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击杀泉州三狼
微风凌然2020-02-17 14:044,214

  小城外,一条杂草丛生,灌木密集的丛林小道上,此刻,蓬头污面,衣衫褴褛的云天笑已经逃亡了十多日,正在艰难地行走着。

  几天前,他顺利逃到了泉州城,将金佛交到了雇主手中,尽管他对那个引起修仙者窥视的神秘金佛有着太多的疑问和好奇,但那始终不是他的东西,不管有何秘密,他都懒得去理会。

  东西送出后,他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在泉州城外的破庙中歇息了一个晚上,便匆匆逃离泉州城。这条山路是他在小城中探查出来的,除官道外南离开泉州区域的唯一出路。

  云天笑的脸色有些发白,嘴唇干裂,胸口更是直到现在还又痛又痒,他很清楚,这是伤口恶化的前兆,庞文那一掌差点将他左胸的骨头打断,而林陌临死的反击更是几乎将他右胸贯穿,以他壮得跟牛一样的身体能坚持到现在就不错了。

  “这么下去可不行,否则,不用等那些南山宗的人追来,这身体便先垮了。”云天笑心中暗暗发苦,连续几天几夜的逃亡他有点吃不消了。

  “再逃两天,两天之后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蛰伏一段,把伤养好再说。”

  他边走便思索,心中渐渐有了打算。

  约莫行走了个把时辰,随着周围的光线越来越亮,前方是一片不大的空地,他举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忽然一阵急促纷乱的呼吸声传入他的耳朵。

  “什么人?”

  云天笑低声喝道,同时力贯双臂,暗暗提防。

  “哈哈,云总镖头,久仰大名,我们兄弟在此等候多时了。”

  在一阵得意的狂笑声中,数百条手持各式兵器的人影自前方灌木丛中钻了出来,将云天笑围在中间,为首的俨然是在小城酒楼出现的“泉州三狼”兄弟。

  “听话音诸位专为在下而来,不知所谓何事?”

  云天笑面色凛然,眼睛余光向周边扫射,发现并没有修仙者存在后,绷紧的心松弛下来。

  “上天待我‘泉州三狼’果然不薄,原本我等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云总镖头主动送上门来。”那贪狼面带得色,单手一抖,一张泛黄的悬赏公告飘向前去。

  云天笑探手接过,略微一看,心中有些讶然,没想南山宗为了搜寻他的下落,下了这么大的本钱。

  “不亏为修仙者,神通广大,这个快便查知了事情真相。”他暗暗心惊。

  “哼,知道我等为何而来了吧!”暴狼手中现出一对双钩,乌光闪闪,满脸凶厉之色。

  “诸位这是要拿云某的命去换锦绣前程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无可厚非,只是,你们就这么肯定,可以把云某留下?”云天笑神色镇定,傲然道。

  “看云兄的样子明显受了伤,云兄是聪明人,如果不想吃苦头的话,最好束手就擒,免得我等兄弟多费手脚。”贪狼手指轻抚着一把长剑,颇有风轻云淡的气势。

  “少废话,云某大好头颅在此,有本事尽管来取。”

  云天笑眼看这一战在所难免,豪气顿生,不再客气,有了速战速决的心思。

  “姓云的,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手上见真章。”黑狼脸色一寒,举起手中的银环大刀,轻轻一挥:“兄弟们,上。”

  立时,人影错乱,数十个马贼挥舞着大刀扑了上来,云天笑长笑一声,身子原地不动,侧身闪过袭来的钢刀,双手一抡,早已贯满力量的双臂如同钢鞭一般将冲的最快的两个汉子抽飞出去,同时,双腿微沉,双手化掌为指,迅速反手点出,背后又是两声闷哼传来。

  云天笑此番施展的正是在北方武林普遍流传的“短打”功夫,这种功夫毫无章法可言,或拳,或指,或掌,配合双腿进攻,灵活无比,最是节省体力和内力,以他先天武者的实力,自是将这门功夫用的出神入化。

  众马贼实力最高者也不过是武道六重的力量,哪里是他的对手,如果不是云天笑早已身受重伤,不愿全力以赴,只怕反手之间就把这些人收拾了。就算如此,战斗也是一面倒的结果,只见云天笑脚步轻挪腾移,双手笼罩了周身的太许方圆,那些马贼根本无法近身便被打倒。

  “莫要让手下来送死了,还是三位亲自上吧。”

  云天笑哈哈一笑,下手却毫不留情,转瞬间地上已经多了十多具尸体,他很清楚,这些人作恶多端,只怕手上都沾满了血腥,是以下了狠手,只要被他击中,基本上立刻身死。

  “都退下。”黑狼脸色阴晴不定,有点摸不清云天笑的深浅。

  “大哥,他再厉害,终究只有一个人,还受了伤,不如小弟上去试试他的底细。”贪狼轻声道。

  “不。”黑狼脸色阴沉,冷笑道:“我们一起上,不能给他半点机会。”

  云天笑嘴唇微翘,目露讥讽:“如此最好,正好一起打发你们。”

  “姓云的,希望你的骨头和你的嘴巴一样硬。”黑狼目射凶光,三人身子一起掠起,飞身向云天笑扑去。

  三人此番一出手,便是竭尽全力,攻势威猛,且明显经常一同对敌,出手间非常有默契,那黑狼手中的一把银环大刀带着呼啸的风声,卷起地面上的杂枝落叶,以泰山压顶,力劈华山之势朝着云天笑当头劈下。

  那贪狼则用的一柄光华流转的长剑,手腕轻轻一震,舞出几个剑花,轻灵无比,森寒剑尖直取云天笑心脏。

  三人攻击中,最刚猛的要数黑狼;最灵动多变的,无异非贪狼莫属;但论到最阴险诡异的攻击,就是这位三狼中排名第二的暴狼了,他用的武器就是一对钩子,中间是一截细长的金色链子,人在半空,武器就直接射了出去,动作快逾流星,激震飞扬,最先到了云天笑身前。

  带着阴测测的笑声,暴狼手腕用尽全力,袭向云天笑左右胸部,很明显,他已看出云天笑的弱点。

  “来得好!”

  云天笑没有躲避,反而右手迅疾探出,在暴狼得意的笑声中,以间不容发的速度,刹那间将两截锁链抓在手中,略一用力,暴狼身子一个踉跄,被当空拉下。

  这时,黑狼及贪狼的攻击几乎同时到达,云天笑身子一横,脚步滑开,避开两人攻击,顺手将带着双钩的金链甩了出去。

  “滚开!”

  云天笑吐气开声,双掌齐出,黑狼与贪狼相视一眼,同时举掌迎上。

  轰!!

  三人在电光火石中交锋,手掌一触即分,发出沉闷的响声,四散掌风激起四周的灌木一阵摇曳,黑狼及贪狼的身子被轰出数丈,面带潮红,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看向云天笑。

  云天笑长笑一声,双脚略一点地,如雌伏的猛虎般暴射向前,一下子欺到手持双钩的暴狼面前。

  “老二,速退!”

  那黑狼大声喊道,身子急急掠起,与贪狼一左一右攻了上去。

  暴狼听得黑狼传音,面露骇然之色,但此刻,云天笑已经到了面前,他根本来不及后退,一咬牙,将手中双钩舞得密不透风,滴水不进,期望可以防守片刻。

  “一元劲!”

  云天笑单手轻切,在四周空气的剧烈波动中,不知用什么手法,瞬间欺进他的胸前,单掌印了上去。

  那暴狼哪经受的起三元劲的力道,嘴角立刻流出了血丝,身子正欲向后倒去,又觉手臂一紧,被人单掌扣住拉了回来。

  云天笑毫不犹豫,伸出两指,架在了他的咽喉喉骨之上,轻轻一捏。

  “咔嚓”一声轻响,那暴狼脖子一歪,就此断气。

  “老二……”

  黑狼和贪狼生生止住了进攻的脚步,盯着云天笑,脸色一片阴霾。

  “云兄,此事是我兄弟不对,你也是杀了我二弟,就此了结如何?”黑狼看也不看地上暴狼一眼,沉声道。

  “他们可以走,你们两个留下。”云天笑回过头来,松开暴狼的身体,一指其余的众马贼:“都给我滚,以后再做伤天害理之事,定杀不饶。”

  众马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哗”的一声四散而去。

  “云兄,你这是逼我兄弟以死相拼了?同为江湖中人,做人何不留一线,多个朋友。”

  黑狼二人脸色一阵儿红,一阵儿黑,仍不死心地道。

  “废话少说,出手吧。”

  云天笑面无表情,一步一步向前逼去,根本没有收手的打算。

  “老三,快走,走一个算一个。”

  黑狼心下一沉,手中大刀全力射出,正要掠起,却见一道人影扑了上来,将两人拦住。

  “还想走么?”

  云天笑早有准备,在黑狼动手的一刻,他就一步跨出,身子一晃,避开大刀,上身前倾,当空扑出。

  “二元劲!”

  云天笑清楚两人均是武道圆满的实力,普通的武学很难在短时间内了结他们,顾不得再保存实力,上手便是蓄势已久的绝技。

  这三元劲固然威力绝伦,却有个弱点,就是需要蓄势,也就是说只有当他发出一元劲后,才可以在短时间内发出二元劲,直至后面的三元劲,都是如此。

  这黑狼与贪狼也算狠人,见无法逃跑,心下一横,奋起抵抗,手脚齐出,只激得四面尘土飞扬,地面愣是被雄浑的劲气扫出一个大坑。

  “该结束了。”

  云天笑发丝飞扬,身形连晃,如同风中落叶,水中浮萍,避开狂风骤雨的攻击,双臂一挥,注满先天罡气的双掌对着两人的拳头拍下。

  砰!!

  两人手骨被一股大力震碎,口中狂喷鲜血,身子倒飞出去,还未落地,云天笑双脚连环踏出,挑起地上散落的钢刀踢了出去。

  两道白芒划过长空,在两人失神与惊恐的眼神中,两炳钢刀分别射入两人心脏,没有一丝偏差,随后两人直挺挺的落下。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两人,云天笑长吁了口气,身子一个踉跄,他低头看了看胸口,只见残破的上衣之上,已有血迹浸出。

  “行踪已经暴露,此地不宜久留。”云天笑暗暗道,他不是没有想过将这些马贼全部留下,只是整整上百号人,终究下不了手,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快意恩仇,有血有肉的武者,不是杀人如麻的冷血杀手。

  “不知我能逃多久。”他暗自苦笑,看来当初那个紫袍老道看的很准,自己的确气运有问题,随便护个镖就能引出修仙者,以至于现在天地之大,竟不知何处才能容身。

  “仙道飘渺,人道茫茫……”

  云天笑叹了口气,拖着疲惫不堪的双脚,继续向前行去。

  行得半日,天色已经开始渐渐暗淡,云天笑不知走了多远的路程,终于出了阴暗潮湿丛林,来到一座秀美的山峰下,山中白雾茫茫,绿树红花,偶尔传来几声野兽的吼叫,使人从心里感到一片温馨静谧。

  云天笑抬头望着这座不是很大的山峰,单手捂住血水不断浸出的胸口,一阵头晕,脚步散乱,显然有点支持不住了。

  他大口喘着粗气,盘膝坐在草地上解开衣衫,将伤口又重新包扎了一次,暗暗打算自己的逃亡路线。

  “眼下这宣州、泉州周边肯定是不能待了,否则早晚难逃一死,照当初清虚观老道的赠语,或许只有南方才有一丝生机。”

  云天笑整理了下思绪,暗暗打算:“传说在南方的尽头是一片浩瀚无边的云雾海,越过云雾海,便是修仙者的天地,各种修仙门派不计其数,或许我能找到修炼的方法也不一定,天数之下,必有一丝机会。”

  “据说朝廷每年都有通往海外的商船,不少青年才俊都会乘船出海拜师求艺,我何不搏上一搏,大不了一死,落个无怨无悔的痛快。”

  云天笑想着想着,蹒跚的步伐逐渐迈向山峰深处。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九霄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