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秦公子
微风凌然2020-02-17 14:083,166

  “宗主,发现云天笑!”

  有人大声喊道。

  “不许伤他,本宗有话要问。”

  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显然离这里不远。

  “还是追上来了,不愧是修仙者,神通广大。”云天笑止住了脚步,神色平静,不喜不悲地等待着。

  一道道人影闪过,在云天笑面前停留下来,拦住他的去路,这些人有男有女,白衣飘飘,均散发着出尘脱俗的气质。

  瞬息之间,随后的南山宗弟子纷纷落地,神态冰冷的看着云天笑,甚至还有几个年轻女弟子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好奇。

  这才是真正的修仙弟子,只看气度,就比那林陌两人强多了,云天笑见他们均是沉默不语,没有想象中的一上来就打杀自己,便乐得轻松,索性靠在大树上,一把撕开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本来面目。

  也许自己在他们眼中根本不算什么,就是大点的蝼蚁而已,自然不屑理会自己,云天笑这般想着。

  “南山宗办事,其他人赶紧滚。”其中一名南山宗弟子对着周围明显想围观少年呵斥道。

  “原来他说的是真的。”先前那少年书生已经赶了上来,擦了擦头上冷汗,与众人赶紧避开,生恐被卷入是非。

  大约过了几息的时间,天上云团飘扬,两道快速绝伦的人影划破长空,由远而近,在一阵呼啸的风声中落地。

  “拜见宗主。”

  南山宗弟子纷纷拜见。

  “你就是云天笑?”

  林天正目光炯炯,打量着云天笑,在他旁边,是一个身穿白色衣裙,头戴一朵小白花的年轻貌美女子。

  “我就是。”云天笑潇洒地笑了笑,毫无紧张之意,双眼直视这个相貌不凡,气势逼人的一派之主。

  “陌儿可是你所杀?”

  “陌儿不知道,有一个叫林陌的劫镖者确是死在我剑下,还有一个管家模样的,可能因为作恶太多,遭了天罚。”自知今日必死,云天笑很是光棍的答道。

  “哦?本宗很好奇,以你武道圆满的实力,如何能杀死一个初入炼气期的修士?”林天正眯着眼睛道。

  “你错了,我真正实力是先天境界。”云天笑微微一笑,语气有些讥讽:“那个林陌太过自大,太过无知,我出手时,他居然站着不动,只守不攻,而且当那个好像叫庞文的管家遭到天罚后,他竟然被吓得惊慌跪地,被我抓住机会一剑杀死。”

  “苍鹰搏兔,尚且全力,说到底,他只是一个被惯坏,视人命如草芥的小孩子罢了,就凭他那心性,我看不出他修的什么仙,练的什么道,就算不死在我手里,他日也会不得善终。”云天笑冷冷道。

  林天正面无表情,不置可否,不知在想些什么。

  “爹爹,别听这姓云的贼子胡说,我这就杀了他为弟弟报仇。”

  那年轻的白衣女子俏脸布满了寒霜,杏眼中满是杀意,不见她如何作势,一步便到了云天笑面前,素手在胸前划过一道美丽的圆弧。

  “青儿,留他性命,为父要对他进行搜魂。”林天正沉声道。

  “哼,暂且饶了你。”那白衣女子愤愤地收回手掌,随意抬起一脚,踢了过去。

  云天笑自然不是坐以待毙之人,明知无用,仍奋起全力,双手格挡,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沉重大力涌来,将他的身子击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一棵树上,落在地上,胸前衣物已然破碎。

  “将他带走,回宗。”林天正一甩长袖,正待离去。

  众弟子一涌向前,飘身走向云天笑。

  “慢着!”

  突然间,四道人影无声无息从天而降。

  当先一人是个锦衣俊美少年,身后跟着一个铁塔般的威猛壮汉和两个身材匀称的黄衣清秀侍女。

  那俊美少年自一出现,便死死地盯着云天笑胸前挂着的一枚月牙形吊坠,露出不可置信地神色,脸上布满了阴霾。

  那壮汉大喇喇地走上前去,一摆手:“此人我们公子要了,你们走吧。”

  “你们是什么人?呵……好大的口气,姓云的命是我们的。”林天正还未答话,那白衣女子怒极而笑,抢先道。

  “嗯?”那威猛壮汉双目圆瞪,身上衣衫无风自鼓,一脚踏出,重重的落在地上,立时,一股如山的力量扑面而来,大地都跟着颤抖起来。

  “玄通期!”

  林天正瞳孔紧缩,急声道:“阁下,小女不懂事,手下留情。”说着,他体表光华闪动,长袖一挥,卷起正站立不稳,惊慌失措的白衣女子脱离地面,只见白衣女子原本站立之处,凭空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黑乎乎一片,深不见底。

  那白衣女子落地之后,俏脸吓得发白,再也不敢多言。

  “看你是女子的份上,不与你一般见识,给你个教训。”那壮汉沉声道。

  林天正却是眉头一皱,上前一步道:“在下南山宗宗主林天正,此人杀我小儿及宗门弟子,可否交由在下带走。”

  “什么南山宗、西山宗的,没听说过,此人生死现在我家主人说了算。”

  那壮汉双眼一眯,断然回绝。

  “敢问贵主人是?”

  “主人的名讳说了你也不知道,不过,修炼界的人一般都尊称我家主人为秦公子。”其中一名侍女傲然接道。

  “秦公子……”林天正低声念叨了一遍,面露思索之色,又看了看那俊美少年,忽然间像想起了什么,脸色剧变,失声道:“天机神算秦公子?”

  那秦公子没有说话,缓步走到昏迷不醒的云天笑身前,双手捧着他胸前的吊坠,满脸沉思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到底是一派之主,还算有点眼力。”那壮汉讥讽道。

  林天正此刻冷汗簌簌而落,一改先前宠辱不惊的淡然,拱手恭敬地道:“小修不知姓云的与公子有渊源,还望恕罪。”

  那壮汉冷冷一笑,有意无意间挪动脚步,与两个侍女将林天正一行人围在中间,眼睛却是看向那秦公子。

  “塔山,放他们离去。”

  那秦公子平和而清朗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果断。

  “是,公子。”那叫塔山的壮汉依言退在秦公子身后。

  “我们走。”林天正挺了挺被汗水浸湿的后背,毫不犹豫的转过身去,一挥手,一行人驭起遁光飞身离去。

  “把他带往印海城。”秦公子吩咐了一声,背负着双手当先向前行去。

  “哼,一个九流宗派而已,也敢跟我们抢人。”塔山大大咧咧的嘟囔着,提起地上昏迷不醒的云天笑,将他夹在腋下,跟在后面。

  云雾海的上空,林天正目光闪烁,一脸的郁闷之色,众弟子知道他此刻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敢开口。

  “爹爹,我们就这样走了?”那白衣女子不甘地道。

  “不走还能如何,修仙界以实力为尊,我们认栽就是,那秦公子我们招惹不起啊!”林天正叹了一口气。

  “那个秦公子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岂止是厉害!别说我们南山宗,就是那些一流门派的长老、宗主见了他也是客客气气,笑脸相迎。”

  “那他到底什么修为?”那白衣女子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保守估计,也是出窍中期的实力,这种强者挥挥手就能灭了我们。”

  “要不,我回‘凌霄剑派’请我师尊出面试试?那白衣女子想了想,眼前一亮。

  林天正沉默不语,半晌,方道:“先不说你师父肯不肯出面,就算她答应下来,也不一定讨的了好,那秦公子是主修命运的强者,自身实力极强,万一他不给你师父和凌霄剑派面子,那事情就大条了,我们一个小小的三流门派夹在这个漩涡之中,一个不慎,就是灭门之祸。”

  “不就一个算命的么!”那白衣女子撇了撇嘴。

  “你懂什么!”林天正斥道:“命运是大道,轮回、阴阳,无所不包,对修炼者的要求极为苛刻,却因极易受到天道反噬,很少有人修成,可一旦走进这条道,会愈来愈强,甚至越级而战也不是不可能,尤其是出窍期以上修为的命运修炼者,那种实力你肯本想象不到。”

  “命运是虚无缥缈的存在,所以,主修命运强者的攻击也一样,无迹可寻,在不知不觉中,就可能令你身死道消,如果不是生死大仇,没有人愿意招惹这样的可怕修士。”

  林天正正色道:“你还小,很多事情没亲眼看到,那秦公子在修炼界的名头不是白来的,那是真正杀出来的威名,对这等修士要有敬畏之心,就如此刚才,如不是爹爹及时低头,只怕现在世上已经没有我们南山宗了。”

  “那弟弟的仇就不报了?”白衣女子愤愤道。

  “当然不能这样算了,秦公子总不能护他一辈子,将来总会有机会。”林天正冷笑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