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得寸进尺
百喜千忧2020-01-22 18:012,817

        得寸进尺

  路千尘带着孩子搬进了新的租住地,一段鸡飞狗跳的日子就此展开。两个言语里夹枪带棒互怼,心里上水火不容,价值观南辕北撤的人租住在一起,根本就是在互相伤害。

  “哎,这个地方不合格,要重新打扫。”任塬指着千尘刚清扫过的阳台一个角落,一副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姿态,像是领导来视察工作。

  “这个我刚是在按你的要求清扫,你的标准到底在哪里?不要一会儿一变行不行?”千尘厥着嘴很是无奈,对任塬一会一变的无理要求,简直是有了动手打人的欲望。

  “我的标准就是我的心情,你的标准就是要收拾到我满意为止,如有疑问请回去参照条约。”任塬背着手踱着步,得意的不行。“不要忘了我是条约的制定者,拥有最终的解释权,请端正你的说话态度,不要随便向权威发出无用的挑战。”

  千尘硬逼着自己忍下这一口恶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路千尘,洗碗池为什么不清理?“

  ”我早上清理过了,晚上还没使用。“

  ”你早上吃过饭晚上就不用吃了吗?厨房要一天清洗两次。“

  ”你又不用厨房,可不可以不要要求这么严格。“

  ”不可以,我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就必须是整洁和美的所在,你不能因为自己的懒而误伤我的眼睛。“

  千尘是真心郁闷到崩溃,不知道这货是洁癖还是在故意整自己,要是早知道住进来受这种非人的精神虐待。她宁愿带着孩子在外流浪,也不愿在这种人的鼻息下求生存,实在是分分钟让人爆血管。

  ”把电视声音调小,不要影响我睡觉。“任塬一回来就指使千尘,简直是一分钟不找事就活不下去。

  ”现在才七点钟。“

  ”谁规定七点钟就不能睡觉,还不快调小。“

  ”已经调小了“

  ”还不够,继续。“

  ”再小就成静音了。“

  ”那就设置成静音。“

  ”静音那电视还能看吗?你以为是在看漫画书呀。“

  ”那就关掉吧,顺便给国家节省下电力资源。“

  任塬直接上前关了电视,恨得千尘是牙痒痒,有恨不敢发。任塬总挑千尘看的起劲的时候关电视,理由是一次比一次奇葩,他就是见不得千尘有半点舒适感,他的快乐就建立在千尘的痛苦之上。真不知道上辈子千尘是造了什么孽,是没给他饲料吃,还是过早把他送去了屠宰场,至于这辈子要这样报复她这个主人吗?千尘在任塬身后瞪着腿,做着各种小动作,懦夫的用贬低别人安慰着自己。

  如果任塬认为仅凭纸上条约,就可以一直稳坐在胜利的位置上招摇,那他可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他忘了,千尘身边有两个不受合约管制的小家伙。

  ”路千尘,你儿子怎么跑到我房间里来了。“任塬看到满屋子的衣服乱飞,气得在房间里跺脚大叫。

  “是吗?那可能是你房间忘关门了吧。”

  ”我的衣服全被他们搞坏了,你说怎么办?“

  ”捡起来叠好不就行了,大不了我帮你清洗,一个孩子你计较什么,不是说自己很善良吗?对孩子就不能友善点吗?“千尘倒是淡然,果然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心疼,虽然孩子的行为过分了,该好好教育,但也算是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这衣服很贵的,上面的装饰都被破坏了还怎么穿?“任塬捡起地上一件带玻璃装饰的皮衣,装饰连着皮衣的皮一起被拽了下来,看得任塬心疼极了。那可是任塬最爱的一件朋克装,想不到会在这里以这种方式遇难,和自己永别。

  ”那你说怎么办呢?要不我用胶水给你粘上去?“千尘故意装傻充楞,真是气傻了任塬。

  这祸事才闯下没多久,任塬的心理伤痕还没来得及被时间抚平,小家伙们就又给他画上了一道巨痕。原来自从小家伙闯祸后,任塬为了防止事故再发生,就给自己的门上了锁,严禁小家伙们再进入。任塬每次离开都要检查几遍门锁,生怕再忘锁,这都给他形成了心理阴影。可是千防万防,意外还是发生了,这次遭殃的是任塬养了很久的盆栽,那盆栽就摆在阳台上,一不小心就糟了两个孩子的毒手。

  ”你知道这些盆栽我养了多久吗?路千尘。“任塬看着自己亲手养大的盆栽,如今全被拔了出来,丢弃在花盆边,真是心如刀割,难受得想要放声大吼。

  ”这么宝贵的东西,你为什么不放高点?“千尘也是对孩子日防夜防了,没想到还是没防住。

  ”这还不够高吗?难道要让我把它们放到太空去养吗?“

  ”为什么不放到你房间里去?你放在这里孩子们看到了要踩着凳子去拿多危险。“

  ”阳台就是它们的家,它们要阳光要空气要自由,就该摆在这里。“任塬一肚子的伤心要化成一股怨气蓄势待发。”你孩子伤害了它们,你作为监护人竟然没有一点愧意,还平静如水的怪我放的不是位置,你要是杀了人还不是怪刀太快。“

  ”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花养的太好,太招摇,所以孩子们才会忍俊不禁嘛。“

  ”你··,好,我就问你现在怎么办?“任塬把这些受伤害的盆栽一一摆到了千尘面前要交代,看来这次是逃不掉的了。

  ”要钱呢我没有,花呢我也不会种赔不了,这样我把肇事者交给你,你看着处理吧。“千尘把以安、以乐叫了过来应场。

  ”叔叔,我们错了,你惩罚我们吧。“以安的小声音加上以乐的小眼神,只一秒,任塬的怒火就泄了个底掉,彻底作罢熄火。对着千尘喊道:”你们可真是我的劫难,千年大劫,遇上你们我家宅难安也得自认倒霉。“

  这一日,任塬从外面回来,看到千尘和孩子们在用餐,看起来吃的还很香。

  ”作为你的合租邻居遇到这种场景,难道你不该礼貌地问我一句吃了没有?要不要和你们一起吃?“

  ”任老板,请问你吃了没有?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千尘敷衍地问着话,知道任塬有洁癖挑剔难伺候,肯定不会坐下和他们一起吃。给他个面子礼貌问上一句,免得他又没完没了的找事。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诚意邀请我也不好推辞,看在你是我邻居的份上就给你个面子,吃点。“任塬自顾自地盛了饭,靠着千尘坐了下来。我靠,千尘暗自骂了句,心想她说的话里哪里看出诚意了吗?还真是脸皮厚到可以撑天空。

  ”我只是随便客气客气,你也别太当真,若不情愿就别逼自己勉强。“

  ”我是有些心里不情愿,但你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毕竟我们现在同住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任塬夹起菜放进嘴中尝了一口,对千尘品评道:”菜不怎么样啊,路阿姨,看来你这几年的厨房是白呆了,浪费原料不说还苦了孩子们的嘴。“任塬说是这么说,手上的筷子不仅没停下夹菜,还调快了夹菜的频率。

  ”不好吃你就别吃了,我也确实怕自己的厨艺不精毁了你的食欲。“千尘说着气呼呼把菜从任塬面前拉了过来。

  ”虽然不好吃但也不能浪费食物不是,我就暂时委屈点,帮你清理了算了。“任塬又把菜拉过来,没几下就实施了光盘行动。

  自从任塬临时蹭了千尘一顿饭,便以不让使用厨房炊具相威胁,外加不用千尘交水电费作为利益交换,让千尘每次做饭都要带上他的那份。还规定用餐标准至少是四菜一汤,要顿顿有肉且菜式不能重复,肉钱他报销菜钱千尘自己出。这下千尘彻底沦成了他的住家保姆,做饭搞卫生样样都得听他吩咐。虽然经济压力少了很多,但精神压力却一路猛增,因为他这人实在太难伺候,刁蛮任性且没有理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