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深度伤心
百喜千忧2019-12-17 17:552,865

     深度伤心

  第二天成志便和公司请了假,说是要带母亲和妹妹回老家参加其表弟的婚礼。成志问千尘要不要跟她们一起回去,千尘在气头上又加上是他们是临时提议,事前根本就没告知过千尘,千尘也担心以安的上学请假问题就直接拒绝了。成志二话没说就带着母亲和妹妹去商业区采买回家的东西去了。中午他们直接在外面吃的饭,下午临近孩子放学的时候,他们回来收拾了行李。成志给千尘留了五百块钱,说是他们只离开几天,这些钱够她们母子在家买菜及日常开支了,千尘没说话也没接钱,任由闷气在心中蔓延。

  千尘接了孩子放学,觉得孩子病恹恹的,看起来没什么精神,身上也是滚烫滚烫的,估计是发烧了。千尘有点担忧,习惯性地拿出手机给成志打电话。“你车开到哪里了?要不你先回来一下,以安的情况有点不好,好像是生病了,我们先带孩子去医院做个检查,你再出发回去行不行?”

  “我这才刚出发,你就叫我回去,这一来一回的要耽误多长时间,大姐二姐还都在姨妈家等着我们回去呢。”

  “我知道,可现在孩子不舒服,我又带他去不了医······“

  ”孩子不舒服你不会给他吃点药吗?不要一有事就找成志,你这个当妈的是摆设吗?再说孩子生个病是多正常的事,哪有孩子不生病的,你自己看着处理下就行了,不要动不动就给成志打电话,他开着车呢,万一分了心出了事故你负责。“婆婆突然夺过手机,声音出现在成志的电话里。

  千尘在家中给孩子喂了药,但孩子的状况却未见明显的好转,看着孩子难受没力的样子,前尘心里难受极了。千尘最害怕孩子生病了,每次孩子生病对千尘来说都是一场悬心的煎熬和历劫,自己能被自己那些可怕的胡思乱想给吓死。当妈的最痛苦的可能就是看着孩子受苦却不能给他分担,替他受罪。千尘把以乐哄睡后就一直在旁守着以安,深怕以安有个什么变故。凌晨两点,以安突然发起了高烧,神智似乎也开始有些不清醒,千尘叫他也没回应,身体还出现不同程度的抽搐。千尘慌了,再一次拨通成志的电话,将以安的情况给与告知,电话里却传出成志咆哮的声音。”孩子怎么病成这样,不是让你给他喂点药吗?你说你连个孩子你都照顾不好你还能干点什么,赶快想办法带孩子去医院呀,若孩子有个什么好歹,我看你这个当妈的怎么交代。“

  ”把电话给我,我给你媳妇说,不是让她没事少打电话过来,怎么还没完没了了,能不能让人有点清净,怎么回个老家这么难。“电话里透出婆婆的声音,婆婆再一次将电话从成志手中接力过来,对着千尘又是一阵抱怨和指责。”你说让你在家带个孩子你怎么那么多事,这么大个人了还处理不了一点事情,一点小事就大惊小怪弄得全家都跟着你鸡犬不宁。你说你现在给成志打电话有什么用呢,他又不是医生,你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过来不让人消停,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要不想让我们回老家你就直说,别在这没事找事给我们玩那些弯弯绕。整天成志成志的,他都不能有点自己的事,你不会赚钱连孩子也不会带了吗?没有成志你就不····“

  千尘挂了电话,知道再听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只是耽误孩子的救治时间而已。千尘没有给出租车司机打电话,而是直接打了120,她太害怕了,孩子的状况让她整个大脑都揪在一起,使她暂时失去思考的能力。十几分钟后,救护车到达千尘楼下,千尘气喘吁吁把以安交给急救医生,又转身回去抱以乐。医生在后面叫道。”哎,家属,你还去哪里呀,这孩子状况不太好,还不赶快上车。

  “医生,对不起,您稍等我一下,我上面还有一个没成年的孩子,我不能单独一个人让他留在家里。”千尘回头给医生抱了个谦,又小跑着上楼去了。几分钟后,千尘慌慌张张、连喘带跑带着熟睡的小儿子以乐下了楼,千尘的状况连车上的医生看了都觉得唏嘘。

  到了医院,孩子被送进急诊室做了简单诊疗,千尘就开始给孩子忙挂号、交费、做检查这些流程。这些流程对别人来说也许不算是太难的事情,但对于带着两个孩子又没有家属可帮忙的千尘来说太难了。千尘两只手一边抱一个,一边是熟睡的以乐,一边是生病的以安,两个孩子如今都不小了,所以千尘抱着上下跑的时候特别吃力,感觉胳膊都麻木得不是自己的了。尤其是到了拿单子交费之类需要用手的地方,千尘就必须要放下一个孩子才能完成这样的动作,每当这个时候千尘就显得特别无奈脆弱,泪眼总是止不住的往外流。

  千尘刚开始的时候,是把小儿子以乐放在等候大厅的椅子上,抱着以安去交费。后面以乐翻了个身从椅子上掉下来就啼哭不止,千尘又只得抱起以乐,在需要走医院流程的时候,再把生病的以安暂放在地上,办完后再抱起,有的时候要找包里的证件,千尘就只能半跪着把两个孩子都放下来进行翻找。前前后后忙了一个多小时,以安终于躺到病床上开始输水了,千尘也可以暂时抱着以乐坐下歇会了。

  千尘守着满是病容的以安哪里都没去,孩子输液的手紧紧抓着千尘的衣服不松开,深怕千尘会一不小心不见了。期间千尘想去洗手间都是一忍再忍,后面都是哄着以安给护士照顾了,千尘才带着以乐去了洗手间。因为以安的病要住院观察两天,千尘就只得带着以乐在医院里照顾以安。因为孩子没人照顾,千尘不能回家取衣物及生活用品,也没有人前来给她们母子帮忙,她们母子三人脏兮兮在医院熬过了三天,其中的艰难是靠想象力拼凑不出来的,衣食住行都要在在医院里解决,小儿子闹,大儿子哭,千尘一度处在崩溃边缘。

  千尘带着刚入院的时候,不是没有将这里的情况以信息的方式发给成志,让他办完事尽早回来。因为千尘一个人在医院照顾孩子实在有点力不从心,但成志知道孩子快要出院都没回复信息,期间也没打过一个电话问候孩子的状况,成志的做法让千尘彻底寒了心。千尘觉得自己再怎么艰难也不会再给成志打电话了,可到了出院结帐的时候,千尘摸了摸兜里所剩无几的钱,还是咽下尊严给成志打去了电话。“你现在方便吗?能给我打两千块钱过来吗?孩子出院要结帐我这里没有那么多钱。”

  “才住这么几天就要用这么多钱,你用医保卡没有?”

  “没有,医保卡在家里没带出来。”

  “你出来给孩子看病怎么能不带医保卡呢,哎,算了,算了,我一会儿给你转过去吧。”成志是不耐烦的口气,而千尘的心已经跌落在谷底。

  “成志,我说你们家怎么那么多事,打个牌也不让人清净。”电话里传出麻将和成志大姐的声音,千尘挂了电话,她难以想象自己现在过的生活竟都不是来自想象这种锯齿的细节恐怕连电视编剧也无法复原编出吧。

  千尘带着孩子一直在医院等成志转钱过来,护士过来催千尘要出院结账清单催了一次又一次,谁能想到有着年薪已达几百万老公的千尘,兜里穷得连个银行卡都没有,每日花的钱都是老公甩过来的实时结算。这就是她相信成志而不参与经济管理的结果,落在今天的境地里她又能怪得了谁。

  夜里十二点,千尘终于等到了成志的这笔微信转款,因为这家医院只收现金,千尘连个银行卡都没有,只得去找医院的护士帮忙。西拼东换出了现金,结清了医院的账目,千尘的兜里也就总共剩下几十块钱,她不敢打出租车怕余钱不够支付,就只能带着两个孩子在医院的座椅长廊上待了一夜等天亮坐公交车。谁都不知道这一夜千尘的心里经历了怎样的感情风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