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青梅竹马的新欢(十)
海妖出没2020-02-12 10:573,581

  上午约了日本一家设计公司进行技术交流,到了约定的地方,会议室里坐满了人,都是黑头发,黄皮肤,没有电视剧里常见的那种长相,不仔细分辨还以为都是中国人,日本人和中国人的气场始终还是有差别的。

  等到翻译介绍的时候叶澜才发现来境外考察的不只A公司,同事跟她解释说这是行业领域里专门有机构负责组织这种交流,C市比较好的公司都会受邀来参加这个活动,当然费用都是各自公司负责。

  听完中方和日方各自的代表致辞后,大家就开始对几个行业内的问题进行讨论,首先是中方的议题,主要集中在形式和人文上,这些都是叶澜们平常听得出老茧的言论,大家都故作精神装作认真听。

  翻译不是本行业的,拿了一个中方打给他的大概发言稿费力在给日本人翻译,叶澜就看见他们带头的人面带微笑细细听着,其它人却是云里雾里的感觉,就知道这个翻译估计没翻好。

  等到日本议题了后,叶澜看见幻灯片出现的日文只觉得一阵眩晕,简直天书,她开始担忧起那个翻译的水平了。

  “新能源的应用,文化展开……”翻译磕磕巴巴地说出来,中方的人都愣愣地看着他,大家心里都充满了疑问,日本人要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不是新能源应用,是新技术的开发,不是文化展开,是文化多元次解读。”一个声音轻轻响起,并没有强势到打断翻译的话,却让底下的人听了个清清楚楚,这才明白过来日本人表达的意思,这翻译翻译地差别也太大了。

  明晓会日文?看样子还很熟练。

  翻译又接着翻译下去:“……新技术其中重要一点是新材质的应用,我们已经应用的有这些。”

  大家看向幻灯片,清晰高分辨率的图片显示了出来。

  “多色混凝土……”

  “彩色混凝土……”明晓又小声地解释道。

  终于到了中间休息的时候,叶澜无意间瞥见设计总监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很快便听到他跟另一个公司的设计总监说道:“这黄斌文(组织交流会机构老板)请的什么翻译,还不如我们自己的设计师呢?”

  “据说留过日呢?”

  “留日又怎么,对建筑一点都不了解,你看他翻译的,席纹铺贴翻译成木篱笆式的铺贴,我也是醉了。”

  “算了算了,下半场让你们公司设计师来翻译吧,我听他翻译都累。”

  下半场明晓就做到了翻译的位置,果然顺畅多了,到提问环节的时候,明晓把一个同事问的问题转述给日方以后,日方像是反问了下明晓,明晓叽里咕噜说了一堆,然后日方带头的点了个头像是赞许。

  交流结束后,叶澜们下午的行程是去森木展望台,大家找了个地方享受下美食便出发,明晓因为上午的崭露头角正被设计总监一群人拉着说着什么,叶澜只好和那个不太喜欢的李耀通行。

  “是不是觉得明晓特别帅?”李耀不太喜欢沉默,找了半天,觉得这个话题女生应该感兴趣。

  “还好,日文很流利。”

  “很崇拜他吧?”

  “还好。”

  “要不我帮你牵牵线。”李耀过度热情地说道。

  “啊。”叶澜无语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想多了,我就觉得他挺有才。”

  “这么有才的人你都不抓紧机会,不一会儿就没了,上次来找你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我也没兴趣要抓这个机会。”叶澜不想理他。

  “你现在没有不代表你以后没有,你们女生总是容易后知后觉,到时候别说我一个所的没帮你。”李耀一副很懂女生的样子,他今年年初结了婚,叶澜也随了礼,没想到他这么平常的男生却娶了个貌美如花的温柔女子。

  “你……你真的想多了。”叶澜简直哭笑不得,这个李耀莫名其妙说些话,难不成那漂亮姑娘就是这么被他忽悠到的。

  在森木展望台领略了日本都市风光,一群人相约去喝酒,本来设计总监是要拉明晓跟他们一起的,被林所一把抢了过来,下午行程结束后时间还早叶澜一个人回旅馆也没有意思便也跟着去了。

  同事找的是一个小酒吧,他们一行人一进去,就把整个酒吧填满了,喝了会儿酒,闲聊了会儿,大家便提议玩游戏,刚好酒吧有一个可以旋转的大冒险,你抽到哪一个就按照上面的来,比普通的大冒险要复杂一些,比如你转到上家提问那就是你位置上一个人提问,转到自喝一杯,你就只能喝酒,不能提问,有时候还会转到所有人喝一杯,气氛就会达到最好, 玩了几轮后,明晓被逼和一个男的大跳贴面舞,两人个子不相上下,明晓又面容姣好,看起来却并没有不和谐处。

  “好吧,你们满意了……”明晓疯完坐回位置说道:“这次我一定要玩个大的,我要抽到那个必须回答不能大冒险的。”

  林所笑他:“你那个问题也还好啊?你为什么不愿回答宁愿跳舞?”

  “那叫还好!”明晓白了她一眼:“女孩子就不能矜持点,看看人家叶澜,都听不下去你们的问题了。”

  “得了吧,大家都成年人,那算什么问题,一夜几次而已,还有问过更劲爆的呢!”林所不置口否。

  “那是,我们林所可是女中豪杰。”有同事附和道,林所举杯和她碰了下。

  “好了,我转了。”明晓潇洒一甩,小箭头迅速旋转。

  “停,停,停……”其它人在旁边乱起哄,小箭头却无视他们的疯吼转了好几圈才慢悠悠地在叶澜面前停下来。

  “好……好……好……明晓,你说了要玩个大的。”见是她大家都莫名更加兴奋,对于很多人来说,让一个开放的姑娘做一些出格的举动并不会多新奇,但是他们并不喜欢这种容易而平常的事,人人内心大概都愿意看良家妇女突然的一反常态,或者掏到她们内心深藏的见不得光的秘密。

  林所也饶有趣味地看着明晓,对他会提的问题充满了期待。

  明晓却是轻轻笑了下,说:“你不会怪我吧?”

  叶澜摇摇头,既然是游戏,她会遵守游戏规则。

  “你心里最爱的男人是谁?”

  “切,这什么问题啊,一点都不刺激。”还没等叶澜反应过来旁边人已经开始不满了:“换一个,换一个,换个刺激的。”

  明晓却不为所动,收起了刚刚玩世不恭地笑容,目光温柔地看着叶澜。

  “我……我深爱的人?”叶澜喃喃自语,她深爱的人是谁?是他吗?还是因为爱过他没有再爱过别人,所以这个人就只能是他吗?

  “是一个让我很伤心的人……”叶澜老实回答道。

  “切,回答得一点没有诚意。”有人抗议道:“还是换个问题吧,叶澜深爱的人有可能我们根本不认识,说了也没用……”

  “我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后来他抛弃了我,我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把他忘记,然后他又突然回来了……”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同事的不以为然激发了叶澜的斗志,她一古脑说道:“虽然是个无趣的问题,虽然你们不知道他是谁,但我可以讲这个故事也可以弥补啊,我呢,一直没有谈过恋爱,就是因为我一直爱着他,是不是很凄惨……他在国外却有无数个女朋友,现在他回来了,说要跟我在一起,我拒绝了,可是我心里很难过,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里所有的念想都是这个人,他不在我的世界里了,那些美好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我的生命也像不真实的存在……”

  抗议的人安静下来,那个讲述着故事的女孩年龄跟他们差不太多却有一种让人心碎的忧伤伴随着她,她在他们的眼里曾经是清冷和不合群的,甚至他们隐隐嫉妒她很早就不用为房子车子而忧愁,没有人讨厌她,更没有人跟她有什么交情,然而这一刻的她离他们很近,原来她也这么忧伤,原来她比他们更要忧伤。

  有人拍了拍叶澜的肩膀,怪明晓道:“怎么问这个问题,你看叶澜都说哭了,好了好了,没事,好男人多的是。”

  叶澜这才有些难为情起来,她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的故事,那样剥离着自己,说的时候自然畅快,说完却羞愧无比,好像被别人看到了自己最隐秘的部分。

  “叶澜,这只是个有些,你其实不用说自己的真事,你说假的也没人知道,你这人也太实诚了。”有人好心说道。

  “叶澜,编故事能力不错。”明晓却抿嘴对她竖起大拇指:“你看大家都被你感动了,没看出来你还有这能力。”

  叶澜听了立马明白过来明晓是在给她解围,她当下破涕为笑夸张说道:“哎呀,忘了告诉你们我北影毕业的,刚刚就是再给你们讲故事呢,你们当真了?”

  “我就说嘛,谁会把自己这么私人的故事拿来讲,你们也真信她。”明晓继续一本正经地说谎。

  其它人也都是聪明人,自然觉得明晓是为了不让叶澜难堪,便也附和说:“故事讲得真不错。”

  “你们以为我是在骗你们?”明晓故作无语道:“你们真是被她骗了,你看她掉眼泪眼睛都没红,明显是酒喝多了爱流泪嘛。”

  “啊。”明晓这样肯定地说叶澜撒谎,他们也有些疑惑了,叶澜眼泪擦干了,半点看不出来看出刚刚忧伤的样子,难道刚刚真是被叶澜骗了,这个丫头真是在演戏?

  “哎呀,其实那是我听来的故事,前几天在网上看的,刚刚你们又那么问,我只好那么说了,不过你们要当真也可以。”叶澜也学明晓一本正经得撒谎。

  这下大家有些信叶澜是编的了,不过她编或者是真事他们并不在乎,聊完天,喝完酒,一行人摇摇晃晃回到了旅馆,叶澜躺在床上想着刚刚自己的冲动真是有些后怕,幸好明晓给她解围,伤心囧事说出来并不会好,会更难堪,还不如烂在心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我不离不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我不离不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