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杨文环2020-01-21 08:061,880

  5

  常秀英经常派专卖店店长小李往周子雯家送自营的黑猪肉、笨鸡蛋和蔬菜,忙的时候就让保姆二丫领着豆豆过来连玩带取。今天小李回来反映家里没人,保姆又关机。常秀英给周子雯拨了个电话。周子雯告诉住在娘家,说晚上过来吃饭有事要与她商量。

  常秀英提前下班,准备开车到市文化馆接上周子雯一同回周家。来到在楼下专卖店,她让小李又放上一箱鹅蛋,这是专门为豆豆准备的。父亲说民间有个偏方鹅蛋治脑袋病。常秀英上网一查,还真有一条美国的消息:鹅蛋黄对治疗海默斯症非常有益。

  这时方彬驾车停到路边,叫她上车,并指挥小李将东西送去周家,一再告诫是重要客户截走秀英,不许提他。路上,方彬说给她引见一个朋友,很可能对公司未来发展有所帮助。

  来到一个私人会所,方彬说的那个朋友竟然是朱大奎!派头十足的朱大奎,见了常秀英满脸堆笑,甚至低声下气,说他就是钱多得咬手,只要让他入股,赔赚无所谓,也不参与公司任何事,只想给心中的女神搭把手。常秀英碍于方彬的面子不好发作,借手机铃响,提前退埸。

  朱大奎如此无孔不入、死皮赖脸的居心,常秀英已经猜出八九分,他是担心父子二人长期牢牢把控的村民,因为一个绿色有机农业公司的出现而产生松动,甚至影响到他父亲朱向前村主任的宝坐易人。只是方彬令人着实疑惑不解,他早年曾在开发区派出所当过所长,与辖区内的小混混朱大奎免不了认识,想不到深交如此程度。今天晚上这个饭局,他内心里到底是想帮助谁呢?

  6

  种养植基地的最后一项工程是监控调试,常秀英将招聘的三个大学生和两位农大的教授带到现埸。

  这让常万福很不以为然,甚至有点失落、恼火。他把秀英扯到一边,说你爸自己有的是事儿干,可三胖是咱们家功臣啊。秀英喊来三胖,教父亲他俩使用手机调取基地各处场景,有菜地、稻田、鸡猪散放牧场,还有母猪繁育室等等,之后说我敢亏待二姐夫嘛,您的跟屁虫。您还是总指挥,二姐夫继续负责人工和运输。

  三胖人长得瘦小,整天围着常万福屁股后面转,没有主见,指哪儿打哪儿。常万福也格外偏心,就像疼亲儿子一样。原因很简单,秀英的二姐从小就送给了三姨,三姨家没孩子,常万福一心想要个儿子,结果有了秀英,还是个姑娘。也是这个原因,别人嫌三胖窝囊,常秀英却一直很尊重。

  每天清晨,三胖开车进城送新鲜蔬菜。这天他发现岳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还一脸的心事。进城不久便下了车,叮嘱三胖不要别告诉秀英。三胖问在哪儿接他。常万福说估么着得一天吧,你就别管我了,基地那块多上点心。

  他一路打听找到泰安居民小区,在里面匆匆转了一圈之后,摸清了方位路况,便学着本小区晨练的老人模样,活动着胳膊腿,开始往人多的地方凑。周家父子就住在这个小区,只是常万福不清楚哪栋楼几单元。昨夜经过前思后想,他打定主意要替女儿秀英快刀斩乱麻,好好会会周家豪。当然主动找上门来不是他的性格,更何况哪有女方一家之长沉不住气的?略施小计,采取不期而遇。借口到这个小区看一个熟人,反正城里人老死不相往来,周家3号楼,胡扯的那人就住33号。你不上班了,总不能一天憋在屋里吧?

  常万福盘算得不错,哪里知道人家就是不下楼。大半天过去了,他又饥又累,打算找个树荫处坐一会儿,已经跟踪他好一阵子的社区的宋大妈上前拦住,问:“这位老同志您是找人吗?”

  常万福一屁股坐在路牙上,没抬头,回答不找人。

  “哪您有什么事吧?”

  “没事。”

  “不会吧,我看您在这儿转悠大半天了,不像没啥事?”

  常万福不高兴了,翻起白眼仁儿,“咋的,这儿是军事重地啊,我咋没看见当兵的把门站岗呢?”

  “看你这老同志话说的,跟吃了枪药似的。”宋大妈指了指胳膊上的红袖标,说:“我是社区的,有啥事我可以帮你啊。”

  常万福这才发现红袖标上有“值班主任”四个字,连忙起身抱拳,“失敬失敬,主任领导,不瞒你说我还真有事相求。”

  常万福说找周家豪又不好意思登门,想请宋大妈编排一个理由把人从楼里弄出来。宋大妈当然不肯,说我也不了解你怎么可能帮你骗人呢。常万福无奈只好说出两家关系。

  宋大妈笑了,“原来你就是老周的那个亲家啊,难怪说你事儿多。哦,既然为了儿女婚姻大事,你这当父亲的拉不开面,我来处理,瞧好吧。”

  常万福从上衣口袋拿出笔和纸,飞速写了几个字递给宋大妈:“拿上这个纸条,闲时到雁呜村专卖店领有机食品。”

  “这可不成。”宋大妈执意不收。

  常万福不愧人称常有理,说起大道理更不在话下:“必须的,好人就要有好报,这样社会才能越来越好。你心好,也不能伤我的好心吧?实在嫌弃,送给社区孤寡老人,权当我献爱心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