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音忍村的来信
一只沙雕2019-12-25 22:093,253

  所以,易遥才会想要打破这种“血统天赋决定一切”的说法。

  其实也不难看出,大多数上忍在教导下忍时,会着重那些拥有特殊能力的孩子。

  就连卡卡西也不能幸免,他对于宇智波更偏爱,即使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易遥走在回家的路上,也在想着自己如何在短时间内提升三人的实力,没想到遇到了故人。

  “好久不见,抚香。”

  熟悉的名称让易遥一震,一抬头就看见了熟人——春野芳。

  “好久不见芳子妈妈。”易遥略带意外的回复道。

  “是真的好久不见了,自那日岩忍村一别,咱们也有近两三年没见了吧。不如去居酒屋喝两杯怎样?”春野芳提出了邀请。

  易遥笑着答应了。

  二人刚在居酒屋落座,易遥就直接开口了:“本来以你我的身份本不应该再见面,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么?”

  “这么多年了,你说话还是那么直。确实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是因为你的侄女?春野樱?”易遥押了口酒猜到。

  春野芳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你也知道吧,中忍考试很凶险。我想拜托你突击一下。你在暗部和根呆了这么多年,比我这种探子强的多。你我也是老熟人了,把樱交给你我放心。”

  易遥就着灯光看着这个年纪已经不小的女人,据说这几年春野芳已经退下来了,无夫无子,和自己的弟弟一家生活在一起。

  “如果你这么确定,那好吧,之后让她来找我。”易遥一口将酒壶里的酒全部喝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漫天的星光虽然明亮,却无法照清前面的路。易遥晃荡着身体,想起了前世自己过年时和家人一起看春晚的时光。

  “我好像有点儿记不清爸爸妈妈的样子了……”易遥扶着额头喃喃道。

  突然他感觉身后有人扶住了他,身体一僵,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怎么喝成这幅样子。”紧接着易遥就感觉到对方在释放医疗忍术帮自己解酒。

  “兜,是你啊。”易遥反应过来说道。

  “不是我,还能是谁?”兜没好气的说道。

  易遥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回过身来看着打扮改变的很大的兜,吐槽道:“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个下忍。”

  “没办法,这不是怕暴露么。好了不说这个,大蛇丸大人有任务给你。”兜将怀中的信递给易遥。

  “嘛~我知道了,我回去看看。”易遥拿过信就回了家。

  打开灯,立刻把信打开。

  “辅助一尾人柱力?”易遥皱着眉看着信。

  大蛇丸什么时候个砂忍村勾搭在一起了。

  而且,偏偏是这个时候。

  直觉告诉易遥对方这是要搞大事,但是一时又不清楚大蛇丸的真正目的。

  “难道说……要带走宇智波的最后后裔,这拐人拐到木叶了?”易遥摇了摇头不解的自言自语道。

  虽然易遥很怀疑大蛇丸的目的,但是既然老板终于发任务了,那就不得不有所行动。

  可是要如何辅助呢?

  大蛇丸的这个命令实在是太宽泛了,而且告诉易遥的时间很尴尬,太晚了。如果早一点,易遥说不定会想办法混进中忍考试的医疗队里面去。

  这么草率的任务,难道说大蛇丸对这次任务也没有把握?

  易遥暗想,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要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呢?万一任务失败,那岂不是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

  “还是等最后一场的时候,去观众席吧,最不容易被发现。”易遥下定决心。

  第二天,易遥像往常一样,和三人小队碰了面,然后领着芽子和健太去找了自己找的老师。

  “芽子这就是你的老师了,你可以叫他飞镰。他和你的属性很和,你们两个都属于快速进攻的类型。”易遥站在飞镰身边向芽子介绍道。

  “他是暗部成员吧……我听说暗部很难进,是真的吗?”芽子看着飞镰的一身行头,羡慕不已。

  “暗部成员确实要比普通忍着能力高出不少……”易遥回复道。

  “但是,没问题么?如果暗部成员出来教学?”芽子苦恼道。

  飞镰有些不耐烦的转了转自己手里的疯魔手里剑,眼神里的神色已经带着几分不耐烦。易遥狠狠的按住他的肩膀。

  然后笑眯眯的对着芽子说道:“不会呦,安心吧。”

  芽子这才安心跟着飞镰走了,走之前还不时回头,希望易遥陪她一起去。不过被易遥决绝的拒绝了。

  “连飞廉都害怕,那你以后出现更危机的时候可怎么办?”这是当时易遥的回复。

  接着就是健太,把他交给了擅长风遁的风刃。

  比起耐心极差的飞廉,风刃明显更擅长教学,不一会儿就获得了健太的好感,两人高高兴兴的去训练了。

  单独留下的刚看着易遥走过来,赶忙迎了上去。

  “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联系?”刚问道。

  “不要急,我们先等一个人,她应该快来了。”易遥笑着拉过刚说道。

  “……是谁?”刚略带疑惑的问道。

  “啊,您就是坂田老师吧!”

  刚听到声音,一回头就看见了一头粉色头发的小樱。

  “春野同学?”刚问道。

  “是的,暂时樱遥跟着我们一起学习呢。”易遥回道。

  刚偷偷看了眼春野樱,脸微微泛着红晕,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易遥略带新奇的看着刚,又看了看春野樱,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子长的很漂亮。属于在人群里一眼就能注意到的存在。也就不难怪,刚会脸红了。

  “刚,要把握机会呦~”易遥一脸八卦的看着刚。

  “老师,你别取笑我了。樱和井野是我们班顶漂亮的两个,而且他们都喜欢那个宇智波,哪里能看得上我呦。”刚失落的说道。

  易遥听到宇智波这个姓氏微微一顿,然后继续套话。

  “这个宇智波一定很擅长追求女生?”

  “不……事实上,我觉得他只是凭脸……”刚一脸深沉的回道。

  易遥看着刚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噗嗤一笑,说道:“我听说这个宇智波好像学习很厉害,玩手里剑也很强,各方面都很厉害。刚~你不诚实哦!”

  “嘛!你要问嘛。”刚越听脸越红,只不过这次是羞的。

  “好吧好吧是我的错。”易遥状似投降的说道。

  等来了樱,二人的训练就开始了。比起对刚的教学,对于春野樱则更偏向于一些大众常见的训练,着重训练了基本的医疗忍术以及幻术的破解。

  不得不说,比起刚,春野樱的资质无疑更好,很多刚需要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学习的知识,樱只需要三天就能完成。这让易遥也刮目相看。

  易遥看着春野樱治疗了一只受伤的兔子,点了点头说道:“做的不错。”

  “呐~老师,谢谢,您的讲解真的很容易懂。”春野樱笑着说道。

  “你有所收获就好。”易遥看着春野樱暗想治愈术、止血术、甚至是更难的使人昏迷的改良术都学会了……

  这种人才,使得易遥也忍不住多偏爱一些。他想了想,拿出一根骨针。

  “这是我送你的最后一件礼物,如果你在考试途中遇见同伴有昏迷或者中幻术可以把这根针插进他们的后颈。”

  易遥拿出的这根骨针,是在原有基础上加了新的咒印,将阳属性查克拉转化为阴属性,如果中了强力的幻术,或者长时间陷入昏迷,可以使用这根骨针强行将人唤醒。

  “不过要注意的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因为被强行唤醒的人非常痛苦。”易遥总结道。

  “诶?那岂不是很危险?”春野樱不明白这根骨针有什么用。

  “在危险的环境中……有的时候痛苦比失去意识更能让人安全。”易遥说了一句。

  春野樱不明白,她绝对不忍心自己的朋友处于绝对痛苦之中。但是之后听了易遥的解释后,明白在中忍考试中一旦失去意识,说不定就会丧命。和性命比起来,只是痛苦实在算不得什么。

  “我明白了,坂田老师,希望我不会有用到这个的一天。”春野樱收起骨针说道。

  易遥点了点头,之后又单独对刚进行了教学,直到傍晚,这场训练课才完结。

  春野樱觉得这一天很充实,她走在路上,却被刚叫住了。

  “那个……樱,这个给你!”刚将易遥给自己的几根有阳属性查克拉的骨针。

  “诶?这是?”小樱拿着骨针,发现这上面刻着的符文好像和自己的不太像。

  “这个是治疗的,我也就只有三根,一根给你……”刚支支吾吾的说道。

  “可是这是坂田老师给你的吧,为了帮助你渡过中忍考试,你给了我这不行。”樱将骨针推了回去。

  “你……你拿着吧,我……我走了”刚说完转头跑掉了。

  在二人说话的巷子上方,易遥站在暗处看着刚和小樱的对话,头疼的按了按眉心。

  “真是胳膊肘往外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火影之我在蛇窟当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