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阵法的见解
没刺的榴莲2019-12-27 11:063,346

  庭院内,一名男子坐在地上,在他面前摆着一张石桌。

  阳顶天随周伯通走到石桌边前,阳顶天才看清坐在石凳上男子容貌,男子闭着眼睛,大概三十多岁,面容俊俏,一头黑发飘飘。

  周伯通坐在石桌边上,并没有打扰男子,阳顶天立于周伯通身后,看着桌上的石子,只觉得奇怪,因为石子摆放有点奇形怪状,又有那么点规矩可循,见师傅沉默不语,自己也不好意思先开口。

  大约过了一刻钟,男子睁开双眼,阳顶天从他眼里如同看见皓月,清澈明亮。

  男子睁开眼第一眼并没有看向周伯通,而是在阳顶天身上扫视了片刻,才开口问道:“这位便是周老前辈的弟子,阳顶天小兄弟吧。”

  周伯通呵呵笑道,“哎,别提了,都怪我这张嘴,好吃又管不住,弄得老年不得安稳,收了个这么个弟子。”

  “来,见过张真人。”随后周伯通对阳顶天介绍道。

  阳顶天先是一惊,不过反应很快,马上拱手行了一礼,“见过张真人。”

  阳顶天暗暗咋舌,这么年轻便能和周老前辈平起平坐,而且开山立派,看他年龄也不是那种五六十。

  “无须多礼。”张三丰微笑着摆摆手。

  周伯通凑到张三丰面前小声问道:“你觉得我徒儿还有机会?”

  张三丰再次打量了一眼阳顶天,对着周伯通摇摇头,转而又点点头。

  周伯通不明其意,有点着急,“你别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到底什么意思?”

  “先不急,既然周老前辈您在这里,你看看我这阵法如何。”张三丰指着桌上错乱的石子。

  “我哪里懂得什么阵法。”周伯通有点尴尬,不过随即又道:“不过在上山的时候,你的弟子弄了个什么,哦,对了,太极剑阵,差点让我吃了点小亏。”

  “呃……”张三丰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不由笑了笑,“倒是让前辈见拙了。”

  周伯通跳上石凳,看着张三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就是那么回事,一年前,我按照前辈的意思,广传太极,前期都相安无事,大多数都是普通百姓前来练练手脚,偶尔也会有个别武林人士参模,这都是好事。久而久之那些学会了太极招式的百姓,在面对蒙古士兵也有一战之力。”说到这里张三丰停了一下,看向周伯通,“前辈觉得会如何?”

  周伯通听了张三丰的话,大概明白了原因,原宋人大多都是崇尚读书之人,跟英勇根本无法匹配,蒙古人都以骁勇善战著称,然而宋人普通百姓学来的招式居然能和蒙古士兵有的一战,这样蒙古肯定不肯,因为这种结果及其可能威胁到忽必烈的帝位。

  “所以后面偶尔就有人来捣乱?”

  张三丰点点头,“反正既然已经开出来了,总不能收回吧,来学习太极的,让他们照学不误,而那些不安好心的,只能来一次挡一次,无论何事,总会遇上点麻烦,只是没想到我那帮弟子倒是为了我,作出这种事。”说到后面,张三丰无奈笑笑,“还是先说说我这阵法吧,前辈觉得怎么样?”

  周伯通挠挠头,“叫我弄这些,我对阵法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啊,如果你有什么好的功法倒是可以拿出来让我瞧瞧。”

  这时站在边上的阳顶天忽然开口,“我倒是有点见解。”

  “哦?”张三丰和周伯通同时看向阳顶天,一脸好奇,张三丰笑着开口,“说来看看。”

  “看起来,这些石子有点乱,但他又很玄妙,这种感觉……”阳顶天皱眉,不敢确定心中的想法。

  张三丰则眼睛一亮,“阳小友,继续说下去。”

  阳顶天点点头,“说出来,真人可别笑话我。”

  张三丰哈哈一笑,“有什么尽管说。”

  阳顶天指着桌上的石子,“粗看,也许会觉得是随意放在桌上散开的石子,其实,你看,这些石子分为内中外三圈,而内圈又有点……”

  周伯通完全不懂自己弟子在说些什么,只看见张三丰倒是蛮有兴趣的样子。

  阳顶天看着石桌上的石子,绕着石桌走了一圈,“我明白了,为什么一开始总有点奇怪的感觉,原来内环被分为对等两份。”

  “两份,而且对等?”周伯通也绕着石桌走了几圈,可是怎么都看不见是两份啊,何来对等。

  阳顶天指着中间石子,“师傅,你看,中间是一个圆,圆内是这样划分,左上四,右上一,接着往下看,左五右一,左四右一,左三右二,左二右三,左一右四,左一右五,左一右四。师傅,你再到对面看看,是不是一样的规律,如同两条侧身躺着的鱼。”

  听了阳顶天的话,周伯通走到阳顶天对面,慢慢数着桌上的石子,“左四右一,左五右一……”数完以后,周伯通惊讶的看着张三丰,等着张三丰给个确定的说法。

  “哈哈,阳小友看的真切啊,还有什么,继续说说。”前面阳顶天所说,确实是按照自己思路来的,只是到了后面,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布置了,所以张三丰更加期待阳顶天下面能说出的看法,自己没有看到的东西。

  “如若这是阵法,四颗石子为四人,也为首,一颗石子为一人,也为尾,如若敌人在中,攻其首,首也为圆形,攻首一人,必有首四方支援之势,所以必先攻一人之处,也就是尾,而四人为首则照应着尾,你看左右两边,四颗石子咬住一颗石子,上下都是一样的,就如同两条鱼,咬着相互的尾巴,保护着对方,这让敌人无法得手,这就有点首尾相应,生生不息的感觉,而最恰到好处的是中外两圈石子,虽看其无大用,其实……”阳顶天看着张三丰,“张真人,这些石子可否借我演示一下。”

  “随意。”这阵法本来就不完全,而且摆弄至此,摆法也牢记于心,现在对于张三丰来说,更加期待的是阳顶天想用这些石子做出什么来。

  阳顶天先是把中外两圈的石子挪开,然后对着周伯通开口道:“师傅,你发出一道气劲,从这石子中间往外发,只要能把桌上的石子打下石桌便可,力道不能过猛,只要石子恰到好处从石桌边缘掉落至地上便可。”

  “恰到好处嘛。”周伯通点点头,食指指于石子中间,一股淡淡的气劲由指而发冲击着手指周边的石子,一颗颗石子掉落地上。

  看着掉落地上的石子,阳顶天重新捡了起来,按照原有摆法摆放好,再在外面摆了两圈,也是按照原有样子摆放好,然后再次对一脸疑惑的周伯通开口,“师傅,按照刚才的力度,再试一次,一样的气劲。”

  周伯通点点头,手指指于中间,同样的气浪朝石子席卷而去。

  “啪啪啪……”

  在气浪之下,内圈石子朝外散去,只是在撞击到中间那层石子,冲势便弱了几分,再到冲击外面一圈石子,便没了冲势,都停了下来,石子之间发出清脆的撞击之声,但是这一次没有一颗石子掉出石桌外。

  周伯通一脸惊奇的看着张三丰,张三丰摇摇头,指了指阳顶天,周伯通才看着阳顶天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阳顶天则皱着眉头,看着桌上的石子,有些石子因为撞击,而有点石屑掉落,转而对着张三丰道:“这阵法并非完善的阵法?”

  “如何看出?”

  阳顶天指着桌上的石屑,“这些石子如若换成人,肯定也会如同桌上的石子,虽然人会思考,会卸力,但多少也会如同桌上石头一样,多少都会受到点伤害,所以才说不是完整的。”

  “哈哈哈……”张三丰站起身来,看着周伯通,“周老前辈,你这弟子真是奇才,阵法奇才啊,弄得我都想收他为徒了,只是他如今拜的前辈为师,实在让我为难啊。”

  “张真人谬赞了,我只是在上山之时,刚好看见,他们摆出的刚好是这石桌上石子内圈的阵容,所以才能知道这么多。”阳顶天虚心对着张三丰拱手,一惯以读书为主,一些普通的做人处事方法,阳顶天还是相当清楚,不会因为一句夸奖,就得意忘形。

  张三丰摇摇头,“不,这并非是谬赞,倘若放在我那些弟子身上,他们是无法从那个阵法推演到这个阵法的,而且光凭一个太极剑阵,就能把我刚研究出来的太极八卦阵,研究的这么透彻,就像周前辈说所一样,不懂阵法,摆的如何明显,对他来说,都是不懂,一个懂得人,能从中延伸出更多的东西来,倘若我弟子中有一人能有小兄弟这种天赋,我也不至于对眼前太极八卦阵一直耿耿于怀,始终都有些无法完善,既然小兄弟对阵法有如此独到的见解,周老前辈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了。”

  周伯通笑笑,转而对着阳顶天臭骂道:“看来你比为师还吃香啊,还不谢过三丰。”

  “谢过张真人。”

  这种双赢的局面是周伯通最乐意看到的,对于阵法,周伯通了解不多,但是从太极剑阵,自己差点吃了小亏就明白,阵法在将来的某一天对于武林人士和门派绝对是起到很大作用的,说其为阳顶天帮张三丰完善阵法,何不说为阳顶天同样能从张三丰那里学到如何布阵,更重要的,还可以帮自己徒儿了解一下丹田漩涡的问题,看是否有解决办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破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破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