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带你回家。
未闻花名x2019-12-31 15:533,615

  端辞耳根子软啊,别的都还好就是经不起拿酒蛊惑。

  端辞雅正的盯着他,片刻眨了下一跃而起,“如此甚好,莫要耽搁现在就去。”

  就这样,耳根子软的大妖被绯赫用佳酿给拐走了。

  紫薇这新酿的佳酿非常好,虽然端辞爱故酌但并不影响他尝别的酒,他一高兴酒喝多了。

  下巴搁在酒瓶上晃晃悠悠,灌了水的桃花眸飘来飘去,勾人。

  “紫薇,紫薇。”

  紫薇正在同青华说话,目光移过来看他。

  “有什么指教,小狐狸。”

  “我父皇母后如何了。”

  紫薇放下酒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竹筒,微顿,才递过来。

  端辞接下因为感受到竹筒上游龙的法力,但因为醉酒好一阵都没打开。

  “嗯?你个小小竹筒,莫要成精不成。”

  砰——

  直接用法力捏碎,里面裹着一个小纸条。

  字是游龙的,如他名字刚劲有力,字条上出乎意料的就四个字。

  殿下务念。

  游龙什么心性他要说没事,就不会有事。

  “呵呵。”

  他张嘴笑着把字条收起来,把醉酒的身体摆正,对着紫薇拱手道,“多谢。”

  “别担心,我把他们安置在……”

  “别说。”端辞截断,又摇了下头,“别说,我知他们安好便好。”

  帝释天还在逃,五界都在寻他但未能寻到蛛丝马迹,别的不确定唯有一点端辞知道,帝释天一定会来找他。

  而今西朝被覆,除了父皇母后,游龙荷华没什么令他担忧的。

  不知道,才是最佳保护办法。

  何况现在的他犹如一个废物,只怕的帝释天一招都接不了。

  绯赫在一边瞧,非常好奇,“写的什么啊小狐狸。”

  “想知道?”

  他挑眉看来,微醺,桃花眼半眯,翘着眼尾,瞳仁荧亮妍丽。忽的挽唇,细白的手指卷着耳边的发丝,懒得漫不经心,“想知道,问紫薇去啊。”

  绯赫被他盯得头皮发麻,悻悻转身,“不知道也罢。”

  一阵好听的笑声散开,端辞脸上有赢了的小得意。

  青华扫过地面的空酒瓶,“他喝了不少,应是醉了。”

  “听说他这阵子惹得祁绯不悦,这些日都在八宝斋修炼滴酒未沾,今日得知人间双亲无碍应是高兴。”

  紫薇看绯赫眼,少许责备,“还不快把他送回去,让祁绯知道只怕……”

  话音未落,传来熟悉的法力波动。

  绯赫拿着折扇敲在脑门,与另两人对视眼,“完了。”

  祁绯落地,把地上的酒瓶都震得滚了几圈。

  他白衫依旧负手而立,眉眼间生出几丝寒霜,就这般不言不语瞧着几人。

  另三人大眼瞪小眼,都想推个替死鬼出来。

  “嗯,谁,祁绯!”

  趴石几的人突然坐起来,说了俩字又倒下去。

  祁绯敛了下眉,因为端辞叫了他名字,眉目间的寒霜慢慢退去。

  见他漫步过来绯赫有点慌在解释,“今日紫薇回来,小狐狸忧心西朝双亲所以随我一道来不免多贪了两杯。我们都知他最近在修炼未故意……”

  祁绯充耳不闻,白皙修长的手按在他艳红的衣衫上,抓着手臂稍稍用力就拉着一只胳膊搭在肩头,端辞醉了还有余力,脑袋一偏咚的撞他脸颊上。

  端辞另一只垂下的手还在抓,“酒,喝,继续喝。”

  绯赫撑开折扇挡脸真的不敢再看。

  “祁绯,界外界查的如何。”

  青华这话叫他步子微顿,片刻,瞥了眼旁边的人。

  “佛主坐化那颗舍利不见,我去看过有帝释天法力残留,如若我未猜错帝释天不久就会化身回来。”

  青华惊起,掌心捏成拳头,“帝释天抢了那颗佛主舍利!”

  “是。”

  一个字叫祁绯讲的轻描淡写,可这个字又如此沉重。

  帝释天再度归来,六界不在有太平。

  虚空里的凉风让端辞酒意散了几分,稍稍有点意识就闻到熟悉的冷香。

  “小师叔?”

  他还醉着,这话比平日还要慵懒几分。

  “嗯。”

  他不禁莞尔,身体扭了两下仰起头,散落的黑发从祁绯脖颈划过,微痒。

  “这是去哪儿。”

  他声线柔下来,悦耳得很,“带你回家。”

  “噢。”

  他脑袋又垂下,晃来晃去,“可是,我想回西朝。”

  祁绯唇线一抿,“西朝,不在了。”

  “我知,但我想回去。我还是西朝殿下,西朝就是我的家,虽然因我覆灭,西朝依然是我家。”

  冷月在头顶悬挂,祁绯侧目看来。

  他在冷月下望着西朝方向,很是向往又自责的看着。

  “小师叔。”他敛下眼帘,少顷,慢慢道,“他们,说我是害人精。因为我,朱雀族覆灭,因为我西朝覆灭,因为我两位姐姐往死,因为我西朝百姓殒命。你说我,还活着做什么。”

  妖界秘法,精妙绝伦,但于端辞来讲便是凌迟。

  万年前南古天的屠戮在他眼中依旧历历在目,彷如昨天眷族全都惨死在眼前。

  “端辞。”

  “小师叔,你说我死了,有人会想我吗。”

  他语调轻的飘渺,顺着夜里的凉风卷来,烈风卷着他披散着的长发,不知怎的他眉心的火花钿似要从他眉心钻了出来。

  须臾,端辞一声轻笑。

  “呵——我这样的害人精怎么会有人想念,只怕好多人都在日日惦记怎么法灭了我。”

  话音落,他侧目看来。

  红唇微张笑着,眼尾轻轻一眨,“小师叔,陪我去西朝看看吧。”

  祁绯绷紧的脸色舒展一两分,点了点头。

  “月御。”

  祁绯唤来月御,今日不用穿虚空祁绯也能控制。夜里风凉,端辞又喝了酒,这样的夜风容易侵体。

  夜风在耳边呼啦。

  祁绯敛着眸,若有所思的摩挲着指腹。

  端辞不会有事,从现在开始找到他开始,不会有人能在伤他。他会护着,活着一日便护一日,若是不幸陨灭他就以死后的方式继续护着。

  端辞护了别人一世,苦了这么久,也是该换他来守护他。

  “小师叔。”

  他侧目看了眼,眼中在看向他时透着一抹浅柔。

  “何事。”

  “你出去这些日可有寻到帝释天。”

  “没有。”

  端辞撑着茶几若有所思,“帝释天至重重禁制下逃出来,居然没有去佛界找佛主转世那颗舍利,这倒不像帝释天所作所为。”

  “你为何知道帝释天会去找佛主那颗舍利?”他拧眉,面色有点沉。

  端辞敛了下眉,幽幽一笑,“不妨师叔您猜一猜。”

  月御速度快,这三两句话的功夫就到了西朝京都。

  端辞从月御内出来,在祁绯旁边迎风而立,一袭红衣与身旁白衣的祁绯形成一个鲜明对比。

  西朝到了,月御停在虚空。

  端辞心情很复杂,以前站在桦阁上看,整个京都玩家灯辉,细听还有从各个家里传来琐碎的声音。

  虽然烟火气息很足,可这才是凡间也是他庇佑这么些年的西朝。

  但而今的西朝,成了一处荒芜,睁眼所见只有化不开的黑暗。

  “这么暗,能看清吗。”

  端辞莞尔,点了点头,“能。”

  “西朝是我的家,就算不点灯也能看得清晰。家在心里,不止是在眼里。”

  他侧目看来,眸色冷艳,“小师叔你说这些凡人各个想着修道成仙,殊不知仙者有时还要比凡人更无奈。几十载时光同家人在一起享乐不好吗,当什么神仙,这神仙都是道貌岸然虚伪者。九重天百万仙家又有多少真的做到悲悯苍生。”

  “所以,你叛出九重天。”

  “呵——我没这么伟大,不过是不屑六界那一套冠冕堂皇,惺惺作态。这些人在我眼里,哪儿有仙风道骨都是一副伪善,难看的嘴脸。要与这些人为伍,我不如叛出当个逍遥自在的大妖。”

  端辞忽然一副恍然的模样,兀自抓着祁绯手腕带着他到西朝京都。

  他广袖一挥,无数的萤火虫飞出去把整个京都点亮。

  “我带你逛逛京都,西朝一直国泰民安少有战争,所以这些年百姓生活逐渐富足,这京都城也慢慢的热闹起来,还有不少邻国来的国民带着各种新奇玩意来做买卖。”

  祁绯看着被他拽着的手腕,一直随着他稍显急促的脚步。

  “你时常来这儿?”

  “偶尔,在千岁殿待得无聊,或是西朝有什么庆典不需要‘月舒公主’坐镇之时我就会来城内。”

  “玩家灯辉,百姓齐乐。”

  他扭头,泛着笑意的脸美艳无双,“是不是很美,小师叔。”

  祁绯盯着他,眸色渐浓,微不可查的笑意闪过。

  “自是最美。”

  端辞高兴正要应,忽的脚步一顿,凝听片刻拉着他捏了法决直接消失。

  已经是一座死城的京都忽然传来脚步,一声,两声,三声,然后是无数声,一个人,两个人,无数个人。

  死城的京都一下子活络了起来,街道上一如往常,叫卖的货郎,耍杂技的舞团,三五成群的路人,逛街的百姓,凑在糖人小铺前的孩子。

  这简直就跟以前的京都城没有区别,就像是端辞口中说的夜幕降临,玩家灯辉,百姓齐乐。

  端辞拉着祁绯到京都城外一处山巅,看着下方一脸不可置信。

  “这,这是怎么回事。”

  祁绯看着他,默了会儿解释道,“当日你欲拿鸿蒙派献祭,阵法已经开启,只是因为帝喾的到来阵法被打乱。”

  “你,你知道。”他猛的转身,还抓着祁绯的手腕却不自觉在用力,“你一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知,是刚刚去接你紫薇才告诉我。”

  祁绯反手握着他手腕,微顿,还是拨开,“他们如今不过是得到一丝灵识的死人,他们应该去酆都转世,而不是继续留恋在这儿。”

  “可……”

  端辞做梦都没想过还能有再见到这些人的一日。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恭迎殿下端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紧小师叔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