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晴天霹雳
百喜千忧2019-12-19 14:432,528

       晴天霹雳

  日子如指针似的一天走过一天,一天快过一天,一天复制一天,转眼以乐已经满2岁了,快到了入园的年纪,千尘觉得日子有了盼头,再坚持坚持就可以看见出口了。只要以乐入了园,她就可以出去找份工作,再也不用过成志给的季节。自从和成志冷战后,她的日子就只剩下冬日和夏日了,要么被寒冷穿骨,要么被烈日煎熬,千尘厌倦了这麻木已久的生活,想要有个出口快点出去获得解脱。

  婆婆和青菊还和从前一样,总是随意指责和使唤千尘,只是千尘早已不在意,千尘麻木久了就对她们自动生成了免疫系统,耳朵可以自动屏蔽那些无端指责,心就不会跟着受伤。有很长一段时间梁帆再没来过千尘家,听婆婆她们说,梁帆老公失踪了。说是梁帆老公和公司同事出了一次差就好上了,后被梁帆朋友获悉,梁帆便带了一大帮朋友去其老公公司闹,闹走了那个女的,老公也被迫调了岗位。

  梁帆不愿意离婚,在得到老公再三认错后,决定重新来过。但受过背叛的梁帆却很难再去相信老公,她开始严密监控老公,老公走到哪里她都跟着,见什么朋友她也跟着,甚至开始去公司接送老公上下班。老公的手机她每日都要检查,老公的日常花销全都要拿票找她报销,否则就要证明这些钱花到哪里去了,哪怕是一包烟她也要去老公买过的店里核实。梁帆像是变了一个人,以前的美容、购物全都没有了,现在一门心思放在老公的监督上,深怕老公再和那女的有什么联系。

  时间一长梁帆老公受不了,就向单位辞了职,关了手机消失了。梁帆到处去找她老公,甚至发动了所有认识的亲戚朋友去找他,给他打电话,但谁都联系不上,她老公就那样人间蒸发了,连她的公公婆婆都联系不上。其实梁帆老公已经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了,之前那一次出走,梁帆又是苦苦哀求又是微信挽留,好言好语地把老公连求带劝把老公请了回来,说要好好过日子,不再计较过去。可梁帆控制不住自己,她总是怀疑老公说的一切话,质疑老公做的一切事,因为她被骗过,很难做到再次信任。老公出轨的事就像是别在她心间的一个梗,每次想到这里,梁帆就要发作一次,闹一次,不分场合,这让她老公在亲友面前丢尽了脸面,这次彻底消失了,连微信也联系不上了。梁帆开始发了疯似的调监控,查他老公的踪迹,到他老公可能会出现的地方去堵他,结果却都是一无所获,她老公像躲债主似的躲着她所有的寻找。

  梁帆一个人哭着、闹着、痛苦着、挣扎着、徘徊着、等待着,结果却等来了她老公手机发过来的离婚协议。梁帆的家人全都赶过来,轮流守着她,深怕她有个什么意外。曾经那么要强有范的一个人,如今苍白脆弱得如同一张发了黄的旧纸张,好像一碰就氧化了。原来感情里从来就没有强者,女人都一样脆弱,经不起背叛和伤害。梁帆的家人不忍心再看她继续消沉难过下去,就主动劝她离婚,谁知她至死都不肯。梁帆和她老公是大学时候的恋人,认识二十几年了,彼此都是各自的初恋。一毕业她们就结了婚,如今结婚都快二十年了,再让梁帆和她老公离婚,放弃二十几年的感情,她不甘心也做不到,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手。用梁帆自己的话说,她的人生里就没有离婚这一说,除非是丧偶,即使是死了,也要和她老公埋在一起,缠在一起。

  梁帆的现状是千尘所不能相信的,那么果敢鲜明,潇洒明朗的一个人怎么会陷在感情里受难而不出来,这是千尘怎么也想不通的问题。可低头看看自己,一切便有了答案,自己之前不也是敢爱敢恨,洒脱豪放,看天不顺眼还要多瞅两眼。现在不也是收起棱角,夹着情绪过日子,连敢大声说话表达自己都得找角度,干瘪得如同一个没气的气球,被人丢置在一个上了锁的盒子,过着满是黑暗的孤独日子。原来女人都一样,感情给予的不是翅膀就是枷锁。

  千尘听到梁帆状况的时候,其实梁帆老公已经回来了,只是他们的婚姻依然没有离成,日子继续往下延。千尘开始忙着准备提交小儿子的入园资料,以便在年前报上名,小儿子要上的幼儿园也就是大儿子现在就读的公办幼儿园,师资力量和校区环境在千尘住所附近的幼儿园中都是最好的。千尘她们家的学位是摇号摇进去的,大儿子进去了,小儿子就可以不用摇号直接跟过去就读。这一点上千尘是幸运的,孩子上了最好的幼儿园,千尘心中多少有些慰藉,两个孩子现在是她的唯一,只要孩子好其它都无所谓了。日子嘛能过且过吧,还有什么是不能忍的呀,什么都能熬过去,熬得久了说不定还能熬出香味来。至于成志早就在他心中远去,两个人维持的不过是个空架婚姻而已,彼此都走不到彼此心里,跟着日子向前走着而已。千尘早就对自己妥协了,只要成志不在外面胡来,冒犯她的底线,为了孩子身体就这样转着吧。无所谓,一切都无所谓,真的什么都无所谓,生活本来就是一块沾了很多污渍的旧抹布,你还期待它能放在脸上使用。

  千尘提交的入园资料遭到了园方拒绝,原因是她老公已经在今年下半季的时候使用了入园的二次名额,她们家的名额已满,不可以再送孩子入园就读。千尘当时整个人都是懵掉的状态,像是真的走在路上被雷劈了,半天缓不过神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孩子好好的入学名额怎么就会被成志给了别人呢,这事她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如果成志真的把这么宝贵的名额给了别人,为什么都不和她商量一下,毕竟事关孩子。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情况,她的孩子以后要怎么入园,成志背着她到底进行了什么操作,千尘的心里乱的不行,像是一锅煮开了的白粥,无法聚集到一处。

  经过千尘的再三确认,她们家的入园名额确实是被成志转给了一个叫沈晗晗的小女孩。小女孩今年五岁半,下半学期刚转入大班入托,听说是从外地被她妈妈带过来入学的,家庭是单亲状态,妈妈的名字是沈映娇。千尘听着名字倒是有点熟悉,好像是在什么时候听别人提起过,但具体什么信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人千尘是绝对不认识的,就是不知道她和成志是什么关系,让成志可以这么果断地舍弃小儿子的入学名额也要给别人姑娘转学。看着转让栏里成志醒目的签名,千尘一时没了思想输出,不知该去怎么回应这醒目的印记。

  千尘如脱干水分的衣物拧巴着回到家,一路上她心中都在默念着沈映娇的名字,发散着一些奇怪的思维。她不知道这个名字与她有着什么样的隐秘联系,暗藏着什么瓜葛,她只知道她的感觉不对,血一直在往上涌,情绪也在寻找出口。她觉得她的生活要有波浪了,起风了,说不定是场大风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