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来自南山宗的通缉悬赏
微风凌然2020-02-17 14:043,558

  在宣州以东,距离青阳城约三万里之遥的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中,云雾蒸腾,仙气缭绕,数不清的参天古树郁郁葱葱,枝叶繁盛,傲然耸立在山峰之上,呈现出古老的气息。

  山脉上方,天空碧蓝如洗,光线柔和,纯净的令人心醉。

  若是有游人经过此地,肯定会赞叹,好一处仙家福地。

  而这座绝美如画的山脉正是仙家门派——南山宗的所在地。

  此刻,在山脉最高峰的一座大气磅礴的宏伟宫殿内,身穿一袭蓝色滚云袍,头戴高冠的南山宗主林天正盘坐在大殿的高台之上,面带和煦微笑的向台下数十名亲传弟子讲道。

  台下,众弟子聚精会神的听着,不时还会有弟子举手发问心中疑惑的问题,林天正含笑一一做了解答。

  忽然,林天正没来由的一阵心烦意乱,思绪不宁,他定了定神,这种感觉仍是挥之不去。

  “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修炼到他这种境界,和自身有关的变故一般都会有种冥冥中的感应,南山宗主皱了皱眉,随意讲了几句,便挥退了众弟子。

  “到底是什么事呢!”林天正面色凝重地暗暗思索,心中一动:“如今陌儿外出游历,难道是他……”想到这儿,他面色一变,伸手入怀,掏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小小玉简,见玉简安然无恙,静静地在他掌心散发着柔和的白光,他提起的心松了下去。

  “可能是我多疑了。”他暗自一笑,正欲将玉简重新放入怀中。

  正在此时,寂静的大殿传来了一个很轻的声音,一个细小物品破碎的声音,这个声音传入林天正的耳中却犹如炸雷一般,他面色大变,“呼”的站起身来,冷汗簌簌而下,双眼紧紧地盯着手掌,缓缓地张开了原本紧握的手掌,只见,掌心之上,原本完好的玉简已然寸寸断裂……

  “陌儿……”南山宗主仰面一声悲愤的嘶喊,声音如同杜鹃泣血,凄厉之极。

  大殿门口,一个黑袍灰发的老者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此人乃是南山宗的外门大长老。

  “拜见宗主!”

  “司空南,你来的正好,本宗问你,你派谁和陌儿一起的?”南山宗主站在高台之上,双拳握得发白,凌厉的眼神逼视着黑袍老者。

  “是外门执事庞文,这个人修为在炼气七重,主修精神力,实力还不错,没进本门前一直在世俗江湖中闯荡,对于世俗之事和各州地域,非常了解,因此我安排了他和少宗主一起游历。”黑袍老者司空南恭声道。

  “他如今怎么样了?灵魂玉简是否完好”南山宗主脸色缓和下来,对于外门大长老安排的人,他挑不出丝毫的毛病,炼气七重,主修精神的修士,在攻击上或有不足,可是在保命一途中,法门众多,炼气九重内的修士很难对他造成威胁。

  “他已经死了。”司空南脸色难看,伸出了枯瘦的右手,掌心之上赫然也是一枚断裂的玉简。

  “宗主,少宗他……”司空南眼皮跳动了几下,涩声问道,对于庞文之死,他根本无所谓,这样的外门执事在他手下有很多,死一个不算什么,可是林陌如果跟着遭遇不测,那事情就大条了。

  南山宗主没有答话,张开了紧握的拳头。

  看着宗主手中断裂的玉简,司空南心中一紧,心提到嗓子眼上,尽管来时已经预料到了,可如今仍让他大气都不敢出,宗主眼中隐含的杀机他可是看的明明白白,搞不好自己就要担这个责任。

  “查,马上查,我要尽快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空旷的大殿内响起南山宗主愤怒的声音。

  可以说南山宗的动作相当的快,自林陌身陨之后,整个宗门都震动了,山门中不停地有人影穿梭,进进出出,几乎所有的外门弟子都出动了,在南山宗数万里范围内展开了打探和搜索。

  ……

  宣州,威远镖局的后院大厅内。

  “修仙者咋地?修仙者就了不起了?居然来劫我们俗世镖局的镖物,他们还要不要脸了!!”

  “啪!”的一声,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的总镖头江镇海端坐在大厅之中,一巴掌将左手边的茶几拍了个稀巴烂,又一脚踢翻了身前冒着热气的取暖火炉,气呼呼的说道。

  在他面前,站立着十几个风尘仆仆的镖局汉子,正是与云天笑一起出镖的众人,看模样,显然是刚返回不久,还没来得及梳洗。

  “爹,您都这般年纪了,怎么还是这火爆性子,先喝口茶消消气,这事急不来的。”一个俊秀青年端着茶杯,走上前去劝道。

  “我是担心啊,云兄弟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追杀他的那两人可是修仙者啊!”江镇海摆了摆手,站起身来,眉头紧锁,道:“峰儿,立刻派人去青阳城外查探一下云兄弟的情况。记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放心吧,爹,我这就去安排。”那俊秀青年也是爽朗之人,说完将茶杯放在一侧,大步退了出去。

  “陈通,你确定,他们真的是修仙者?”江镇海想了想,仍是不死心地问道。

  “绝对是,以副总镖头远超一般武道大圆满的实力,除了修真者我想不出还有谁能让他不战而走。”一个壮硕镖师走了出来,语气非常的肯定。

  “修仙者啊……这该死的修仙者!”江镇海拍了拍脑袋,一阵头痛,在厅内不停地踱着步子。

  ……

  泉州,位于大宇皇朝偏北,与宣州相邻,不过在青阳城外那座连绵千里的山脉阻挡下,大部分寒流无法南下,因此泉州的天气相对于宣州,没有那么寒冷。

  在泉州南部的一个边缘小城内,正午的阳光透着一丝的暖意,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穿着厚厚的棉衣,悠闲地逛着,热闹非凡,街道两旁,酒楼、商铺林立,叫卖声不绝于耳,一片繁华的景象。

  此刻,小城内最大的酒楼“醉仙居”内,两个黑衣大汉在二楼临窗而坐,桌上摆放着几个小菜及一坛酒。

  “老二,老三到现在还没来,会不会出了什么变故?”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道。

  “大哥,应该不会,老三武艺高强,人又机灵,可能在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另外一个刀疤脸汉子接道。

  正说着话,这时楼梯上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一个满脸风尘之色的蓝衫青年大步走了上来。

  “大哥,二哥,久等了。”那青年笑道。

  “老三,快坐,我和老二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那批货出手了?”那满脸横肉的大汉哈哈笑道。

  “大哥放心,我贪狼什么时候失过手。”那青年傲然一笑,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如果这酒楼中有见多识广的江湖中人,就会认出这三人就是泉州黑道上赫赫有名的马贼头目,号称“泉州三狼”,那满脸横肉的大汉是老大黑狼,刀疤脸是老二暴狼,蓝衫青年是老三贪狼,三人手下有着近千人的马贼,平时在泉州周边无恶不作,专挑往来的商队下手,不知道做下多少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的案子。

  由于三人武艺高强,且做事谨慎小心,绝不招惹官府和一些大的势力,倒也不曾引起官府的注意,进行大规模的围剿。

  “大哥,我在泉州城将货物出手以后,意外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叫贪狼的青年也不客气,独自倒了一杯酒,一口就喝了下去,然后道。

  “哦,什么消息,说来听听。”黑狼来了兴致。

  “两位哥哥请看这个,小弟在冒险者联盟拿到的。”贪狼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张有些泛黄的纸张,舒展开来,递向前去。

  黑狼伸手接过,将几碟小菜抹在一边,摊在了桌面上,只见纸张的上半部,画着一个面容坚毅的青年,很是清晰,在青年画像的下方,写着几行工整的字体。

  那暴狼跟着凑了过来,嘴里轻轻念道:“云天笑,威远镖局副总镖头,武道圆满实力,擅长用剑,武器为黑色重剑,现已重伤逃亡,如有知其下落者,赏黄金十万两,如能将其活捉,另有南山宗入门资格一名及三枚聚气丹。——南山宗主林天正。”

  “嗬!!”

  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黑狼手指有些发颤,盯着这篇告示仔细看了几遍,面色凝重的道:“老三,确定是真的?”

  “这是冒险者联盟大厅内刚发出的任务,绝对真实可靠,我拿到悬赏告示第一时间,连续三天三夜的没合眼的赶了回来,与两位哥哥商议,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机缘。”贪狼低声道。

  “是机缘不假,可未必轮得到我们,泉州这么大,谁知道那云天笑藏在什么地方。”暴狼食指轻敲桌面,沉思道。

  “二哥,不能这么说,依小弟之见,只要那云天笑人还在泉州境内,只要他想要离开泉州向南逃亡,这里就是他必经之地,万一能找到他,咱兄弟的造化就来了!”

  贪狼又喝了一杯酒,道:“南山宗入门资格,还有令武道圆满武者有极大几率突破到修仙者行列的聚气丹,这种大手笔!机会不多,我们必须抓住。就算找不到他,我们兄弟也没有什么损失。”

  “老三说的对,这个机会我们不能错过,那云天笑我听说过,在宣州地区很有名气,是个硬茬子,若实力完好,以他武道圆满的实力我们自是招惹不得,不过,他已受了重伤,能保留三四成功力就不错了,绝不是我们兄弟的对手。”黑狼阴狠一笑。

  “既然大哥三弟决定了,咱们就赌上一赌。”暴狼双眼放着光。

  “那赶紧吃,吃完就召集兄弟们,咱们马上行动,我知道一条离开泉州的小路,那云天笑只要不是傻子,想要离开泉州南逃就必然不会走官道,我们就在那里守株待兔。当然,官道也不能忽视,派几十名兄弟在那里守着。”黑狼果断做出了决定。

  “嗯,听大哥的。”两人一脸的兴奋。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