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湟阳城
一瓢星2019-12-15 09:443,455

  赵弘毅将门推开一个小缝。

  忽的一下,文安定从屋内冲出,将赵弘毅推了出去。

  赵弘毅愣住了,姑父为何会这样?

  文安定也惊了一下,他没想到外面偷听之人经竟然是弘毅。

  “弘毅?你为何来此?”文安定的语气中有疑惑,有不解,也有一丝愧疚。

  “快起来。”文安定赶紧上前把被自己摔倒的赵弘毅扶起。

  “姑父,为何会这样?”

  文安定把赵弘毅带进屋内,这是一件江南装饰的屋子,赵弘毅虽然对小时候的事情已经记不得多少了,但是看到这个屋子仍然感到很亲切。

  没错,这间屋子和他记忆里他的家一样,一模一样。

  长长的床榻上,一张竹子编成的案几横亘在中间,唯一不同的,是案几的那一头,不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赵雄的牌位。

  “这一年,自从得知赵兄身故的消息,我就在此建了这件屋子。这一年是多事之秋,每当心情烦闷时,每当困惑时,我就来此与赵兄对饮片刻。”文安定坐在案几前,继续斟下一杯清茶。

  “姑父因何事心烦?”赵弘毅问道,并上前向赵雄牌位跪拜。

  文安定将心中担忧之事向赵弘毅说道。他并没有过多地在意什么,也没有希望赵弘毅说什么,而是因为赵弘毅实在太像当年昏暗的烛光里的赵雄。

  文安定把赵弘毅当成了赵雄。

  同样十几岁的模样。

  “姑父,我去。”听罢文安定的顾虑,赵弘毅义正言辞道。

  “你去作何?”文安定有些不解。

  “我去为质。”赵弘毅语气更加坚定。

  “为何质?”

  “我去京城,以自己为质”赵弘毅句句铿锵。

  “弘毅幼稚了,皇上怎能听你一孩童之言?”

  “我只需两样信物,定能说服皇上。”

  “何物?”

  “一是象州兵马司提调将军印绶。”

  “这个没问题,这本就是朝廷赐封印绶,归还朝廷都是理所应当,何况作为质。”文安定果决道。“第二个是什么?”

  赵弘毅惊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文安定会如此爽快。在此乱世,每个人都恨不得多争取一些地盘,多征得一些百姓,多养一些兵马,那块破铜旮沓虽小,却能治辖一方百姓,那道兵符虽廉,却能调动一州兵马。

  赵弘毅没想到文安定能这么爽快的拿出来,这么爽快的抛弃掉,这么爽快的就放弃他拼了这么多年才得到的一州之地。

  “第二个,是公子。”赵弘毅声音很低,他知道他提出的这个要求很难,他知道文安定会紧张。

  “冉儿?”

  “是的,就是文冉兄弟。”赵弘毅点头道。

  文安定有些犹豫,文冉是他的长子,也是他最爱的孩子,也是他唯一的儿子。

  “姑父放心,我和文冉兄弟必然会安然无恙。”赵弘毅坚定的看着文安定。

  这个眼神,机具赵雄神韵。

  这个眼神,让文安定感到一股莫名的踏实。

  “为何?皇上怎么会轻信你们这两个小孩子?”

  “因为他害怕。”

  赵弘毅看到文安定面露不解,于是继续说道。“姑父试想,姑父数万精兵就驻在湟阳城不远处,同在象州。朝廷上下对姑父既用且防。同时姑父是擎天一柱,所有人都知道姑父对朝廷的赤胆忠心,如果朝廷仍不相信姑父,那必然会失士子之心,而失了士子之心,也终究会失了人心。”

  “如果朝廷杀了你们又当如何。”文安定你依旧不放心,继续问道。

  “姑父手握雄兵,象州百姓几乎全部归心,朝廷就在湟阳,必然惧怕姑父起兵,又怎么会杀我们以激起兵变。”

  “如果朝廷长期扣押你们,又当如何。”文安定仍不踏实,他需要把所有的可能性考虑其中。

  “这要看姑父。”弘毅道,“如果此役能一举获胜,姑父就有了要回我们的实力;如果此役失利,姑父丧师辱国,那我和文冉兄弟就危险了。”

  文安定惊叹于赵弘毅的见识,他没有想到,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竟然能如此看清世事,竟然能如此分析天下大势,竟然比他的决心还要坚定。

  而文安定不知道的,就是此时赵弘毅还有话未说,他的眼光比文安定想的还要深远得多。

  但是,他没有说。

  第二日一早。

  象州兵马司。

  清晨的露珠将院里的草压得弯了腰,一滴滴滴在泥土里。

  一切都很平和,枝头的喜鹊也吱吱呀呀鸣叫着。

  炊烟笔直得升起。

  这一日,文安定起得很早。

  他已经做了这个决定,让文冉和赵弘毅去湟阳。

  他要让文冉去历练一番,因为他知道,要把文冉培养成能够保一方百姓的人。

  他还知道,赵弘毅这个孩子并非凡人,将来必定能够成为无双国士。

  他想让两个孩子多在一起。

  他想让文冉和弘毅学。

  他来到文冉的房内,文冉正在捧着一部《战国策》研读着。这让文安定很是欣慰,他也非常相信自己的孩子。

  文冉在同龄孩子中也算争气,自幼也学过些刀兵武略,论起布阵排兵也能侃侃而谈,再加上生的俊美可爱,深得文安定夫妇的喜爱。

  文安定走到文冉面前,向他说了自己的决定。

  他没有想到,文冉很兴奋,很开心。“父帅,弘毅兄弟说得对,我二人前去,皇上难道不惊讶吗,难道不敬重父帅吗?朝廷上下都在忌惮父帅,我和弘毅兄弟为质,皇上难道不心虚吗?既然朝廷顾虑,那我二人必然无忧。”

  文安定很是高兴,他相信文冉一定可以保护自己,他也相信赵弘毅一定能可以保护文冉。

  他更加高兴的是,文冉的智谋和眼光,他看到了年少的自己,不,他的孩子比他自己更出色,比自己更聪慧,比自己还要决绝。

  他高兴的是,文冉一定可以继承他的一切。

  “父帅,我还要一人。”

  “冉儿,你说。”

  “我要那个病秧子。”文冉指了指王通天的客房,“他是金鸽校尉,只有他去了,才能更显得真切,而且他勇猛忠诚,也能保护我和弘毅兄弟。”

  文安定点了点头。

  王通天到底也是一名高手,强大的求生欲望和强悍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几乎可以行走了。

  当他听到文安定需要他去一趟湟阳的时候,他很是愿意,但是当他听到同行的是两个孩子以后,又开始犯难。

  毕竟两个孩子去说服当今皇上,这件事听着总是有些不真实。

  但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世上的事又有哪些能那么绝对呢?

  王通天抄起哨棒,和两位“公子”出了城。

  王通天没想到,两位公子马骑得还算不错,竟然能跟得上他。

  当然,文冉的马术是要比弘毅强很多的。

  三人第二天便到了湟阳。

  果然是国都,其他地方的百业凋零、血雨腥风竟然未能影响到湟阳。

  牡丹依旧怒放着,街上商贾如云,路上行人如织。

  王通天带着两位公子来到一处府宅。

  这是文安定嘱咐他的事情,府宅的主人是文安定第一次帮助的人,曾经的象州兵马司的主人,现在的兵部尚书。

  他一直在保护着文安定,就像当年文安定保护了他。

  他曾在朝堂之上对峙百官,力保文安定。

  他曾在内廷晋言皇上,以全家老幼保文安定忠诚。

  是他力保文安定接任象州兵马提调,承担着守卫京畿的重任。

  如今,见到王通天,见到文安定写给自己的书信,见到文安定的儿子和赵弘毅,他动容了,他没想到文安定虽忠诚,但已经到了如此程度。忠诚中更有江湖的侠肝义胆,这是在湟阳朝廷里几乎不存在的品德。

  他也有一丝顾虑,他担心朝中有人借此发作,他担心两位公子的安全。

  他的担心,和文安定的担心一样。

  他犹豫了,他想自己去朝堂,他想让两个孩子留在府中,他想自己对皇上讲这一切。

  但是,赵弘毅将他拦住。

  赵弘毅知道,没有什么比自己和文冉去面见皇帝更有说服力。单凭兵部尚书的一家之言,皇帝会不会相信文安定的忠诚和坦荡且不说,如果皇帝不信,那兵部尚书必然同时被皇帝怀疑,那时,朝廷上恐怕就再没有人为文安定说话了。

  况且,自己和文冉此行本就是来面见皇帝,又岂能临阵而退缩呢。

  “大人,我们必须去,只有这样才显真诚。皇上乃天下之主,我们也是皇上臣子,不能欺瞒皇上。请大人准许。”

  老尚书此刻除了敬佩、除了震撼再也说不出什么。

  满是皱纹的脸上竟然有些湿润。

  他没有想到,此时此刻,朝堂之上有人明哲保身,绿林之内有人犯上作乱,荒野之中有人割据一方,但却没有人如此豪气干云,没有人如此忠于朝廷,忠于王道正统。

  何况是两个少年。

  老尚书房间的灯彻夜未熄。

  他在泣血上陈,奏折上的每一字都充满情感。老尚书的手中之笔是柔软的,但是心中之剑却是刚强的。奏折上的每句话都充满豪气,没写一笔老尚书对赵弘毅和文冉的喜爱都愈发深刻,每写一笔老尚书对文安定的崇敬和保荐他出任象州兵马提调的决定都感到欣慰。

  老尚书的脸被跳动的灯火映照得很清晰,一个老人,脸上沟壑纵横,但是眉宇间的英气未有丝毫消逝,反而越来越清晰。目光紧紧地盯在奏折上,那明亮和坚定的眼神“洒”在奏折上,仿佛奏折是这眼神照亮的。

继续阅读:第十章,湟阳美名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毅传之北郡太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