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危险?机会!
一瓢星2020-01-02 09:083,429

  文冉吓坏了,赶紧跑向六皇子身边,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嘴里不停地喊着“殿下息怒,殿下息怒,我不是故意的,请殿下息怒。”

  赵弘毅也吓坏了,也赶紧跟随者文冉,向六皇子陪着礼。

  “我不管,你们打我,我就要告诉父皇,让他把你们都砍头。”六皇子气呼呼地向国学司外走去。

  孩子们也赶紧都散了,他们知道,六皇子确实是生了气,他们也知道,皇上非常疼爱他这个儿子。

  空空得国学司只留下文冉和赵弘毅两个悲伤的背影。

  文冉和赵弘毅相对着。

  一笑。

  他们知道,危险在离他们越来越近。

  他们知道,机会也离他们越来越近。

  六皇子跑向皇宫之内,一路小太监跟着,生怕六皇子再摔着。

  刚刚在国学司摔倒留下的一身土粘在华美的衣服上更显得肮脏。

  六皇子跑进母后宫中,一头扎进母后怀里,痛述刚刚在国学司发生的事情。

  一个孩子,从万众瞩目众星捧月的高度突然被另一个初次见面的孩子摔倒了,可以想象场景是多么难看,多么难受。

  但是,六皇子的言语倒是很诚实,他不仅告诉母亲自己被臣子推到,也同样说了文冉推到他的原因。

  这一切,很快就传到了他父皇的耳中,毕竟作为皇帝最疼爱的孩子之一,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要进行禀报的,而且小皇子也在等着自己的父亲过来。

  他还要告状呢。

  皇上来了,听到这样的事情必然有些肝火。

  但,毕竟作为一国之君,朝廷虽然已经是风雨飘摇,可终究还是朝廷,这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意气用事,也不能仅凭爱子心切就对赵弘毅和文冉发难。

  他知道,倘若杀了二人,必然会招致文安定大军反攻,那是定然是朝纲彻底崩坏,社稷彻底不保。

  这才是作为一个皇帝,至少目前还是皇帝来说最不能容忍的。

  “来人,传文冉和赵弘毅来。”皇帝怒喝道。

  老太监慌忙去国学司找寻二人,他知道,这二人是不可能离开国学司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能离开那里。

  老太监慌慌张张向国学司跑着,快到国学司门口之时,文冉和赵弘毅扒在院墙上偷偷向外看去,正看到老太监慌忙跑来。

  “快下去,文兄弟。”赵弘毅赶紧把文冉从墙头拉下来。

  两人齐刷刷地跪在国学司大厅正中,做出一副分明实在等着皇帝来宣他们的样子。

  并声泪俱下的低声抽泣着。

  老太监跑进国学司,上气接不上下气,一见到两位公子跪在地上,顿时也慌了神。

  “两位公子赶紧起来吧,皇上正叫你们呢。”老太监显得很是焦虑,也很担心的样子。“你们把六皇子推到了,皇上已经发火啦,你们快点去呀。”

  这老太监是真的着急,他并不是因为皇上已经发了火,叫他速来召这两位公子,而是他素来敬重文安定的为人,也知道他是一心为这朝廷的人。

  最起码,是一个视同名节为生命的人。

  这一点,和老太监是一样的。

  这老太监虽然只是一个太监,但同样也是终于皇帝。毕竟,他是从小看着当今皇帝一步步长大成人,一步步夺去了江山,他对皇上,是充满了感情的。

  老太监知道,这两位公子绝对不是故意为之。

  绝对不会是故意推到六皇子。

  但是六皇子一身的土,破损的衣袖实在是太让皇上心疼。

  而老太监想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保护这两位公子。

  三人一路小跑,向皇帝跑去。

  一路上,老太监死死地抓着两位公子的手,远远看去,倒像是一个鹤发老翁拉着两个自在的童子。

  老太监身后别着的拂尘一点一点,就像七月的苇叶中那根重重的穗子。

  “皇上,两位公子来了。”老太隔着老远就开始向皇帝汇报。

  “皇上,两位公子来了。”老太监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一溜小跑,三人终于到了皇后宫外。

  “让他们进来。”皇帝怒喝道。

  此时的六皇子也有了些底气,或者说是出了气,他想着终于可以美美地收拾这两个人了。

  文冉和赵弘毅赶紧跟随老太监入得宫内,噗通一下跪在院内,并未敢进入房中。

  “进来吧。”皇帝再次镇喝。

  文冉和赵弘毅则是一步步跪进房内。

  一直都是低着头,未敢扫视房中一眼。

  “微臣罪该万死。”文冉首先道。

  赵弘毅也在不停叩首。

  噔噔噔……磕头声不断传到皇帝耳中。

  竟然让皇帝有一点恻隐之心。

  其实,赵弘毅和文冉也是故意为之。目的却不是向皇帝想的那样,他们二人的真正目的是——让皇帝心惊,试了方寸。

  这样,他们的事情才能够更加顺利。

  皇帝内心却是有一些忐忑了。

  这么大的两个少年,或者说还未到少年,却一直在噔噔叩首,万一有了些问题,伤了筋骨脑,该如何向文安定“交代”,或者不能说交代。

  毕竟文安定此时正带领象州兵奔驰与旷野。

  转瞬间就能弹定中原。

  “你二人免礼吧。”皇帝竟然先说了这句话。

  文冉知道,这是皇帝内心已经虚了。

  否则他应当是质问他们,或者更严重的,应该是骂他们。

  此时,六皇子心中也有些平复了,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只不过是被文冉不小心带倒的。并非是文冉有意为之。

  而看着此时跪在地上的文冉和赵弘毅,不大的脑袋碰在地上咚咚响,毕竟是有些后悔。

  至少,有些心虚。

  六皇子的面色稍稍有了些缓和。

  “你二人该当何罪?”皇上恢复了那高贵的威仪。

  皇上知道,此事即便自己不想再追究,也不能就这样轻饶了这两个小孩。

  最起码,是要吓唬一下他们,让他们至少感到皇威浩荡。

  而文冉听罢却心中暗喜,这似乎正是自己说明事实的真正机会,毕竟,皇上已经开始让他们说话了。

  “微臣知罪,微臣不应不慎碰倒殿下。”文冉说道。“微臣伤心过度,做下如此荒谬之事,还望陛下赐罪。”

  文冉知道,这件事千万不能一次说完,否则皇上必定以为自己是事先准备好的,早有预谋,往重了说,那可是欺君啊。

  皇帝此时也觉得可以适可而止了,该给的教训已经给过,两个小孩此时前额已经肿了起来,而且,这件事情说破天也就是几个孩子之间的打闹。孩童之间的嬉戏,作为一国之君,至少现在还是国君,如果过于苛责,一旦此事传扬出去,不知天下有多少人耻笑。

  “你有何事,如此难过。”皇帝严肃问道。

  他要让文、赵二人对自己充满敬意和怕意,所以,他决定用这种略带质疑的严肃再次恫吓一下二人。而且,这样问,同样可以展现自己对于两位孩子的关心,毕竟他们也算是将门之后,至少名义上是,至少文安定现在还带着兵,带着朝廷无法抵抗的力量。

  文冉听后,不由得喜上心头。

  再次哭了起来。

  不过这次,哭声虽惨,文冉却并不伤心。

  “微臣父亲带兵抵敌,多日不见。不知现在到了何处,不知现在是否安康。”文冉伤心道。

  “果然是至孝之人。那你给父亲写封书信,向他讲述今日所学。”皇帝道。

  此时,皇帝已经知道,自己不能阻止这个孩子来写这样朴实的家书,这是做儿子的本分,这是孝悌之义。皇帝知道,如今山河破碎,唯一能拿出来说的就是自己依然是黄道正统,而黄道正统只所以有用,并非其他,而是忠孝仁义依然存留在普天下世子中。

  若是连文冉这样一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自己又如何能够教化百姓。

  一旦到了那时,就真的没有人在认他这个皇帝了。

  一旦到了那时,江山社稷就真的毁绝了。

  一旦到了那时,祖宗的基业,几代人浴血奋战打下的天下,就真的要拱手送人了。

  但是,皇帝也知道,让文冉写一写学业,因为这是他给文冉留下来找的理由。

  而且,让文冉给父亲写信,也未见得有什么不好。

  至少,他也能够通过文家的家书,真正掌握到文安定的动态,这远比奏折要真实得多。

  “感谢皇上隆恩。”文冉听到自己可以写家书了,自然十分高兴。不但可以告诉父亲自己的近况,告诉自己依然好好的活着,也可以安抚父亲的心。

  文冉知道,只要父亲可以凯旋,那他和赵弘毅必然是安全的。

  而赵弘毅心中,却暗暗欣喜,因为在它看来,能写信只是第一步。

  只要这个第一步走得踏实,那他后面的计划,就可以更加安然。

  两人再次叩谢皇帝的“恩旨”。

  皇帝转身看了看六皇子。

  小孩子究竟是小孩子,虽然有时候会有些刁蛮任性,但毕竟欢喜的也快。

  这时的六皇子已经出了气,也听明白了文冉的话,他有些认识到了自己和文冉的不同。

  对于自己是家的朝廷,毕竟不是文冉的家。

  此时,六皇子脸上已经看不到当初的愤怒和委屈。

  皇帝的心也算是安定了下来。

  “你二人退下吧。”皇帝恰当的时候表达了自己恰当的大度。

  文、赵二位公子内心狂喜,叩拜了皇帝,跟着老太监回到了国学司。

  当夜,便开始给文安定写了第一封家书。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家书抵万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毅传之北郡太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