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湟阳美名扬
一瓢星2019-12-16 10:473,474

  第二日,一早。

  老尚书穿好朝服,没有穿着铠甲的老尚书依然神采奕奕,依然容光焕发。

  恰似鹤发仙翁。

  带上两个孩子,带上王通天,老尚书一行向皇宫走去。

  朝堂之上,此时正在议论北郡之事。

  就在赵弘毅一行到达洛阳之前几天,北郡的急报就已经到了朝廷之上。

  然而此时朝堂之上,却已分为两派,此时正在争吵。

  “北郡乃我朝北大门,北郡若失,外族必将长驱之下,坏我纲常。”大司马欧阳刚道。

  “禀皇上,朝廷已经无兵可派,更加无饷可用。黑甲军已进抵南平郡城下,南平郡弹指可破,此时支援北郡,何以平内乱?”户部尚书钱荣道。

  这个朝堂,更像是个集市,你一言我一语,争执不下。

  皇帝坐在龙案之后,也一是难以权衡。

  此时的洛阳朝廷,实在处于内忧外困的境地,对于任何一个皇帝来说,都不是那么容易的。缺钱少人、缺兵少将、缺忠诚之士少勇武之卒。相反,多的是尔虞我诈、犯上作乱、蹂躏山河之人。

  此时,老尚书向前一步,“禀陛下,臣有本要奏。”此言一出,掷地有声,雄浑的老辣的声音并未有一丝疑虑。

  “爱卿请将。”皇帝故作镇定的声音却也不失威仪。

  “禀陛下,老臣今日带来三个人,分别是象州提调文安定的两位公子,北郡太守麾下金鸽校尉,他们带有良策。”

  朝堂之上,所有人都惊住了。

  他们没想到象州兵马司会有人来。

  整个朝廷都在疑惑,都在猜忌,这三个人究竟是谁。

  是说客?是刺客?

  整个朝廷都在疑惑,都在猜忌,象州兵马司此行是为何?

  要兵?要粮?要地盘?

  就连皇帝也在寻摸此事,但是这种情况下,不论是谁都是要见的,不能让天下人心寒,毕竟老尚书是以觐见为名带来三人。如避而不见,一是有失天子气度,二是等于无形中宣布朝廷对文安定的戒防和对北郡的无力。

  况且,只有三人,又能如何?

  堂堂天子,怎能畏惧三个臣子?

  但是此时,他心中又有一丝不安,他不安的是,这两拨人是如何在一起的?

  我身为天子,都还未下旨,你们又怎能私下勾结。

  他的心里暗生了一股杀机。

  当他唤三人上殿时,心中又是一惊。

  这哪里是什么说客,那里是什么臣子,哪里是什么兵士?

  分明就是两个孩子和一个勇士。

  赵弘毅一上殿,便觉气氛不同,满朝文武竟然无一人出声。

  这是自然,满朝文武都惊呆了。稍过一会,开始有人议论起来。

  “两个孩子?”

  “怎么会是两个娃娃?”

  果然,和赵弘毅预想的一样,当朝堂突然出现的是两个孩子之后,所有人都惊讶了。

  赵弘毅和文冉噗通一下就跪下了,旁边的王通天还傻愣愣地站着。

  他的愣神也并非没有道理,对于普通人来说,谁第一次见到这样富丽堂皇的大殿,这样英俊威严的皇帝,这样魁梧熊掌的武将和严肃城府的百官都会愣住。这里的一切都是华丽而严肃,庄严而恢弘,盘龙的柱子是那样粗壮,宝石镶嵌的龙案是那样夺目。

  那黄色的龙案、金色的穹顶、棕色的台基、紫色的百官蟒袍显得那么和谐和融合,色彩是五颜六色的、而透出的气氛确实庄严隆重的,所有人的长相面容是各不相同的、但是眼神却是一模一样的,每个人的身形是差异极大的、但是身姿的谦恭和朝向却是不约而同的。

  这就是规矩,在这样的规矩之下,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威武而霸气,就连龙椅上那个年轻的皇帝,百姓眼中的暗弱皇帝、莫可眼中的废物皇帝、诸侯眼中的无能皇帝,都有了几分英气与灵性,都显得有些不怒自威。

  见到赵、文两位公子已经跪下,王通天赶紧着急地一同跪下。

  “臣文冉、赵弘毅、王通天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三人齐声道。

  “平身。”皇帝的脸上面无表情,因为他现在还未猜透这三人此行是要干什么。

  也未想透这要如何处理这三人和象州、北郡两大重镇。

  此时,文冉又突然跪下。

  “请陛下收回象州兵马总提调印绶。”文冉拿出一个金质匣子,打开后,里面的铜印闪闪发亮,一个飞熊的雕刻栩栩如生,似乎真要飞起来。

  “此乃先皇所赐与文爱卿之印?”皇帝此时更觉惊奇,从他继位这几年,还从未见过哪位将军、太守的印绶。南方的将军都在忙着争地盘,江南半壁已经国不将国,臣不将臣;北方虽表面上还算安稳,但几位太守将军也是各怀鬼胎,暗自发力。

  “禀陛下,正是。”文冉道。“请陛下收回象州兵马总提调印绶。”

  皇帝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个孩子会做出如此举动,他也没有想到,象州文安定竟然真的肯交出“兵权”。

  “文爱卿为何不亲自来?”皇帝再次逼问。他仍不相信底下小孩的话。甚至,他有些怀疑这是文安定的以退为进之计。

  皇帝对文安定的不放心是必然的,文安定经营象州十几年,广结名仕,广立官誉,麾下精兵强将早已归心,根本用不到这么一块破铜。

  但是此时,朝堂之上,就是这一块铜印,却带着文安定的满满诚意。

  已经有一些文武官员开始小声议论。

  “哎呀,这文大人交出印绶,真是忠贞啊。”

  “文大人虽出身草莽,但是却是忠君报国。”

  “那是当然,先皇都曾为他题字。”

  “我倒觉得此事事有蹊跷。”

  朝堂上,竟然开始热闹起来。

  皇帝也犯了难,心里开始嘀咕。如果此时断然诛杀此三人,一是会令朝中文武心寒,二是如何教化百姓,三是文安定万一起兵,朝廷危在旦夕。

  文冉没有犹豫,将印绶高高举起。“家父已老多病,特令微臣将印绶交换皇上,连同微臣三人,望陛下准许微臣三人在国学司学习,日夜听从老师教诲。”其实文冉和赵弘毅哪有心情去国学司,他只是想让皇帝知道自己和赵弘毅愿意为质,毕竟为质这种事总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

  “请皇上准许象州守军赴北郡救急。”文冉再道。

  此事正中皇帝内心痛处,若令文安定北上击敌,倘若他联合北郡残兵占据北郡,那他的实力就会大增;若不让文安定北上击敌,北郡朝不保夕。

  文冉看到皇帝有所疑虑,暗自知道他必然也是十分纠结,这恰恰是个机会。“望陛下准许家父带病领兵北上击敌。”

  皇帝内心自然是不愿的,他想以黑甲叛军为托辞继续反驳。“莫可叛军以抵南平郡,直逼象州。若文爱卿带兵北上,南犯之敌又该如何?”

  此心计怎能瞒得过赵、文二位公子。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便已知对方心意,决定正好借此机会向皇帝展示象州武力,为保全自己、保全文大人提供机会。

  “家父经营象州十数年,麾下精兵不下十万,更有蓝缨军,倘若黑甲贼军来犯,准叫他有来无回。”文冉道。

  “洛阳距象州仅数百里,朝发夕至,家父必保洛阳无忧。家父此行,将留一队人马在象州,倘若黑甲军来袭,家父自有计谋退敌,朝堂之上,人多口杂,不便多讲,请陛下赐罪。”

  说罢,文冉深深叩首。

  皇帝哪敢赐罪,此时还来朝拜的外将本就不多,他自己也深知朝廷现在就剩下一张破幡了。而且文冉刚刚所说也很清除,象州距洛阳只在弹指间,别说象州兵马司的几万兵,就是蓝缨英将来,朝廷也是难以抵抗的。

  与其说文冉此话是在向皇帝阐明抵敌之道,倒不如说是在向皇帝示威。

  皇帝的面色开始凝重了。

  但是此时,却有另一人站出来。

  他就是户部尚书——钱荣。

  这是皇帝的心腹,也是反豫派的代表,因为主张控制象州的实力和忠心不二,深得皇帝器重,视为心腹。

  钱荣道:“臣也认为使文大人统象州兵北上击敌是良策。”

  皇帝有所迟疑地看着钱荣。他没想到钱荣此时会帮文安定说话,皇帝的心腹怎么能帮一个外地将军说话。皇帝心里很不高兴。

  “文大人赤胆忠心可昭日月,象州兵无所匹敌,倘若能北上击敌,定能保我北疆无忧。至于象州之危,黑甲叛军虽抵南平郡,但南平郡仍未破,繁州也尚在,繁州守将是当今皇叔,擎天一柱,必能保守繁州。”

  钱荣仍有话未说,但是赵弘毅依然猜到十之八九。那就是钱荣将用鸠占鹊巢之计,使繁州守将占领象州,而此时,若北郡不胜,则姑父二十年心血将灰飞烟灭,几万象州兵将客死他乡;若北郡胜,则北郡内文安定、李煊将呈二虎相争之势,必然有内斗,此时,朝廷仍可派一上将军将平定北郡。

  姑父虽无心称霸,但朝廷却已有心除他。

  “老臣也愿以身家性命担保文大人必定凯旋而归,一举平定北疆大患。”老尚书此时也站了出来。

  赵弘毅为之感动,老将军深明大义,虽未看破此间关系、未识破钱荣之计,但却以身价担保,这令自己十分感动,此时,赵弘毅便将老尚书视为未来一段时间最有力的帮手。

  赵弘毅预感,或者说赵弘毅已经看清了皇帝和这位钱大人,他们一定会把自己和文冉兄弟留在京城,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牵制象州军,他们一定会竭尽脑汁来对付自己的姑父文安定。这也是正常的,是赵弘毅早就计划好的。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洛阳美名扬(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毅传之北郡太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