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仇人在世
百喜千忧2019-12-25 10:532,604

    仇人在世

  千尘口中的人贩子名叫任塬,今年三十七岁,几年前刚与妻子离婚,离婚后便一直住在这个城市,如今在本市经营着一家叫喜事来的婚庆公司。任塬平日里过的很休闲,就是喝喝茶,健健身,没事和朋友聚聚会。一个人到处走走看看,喜欢享受慢生活,提前带着可诗可画的年纪进入晚年生活。

  警察调查了任塬的身份背景,觉得他不可能是千尘一直嚷嚷着的人贩子。又调取了酒店监控,发现任塬当天确实是过来酒店吃饭,酒店里的服务员也能证明任塬是她们的老顾客,经常来她们酒店用餐。并且一切就如任塬所说,是他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了没人照看的以乐,以乐一直跟着他走。他在询问找人无果后,才准备将其带到附近派出所,由警察去为孩子找父母。谁知他刚把孩子抱上车,千尘就出现了,一开口就不客气,还拽着他的衣领大声嚷嚷。这让没有遭受过类似对待的任塬大为恼火,于是就和千尘起了争执,等来了警察。

  任塬其实长得还不错,身材修长健硕,皮肤白嫩润滑,五官自然协调。浓黑的眉毛如晕染上去的两条墨线,两只半月形的眼睛相映着,如湖水般深邃且明亮。鼻子高挺着,如马路边的山川秀丽着,唇部微微上扬着,有一道好看的弧线镶嵌着。脸部明朗的线条让这个单眼皮的男生,显得纯净而自然。人都快到中年了,面貌却没有因时间变得粗狂而僵硬,反而有一种成熟美镀在干净而美好的脸面上。这样一张华丽不切实际的脸,和健硕的身形相搭,和得体的服饰相搭,却与本尊的年纪不搭,与他的性格行事不搭,是千尘眼中绝对的怪人。

  千尘在派出所里里外外将任塬浑身上下打量了好几遍,怎么看他都不像个好人。因为长得有点顺眼还带着一点好看,千尘自从经过金宇的事后,对好看的男人本能地反感。何况眼前的男人,本来就是一个接近中年大叔的年纪,却没有在他脸上看到任何岁月痕迹,除了眼里的那份无畏和坦然,假的像是贴了防伪标签的假货,让千尘觉得可笑。千尘自动在心里把任塬定义为一个有着不错容颜的中年油腻屌丝,随时都神气得不像样,眼睛好像永远都摆在头顶,从头到尾也没正眼看过千尘一眼,所有高高在上的姿态都在表明他的不屑一顾。

  千尘也没把任塬拾入眼中,最看不惯这种装腔作势的人,好像他有多了不起似的。一个大男人,都快四十岁了,还感觉自己是个好看的美少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又是一个善于哄骗女人的臭男人。千尘这样歪想着在警局签了字,二人同时从警局出来,走到警局门口任塬侧过身来朝千尘喊道:”唉,疯女人,你不该对我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人贩子!“

  ”够了,阿,警察都已经确认过此事,你不要再无中生有败坏我名声,小心我告你诽谤。“

  ”警察也不是火眼金睛,能够识别所有戴着人皮的妖怪,你也不是钞票,一进验钞机就能辨出好坏。“

  ”你这女人,刚刚我可是好心帮忙你儿子,你不感谢还出口诬赖!“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你所谓的帮忙我是没看到,我只知道我和孩子因为你进了警察局,现在孩子受到了惊吓,我耽误了工作,你不该为此说点什么吗?“

  ”你简直是强词夺理,明明是你恩将仇报,现在还要我和你说对不起吗?“

  ”我没有这个要求,不过你要实在想表示你的歉意,我也不介意。“

  ”不可理喻,听好了疯女人,我把你孩子放在我车上纯属是为了带他去找家人,请不要用你那肮脏龌龊的心去看所有人,自己不是好人眼中就全是坏人了。你现在应该对我的善意和帮忙说声谢谢,另外,你没搞清楚就在路人面前到处嚷嚷我,损坏我名誉,为此你还应该和我说句对不起,祈求我的原谅,懂吗?“

  千尘安静地看着任塬一口气讲了那么多话,如看着无聊的电视剧,不回话也不表态。这可再次惹恼了在一旁累的气喘吁吁的任塬,他气急败坏地走到千尘面前。”哎,给个回应,你是要先说谢谢还是对不起。“

  ”对不起呢我没学过,谢谢我觉得没必要,你这种人,哼,算了。“

  ”我这种人?什么叫我这种人,我这种人怎么了?“任塬的脸一层层暗下来,眼看就要落雨。

  ”有什么不明白的回家多看看镜子,镜子里有答案,我就不给予你过多否定了。“

  ”你·····“

  千尘带着孩子离开,身后的任塬气得张牙舞爪、抓耳挠腮,干张嘴却说不出有用的话来。千尘也不知道怎么了,和这个刚见面的任塬并无冤仇,双方又都不认识,为什么一看见他就讨厌的不得了。别人帮着自己孩子找家人也是好心,自己本该说声谢谢,但对于任塬好像是天生的仇人,面相就不和,一看见就天然来气想开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刘福泉给了自己与陌生人相处的阴影,现在千尘对于不认识的男人,有着本能的厌恶排斥。也或许是因为自己最近工作不顺,心情不佳,一直想找个宣泄出口吧。总之活该任塬倒霉吧,世界上那么多人,怎么就偏偏让他碰上了千尘。

  千尘以为事情结束了,可任塬哪肯就此罢休,他什么时候在别人面前受过这样的气。在他的人生里,一般哑巴吃黄连都是别人的角色,他何曾忍过谁。千尘这次绝对是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任塬很快获得了千尘的身份信息,并开始去酒店利用自己的客人身份,有意实施报复行为。

  千尘也是点背,不仅要承受着带孩子重新找工作的压力,还要面临刘福泉的故意刁难。现在又无端多了个三号桌客人,时不时投诉她盘子洗的不干净,本来千尘就够风雨多难了,现在别人还雪上加霜,和那个可恶的刘福泉一起整她,害得她是不停地重做工作,工资也是一扣再扣。

  这天,千尘在服务员的指认帮助下,跟在三号桌客人屁股后面追了出来。”不好意思,请等等,我是负责后厨洗碗的工作人员,我想请·····“千尘本意是想和投诉的客人沟通一下,看自己频繁被投诉的问题出现在那里。谁知客人一回头竟是那天那个人贩子,千尘准备了一段的话只说一半便生生咽了回去。

  ”是你呀,疯女人,你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天天作假投诉我有意思吗?“

  ”你工作做的不好还不允许客人说,这家酒店是黑店吗?“

  ”到底是我盘子洗的不够干净还是你心底不干净,你自己最清楚。“千尘一步步靠近任塬,放出眼神警告。

  ”怎么,还想杀人灭口?“千尘斜视了一眼任塬,扬长而去,觉得和眼前的人说什么都多余。任塬在后面不甘心地朝千尘喊道:”你和我道歉吧,或许我能放过你。“

  ”休想,若你那么喜欢找茬,我奉陪到底。“千尘想着反正自己也快要被赶出这家酒店了,爱谁谁吧,他还能把她变没不成。已经是最差的境况了,还能差到哪去,妖魔鬼怪都现身吧,债多不愁,虱多不痒,死猪不怕开水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