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深藏不露
百喜千忧2019-12-30 09:353,528

  深藏不露

  千尘看到背着书包回来的以安,搞清楚事情原委后,肺都快要气爆炸了。自己好不容易带着孩子安定下来,生活也有了轨道,任塬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跑进来一顿瞎搅和,还嫌自己生活不够丰富多彩,一定要不定时给自己添料,让自己和孩子不得安宁是吧。

  “你疯了吗?你想干什么?”千尘眼中的火是灼人的温度,是燃烧一切的熔炉。

  “哎,我们先说好,我这纯粹是好心帮忙,你不要总是恩将仇报好不好?”

  “你好心?我儿子都被你带退学了。恩人!”

  “那种幼儿园不上也吧,你家以安完全可以上个更好的。“

  ”话说的是真轻松,老板你是不知道我的工资水平吗?没事可以去财务那里查询一下。“

  ”你是在变相让我给你涨工资吗?有那么不好意思开口吗?你老板我是年轻人喜欢直接的沟通方式。“

  千尘直接在心中骂了句”我去“,对于面前男人的无知和自恋简直是无语至极。一大把年纪了还敢对人自称是年轻人,脸皮真是厚出了地球的直径高度。若他这种中年大叔算是年轻人,那自己岂不还未成年。跟他这种人说话简直是浪费自己的肺活量,与其和他在这里棒槌打不到鼓上,不在点的纠缠扯皮。还不如赶快找出解决之道,为儿子尽快找到合适的幼儿园就读靠谱。

  ”你干嘛去?“

  ”我去为我儿子找幼儿园,不能因为某人的无知搅合耽误了我儿子的学业。“千尘收起眼神就朝外走。

  ”不是说好了上五星吗?还找什么找。“

  ”谁跟你说好了要上五星呀,大哥,你知道五星有多贵多难进吗?以我的经济能力能负担的起吗?“

  ”你刚叫我什么?大哥?“任塬眼睛瞪得比月亮都圆,这女人还真是会跟自己蹭年轻呀。

  ”不好意思,老板,口误,语气词。“千尘也是一时激动,控制不住就加了语气词,其实她还真想加句”爷爷“的语气词,那人就是个完全不懂事的活祖宗嘛。

  “你身为母亲,难道就不该为你孩子的教育倾其所有,孤注一掷吗?”

  “我信奉有多大的锅就配多大的盖,我孩子的教育和我的经济能力是适度匹配。”

  “还真是老阿姨的旧思想,以后我看管你叫路阿姨算了。”

  “什么?阿姨?我们两个到底谁大呀,大哥。”千尘心中的火如脉冲点火器,一下子就嘭的着了起来。本以为这人当了自己老板后,说话方式会有所转变,最起码也要忌讳一下他的老板身份,没想到说话还是那么不着调,甚至还有点变本加厉、愈演愈烈的状态。

  “我已经决定了让以安去五星就读,至于费用嘛我先借给你。”

  “我不借钱。”

  “本金从你工资里扣,以后你每个月工资的一半会由财务直接划入我账户,至于利息会对比同期银行你可以慢慢还。”

  “真是谢谢你啊,老板,若你能让以安进入五星,费用就按你说的办。”千尘本想说,大哥你是谁啊,凭什么决定我家孩子的事,自负也得有个度不是。但转念一想,他根本就让孩子进不去那所学校,自己又何必在这儿和他做些无中生有的空中楼阁之争,犯不上。他那么自以为是,就让他去碰碰壁也好,省得他一天到晚在自己面前瞎摆谱,搞得他像世界标准似的,他的话就从没有句号以外的框框解释。

  “你还真是该好好谢谢我,像我这么好看且善良的老板,你能遇上算是中了大奖。”

  任塬带着以安出门前,好好将自己收拾了一番,觉得上次自己被冷待,肯定跟自己的衣饰装束有关系。自己吃一堑长一智,准备透过帅气英俊的服饰,将自己的内在展示给别人。争取以几句话的涵养就让以安顺利入园,是时候该展示自己真正魅力的时候。

  负责招生接待处的一个小姑娘接待了他们,只简单问了以安姓名年纪,前后加起来还不到十秒钟。小姑娘便把问询目光投给了任塬,极其认真地用一问一答的方式,给他做资料录入备注。什么在哪里工作、收入多少、有没有房子、房子多大面积、积蓄是多少、本人受教育程度又是多高····,一系列问题把任塬问了个底掉。他就不明白了,这些问题到底跟孩子能不能上学有什么关系,只要孩子身份明确交得起钱不就可以了。再说入园面试不是该主要面试孩子吗?怎么把他这个大人问了个底掉,简直是比照X光机还要清澈透亮,让人不舒服。

  关键是经过这一番问询后,那人竟让他回去等消息。这下任塬不干了,直接拍了桌子。“你们这里负责人是谁?把他叫出来,我要见他。”

  “先生,我们园长很忙的,不是谁都见。”

  “我比他还忙,也不是谁都愿意见。”

  那气势唬得人一愣一愣的,不容人有半分辩驳,小姑娘顺从地带着任塬去了园长办公室。

  “你的资料我们幼儿园已录入,这位家长还有什么问题吗?”园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一身的贵妇装,浑身上下挂满了名牌,还真是配得上这所贵气逼人的学校。

  “为什么还要让我们回去等消息,是哪些条件不满足。”

  “这是我们的入园程序,你填的资料我们要去核实,也要对你的家庭做综合评估看你的孩子是否适合在我们这里就读。”

  “那什么样的家庭条件才适合在你们这里就读?”

  “当然是那些教育和经济条件都特别好的家庭,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教育环境和孩子的人际接触,我们可是贵族学校,不是什么人都收。”这位园长说话倒是委婉,委婉得任塬听都听不懂。

  “这样,你直接点你就告诉我,什么人你们不收。”

  “暴发户我们不收,贫困户我们不收,像这种穿着假名牌跑到我们学校装腔作势的家长我们更不收。”园长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明显盯着任塬打量,轻蔑的眼神洒了任塬一身。

  “这样,我就是那个什么都不是,爱穿着假名牌四处晃荡装腔作势的人,现在我孩子想上你们幼儿园有什么办法吗?”任塬明显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不就是自己调皮了一下,资料上写着没房没车没工作嘛,至于怀疑自己的学历和能力吗?自己浑身上下哪里看着像暴发户或贫困户了,还有自己的这身名牌怎么就成了假的了。他生气的小宇宙完全是被打开了,看来这次是把要求硬着陆呀。

  “除非你认识我们的负责人,可惜我不认识你,你还是带着你的孩子回去等消息吧。”园长一个请的手势代表慢走不送。

  “你们这个幼儿园是你自己一人开的吗?”任塬带着以安都走到门口了,突然回头问了这么一句。

  “不是,我们是合资,是几个股东合伙投资开的。怎么?难道你还认识我们股东?”

  “这还真是说不定,说不定我运气好还真认识一个,你等我去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你慢慢打,我有的是时间等你。”园长气定神闲坐下来,喝了口咖啡,等着看一个无头的笑话收尾。

  “运气好真是没办法,我还真的认识你们一个股东,你说巧不巧?”任塬返身回来,开始往衣兜里掏钱包。

  “那你倒是说说看,究竟是哪位股东?可否让他给我来个电话。”园长看任塬拿出钱包,眼里更是不屑。“你不会是要掏钱给我吧?”

  “你还没有那个让我掏钱的资格,还是好好看看这个吧。”任塬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对方。

  “你这什么意思?开什么玩笑!”园长疑惑地起身,不知任塬此举何为?

  “你要不认识这上面的人,就拿去后面好好核对下你的股东名单,看是不是能增长下你的见识。”。园长疑惑地接过任塬的身份证,表情僵在那里,一下子竟没了刚才的嚣张。她一句话没说,带着身份证去了后台核对。

  不一会儿,园长小跑着来到任塬面前,连连道歉。“任董,是您呀,您说您来也不说一声,我们好让幼儿园准备迎接工作。”

  “不用了,我这个装腔作势的人也实在配不上你们的迎接,刚刚你们招待的就很好,很真实。”

  “任董,实在对不起,因为您从来没出席过董事会议,所以我没认出来,我····。”园长不停鞠躬道歉,慌张的额头上都渗出了细汗,一身的名牌如断电后的夜市,全都招摇不出气势了。

  “那些话你留给自己听吧,我就想知道,这个孩子什么时候可以进园就读?”任塬起身,走到园长办公桌前落座。

  “那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您其实不用亲自前来,一个电话我们就可以把孩子接过来办理入园。”园长自认为识人无数,今天真是鹰啄了眼,竟连自己的老板都没认出来,悔得脸色都白了。

  “录取通知书在哪里?”“印戳在哪里?”任塬自顾自地的在园长办公桌上,办起了以安的录取事宜,而园长正小心翼翼在旁边打着下手,大气不敢出。随之而来的就是园长助手加进来的各种茶水和服务。

  “您留下来吃个饭····或者指导一下我们的工作吧!”看着任塬办好了事情要离开,园长慌乱苍白的意识里只能说出这么尴尬无力的话。

  “工作就不指导了,但我建议你还是去换份工作吧,这里不适合你。”

  “任董,我真不知道····何况这个幼儿园本来就是为了赚钱,我的这种模式制度没错呀。”

  “这所幼儿园是为了赚钱,但不是以这种模式,你把幼儿园搞成这样,这钱我赚的不爽。”

  任塬这个人看似张扬的高调里埋着低调,他的水有多深,谁也不知道。现在能看进人眼中的他,不过是浮起冰山的一个角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