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缨旌旗飘
一瓢星2019-12-14 16:193,284

  第二日清晨,少年再次翩翩进得文虎房间。见文虎仍倚靠在桌前,此时的文虎,面容渐渐失去了一些煞气,变得有些愁容,两鬓的头发竟然有些白了。

  “你未曾睡过?”少年有些疑虑。

  “我彻夜苦思,自己罪孽深重,睡不着。”文虎眼中似乎已经有了悔恨。

  “我知道你一定是有悔意,正所谓亢龙有悔,太过于执着的人,一定会后悔,而你现在,过于执着。”

  文虎显然没有完全明白少年的话,但是他仿佛明白了什么,端起案几上的茶抿了一口。

  少年再次露出了微笑“你开始喝茶了,很好很好,茶能让你安神,安神才能安心,安心才能安身。”

  文虎也是一愣,他没有想到从来都只是喝酒的自己为什么会端起这有些苦涩的茶。

  也许,是因为此时只有这苦涩的茶?但是似乎又不全是这样。

  “这就是在融合,清与烈的融合。你也可以,融合你的煞气和豪气,融合你的良知和悲天悯人。很好啊。”少年开始笑道。“你有良知,你没有那么恶。”

  那少年继续说道,“再喝一盏,对你的毒有好处。”

  说罢,少年再次为文虎斟得一盏茶。

  其实,少年的壶内涵乾坤。毒茶与清茶被壶中机关隔开两层,倘若文虎未有一丝悔意,倘若文虎仍有残酷杀戮之心,少年不觉间便可鸩杀文虎。

  但此时,少年似乎知道了,文虎并非他亲口诉说的那个人,他有良知,他有善心。

  少年为文虎斟的茶,自然是清茶,是赵缨昨日刚采回的这里特有的清茶,能解银针之毒的清茶。

  同时,是能解心中之毒,让人安神的清茶。

  文虎的毒不消两日便清除大半,这两日,文虎与少年夜夜交谈。少年的睿智、融合、优雅每时每刻不再影响着文虎,文虎也终于知道,他这一生,究竟要如何不恨、不怖、不恶。

  文虎要离开了,

  因为他担心着吕飞。

  他担心吕飞杀戮之心太重,他担心吕飞知道自己被黑甲军打伤,他担心吕飞越来越走向无谓的死亡。

  一年后,江湖上少了一队打家劫舍的山贼,多了一队银甲蓝缨的“将士”,也许,不能称之为将士。

  也许是侠士。

  他们连平十六家反王。

  他们支援了南平郡太守。

  他们阻击过黑甲军。

  他们迎战过外族。

  他们二十七位英将的银甲蓝缨被中原百姓夹道追随。

  他们所到之处百姓簞壶提浆。

  他们的统领再也不是充满匪气的文虎,而是志在安邦定国的文安定。

  当文安定再也不是文虎的时候,他再一次回到那个越地小村子,这里依然安静。

  文安定推开那扇自己曾倒下的门前。

  里面,曾经和他秉烛夜谈的少年依然在打铁。

  一切都没有变,他还是那样笑面盈盈。

  而这次文安定来,再不是颓废着的重伤之人,而是英姿飒爽的蓝缨二十七英将的统帅,是英雄。

  而这次文安定再来,也不是为了找赵雄,而是为了赵缨。

  那个救他一命的女孩儿。

  他要来娶她。

  而赵雄,他此时在铸炼的剑,便是要送给文安定的礼物。一柄名家之剑,一柄擎苍剑。

  一柄见证了文安定作为好人的后半生的剑。

  再说回文安定拦住吕飞。

  吕飞仍旧恶狠狠地盯着王通天,短刃仍未收入刀鞘。“文大人,我这就去集合蓝缨军。”

  吕飞当然知道文安定想要干什么,他跟了文安定这么久,深知这二十年来文安定的改变,也深知这二十年来文安定和自己麾下的蓝缨军的名声。

  吕飞即便心中煞气再重,也似乎慢慢有了些动容。这也许是文安定教他的。忠君爱国,至少吕飞能够做到忠于文安定。

  也许,这就够了。

  而蓝缨军的集结,根本也不需要赶赴军营这么麻烦,吕飞一支鸣笛,不需片刻,二十五名银甲蓝缨将便集结于象州兵马司。

  加上吕飞、吕翔兄弟,正好二十七人。

  王通天却不知此时文安定要干什么。

  刚才自己和象州兵马司言语冲突如此激烈,文安定会帮李大人吗?

  但是王通天没有想过,文安定帮的不是李煊,而是朝廷。

  在这个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的年头,居然还有人一心念着朝廷,而且是各地太守都不太看得起的出身草莽的文安定。

  但文安定却做出来了。

  文安定走出屋外,向着二十七名蓝缨英将道。“北方外族,占我疆土、屠我百姓、焚我社稷,该当如何?”

  “逐之!”二十七名蓝缨英将齐声道。

  “北方骑兵,欺我将帅、挑战我军、叫嚣猖狂,又该如何?”

  “杀!”这一次,二十七名蓝缨英将声音更大了些,甚至在空中都回荡着激荡的声音。

  蓝缨英将容忍不了被挑战。

  “令吕飞率尔等北上抵敌。三日务必抵达北郡城下。”文安定说罢,将擎苍剑交与吕飞。

  吕飞接过宝剑,带着蓝缨英将走出兵马司。兵马司门口,二十七匹玄色战马并立门前,每匹战马配一色银盔,蓝色马鞍,鞍上悬挂同样的弯刀,腿绑同样的蓝色绢布。

  百姓围在兵马司门前,他们知道蓝缨军将再次出征,他们知道蓝缨军将击溃敌军,他们都听见了那一声鸣笛。

  那是蓝缨军的信号,那是全城百姓心中安定的信号,那是守卫他们的信号。

  “必胜、必胜、必胜。”在象州,呼喊必胜的竟然是百姓,竟然是别人眼中最没有战斗力,最好欺负的百姓。

  王通天惊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可以听见这么嘈杂的必胜助威声。

  有男人、女人、老人、孩子。

  王通天惊住了,他也被文安定的魅力所感染。象州,这个他不曾来过的地方,竟然生活着和北郡完全不同的人们。比起北郡的沉闷和死寂,这里充满着力量和希望,充满着剽悍和强硬。

  这也许就是文安定的手段,这也许就是文安定为象州百姓带来的安定。

  当王通天再转身看向文安定时,那种透彻的、坚定的眼神是他从未曾见过的。

  作为金鸽校尉,他是北郡太守最亲近的人。但是却未曾见过这样坚定和刚毅的眼神。

  而此时,这个眼神深深吸引住了他。

  而此时,这种剽悍的民风与北郡的怀柔形成的对比让他深感触动。

  这也许是吕飞看不上北郡的原因?

  王通天不愿去多想,毕竟李煊对自己救命之恩,毕竟李煊使得北郡物阜民丰、百业兴旺。

  毕竟李煊也曾抵御外族数十年,保卫了一方子民。

  李煊仍然是一个好太守。是一个好官。

  文安定此时却也陷入了不安中,虽然他的眼神是坚定的,但是毕竟蓝缨英将只有二十七人,想要战胜外族的大军终究是不可能的。

  文安定虽然自信,但是还不至于自负的程度,蓝缨军虽然自负,但是也不至于愚蠢的程度。

  文安定知道,调动大规模的军队,哪怕是自己离开象州,也不能不听从朝廷的调令。

  也许没有人相信,现在这样的乱世居然还有人去听从那个就剩下一张破幡的狗屁朝廷。

  但是文安定相信,因为文安定不能不信。

  文安定始终告诉自己,他所谓的胜负,他所谓的正义都是建立在忠于朝廷上,一旦连象州兵马总提调这个名头都没有了,一旦连朝廷都没有了,又会有多少人会说自己出身草莽,来历不正。

  文安定英雄了得,但却始终过不了心里这关。

  他的所有的信心、勇气,都是基于这点。

  但是,他同时也在担心另一件事,朝廷现在已是风雨飘摇,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触动到朝廷那已经异常敏感的神经。

  如果朝廷担心的不是北郡,而是自己,那又该如何?

  已经不断有人向文安定通风报信。象州大治,百姓拥戴,朝廷已有流言蜚语,已有人在朝堂提出文安定出身草莽,手握重兵,担心他要谋反,朝廷将彻底万劫不复,想要限制他的兵权。此时自己调兵北上,岂不是更遭人猜忌。

  文安定已经拿不定主意,安顿完王通天后,独自一人走向一间兵马司几乎没人会进去的房间,在房内久久不出。

  赵弘毅也在兵马司里走着,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府邸,所有人见到这个机灵可爱的“小少爷”都微笑点头,这是赵弘毅从未有经历过的。

  没有人拦住他,因为都知道他是一个“小少爷”。

  没有人引导他,因为在文府家丁眼中,他还是很陌生。

  而此时,赵弘毅恰好经过这个他的姑父一直没有出来的房间。

  赵弘毅有些兴奋,他想进去和姑父打声招呼,毕竟他在这么大的府邸走丢了见到姑父还是很开心。

  但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隐隐的听到。

  “赵兄,请。”

  赵弘毅惊住了,他有些兴奋,他知道自己姓赵,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与姑父的情谊和渊源。

  此时这个赵兄,

  莫不是?

继续阅读:去湟阳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毅传之北郡太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