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惊变
微风凌然2020-02-17 14:044,222

  这云天笑不光悟性极佳,而且有一个很好的习惯,那便是喜欢钻研各种武学典籍,他幼时曾在武馆帮工,每天闲暇之余除了习武便是泡在武馆的书室中,尽管那里面有的只是江湖中最浅显的功夫记载和名家笔记。

  离开武馆之后,追寻仙道的三年更是让他大长见识,或明或暗地得到了不少武学书籍,尤其是在加入“威远镖局”中的这几年,与镖局及宣州不少江湖名家和武道高手的交流,终于让他融合各家武学为一身,修成了介于内力与真元力之间的先天罡气。

  “三元劲”就是云天笑最近才领悟出来的,集中全身功力凝聚为三道先天罡气攻击,威力一道强于一道,而且后续是翻倍的攻击,威力绝伦,算得上他压箱底的本领。

  “一元劲!”

  云天笑左手并起两指,迅速点在持剑的右臂之上,一道磅礴的力量顿时涌出,这股力量较之适才的攻击多了几分犀利,少了几分刚猛,在与林陌真气接触的一刻,随即被反弹而回,这次林陌的护体真气稍微颤动了一下。

  “哈哈……。”林陌放声狂笑,他其实刚修炼不久,只有炼气二层的修为,这种实力,在‘南山宗’中基本就是垫底的,平时与宗内弟子切磋,大家看他少宗主的身份,加上年幼,一般都是只守不攻,时间长了,他自然感到无趣,而这次,他似乎在云天笑身上找到了自信,这让他很是兴奋,一时间竟没有反击。

  “有什么本事尽管拿出来,这会儿本少心情很好,可以考虑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林陌得意地道。

  “二元劲!”

  然而,当第二道暗劲自云天笑剑尖传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变了,这股力量比之前的两道攻击加起来还要刚烈数倍,体表的护身真气立马被这股力量冲击的剧烈颤动,他甚至感觉到了那把黝黑重剑之上传来的冰冷寒意。

  林陌知道自己大意了,苍鹰搏兔尚用处全力,何况是人呢!可惜没等他反击,第三道攻击接憧而至。

  “三元劲!”

  一道难以言喻的强力暗劲再次迅速涌出,凌厉刚猛的劲风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云天笑手中的长剑似乎也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在剧烈的震动着,随着这道力量的吐出,林陌体表的护身真气瞬息间就被撕得粉碎。

  “这……这怎么可能!”

  林陌的心彻底的坠入了冰窖,呆呆地站在那里,他怎么都不敢相信,俗世武者的力量居然如此可怕,从云天笑暴起攻击,到撕裂他的护体真气,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

  这就是三元劲的可怕之处,攻击翻倍,令人防不胜防。

  一击之后,云天笑没有丝毫的犹豫,手中重剑隐约夹杂着风雷之声顺势前刺,目标正是林陌的心脏部位。

  “小子,住手!”

  几乎在林陌的“护身罡气”被打破的同时,半空中就传来庞文惊怒的咆哮声,随即一阵清脆而悦耳的铃声在山道中响起。

  恐怖的铃声使云天笑剑势一滞,脑中传来一股剧烈的刺痛,头胀欲裂,嘴角紧接着现出一丝血渍,他咬了咬舌尖,望着近在迟尺的林陌,眼中现出疯狂之色,对庞文发出的音波攻击不管不顾,手中的长剑“呼”的刺了下去。

  但为时已晚,就那么一滞的功夫,林陌已经反应过来,身子一闪,避过了要害,长剑刺在了他的左胸之上,溅起了血花点点。

  “死吧!”

  云天笑如同一头受伤的野兽,双眸变得血红如赤,双手持剑,发了疯似的向前冲去,将林陌整个身子都顶在山壁上,可惜那把长剑没有他想象的将林陌穿胸而过,被他体内的一股力量疯狂的阻挡。

  饶是如此,林陌也是脸色发白,那种深入骨髓的痛疼,让他难以忍受,血水顺着长剑流了下来,已经浸染了他半边身子。

  “啊……庞文,你就这点本事?想让我死么?”

  林陌从小到大,哪受过这样的痛苦,不由地惨叫一声,喉内发出歇歇底的声音。

  见主子发怒,庞文顾不得再卖弄仙人的风范,身子倏地一下飘落在云天笑面前,右手青光闪耀,“呼”的一掌便打了出去。

  “噗!”

  早在铃音受了内伤的云天笑再也支持不住,仰面喷出一口血雾,踉跄着倒退数步,胸口处的衣衫被震得粉碎,裸露的肌肤一片凹陷,显然遭了重创,寒风依然呼啸,零零散散的雪花缓缓的飘落下来,他似乎没有感觉到冰冷的寒意,身子摇晃了几下,又是一口鲜血喷将出来,带着不屈的目光,怒视着二人。

  “少宗,你没事吧?”庞文尽管知道林陌伤的并不重,胸口的创伤已经止了血,仍是关切的问道。

  林陌摆了摆手,没有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云天笑,一阵后怕,他从没有感觉过死亡离自己是如此的近,那一刻,在那把长剑将护体罡气撕碎的一刻,他真的感觉到了,倘若不是庞文及时出手,他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

  “少宗,此人怎么处理?要属下代劳么?”庞文看了看林陌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我要活活刮了他,让他亲眼看见自己的血一滴一滴的流尽。”林陌俊脸涨的通红,咬牙切齿的看着云天笑,此刻他心中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巨大羞辱和愤怒,自己一个堂堂炼气二重的“天之骄子”,居然被一个跑江湖的武者逼到如此地步,想到此,他便直欲发狂。

  “庞文,用你的‘摄魂铃音’控制住他,莫要让他反抗。”林陌手掌一翻,一把晶莹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哈哈……看来你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嘛,对我一个受了重伤的人还如此小心,真是可笑!”云天笑在一旁放声狂笑,眼神中满是嘲弄之色。

  “死到临头还口出狂言,庞文,立刻出手控制他。”林陌的俊脸几近扭曲,但始终不敢先行出手,他现在已经对云天笑有了一种莫名的惧意,唯恐他尚有反抗之力,把自己再次陷入危机之中。

  “少宗,我的‘摄魂铃音’似乎对他作用不大,此人的意志太坚定了,不如一剑杀了他,拿了金佛,一了白了。”庞文讪讪笑道。

  “你不会用‘夺魂大法’么?”林陌厉声道:“今天不将他千刀万剐,受尽折磨,难消我心头之恨。”

  “夺魄大法”属于最低端的灵魂类控制法术,在修炼界很普遍,一旦施展,可以暂时控制对方的身体动作及读取对方记忆,但无法消灭对方的魂魄,换句话说,这个身体和思维仍是属于原主人的,各种身体的触觉也由原主人承受,具体的控制时间视修士的修为而定,以庞文的修为,估计也就半个时辰左右,时间一到,他就必须返回本体,不然就会魂飞魄散。当然,这种法术限制重重,一般修士很少使用,除非两者实力相差极大。

  庞文犹豫了一下,神情很是为难:“可是……属下修为尚浅,如果强行用‘夺魄大法’,精神力会消耗的相当严重,而且我的本体肉身将毫无防守之力。”

  “笨蛋,这里除了我们三个,有其他人么?放心,你的肉身我会帮你守护的。”林陌不耐烦的挥挥手:“况且,你不觉得奇怪么?这小子以俗世武道圆满的功力,实力是不是强的太离谱了!别的不说,他的身体强悍度起码比我这个炼气二重的修士还要强,你那随手一掌,我想就是普通的炼气三重修士也经受不起吧?但他偏偏就顶住了,我怀疑他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

  “少宗所言极是,这小子身上确实疑点重重。”庞文想了想,眼睛一亮,忍不住看向云天笑,似乎要把一眼看穿,嘿嘿笑道:“小子,你认命吧!”说着,庞文盘膝坐在雪地上,神情逐渐专注起来,口中念念有词。

  呼!

  一个和庞文一模一样的虚影自他头顶缓缓升起,那虚影大小还不到他本体的一半,漂浮着向云天笑靠了过去。

  林陌则是面带冷笑的把玩着手中长剑,心中暗暗思索待会怎样炮制云天笑,他现在是把云天笑恨透了,恨不得把世间所有的酷刑都给他用上。

  望着这个诡异的虚影慢慢向自己逼近,云天笑心中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却发现全身根本就动不了,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禁锢着,这个发现让他浑身上下一片冰冷,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之外,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劳,不由的长叹一声,闭上双眼,静静地等待着这未知的结局。

  一眨眼功夫,虚影就到了云天笑的头顶,稍微一顿,狞笑着就扑了下去,瞬间半个身子就消失在云天笑脑袋之上。

  “嘎……”

  但在这时,异变突起,庞文的灵魂虚影像是看到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口中发出惊骇的奇怪声音,一下子蹿出了云天笑的体内,面带难以言喻的恐惧之色,向自己的本体飞去。

  可惜没等他飞往本体,一股恐怖到极点的威压充斥在天地间,天空迅速暗淡下来,“砰”的一声,庞文的灵魂虚影在一声凄厉的惨叫中炸开,消失在天地间,随即天地恢复了清明,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而他的本体带着一脸的难以置信,张大了嘴巴指着云天笑的方向,“哇”的喷出一大口血浆,跟着七孔流血,倒地身亡。

  “是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我可是‘南山宗’的少宗主。”

  两人皆被着突来的变故惊呆了,林陌在庞文虚影炸开的那一刻,只觉得灵魂深处猛地一颤,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子不住的发抖,惊惧的望向四周。

  “莫非他作恶太多,遭了天罚……”云天笑一脸震惊,最先反应过来。

  随后他看向惊慌失神的林陌,目中凶光一闪,身子如猫似的猛地蹿了起来,拿起长剑,用尽全身的力气扑了上去。

  “啊……”

  林陌的声音戛然而止,一把黝黑长剑刺入了他的心脏处,这次没有半点阻碍的透体而出,将他钉在雪地中。

  剧烈的疼痛使林陌清醒过来,他不可置信的望着身前被血水染红的长剑,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反手将手中的晶莹飞剑打了出去。

  云天笑没有躲避,这么近的距离他也没办法躲避,飞剑瞬间插入他的胸膛,他咬紧了牙关,硬是将飞剑夹在胸部的肌肉之中,带着那把插进他身体的长剑,略一用力,将手中的长剑在林陌心脏处一绞,一股血水喷将出来打在了他的脸上,顺着衣领流了下来,流在他的衣衫之上。

  “我……爹爹……会为我报仇的。”林陌怨毒的瞪着云天笑,头一歪,生机全无。

  见两名强敌均已倒地身亡,云天笑反手将那把飞剑拔了出来,甩在一边,急忙用手按住伤口,不让血流出来,这下直痛的他身体不住的颤抖,冷汗簌簌而下,一下子坐倒在地,眼前的景象慢慢的开始模糊,他咬了咬舌尖,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喘息了一阵,方颤巍巍的将林陌的外衣撕了下来,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坐在雪地上开始思索今后的打算。

  云天笑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威远镖局”是绝对不能回了,不然不但自己跑不了,还会为镖局带去灾难,那林陌可是“南山宗”的少宗主,事发之后必将引起南山宗的大肆追查。

  虽然这事看起来没有其他人知道,可修仙者神通广大,想必他们不久就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到时自己将会面对一群修仙者的追杀,还有那神秘的“南山宗主”,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遇雪莫远行,出门必向南。”他再次想起了紫袍老道的临行叮嘱。

  “看来只有向南了,逃的越远越好。”思索了一阵儿,云天笑奋力用长剑支起身子,望着茫茫天地,步伐蹒跚的向前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