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之诅咒
微风凌然2020-02-17 14:082,519

  夜色苍茫,晚风习习,清幽的月光洒在印海城中每一个角落。

  印海城由大印王朝海外各大门派共同建造,共同管理,城内无论原由,禁止动武。这里也是大印境内商人与海外交易的中转地,城内驻扎了各大门派的临时驻地,每年,大印境内都有不少青年才俊在这里接受考核,踏入修士行列。

  失去知觉的云天笑此刻就躺在印海城中一间别致的紫竹屋内,赤裸着上身,在他的床前,两个清秀女子不停的忙碌着,正在用热水帮他清洗伤口。

  “兰儿,你说这人天天跟人拼命么?”

  左边那女子吃惊的看着云天笑身上纵横交错,遍布全身的伤疤,她从未见过一个人身上有这样多,这样深的伤。

  “谁知道呢,幸好遇到我们,不然,他真的活不了几年了,他这些伤,早就落下了病根,而且他的五脏六腑已经受到了震动。”

  那叫兰儿的女子手里拿着一块干布,轻柔将他身上水渍擦干,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早就调配好的药膏涂抹在他的伤口和大大小小的伤疤之上。两人手法甚是熟络,不多时,云天笑上身缠满了绷带,静静地躺在床上。

  做完这一切,两人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那兰儿坐在床头上,扶起了人事不省的云天笑坐立,道:“红儿,丹药取来了么?”

  那红儿应了一声,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白色瓷瓶,两颗晶莹的药丸落入她的手心,立时,满室清香,一看就不是凡品。

  “兰儿,你说公子为什么非要我们用他亲手配制的丹药呢,要我说,根本不用那么麻烦,用法术治疗就好了,既简单又省力。”那红儿撅起红润的小嘴,利落地把手中的丹药放入云天笑口中,又喂他喝了些温水。

  “他受伤太多,肌肉和内腹受损严重,用常规的法术治疗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只有用药物洗刷和滋养肉体,才能痊愈。”服下丹药后,兰儿轻轻地将云天笑放了下来,盖上被褥,笑道。

  “也对,这就是修士和凡人区别,修士动辄数百年的寿命,而凡间武者,就算练到武道圆满,能活百年就算不错了,就是因为他们长期练武,身体积劳成疾,肌肉受了损伤,又不能吸收天地灵气冲刷肉体,自然老了以后身体抵抗力下降,百病缠身。”

  两人正自说笑,忽然竹门被人推开,身穿绸缎长袍的秦公子自黑暗中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高大威猛的塔山。

  “公子好!”

  两女起身行了万福,笑道。看的出来,两人在他面前并不拘谨,很是随和。

  那少年看着木乃伊般的云天笑,微微一怔,手指一点:“我来看看他。”

  “公子,您刚才没看到,他身上可吓人了,上身几乎没有一块完整之处,全是伤疤,倘若不是我们出手相救,即使他不被那些修士所杀,暗疾复发时,也会要了他的命。”红儿笑道。

  “他与我有大因果,自然命不该绝。”少年笑道:“原本我不明白与此人素昧平生,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因果,但在看到他胸前吊坠时,便明白了一切。”

  “当时在船上我就该发现的,可惜那时我只顾观察他的气运和面相,没有注意到这个。”秦公子略一招手,云天笑胸前那个月牙形坠饰便自动跳出,飞入他的手心。

  “公子,我们已经看过了,是上好的温玉,有辟邪之功效,一面刻着‘云天笑’,一面刻着‘母云瑶留’。”兰儿娇笑道。

  秦公子点了点头,面露深思之色:“那就没错了,云天……云天,云瑶……我明白了,可是他们的后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难道出了什么变故不成?”他百思不得其解。

  “先让我看看你的气运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公子面色凝重,手掌一翻,一个奇怪的轮盘出现在掌心,在轮盘的正面,刻着阴阳太极和先天八卦,后面全是密密麻麻的金色符篆,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命运轮盘!照!”

  那秦公子咬破中指,对着轮盘凌空虚划,随着他的手指越来越急,轮盘金光大盛,脱离他的手掌,在空中急速旋转,一道道金色符文自轮盘上射出,围着云天笑盘旋飞舞。

  “原来如此。”

  秦公子眼睛一亮,紧紧盯着轮盘,满是震惊:“原来他是遭受天之诅咒之人!”

  “难怪我观他面相不该这么早便气数散尽。”秦公子收起神秘轮盘,啧啧称奇。

  “公子,什么是天之诅咒?”

  塔山憨声问道,两女也凑了过来,盯着云天笑,一脸的好奇。

  “天之诅咒就是前人或者本人做了什么逆天而行之事,以至于天地愤怒,引起天地规则的惩罚,此人年龄不大,绝对没有可能和实力做出引起天地震怒之事,想来是他前人种下的因,这个果自然落到他身上了。”秦公子解释道。

  “到底是什么惩罚?”红儿追问道。

  秦公子沉吟道:“侧重点各有不同,有轻有重,此人就是很严重的那种,一生霉运只是其中之一,具体还有哪些,我还要仔细观察。”

  “噢,公子,这人好可怜,您没办法破解么?”红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向床上的云天笑,眼中满是怜惜和同情。

  “难!难!难!”

  秦公子一连说了三个难字,沉默片刻,俊美的脸上现出犹豫不决的神色:“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天道之下,肯定会有一线生机,只是代价极大,施法者要受到天道的反噬。”

  “让我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他的后人,如果真是,少不得我要花上一个大代价来偿还这份因果了。”那秦公子似乎想起了什么,神情有些激动。挥手在眼前轻轻一划,双眼精光暴射,发出几乎实质化的白光,一股奇异的精神波动弥漫在竹屋内。

  “天眼!现!~~”

  秦公子口中轻喝,两道巨大的白色光柱自他双眼射出,瞬间进出了云天笑的识海深处,化为柔和的星点,在他灵魂内不停的闪烁,逐渐深入。

  陡然间,一个身材高大的模糊人影出现在云天笑的灵魂最深处,缓缓地回过头来,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立时,一种令人心悸的恐怖威压降临在竹屋内,塔山和两女露出骇然之色,只觉得灵魂一颤,吓得脸色发白。

  “哇!!”

  秦公子脸上现出病态的苍白,鲜血狂喷,他不及多想,神秘轮盘再次出现,光芒大炽,无数的符文飘飞,守护在他身前。

  砰!!

  一声轻响,那神秘轮盘竟自动颤抖起来,光芒黯淡,无数符文消散,他再次吐血,身子翻飞,退出竹屋。

  蹬蹬蹬!

  秦公子连退数十步,方稳住身子,塔山和两女慌忙的冲了出去,扶起了他。

  “公子,您怎么了?”

  “我没事。”秦公子疲倦的挥挥手,眼中却尽是激动的兴奋:“果然是他的后人。”

  “你们好好照顾此人。”少年举袖擦去嘴角的血迹,喘息道:“塔山,扶我回洞府休息。”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