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手忙脚乱
百喜千忧2019-12-27 18:352,502

         手忙脚乱

  千尘进入任塬公司工作已有一段时日,她逐渐熟悉了公司的业务和流程,各项工作已接入正确轨道。慢慢的,她和任塬的工作接触多了,说话的字数多了,涉猎的范围广了,谈话的表情就不再那么冷冰冰,硬梆梆。他们两个开始熟络,彼此的对立情绪多少有些缓和,但骨子里对彼此的不屑和不认可依然没有减少。

  随着接触增多,千尘对任塬显然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认为任塬也就是人冷嘴贱、自以为是、无知狂妄,心其实应该坏不到哪里去。

  任塬外表看起来是个凶悍厉害且爱计较的老板,但时间一长,千尘就发现,任塬就是墙上的纸老虎,有影子没牙齿,喜欢干打雷不下雨。大致了解了任塬的脾气秉性,千尘不自觉的就淡化了任塬的老板光环,又开始变得无惧无畏起来。

  前期,千尘除了要把已有的主持水准和婚庆礼仪相结合,融会贯通,从而提升自己的主持水平,还要通过分拣提炼,形成自己的个人主持风格。毕竟自己荒废这个语言专业多年,之前对婚恋主持这块也不太熟悉。现在既然进了婚礼策划公司,就要用尽努力使尽解数提升自己,让自己成为专业的那个。

  有时,千尘会忙得不可开交,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她就会把以乐暂留在公司一会儿,让不忙的同事临时帮忙照管一下,那无所事事的任塬自然也在其中。

  起初,任塬打死都不愿意。只要一发现身边有孩子,本能的就拉着孩子外出追赶,可惜一般都为时已晚,只得硬着头皮接下照顾孩子的临时大任。一段时间,任塬在办公室都如临大敌,生怕再一个眼神就瞥见以乐这个小恶魔。千尘在公司的时候,任塬也基本不敢出办公室的门,怕被尾随。可千尘总会有办法,让以乐神奇出现,对此,任塬是防不胜防,基本放弃抵抗。到了后来,以乐像狗皮膏药满屋子黏着任塬,与任塬嬉戏打闹,如影随形。任塬也就彻底习惯了这个总是会不经意出现的小跟班,捣蛋听不懂人话的小跟班。

  “赶紧把你的孩子带走,我是你老板,不是你保姆。”任塬的愤怒掺了很多水分,总是有虚张声势的虚假,总是发着发着脾气就认命了。

  “正因为你是我老板,你才要帮我照顾,我可是在为你赚钱。”

  ”我没有义务帮你带孩子,不要忘了我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懂吗?你再敢这样把孩子丢给我,我,我就辞退你。“

  ”我这是在帮你,怕你生活太过安逸休闲,提前患上高血压、冠心病那些老年疾病,免费给孩子让你锻炼你还不领情。“

  任塬刚开始带以乐,虽然有些手忙脚乱,但因为以乐听话安静,所以也没出什么大的乱子,任塬多少还可以接受。谁知到了后来,他和以乐熟了之后,孩子开始显露捣蛋本性。他不过就是出去接了个电话,以乐便把他喝完茶的杯子里尿上了尿,他没注意一口喝下之后才感觉不对,忙打去电话找千尘算账。”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尿在我茶杯里?“

  ”他不是你在看管吗?老板。“

  ”我只是帮忙照看,不是他的监护人。“

  ”那你想怎么样?赔你一副新的吧。“

  ”赔?你能赔的起吗?你知道我用了多少人情才从别人那里换来的这一套老茶具,何况我喝进去那一口你怎么赔?“

  ”喝进去?要不你消消气,就当他给你消毒杀菌了吧。“千尘对此也实在无能为力,只能偷笑在心中,不好意思地化尴尬为无奈。

  ”什么?你家都是这么消毒杀菌,以后不用你给我洗杯子了,离我的生活用品远一点。“任塬咆哮着挂完电话,还得替小家伙收拾残局。

  千尘在外面接着活动,电话一个接一个的响,都是打来告以乐状的。“路千尘,你儿子把我收藏多年的茶叶全倒马桶了,你说怎么办吧?”

  “已经按下冲水键了吗?”

  “不按下又能怎么样?我还能把它捞起来晒晒重新装回去。”

  “不是,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学会了冲马桶。”

  “路千尘,你赶快回来把他带回去。”

  ”尽快“

  电话又来,隔着手机,千尘都能听到来自任塬心底的愤怒。“路千尘,你儿子把我的酒全打开浇花了。”

  “那你的花应该会长得很好,说不定还会成为一个新品种。”

  “怎么可能,他已经把花种到了我的床上。”

  “那你的床还好吗?”

  “床我可以清理,重点是花死了,花死了你听明白吗?你知道我花多少心血去打理这盘花吗?”

  “那你是打算要我先赔花还是酒还是床,或者全赔,不过我这个月的工资好像全被你扣光了,你看能不能从下下个月开始···”

  “路千尘,你和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劫难。”没等千尘把话说完,任塬血压暴跳地挂了电话。

  任塬再次来电,千尘都有点不敢接了。“千尘,以乐把我电脑键盘上的enter键抠下来了。”

  “噢,电脑贵吗?”

  “这不是电脑的事,关键是我忙活几日的东西没保存,没保存你知道吗?找不回来了,这几日白忙了,还有我的文件库全毁了。”

  “嗯”

  “别总语气词,我现在问你怎么办,怎么办?”

  “我去看下我帐上还有没有钱。”

  “查好了没有?这账怎么算?”

  “没钱了,要不把以乐抵给你吧”

  “什么?你们真是赖子母子!”

  以乐闯了几次货后,任塬明显有了承受能力,说话一次比一次平静,声音一次比一次小。用任塬的话说,这是在用孩子带他修行,改他的心性和脾气,增加他的修为,逼他把一切都看淡。

  “千尘,你儿子···”

  “老板,我这边还在忙,一会儿再给你回过去吧。”千尘已经杯弓蛇影了,实在不敢接任塬的电话。

  “千尘,以乐他······”

  “老板,我这边信号不太好,先挂了。”

  “等等,能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就一分钟。”

  “你说”

  “以乐他趁我不注意搬个凳子,够着了我的跑步机。”

  “我儿子怎么样,没摔着吧?”

  “你儿子好的很,我的跑步机被他搞神经了,如今怎么动都没反应了。”

  “然后呢,你想我怎么处理,赔钱还是揍人。”

  “没然后了,挂了吧”

  “老板,你这是····”

  “你继续吧,我打电话过来就是告知你一声。”

  这次任塬挂了电话,该千尘在那儿郁闷了,以乐到底让任塬经历了什么,多少个心碎瞬间的拼凑,才能将人伤得这么平静彻底,连纠结的勇气都没有了。直接就是认命和接受,一丝质疑也不含,是麻木了还是习惯了?回去该好好修理教育以乐那小子了,让他把一个不可一世的牛人伤成这样,真是罪过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