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能屈能伸,乃大妖风范。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549

  祈绯看着端辞的背影,直到他出了海晏才闭目继续调调息。

  罗敷也很有眼色收拾好东西就从海晏出来,刚出门就见到门旁边听墙角的两人。

  端辞在伸懒腰看着特别自然,“罗敷仙子走了,怎么不留一会儿,我们都离开仙子也可陪我小师叔说说话。”

  罗敷敛着娇羞摇头,“叨扰多时该回去了,星雀好好随上君修行,我过几日再来看你。”

  星雀梗着脖颈叉着小腰,“我不是孩子,你不要时时来看我。”

  端辞呵呵的笑一把捂着星雀的嘴,“放心,星雀在这儿一定会得到很好的指点,仙子慢走。”

  罗敷感激的垂首,离去前又看了眼殿内走了。

  星雀这才拨开他的手可不高兴了,“我不是孩子,你们个个都把我当孩子。”

  “对你不是,去殿内拿两盘糕点我带你去八宝斋教你上古秘法。”

  “真的?”

  “真的,快去快去。”

  以祈绯如今的修为根本不用进食,每次罗敷都会借着探望星雀的借口做各种食物过来,到最后都进了星雀肚子里。

  星雀知道祈绯这个习惯,所以进殿随便端了两盘就跑。

  等法力波动两人离开祈绯才睁眼,瞥过他刚刚喝过的茶杯微微莞尔,拿起来把茶喝完。

  “贪吃又好酒,需改正的地方很多。”

  这九乌的八宝斋可算是一个秘境了,这地儿地势广阔,奇珍异兽,珍贵药材遍地都是,加上这处灵气精纯是绝佳修炼之地。

  端辞是带着星雀来了,可打坐修炼的只有星雀一人,至于端辞懒懒的挂在一颗古树上把剩余的存酒拿出来佐着罗敷仙子的糕点也是一绝啊。

  “哼,还说教我上古秘法,我看你就是找地来偷摸喝酒的,等我回去一定告诉上君让他好好惩罚你。”

  “小星雀你这般可不厚道,上古秘法我教给你只是你学不会。你才多大年纪就想修得上古秘法,若不是天资过人就是奇才。据我所知,这六界在最小年岁学得秘法的是帝和帝君。”

  说起八卦星雀也不打坐了,跑来树下吃着糕点,“帝君你见过?”

  “那当然,帝君娶了我师父是我师丈,你看六界最厉害的俩人都是我靠山是不是很厉害。”

  星雀挤出一个白眼,“嘁,你这么厉害还被帝喾伤了神识。”

  “我……”

  端辞也翻了个白眼,“我说你这小孩子一点都不可爱,比起我堂弟元睿——”

  他瞳孔忽然一暗,饮了两口酒,“这是上古秘法最简单的咒缚,我用一遍你看着这修行的事还需你自己理解贯通才会成为自己的。”

  “四方之锁听我号令,咒缚,锁!”

  噼里啪啦,天柱上的锁链带着上古禁制花纹爬出来缠着星雀四肢,隐约还有上古遗留法力波动。

  星雀被锁在空中怎么挣扎摆动都没用,而且这锁链约缠越紧。

  端辞从树干跳下来,拨了拨披散的黑发眨了下眼,“如何,是不是上古秘法,是不是最简单的你都不会。”

  星雀连连点头,“我信了殿下,你教我的是上古秘法。我手好疼,你快放我下来。”

  端辞一个响指星雀落地,法阵散去自然的天柱和铁链也散去。

  星雀乐开了花儿,灵族虽然跻身六界可因为修得法术一直是辅助类,所以另四界都不怎么瞧得起。

  要说起灵族也是受过帝师恩惠的,灵族如今的和平安康全是帝师照拂。

  “大妖,你好厉害啊。”

  “那可不,不然他们怎么会叫我大妖,由得我整日作威作福可就是不能把我怎么样。”

  星雀乖巧劲儿的贴上来,“大妖,我想见识一下你的时曦伞。”

  端辞一拍手,表情那个激动,“嘿,终于来了个识货的。这些五界大傻蛋整日想着怎么抢夺我时曦伞,但就连时曦伞什么样儿做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你有眼光啊,既然你如此诚心诚意我要不给你看就显得我小气了不是。”

  星雀两眼放光,已经做好准备目睹神器时曦伞。

  端辞也整了整衣袍有模有样的,虚空一抓,抓了个寂寞。

  欸嘿!

  这种情况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时曦伞拿不来不听使唤!

  星雀眨巴着大眼,“在哪儿,时曦伞在哪儿?”

  “咳,那个我刚刚没准备好重来一次啊。”

  这一次他虚空一抓真的抓到个物件,带着灵力一扯,居然是个人的手臂,更过分的是这是祈绯的手臂!

  端辞马上弹开三尺远,星雀也退后几步,“上君。”

  祈绯立在树下,那般俊美绝伦衣袂飘飘。

  “我让你来修炼,拿时曦伞做什么。”

  远在三尺外的人龟缩回来,“呵呵,那个星雀想要见识一下,我这不就想让小孩儿长长眼界不是。小师叔您真厉害啊,时曦伞都被您降服了。”

  祈绯睨了眼,“它认主,没被我降服。”

  时曦伞递过来,伞面还是白色的。

  星雀畏惧着祈绯可还是抵抗不了神奇的威力,靠过来小心又谨慎的抚摸过伞面。

  “是纸伞啊。”

  “对啊,时曦伞本来就是纸伞,天大可以遮太阳,下雨还能躲雨是不是非常有用。”

  星雀不做评价,小脸上露出些许失望。

  传的沸沸扬扬哪个都想抢夺的时曦伞居然是一把纸伞,还遮太阳躲雨听着怎么这么像货郎在叫卖货物。

  端辞瞥见他略微不怎么信服的神色,下巴微扬。

  “要不,你拿着试试。”

  星雀还真傻乎乎的接过,端详一阵忽然撑开。

  一股极强横的法力把他震开,再看手指已经被灼烧。时曦伞落下,还是白色的伞面就如一把普通纸伞。

  端辞傲娇了抱着胳膊,“怎么样,这下知道厉害了吧。这世上,除了我跟师父能拿,拿了能用的没有,就是小师叔也不行。”

  星雀傻了。

  坐在地上可委屈了,望着一脸得意样儿的端辞站起来气呼呼的捏了个法决走了。

  星雀走了,可还留了个祈绯。

  他别样的目光盯着端辞,把人平白盯得背脊发凉。

  “你喝酒了。”

  端辞捏着手指表示,“一点点。”

  祈绯手指一指,树下四五个酒罐,“这是你所谓的‘一点点’?”

  某个酒鬼开始左顾右盼,“哈哈,小师叔您看我喝得有点恍惚了,我喝了四五罐儿。您看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贪喝该打。”

  “雷法……”

  端辞扑过来,带着糕点香气的手捂着祈绯的嘴。

  惊惧又万般真诚,“我错了师叔,我真的错了,别用雷劈我我怕得要死。我,我戒酒成么,戒酒您千万千万不要用雷劈我,求求您。”

  祈绯墨玉的眸子蕴着点点愠怒,羊脂玉的脸起了薄薄的绯色。他扣着端辞手腕扯开,捏着他手腕的力道似要捏碎一般。

  “嗷。”

  端辞捂着脑门退开,像在神女峰上一道法术打在他眉心。

  他怒了,摸着脑门怒不可遏!

  “祈绯!”

  “我喝几瓶酒怎么了,我师父都说酒除邪祟邪祟!我去了酆都,被九幽邪气侵蚀沾了邪祟我得喝酒。我不过喝两瓶酒而已就跟罪大恶极一样,你厉害,你战神,仗着我小师叔的辈分欺负我。刚刚听星雀说,上君你五千岁在界外界斩杀一名神域的神王,比起当年的帝和帝君更加出类拔萃,如此不妨我们比试一番。如果我在你手里赢下半招,从今而后喝酒这事儿就不能再管我。”

  祈绯盯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九弥牢。”

  端辞:……

  他在九弥牢里气得跺脚,“祈绯你这是耍赖,困住我让我怎么跟你打。我之前解不开九弥牢,何况现在没了六千年法力的我。”

  祈绯再次做出退让,收了九弥牢一个瞬步拉近,指尖在他眉间花钿处一指。端辞就跟个红色的球一样飞出去。

  祈绯信步闲庭的追来,“雷法,诛!”

  “小师叔!“

  他隔着老远距离大吼一声。

  “我对您的敬佩敬仰犹如滔滔江山连绵不绝。从现在开始,我对你马首是瞻,是您最可爱听话的师侄。师叔您不允许的事我绝对不会再做,谁要是在敢拉着我去喝酒我就打他,往死里打。”

  大妖一贯打不赢就跪地认输的风范保持得很好,他几乎是五体投地的对着祈绯在跪拜。

  “起身。”

  端辞蹦起来,一副整个六合八荒我最乖巧听话的模样。

  “奖赏。”祈绯云淡风轻的拿出故酌。

  端辞的眼睛亮了,亮到发绿光那种,可马上抿了抿唇瓣扭头看旁边,“我今天净惹师叔生气怎么会有奖赏,师叔您不用来试探我。”

  祈绯剃着他剪纸般的侧颜,摩挲着那颗银尘色珠子,“我的凌空一指只用五层法力,但你接下这便是奖赏。”

  “真的?”

  “你若不要我就……”

  “要,要,怎么能不要呢,师叔赏的我只当感恩戴德的收下。”他拉着祈绯手腕,动作极快的抢过的故酌。

  喝了一口,便露出愉快到骨子里的表情。

  其实祈绯这人还是不错哦的,师承大神黎刻板是刻板了些,不过却有颗善良的心啊。

  端辞喝得高兴了,侧头,笑容滟涟艳美无双。可忽然一口呛着,呛得不行咳嗽之余又瞟了眼祈绯。

  没有啊,明明刚刚有那么一刻,他觉得祈绯的眼神目光烫得灼人,像被业火灼烧了心脏一样。

  祈绯帮他顺背,幽幽道,“一瓶故酌便让你欢喜得忘乎所以。”

  “呵呵,我跟师父学得。我师父给我最多的就是故酌,紫薇酿得这酒有毒喝了会上瘾戒不掉。”

  “你就是贪杯。”

  端辞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心情好了把故酌递过来,“我一个人喝不厚道,师叔来一口?”

  祈绯看过酒罐在看他,把他手臂挡开,“只给你一人的奖赏。”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烧猪滋味不好受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