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六皇子与文冉
一瓢星2020-01-26 18:053,259

  此时,湟阳城内,文冉和赵弘毅也开始了在国学司的学习。

  国学司内,的确与寻常地方不同,虽然陈设极为简单,但是却古朴典雅。十余条楠木案几配十余条条凳,一张较大的桌子在正对面的前方,那是先生的位子,周围四周墙壁上,挂着一些开国功臣画像,先生背后的墙壁上,挂着太祖画像。

  整个国学司,仅此而已。

  由于不是冬日,也未见任何火盆火炉,没有任何的侍女丫鬟,也未曾有任何伴读侍童。

  中间一路香,是龙涎香,混合着一些楠木的味道。

  总的来说,还是沁人心脾。

  做先生的,都是当世名儒,有一些甚至做过帝师。讲起孔孟之言,儒家之道时,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文冉听着却是有些着迷。

  这是他曾经听过却又未曾听过的事。听过是他从小长在朝廷命官之家,自然会有先生交给他这些春秋大义,他读的经史子集甚至超过了很多中举之人;说没听过,是他虽饱览群书,但兵马司内对这些传世经典熟知的人毕竟不多,对于杀伐却很在行,而且,整个象州名仕加起来,也未必有国学司这样的水平。

  赵弘毅却听得有些云里雾里。

  这些是他想听又不想听的东西。想听是他从小就浪迹天涯,漂泊不定,父亲虽教导过他做人的包容和智慧,却也未曾教过他孔孟春秋,第一次听到先生教他这些学问,他自然是兴奋的;不想听是他此时更为担忧的,是姑父此战能否一战功成,他什么时候能够带着文冉兄弟逃离湟阳。

  湟阳的日子,赵弘毅一天都过不下去,他惦念着远方的姑父,他希望姑父能够大胜,这是姑父的愿望。

  他也知道,有文冉兄弟在湟阳,姑父是肯定会分神的,他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而且,他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他比他的姑父看得更远。

  他要告诉他的姑父。

  赵弘毅自然是不担心他和文冉兄弟的安危,他知道不管什么结果,他和文冉都不会死,只要姑父不反戈一击,他和文冉就不会死,最多,只是会被赶出皇宫,赶出湟阳,流浪天涯。

  这些对赵弘毅来说并不算什么,而且他有信心能够把文冉兄弟照顾好,毕竟即便姑父输了,象州仍有姑父旧将,以文冉兄弟的名义重新聚集这些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毕竟还有姑妈——赵缨。她也是女中豪杰,必然能够守住姑父家业。

  赵弘毅此时想的,是一件天大的事。

  赵弘毅一定要让象州军知道自己的想法,但是此时,他可以用谁呢?

  用王通天!

  赵弘毅暗暗决心。他知道,既然象州已经出兵,王通天内心还是想尽快回到北郡,协助李煊一同守护国土。因此,王通天必然有回到北郡的愿望。

  第二,王通天身为金鸽校尉,武艺又能力扛三个毒童子,还击毙二人,他必然有传达信件的能力和水平。

  第三,正因为王通天是北郡太守麾下,是金鸽校尉,因此让他前去才更显得真是,皇上也定能相信,定能准许。王通天有去给文安定报信的身份。

  但是,又要如何让王通天能够出得城去?

  赵弘毅却要仔细思量一番。

  王通天此时已经被皇上控制,编为禁军御林,明显是提防着他,以此明升暗降手段令他出不得湟阳城。

  免得作为泄露朝廷消息的信使。

  皇帝打心里还是提防着北郡,提防着文安定的。

  毕竟,这两路人马已是朝廷最后的最为精锐的兵马之一了。

  但是,赵弘毅必须要让他出城。

  但是,赵弘毅现在除了国学司哪儿也不能去,就连吃饭睡觉如厕都要在国学司内。

  先生依然在滔滔不绝的讲着,但是赵弘毅却已经开始计划。

  文冉和赵弘毅坐在最后一排,每排只有两个人,而这堂课,坐在他们前面的,一个是六皇子,一个是辅政王的长子。

  这两个人都是皇亲,跟赵弘毅和文冉不同,这两人可都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自小深居宫中,根本不像赵弘毅和文冉那样独立。相比于这两位,赵弘毅和文冉甚至有点野孩子的模样,当然,在这两位看来,赵弘毅和文冉也很好玩,最起码见过他们没见过的事情,经历过他们没有的经历,知道他们不知道的花花世界。

  因为这两人都太不寻常,毕竟不懂寻常百姓和烟火人间的滋味。

  六皇子自不必说,他本就是皇帝的孩子,虽然非正宫所生,但也是龙种龙子;至于辅政王之子就更是不一般,这位公子的父亲本是皇帝同父同母亲兄弟,当年放弃争夺皇位,而拥立现在的皇帝,因拥立之功被封辅政王,皇帝赐殿前赐坐。

  这辅政王聪慧睿智,既是皇帝亲兄弟,又是皇帝首席智囊,上次未曾在殿前见面,是因其已经病倒,这次辅政王的爵位,必定由其长子继承。

  所以,赵、文二位公子前的这两个孩子,将来也必定是这个朝廷的顶梁柱。

  而此时,这两个孩子在赵弘毅和文冉眼中,不过是两个孩童,论智谋、论武功都不值一提。

  赵弘毅准备已此二人来争取让王通天出城。他相信,皇上即使不听他和文冉这两个外人的,也必然会听这两位皇子至亲的。

  赵弘毅不需要他们去劝说,只需要他们把话带到即可。

  因为赵弘毅对下面的计划已经胸有成竹,他相信,这个过程虽然会很长,但是他和文冉一定可以成功。

  总有一天,皇帝会亲手把他和文冉送回文安定身边。

  赵弘毅看了文冉一眼,却发现,文冉以相同的眼神看着他。

  一上午很快就会过去,对于孩子们来说,这也许却是煎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样子有些让人难受,甚至有些可笑。

  中午散学是孩子们最高兴的时候。

  先生那张古板严肃的脸终于可以露出一点祥和,毕竟先生即使再为师,也毕竟是臣,面对散学的皇子国亲,也是怠慢不得。

  先生离开后,赵弘毅便对文冉说了他想让王通天出城的想法。

  文冉又是何等聪明,只在课堂上和赵弘毅对视一眼,就早已明白其中深意,对于别的孩子天真无邪、生来纯真的眼睛来说,这两位小公子的眼神可是太有内容了。

  没有办法,他们的经历跟这些皇子国亲不同,他们没有办法像这些人一样无忧无虑,他们虽在国学司,但却是人质。

  他们不能不聪颖。

  文冉听罢,“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痛哭。

  声泪俱下竟不能自已。

  这一哭不要紧,六皇子被惊了一跳。

  对于自小在皇宫内院长大的他,作为皇帝喜欢的皇子,他何时见过这样痛苦过的人。

  他从小要风得风,每次哭都是撒娇一样的请求,而且只在他父皇面前才哭。

  而文冉,却在所有人面前哭,而且这样无助,这样痛楚。

  “你为什么要哭?”六皇子不解道。

  “我离开父亲……已经几天了,也不知道……父亲现在怎样了,我也……想母亲。”文冉已经哭到说不清楚话了,所有的孩子们都围了过来。

  这些孩子随从小生在帝王之家,却也天性善良。

  他们见不得有了另一个孩子哭得这样伤心。

  “我也三四天没有见到父皇了,但是我也没有哭啊。”六皇子有些骄傲道。他此时觉得眼前的这个象州小朋友好不坚强,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比起这两位象州来的小孩子的心思和坚强,他们这些从小生活在皇宫内苑的孩子一点儿过招的资格都没有,甚至连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他们太幼稚,太简单,太单纯了。

  但是文冉和弘毅不能像他们这样,他们必须要在这个皇宫活下去,逃出去,最起码的也要毫无差错的把他们的消息带出去。

  “你随时都可以见到皇上,当然不会觉得我们的难过。”赵弘毅提高了一些音量。他并不是为了驳倒这个小皇子。在赵弘毅看来,这个小皇子就是个小孩子,而且是个普通的小孩子,甚至还不如普通的小孩子。孔孟之言和春秋大义肯定不会教给这些孩子为人之术,而为人之道,这些孩子肯定也不懂。

  对于一些计谋,一些手段,他们可能听都没听说。

  “你们就是两个懦夫,几天不见父亲有什么了不起。我也很多天没有见到我的父王了。”辅政王的王子道。

  “就是啊,你们两个哭什么,两个哭泣包。”六皇子道。

  文冉哭得更加伤心,竟一把推开六皇子跑出门外。

  而六皇子,却摔在了地上。

  赵弘毅赶紧扶起六皇子,急促地道了声歉意,便追文冉而去。

  六皇子摔疼了,也开始哭了起来。

  一屋子的孩子都吓坏了,还没有人敢这样对六皇子,把他推到。

  文冉跑出去的身影渐渐有些回过神来。

  痴痴地站在门外。

  “我要向父皇告状去,你们竟然敢打我!”六皇子哭得更伤心了,旁边的孩子们没有人敢上前。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危险?机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毅传之北郡太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