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家书抵万金
一瓢星2020-01-04 13:383,262

  第一封家书, 文冉和赵弘毅都不知道要写什么,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封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书,更是身后几十双眼睛。

  皇帝虽然准许他们写家书寄送相思之情,却始终对这两个“孩子”并不放心。

  那也正常,这两个孩子的聪明睿智、勇敢果决早在他们代父请旨的时候就给皇帝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这种印象,是好印象,但也是坏印象。

  对于文、赵二人,他们当然不会认为这是个好事。

  他们知道,皇帝随时都可以找个理由来盯着他们的这封家书,看看他们到底是忠是奸。

  而对于文、赵二人而言,这次的机会实在是太过于难得了,他们想借这个机会将所有的想法告诉父亲。

  毕竟,他们不能天天都把六皇子摔一跤。

  两位公子决定好好写这第一封家书。

  怎么写?就按皇帝想让他们那样写的方式写。

  文冉只是写了自己对父亲的思念,和自己在皇宫的生活。

  当然,文冉把这种生活写得很美好,至少不算那么不自然。

  皇帝对他十分关切,老师的谆谆教导令他受益匪浅,和各位皇子的玩乐。

  当然,为了更加逼真,他也写了今天发生的事,不慎摔倒了六皇子的事。

  他写了六皇子最后原谅了自己,而且皇帝还让他们写了这封家书。

  他让自己的父亲一定要忠于皇帝,一定要打胜仗,打狠仗。

  总之,他所说的一切事情,都是皇帝想让他说的事情。

  这封家书写得非常久,至少在两位公子眼中非常久。

  他们说了很多他们本不想说的话,他们没有说很多他们本想说的话。

  家书写完了。

  他们把它交给国学司的太监,剩下的,就只剩下等待。

  他们知道,文安定不一定会收到信。

  他们知道,他们不一定会收到文安定的回信。

  他们把宝都压在了皇帝会履行诺言,皇帝还有作为一国之君最基本的信誉。

  国学司可不敢耽搁,对于国学司,他们不能代替皇帝有任何决策和表示。同样不能代替皇帝把两位公子的家书私吞了。

  皇帝身边那个老太监拿到了家书,他知道,这封家书可不仅仅是两个小公子对父亲的思念和担心,更加关系到帝国的兴衰和荣耀,毕竟文安定还是有实力扮演压垮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的角色,当然,也有可能是继续扮演支撑帝国的栋梁的角色。

  “皇上,文将军的两位公子给文将军的家书到了,是否发往军中?”老太监的声音带有一丝期盼和紧张。

  皇帝没有说话,只是把老太监递上来的家书接了过来,看了看外表,并未打开。

  “吴童,朕让谁去送信较好?”皇帝问道。

  老太监弯下腰去,“禀吾皇万岁,老奴以为可派王通天去。”

  “就是那个北郡的金鸽校尉?”皇帝道。

  “正是,此人是北郡太守心腹,又见过文将军,派遣此人前去最合适不过。既能保证此信及时送到,又表明朝廷态度真诚。以绝北郡和象州对朝廷的担忧和顾虑。两方必能团结一致,拼死对外。”老太监坚定道。

  皇帝此时也是如此考虑。王通天自从进了朝廷,一直未曾出宫,对湟阳的一切几乎完全不曾知道,这样的一个人,首先是不可能做出什么打探风声、通风报信的事情的,朝廷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事情不被隐瞒着,他对朝廷内的一切,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而此时让他去送信,若能够归来,则可证明象州和北郡两股势力已经汇合,到时,只需要看他能够带来什么样的消息就可以大致了解北郡和象州的动态和想法。

  而他若不归来,要么是北郡和象州之间产生了裂隙,要么是朝廷必须要准备提防北军了。

  当然,第二种情况是皇帝万万不想见到的情况,因为他现在南方已经压力非常大,如果北军再南下,两面夹击,朝廷就真的要覆灭了。

  “朕也有此考虑,此人现在何处?”皇帝道。

  “正在御林军中,钱大人已经将他编入御林,严加看管。”老太监道。

  此时老太监已经看出皇帝心意,便将王通天此时正在御林军,对朝廷上的事情丝毫不知晓的事情告诉了皇帝。老太监知道,此时必须帮助皇帝下定决心,他知道皇帝心中的想法是对的,但是仍然有所顾忌。而此时,恰恰不能再有所顾忌,必须行这一步棋。因为此时,臣太强,主太弱。这样的安排,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叫他来。”皇帝点头道,言语中,已经坚定了许多。

  皇帝打开了文冉的家书,扫了一眼。

  这一眼,让他更加安心。信中无一字提及朝政,无一字提及朝廷,无一字提及让他担心的事。

  有的,只是一个孩子对父亲的思念和满篇的忠臣直言。

  皇帝此时,信中竟然有了一些酸楚。

  想他继位以来,朝纲日渐衰微,还没有几个人能够向这样忠于自己,忠于这片破碎的山河。

  而这一些话,竟然来自两个小小的公子。

  可以想象,他们收到的是何等的家教,他们的父亲是何等的英雄侠义。

  老太监着人唤来了王通天。

  “臣,王通天叩见吾皇万岁万万岁。”王通天声音雄壮道。脑袋咚咚咚叩了三次。

  “抬头看着朕。”皇帝威吓道。

  王通天抬起头,眼神和皇帝对过,没有一丝恐惧和闪烁,有的是一份坚定,一份威猛,八分的忠诚。

  皇帝很喜欢这样的眼神。“这是文家公子写给文爱卿的家书,你送去北郡吧。”说着,把那封信递给老太监。

  “另外,告诉李爱卿,让他务必和文爱卿精诚团结,共御外敌。”

  王通天结果家书,道“微臣谨遵皇上谕旨。”说完,又深深把头低下。

  “退下吧,速去。”皇帝说完便收了腿脚,靠在床帮之上,端起茶碗开始继续批阅各地呈上的奏章。

  王通天出了宫去,一溜快马向北郡奔去。

  此时,王通天已经掩盖不住能够再见到李太守的喜悦和朝廷已经出兵的兴奋。

  他相信,北郡定然无忧了。

  而此时,皇宫之内。

  皇帝却有些伤感。“吴童,朕当了十年皇帝,一心只为不辱祖宗功业,可奈何朝中不稳,边境也是纷乱四起。朕当如何中兴祖宗社稷?”

  老太监知道皇帝的心思,自从老皇帝驾崩之后,是现在这个皇帝当时稳住了朝堂。他见过当年的腥风血雨,他也见过当年的腐朽不堪。

  “老奴不知,皇上无需多虑,皇上洪福齐天,现在国运虽若,但是皇上一直在励精图治。现在南方虽近乎沦丧,但依然有忠臣能将保卫朝廷。皇上已经做到最好了,请皇上再勿多虑,保重龙体要紧。”老太监道。

  皇帝看了一眼老太监,满是皱纹的面庞已经忍不住流下了两行苦泪。

  皇帝也知道,此时的朝廷,他也不能再要求什么。

  他已经做得比他的父皇做得好。

  自从他登基后,厉马秣兵、励精图治。国库丰盈了一些,朝风也清明了一些,虽然南方半壁已经几乎沦丧,但是京畿之地,燕赵之地,山陕、四川百姓富足,都还在朝廷控制之内。

  西域通商之路还在朝廷控制之内,战马、弯刀依然源源不断涌进国内,当然,朝廷的银子也在不断流失。

  现在皇帝最头疼的,就是南方的黑甲军,北方的图珲羽王。还有几处零星的起义,虽然暂时成不了什么气候,但是也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皇帝当然不能忍受这样的威胁。

  皇帝更加不能忍受“内外勾结”。

  皇帝尤其不能忍受封疆大吏相互串通,与这些“盗贼”为伍。

  皇帝自然不能忍受文安定和李煊两大强臣的合兵一处。

  做为一个皇帝,这样的想法本也无可厚非,毕竟他现在所信任、依仗的重臣,都是文臣。

  有帮助他争得皇位的皇弟,有为他推行新政的尚书,有为他筹措钱粮的总管,还有身边这个侍候了两位帝王的老太监。

  做皇帝始终是孤独的。

  就像一片广阔的海洋上,那只孤独摇曳的船。虽然拥有广阔的海洋,却始终仍是沧海一粟。

  此时,如果让皇帝选,他宁愿选择做一个平淡的普通人,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唱着普通人的歌,吃着普通人的饭,交着普通人的朋友。

  然而,皇帝不知道的是,现在即便做一个普通人,也是做不成的。

  他的父皇和父皇的父皇,已经把国家治理得支离破碎。

  对外的战争失败,对内的经济崩溃,朝廷的威严丧失,群臣的心也涣散了。

  莫可就是在那时发迹,趁着混乱的朝廷做起了混乱的事。

  皇帝知道,自己终究有可能是这个王朝的最后一任君王。

  但是,他不想让这个王朝亡在他的手上。

  他努力地撑起这一切,把江山社稷扛在肩上,就是为了能与祖宗并立,至少能于九泉之下面见自己的列位先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毅传之北郡太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毅传之北郡太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