一只脚腕。

  咚——砰——

  门廊外撑着下巴再看月色的星雀一蹦而起。

  “上君,上君。”

  屏风倒了,举手投足优雅无双的祈绯上君也倒了。

  酒瓶已经空空如也,从半步高的台阶滚下来一路咕咚咕咚滚到星雀脚边。

  星雀怔忪好一会儿忽然捂着眼,“我,我什么都没看到,我马上就出去。”

  那头,忽然噗嗤一声。

  端辞索性直接躺下去哈哈的笑起来。

  祈绯眸色发寒,瞥着地上哈哈大笑的人眼中流淌着微微的灼热。

  端辞使诈让祈绯也滚到地上,不过有他在下面当人肉垫祈绯上君也没摔个四仰八叉,只不过这动作稍稍有点令人难为情。

  “端辞!”俩字,又冷又煞。

  端辞急忙爬起来跪好,“小师叔息怒,我说了就喝一口没有骗您。”

  祈绯冷哂,“一口把酒喝完?”

  “我嘴大师叔所以能装,何况故酌瓶子小也没多少,您要是换个大酒罐我就喝不完了。”

  祈绯眸色一沉,指尖法力波动,“雷……”

  “小师叔,我错了!”

  能屈能伸才是大妖风范。

  他扑过来抱着祈绯的腿,小脸贴着衣袍,“小师叔我错了,请您高抬贵手不要惩罚我。哎哟,您瞧瞧忽然间头疼脚疼四肢都疼,我得歇息了小师叔。我保证,只此一次从现在开始一定听您的话。”

  端辞很有眼色的滚上床,拉过薄衾缩成一团全部盖住。

  嘿嘿,今天小赚,喝了两瓶,明儿在想别的招儿继续骗酒喝。

  半晌,祈绯才来到床边,掖了掖被角设下结界继续温养端辞神识。

  半掩的窗户被微风敲开,床边的纱幔轻轻绕绕的在打璇,祈绯那一头泼墨的长发被卷起。

  丝丝缕缕中,好像他薄唇边有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

  有祈绯法力温养,端辞睡得特别好。

  不在梦魇相伴纠缠,不在闭上眼就觉得冷寂虚无,也不再时刻胆战心惊害怕六界寻来。

  这种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心安他自己都没料到。

  日上三竿,端辞总算是睡醒了,迷迷糊糊的滚了圈,“荷华,荷华。”

  叫了好一会儿没见响动睁眼,才恍然他不在西朝的千岁殿,西朝已经被屠国了。

  他起身扫了圈,屏风上挂着艳红色长袍。

  他抱着胳膊看了会儿,“这色,我可不喜欢,可现在人在屋檐下该低头还得低头。”

  哗啦一声殿门打开。

  陌楠垂首行礼,“殿下。”

  端辞已经迈了只腿出去环视一圈,“好说,不知小哥怎么称呼。”

  “小仙陌楠,是九乌修行弟子。”

  他微微一笑,要搭陌楠的肩,荷华一个侧身躲开。

  端辞砸吧两下嘴,“噢,咱们是一辈,祈绯上君是我小师叔,你也别跟我这般行礼随意一些便好。”

  “小仙不敢冒犯,殿下这边请。”

  “你这是带我去哪儿。”

  “师尊说,殿下您是凡身要食五谷杂粮。”

  “小师叔呢。”

  “师尊在海晏。”

  端辞这性子自来熟,从河清殿到雅苑就这一会儿功夫就与陌楠混熟了。

  要说九乌的待客之道还是不错的,不过就是午膳不大合端辞口味,肉挺多是他不爱吃的几样,素菜也不少就是味道有些一言难尽。

  这一刻,他忒想念荷华精湛的厨艺,真正的人间一绝。

  午膳前还兴致勃勃,午膳后就焉了摸着根本没填饱的肚子盘算着在哪儿找些吃的。

  从雅苑回来,游荡在回廊里闻见一股诱人的糕点香,这肚子马上叽叽咕咕,他循着香味找来转到了海晏门口。

  他瞄了眼门匾,又往里头探头。

  “端辞。”

  “是,小师叔。”他理了理衣袍特别大方自然的进来。红裳飞扬,长发飘舞,脸上笑容漫漫艳美绝伦。

  祈绯在矮几前打坐调息,矮几侧盘腿坐着星雀,矮几前半跪着一个女子,明黄色轻纱颜色俏丽,人长得也是漂亮,明媚皓齿,顾盼生辉的活脱脱一美人。

  罗敷起身,见到端辞怔忪惊讶片刻,等反应过来时才行礼。

  “小仙见过殿下。”

  端辞回礼,桃花眼盯着星雀,“这位仙子好似与星雀有几分相似。”

  “殿下眼光独到,星雀是我弟弟,小仙罗敷。”

  端辞扫过桌上精致琳琅的糕点,“罗敷仙子这是给星雀送点心来了。”

  “星雀年幼又爱嘴馋,我会隔些时日送些糕点来,殿下莫怪小仙准备不够周全也是到了九乌才知殿下也在。”

  “无事。”

  嘴上说着没事可这眼神一个劲儿的盯着糕点。

  祈绯睁眼,把他馋猫样儿的神态捉个正着。这刚用完午膳还盯着糕点,胃口倒是不错。

  “坐下。”

  “是,小师叔。”

  端辞是个脸皮厚的,自来熟也不管祈绯上君‘非常不喜欢’与旁人接触过于亲昵直接一屁股坐他旁边。

  那艳红色的衣袍与祈绯素白锦袍纠缠在一起。

  “手。”

  端辞把手递过去,看了会儿忍不了抓了块儿糕点。

  “嗯,罗敷仙子这手艺真真厉害,在我尝过所有的点心里罗敷仙子这是最美味的。”

  罗敷掩唇,羞怯娇媚得令人怜爱。

  “谢殿下谬赞。”

  号完脉,祈绯倒了杯茶送来,顺带剃了眼,“一会儿去八宝斋修炼。”

  端辞吃完一个正要抓第二个。

  “修炼?小师叔,我掉的法力一时半会儿修不回来。”

  祈绯又冷哂,“你昨晚求酒的时候可不是这般。”

  “哈哈哈,小师叔说得对,我应该勤奋刻苦的修炼,我这会儿就去八宝斋。”他依依不舍的扫过糕点,目光同星雀对视在一起给了个眼神,“星雀,我初来九乌对这儿不熟悉不若你带我去?”

  星雀特别感激的模样马上起身,“我带你去殿下。”

  端辞什么心性,这么人精能看不出这位罗敷仙子对祈绯有爱慕之意,再说祈绯都让他撤了在不撤可就太不懂事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能屈能伸,乃大妖风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